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5.第375章 要玉玺?还是要江山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酒逢知己千杯少,二人喝到半酣,自然就聊起了当前的局面!

    “袁术鼠目寸光,又奢侈无度,江淮一带本是人才辈出之地,他却一个也不能用,全靠袁家‘四世三公’的威望才有今日,一旦祖先余荫用尽,早晚必败,兄长素有大志,怎能长久的寄人篱下呢?”

    周瑜最近游历江淮各地,亲眼看到,原本好好的富庶之地被糟蹋的不成样子,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征兵征役月月不休,弄的百姓们怨声载道,因此断定,袁术必不能长久!

    “我何尝不知袁公路并非当世英雄,可惜现在兵疲粮尽,又屡屡为人所迫,心中虽有雄心千仗,也是无处施展呀!”孙策一口将碗里的烈酒喝干,刚毅的脸庞上顿时泛起阵阵的红晕,接着把自己最近的遭遇和难处,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!

    “莫非那件宝物真的在兄长手里?”好奇心人人都有,今年一十九岁的周瑜自然也不列外,因为那件东西实在是太重了,重到可以压断这大汉江山!

    “嘿嘿!”孙策笑而不答,起身把帐门仔细关好,又侧耳听了听,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后,这才迈步向帐内的那口木箱子走去!

    箱子很普通,四尺长,二尺半宽,是用最普通的河曲柳木打造而成,外图朱漆,上面挂着一把大铁锁!

    不过孙策并没有动箱子,而是把它挪开,这只是障眼法而已,里面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,什么也没有,真正的宝贝在下面呢!

    孙策像土拨鼠一样飞快的刨着,很快一个小巧的包袱就露了出来,打开包袱,里面是只有一尺大小的黑漆木盒,用最坚硬的铁榴木制成,四角包金,上面还挂着一只小巧的金锁!

    “兄长,这里面莫非就是那件宝物?”周瑜也激动的站了起来,声音压的极低,兴奋的直搓手,那感觉很他和孙策小时候,一起去田里偷摘人家的桔子相似!

    不过以前二人是偷桔子,现在要偷的是一片江山!

    点点头,孙策把小木闸放在二人中间,而后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,在他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红绳,上面是一把精巧的金钥匙,平时就贴身戴着,哪怕沐浴时也不解下来,但今天,在自己最信任的结拜义弟面前,这个闸子终于打开了!

    色质洁白如雪,四寸大小,上有五龙盘绕,下面旁缺一角,用黄巾镶补,正面上还有八个篆文---‘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

    因为帐内光线昏暗不明,闪烁之中,那五条盘龙仿佛活过来一样,飞腾、咆哮,震动山河!

    “传国玉玺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传国玉玺!”

    不但第一次看到玉玺的周瑜激动不已,就是已经把玩过数次的孙策同样双手颤抖,因为在这枚玉玺上所演义的故事实在太多了,多少帝王用它来号令这万里江山,又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了争夺它而头颅落地,而现在,这枚‘传国玉玺’就在二人的手中传递、把玩!

    好半天,玉玺又被重新锁回木闸里,二人这才长出一口气,稳定住情绪!

    “却是绝世之宝,不过这件宝物由帝王指掌,自然可以号令天下臣民,可要是落在凡夫俗子手里,不但不是福气,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呀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!”

    孙策非常认同周瑜的话,自从得到这枚‘传国玉玺’,他孙家一点好处也没沾到,反而是不幸连连,他的父亲孙坚可以说就是死在这枚玉玺上!

    所以孙策对这件宝贝又爱又恨,恨它让自己家破人亡,恨它招来无数的灾祸,可再怎么恨,它也是传国玉玺,是君权神受的象征,有了它,就象征着天命,就可以登基称帝,失去它,就意味着气数已尽,江山易主!

    “既然兄长知道此物不祥,何不抽身退出,来个祸水东流呢?”

    “贤弟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玉玺毕竟不是江山,不过我们可以用它来换一座江山!”说着周瑜羊脂般的小白脸上荡起一丝笑容,显然心中已经有了计策。

    “如今北方群雄混战,袁绍、曹操、刘备……,各个割据城池,实在难有插脚的地方了,不过南边的扬州牧刘瑶,老迈昏庸,已经无法掌控江东六郡之地,兄长何不从袁术手里借些兵马钱粮,以征讨为名,打下一片自己的江山呢?”

    “江东六郡,到是个好去处!”

    孙策点点头,江东不但富庶,还有他父亲当年留下的一些余部可以征召,可袁术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借给自己兵马呢?

    他可是连军粮都不给自己发的!

    “平时去借他自然不肯,可如果兄长用一件东西跟他换呢?”说着周瑜目视那个小黑木闸,传国玉玺的诱惑,还没谁能拒绝呢!

    用玉玺去换兵马?孙策心中先是一阵剧痛,舍不得呀,为了这枚玉玺他们孙家实在是付出的太多了!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如果不走出眼前的困境,他的五千人马早晚也得因为饥饿而溃散,到时候别说是玉玺,就是他的小命也保不住,还真不如用它换来兵马钱粮,去打一份属于自己的江山!

    要玉玺?还是要江山?孙策面目狰狞,陷入了两难的境地~

    “丟他妈,没有江山谈何玉玺?……换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孙策求见?他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用过丰盛的早餐,袁术正在伪皇宫里喝自己最喜欢的蜂蜜水,忽然听到下人来报说是孙策求见,不由的微微一愣!

    最近他对江东残部屡屡压榨,连粮草都给断了,莫非这小子扛不住,向自己要粮草来了?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末将孙策,参见明上!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,一身戎装的孙策走了进来,都说周瑜俊美,其实他长的也不差,身高八尺有余,狼背蜂腰,面如白镔铁,一双虎目光芒闪烁,再配上盔甲、宝剑,不怒自威,颇有当年‘西楚霸王’项羽的气势!

    如果说周瑜是一块羊脂白玉,那孙策就是一块百炼精钢,天生的统兵之才!

    “这要是我的儿子就好了!老夫虽死无怨呀!”

    每次看到孙策,袁术心中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来,江东猛虎-孙坚有子如此,虽死尤生,再想想自己那个宝贝儿子,就剩下一声叹息了!

    袁术的正妻冯氏也给他生了个儿子,还是唯一的儿子,而且性格、人品、能力完全是他老子的加强版,也就是说他那个宝贝儿子比起袁术来,更狂傲,更愚蠢,也更不学无术,绝对是败家子中的极品!

    不过袁术还是给他起了个好听的名字---袁立!

    就是希望宝贝儿子以后能建功立业,可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伯符来此何干呀?”老婆是别人的好,儿子是自己的好,孙策再优秀也是别人的儿子,因此袁术丝毫不会手软的。

    “荆州牧刘表,与我有杀父之仇,孙策不才,请明上借雄兵数千,并军械钱粮,前往复仇,一路所得城池皆愿献上,末将不敢染指分毫!”孙策手指南方,一副不报此仇,不为人子的模样!

    “借兵报仇?”

    孙、刘两家的血仇袁术是知道的,不过别人的仇恨与他何干,再说那刘表坐镇荆州九郡,拥兵十余万,岂是小小一个孙策能对付的,到时候再把自己拖下水就不好了!

    “明上若是不信,末将有家父留下的一件宝物权做抵押!”说着孙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黑木闸,稳稳的托在手中!

    “你父亲孙坚留下的宝物?”正在喝蜂蜜水的袁术差点被呛住,连忙从软榻上坐了起来,当年诸侯联军攻入洛阳,那头‘江东猛虎’确实得了一件宝贝,莫非就是~~

    “明上请看!”小木盒打开,金镶玉玺稳稳的落在孙策手中,而后高高举起,既是让袁术看的更清楚一点,同时也是一种防范,如果对方敢抢,那就摔它个粉身碎骨!

    “传国玉玺!……果然是传国玉玺!”袁术是识货的,一眼就看出了这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宝贝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要接,可又被孙策猛虎一样的眼神给吓住了!

    说实话,他真有心唤金甲武士上来,把孙策剁成肉酱,再把玉玺据为己有,可是看眼前这头小虎崽的气势就知道,对方是准备玉石俱焚的,孙策死他不在乎,可玉玺要是碎了,他得心疼死?

    “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伯符报仇乃大孝之举,老夫当助上一臂之力!”在原地转了几圈,袁术知道这次不出点血是不行了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舍不得兵马换不来玉玺呀!

    “好,老夫借三千精兵给你,再加上五百匹战马!”

    听到许诺,孙策把玉玺慢慢落到了前胸位置,却没递出去,他的意思很简单,代价不够!

    “老夫再拨粟米三万斛,全身甲胄两千副,长枪三千杆,战刀二千柄,弓弩一千套!”为了玉玺,袁术也是真下本钱了,许诺的无一不是宝贵的战略物资!

    “多谢明上!”孙策心中盘算了一下,满意的点点头,这才把玉玺递了过去,却没松手,而是目视不远处的桌案,空口无凭,立字为证!

    “这小子还真是不好糊弄呀!”袁术的脸都快皱成包子了,他本来打算先把玉玺弄到手,再赖账的,现在看来是不行了,“哎!现在的少年人,怎么都这么精明呢!”

    刷刷点点,一份提取兵甲、粮草的文书就写好了,用过大印,袁术又从怀里摸出一枚调兵用的虎符递了过去,成交!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玉玺,终于到手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兵马,终于到手了!”

    大殿里,孙、袁二人都是一脸沉醉的模样,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高兴,同时还在心里强烈鄙视着对方!

    “到底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,竟然用传国玉玺换区区几千兵马,孙坚地下有知,怕是死不瞑目吧!”

    在袁术看来,兵马钱粮算什么,他占据最富庶的淮南一带,要兵就去招,要粮就去征,那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?

    “又蠢又笨的老东西,为了一块石头就把兵马送人,活该你败家,再说,这个东西是那么好拿的吗?拿不住可是会砸死人的!”

    孙策可是知道这枚传国玉玺的危害,身家性命,都可能一朝丧尽,他是准备看袁术玩火**了!

    各怀心腹事,尽在不言中,到底谁高谁低,日后自见分晓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