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3.第373章 阴霾紫木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淮南,寿春城,后将军-袁术府邸!

    其实除了名字叫‘后将军府’,这座府邸的规模、建筑、装饰、以及奢华程度上,比起诸侯王的宫殿来还要更胜一筹,几乎可以媲美当年洛阳城里汉天子居住的南北二宫!

    没错,这座府邸本来就是按照皇宫的模式建造的,各处等级僭越无处不在,连台阶都是九层,那可是皇帝专用的数字,可以说只要那天袁术心血来潮,把大门口的那面匾额一换,这里就是他的皇宫了!

    为了建造这座府邸,袁术除了不惜耗费重金采购各种珍惜材料外,还奴役民工六万之众,历时半年时间,才造出这片殿宇楼台,为了赶工期,光是活活累死的百姓就在两万人以上,以至于寿春百姓私下里都管这里叫做‘伪皇宫、骷髅台!’

    意思是说,这座堪比皇宫的奢华府邸,完全是用无数百姓的尸骨搭建而成的,装饰的也不是金银、朱漆,而是民工的血肉啊!

    大殿正上,袁术头戴赤金冠,身披黄色短袄,上绣日月、星辰、山川图案,光着双足,正在闭目沉思,因为天气炎热,身边还有六名绝色佳人手持宫扇为他扇风,在长案上有各色的新鲜瓜果随时可以享用,在大殿四周,还码放着大量的窖藏冰块用来降温、去暑,就这种奢华的享受而言,天下诸侯,无人可比!

    “曹孟德把小皇帝接到许昌了,哼!一个毫无用处的傀儡而已,要他干嘛!

    袁本初拿下了冀,幽,青,三州之地,哼!出身卑贱,再多的土地也改变不了他庶出的身份!

    刘备坐上徐州牧的位子,还和三大财阀之一的糜家联姻,傻人有傻福,运气而已!

    至于刘表,刘璋,张鲁~~

    哼!哼!哼!”

    袁术有他骄傲的理由,而且十足,论出身,袁家‘四世三公’,乃是当今天下门阀之首,而他是袁家的嫡长子,比起那些庶出野种来,高的不是一点半点,至于那些阉竖之后,卖草鞋出身的家伙,更无法同他相提并论了!

    论地盘,他割据的是淮南一带最富庶的地方,人口密集,土地肥沃,出产更是及其丰富,尤其是他治下的寿春郡,号称-富甲天下,就是拿过一州之地来都不换呀!

    而且袁术心里有一套独特的理论,在他看来汉室江山分崩离析,老刘家的帝王气数算是尽了,自古以来,‘亡一国,兴一国,废一帝,立一帝’是为天理循环,所以肯定会有一位身具大气运、大富贵的人出来收拾局面,再造河山,而这个人非他袁术莫属!

    只要自己登上皇帝的宝座,必然天下臣服,四海称颂,到时候什么袁本初,曹孟德,四方诸侯,全会乖乖的跪过来舔自己的靴子,到那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”想到得意处,袁术不禁大笑起来,把身边几个伺候的美女吓了一跳,不知道这家伙又抽什么风了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私凭文书,官凭印,皇帝就得有玉玺,只有怀里抱着玉玺,才能光明正大的坐龙椅,称万岁,也才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!

    不过这玉玺吗,身处许昌的小皇帝没有,他袁术也没有,可他手下的一个人有呀!

    孙策,江东猛虎-孙坚的长子,一个年方十九岁的小将,如今正带着他父亲留下来的旧部,驻扎在寿春城外,依附自己而生!

    当年联军攻入洛阳的时候,诸侯中都传言,传国玉玺落在孙坚手里,为此自己那个庶出的哥哥还强行索要过,差点火拼起来,可到底还是没得手!

    现在孙坚死了,传国玉玺自然落在了他儿子孙策手里,自己也曾数次试探、索取,可都被孙策哪头小虎崽子给躲过去了,真是气煞人也?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一头虎崽子,论起勇武来比他父亲孙坚有过之而无不及,手中一杆铁枪堪称冠绝淮南众将,连自己手下大将纪灵都不是对手,至于谋略、头脑,更是强出数筹,这要是有一天,等这头虎崽筋粗肉满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把紫木请来议事!”袁术终于把眼皮撩了起来,目光中满满的全是贪婪,要想把‘传国玉玺’弄到手,还得让这个‘智囊’想办法才行,不过此人还真是有点怪!

    紫木公子在整个淮南军事集团里都是一个怪异的存在,足智,却默默无名,功高,却不要官职,其实以他的能力,完全可以高官得坐,骏马得骑,金银、美女,应有尽有,可紫木偏偏就是什么也不要,至今还是以一介白丁的身份在袁术的幕府里出谋划策,算计天下诸侯!

    有人说他是在学‘留侯’张良,明哲保身,因为袁术此人骄横自大,又嫉贤妒能,却不是一个好主子!

    也有人说紫木公子其实是在避祸,因为他得罪了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,厉害到普天之下无人可以庇护他的程度,所以才隐姓埋名,低调做人!

    不过到底是什么人才能让他畏惧到如此程度呢?

    紫木已经是奸诈似鬼了,要想让他害怕的,除非是‘鬼王’才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公孙紫木拜见明上!”

    粉面束带,一身白衣,紫木公子手里还拿着一份急报,上面插着三根鸿翎羽毛,他原本复姓公孙,单名一个‘寻’字,紫木是他的表字,不过知道这些的人很少,因为他从来不谈自己的过去,更不说家乡在那里,一切都是迷!

    至于‘明上’,那是淮南官员们对袁术的尊称,自从这家伙起了称帝的念头后,在称呼上是一改再该,‘将军,大将军,主公,明公,明上……’,逐步的,一点点向‘皇帝’二字靠拢!

    “免礼,赐座,上酒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立刻有一名面貌可爱的小侍女跑了上来,设好座位,并拿着一只金壶侍立一旁,伺候、斟酒!

    “启禀明上,那萧逸在渭水河畔‘以步破骑’,全歼西羌三十六部五万联军,如今已经拿下西都长安,坐拥关中之地了!”

    提起萧逸,紫木公子平静的眼神中泛起了无数的波澜,有畏惧,有仇恨,有敬佩,还有一些他自己都弄不明白的情绪!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和他‘紫木公子’堪称是前世的冤家,今生的对头,二人相生相克,又相辅相成,关系之复杂,绝不是‘仇恨’二字可以说清楚的。

    紫木用‘隔岸观火’的办法毁了卧虎亭!

    萧逸就‘借刀杀人’灭了盘龙亭!

    紫木为十常侍出谋划策,祸乱朝纲!

    萧逸就带兵入宫平叛,拥立新君!

    现在紫木公子把筹码都压在了门阀出身的袁术身上!

    另一边,‘鬼面萧郎’就力挺曹操,为他统兵征战!

    一切都是天意呀!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有一个对手,人生才不会寂寞如雪!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消息,袁术连问都不会问,他心里现在就是‘玉玺’和‘皇位’两样东西,不过对萧逸吗,却是个例外,‘鬼面萧郎’四个字,那就是扎在天下诸侯心里的一根刺,却又总是拔不出来!

    “好一个‘鬼面萧郎’,以步破骑,灭羌人,下长安,连八百里秦川都平定下来了!”将手里的密报一摔,袁术眼中既有惊叹,更有惋惜,这样的绝世良将为何不是出自他的麾下,如果内有紫木出谋划策,外有萧逸统兵征战,二人协力辅佐,取天下,并非难事呀!

    可惜,他不知道的是,这二人早已势同水火,真要碰到一起,除了你死我活,再没有第二条出路了!

    看来自己称帝的计划还得加快速度才是,只要登上宝座,天下诸侯都得前来朝拜,他萧逸再勇也不过是曹操麾下一将,难道还能逆天不成!

    “好了,几座城池的得失而已,算不得什么大事,且让那‘曹阿满’得意几天吧!紫木,你来帮我料理一下天下大事!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事吗?”紫木公子心中一声长叹,现在的天下大事就是立刻联合河北的袁绍,趁曹操的势力还没有壮大之前,把他灭掉,然后将小皇帝接到寿春来,号令天下,讨平群雄!

    不过以袁术的心思,第一绝不会去联络他那个庶出的哥哥袁绍,第二也不会在自己头顶上再放个小皇帝,他是要自己做皇帝,所以袁术眼中的天下大事只有一个~‘传国玉玺!’

    罢了,事到如今,也只有帮他一把了!只是希望这头蠢货别把自己给玩死,那自己的一番心血可就全泡汤!

    “要想得到‘传国玉玺’,也并非什么难事,明上只需要分两步走即可!”手端金杯,紫木公子的粉脸又遮上了一层阴霾!

    “哦,那两步?”

    “第一,削除羽翼!

    那江东猛虎-孙坚虽死,却留下不少心腹将领,如程普、韩当、黄盖等,这些人对孙家忠心耿耿,又都是久战沙场的宿将,十分棘手,必须先解决掉才行!

    正好现在曹操势大,‘明上’可以派这三个人去镇守豫州南部诸郡,一则可以抵挡外患,消消曹军的威风,再者也能把他们和孙策分开,没了爪牙,哪头小虎崽子也就兴不起什么风浪了!”

    “妙!不愧是紫木公子,果然好计策!”袁术欣喜的拍拍手,对那几名大将,他也是很喜欢的,要是能趁机收到自己手下,最好不过了,“那第二步呢?”

    “这第二步就简单了!”说着紫木微微一笑,将桌上的酒杯举了起来,“召孙策觐见,一杯美酒,一了百了,没有痛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能把杀人说的如此风轻云淡的,也就只有紫木公子了,身边那名为他斟酒的小侍女顿时吓得双手一抖,金壶落在地上,摔出了老远~

    “贱婢,拖出去,乱棍打死!”听完计策,袁术正心花怒放,结果被金壶落地的声音一吓,顿时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在他们门阀世家子弟的眼里,奴婢就跟器皿一样,无足轻重,一名小侍女,还没有她手里的金壶贵重呢,所以直接下令处死!

    “明上饶命!”

    “明上饶命呀!”

    小侍女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连忙跪地求饶,可殿下的金甲武士可不管这些,冲上来就要往外拖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关键时刻,紫木公子突然伸出手阻拦住了那些武士,而后脸上难得露出了和煦的神色,“你叫什么名字,是那里人?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初见,乃是幽州……-渔阳人氏!”小侍女一脸的惊慌,连说话都结巴了!

    “初见,多好的名字!”紫木公子自然不是发了什么恻隐之心,而是这名叫‘初见’的小侍女的口音勾起了他的很多回忆,幽州,渔阳,他的家乡也在那里呀!

    可惜,一把大火,全都没了!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你是怎么来的淮南的?家里还有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的话,年前河北的袁将军和幽州的公孙将军大战,渔阳老家全被战火毁了,万般无奈,奴婢才随着乡亲们一起南下躲避战乱,这才来到淮南的,至于亲人,也全都失散了,不知是死是活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侍女-初见不禁轻声啼哭起来,北方战乱,家人就逃来南方避祸,没想到这里同样不太平,她就是被袁术手下的士兵抢来的,几经辗转,才送到府中做了奴婢!

    “明上,这个小侍女,我要了!”紫木公子突然转过身,深深一礼!

    “呵呵!没想到紫木公子还是怜香惜玉之人呀,好,给你了!”

    命令最阻,袁术丝毫没有动怒,反而一脸的好奇,他平时也没少送歌姬、美女给紫木,可都被他拒绝了,一副不近人间烟火的模样,没想到今天竟然看上一个姿色并不出众的黄毛丫头,真是有意思!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无欲无求的人才最可怕,只要你张嘴要东西了,就是一份人情,以后自然会更加为自己卖力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‘明上’不杀之恩,多谢公子搭救之情!”小侍女初见连忙跪地叩首,虽然不知道这个一脸阴霾的公子为什么要搭救她,可不管怎么说,小命算是保住了!

    “好,起来吧,以后你就跟着我吧!”

    “紫木,初见,有意思,呵呵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