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2.第372章 二贼授首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到底是没有跑成,当他们连夜收拾好财物,准备带着一群娇妻美妾跑路时,长安城里的守军哗变了!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二贼的末路到了,城池一旦被攻破,他们这些部署肯定也没有好下场,十之**会被押到渭水河边,斩首示众!

    本来就是人心浮动,这时候李、郭二人要弃军逃跑的消息传来,士兵们顿时一片大哗,“老子们卖命守城,竟然要被像破烂一样丢弃,干脆,反了!”

    乱兵们举着刀枪冲进府邸,砍翻侍卫,直接把二贼给捆绑起来,连带他们的妻儿老小,一个没落,同时派出人,去城外大营里联系昔日的同乡、伙伴!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,‘鬼面萧郎’虽然对异族很凶悍,但对汉人却比较宽容,他的大军中就有不少的西凉降兵,而且一视同仁,相待甚厚,许多人甚至升到了校尉、将军之类的高官。

    比如那个刚刚出炉的‘护羌中郎将’--晏明,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!

    都是西凉人,沾亲带故的很多,其中还不乏哥哥在城外,弟弟在城内的情况,关键时刻自然要伸出手,拉一把,所以消息层层传递,很快就到了萧逸那里!

    能用不流血的方式,拿下长安城自然是最好的,萧逸当即下令,“千般重罪都在李傕、郭汜二人,其他部署,只要肯弃暗投明的,一律赦免,愿意回家的,发给路费,原因继续当兵的,可以在他的麾下听用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长安城门大开,那些西凉兵吹吹打打的把二贼作为见面礼,直接送到军营里来了!

    “二位,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萧逸没有难为李、郭二人,胜者王侯败者贼,在这个乱世里,很难说的清谁对谁错!

    “路是自己走的,事到如今,怨不得别人!”二贼不愧是西凉悍将,虽然是五花大绑,可腰板依然拔的笔直,他们心里也清楚,就凭当初的所作所为,断然不会有活路了!

    “好,还算是条汉子!我问你们,贾诩先生何在?”

    “贾诩?”李、郭二人不禁一愣,万万没想到,刚一见面,萧逸不问长安城里兵马多少?财富如何?偏偏问起了他们以前的一位谋士。

    “当初西凉军中内讧,贾先生跟着张济走了,如今不知飘落何方!”提起贾诩,李傕、郭汜心中颇为悔恨,如果当年他们不是那么狂傲,能把此人留下,也许今天就不会成为阶下囚了!

    “在张济军中!”当今之世,如果有谁能让萧逸心生忌惮的话,那么‘毒士’贾诩绝对是其中之一,此人不图虚名,不贪官位,洞察人心,把天下大事看的非常透彻,用计更是最重实际,一旦中招,不死也得脱你三层皮!

    历史上对贾诩的评价是---‘乱武!’

    一个专门为乱世而生的人!

    治国、理政他也许不是最好的,但要论起祸乱天下的本事来,绝对无人可比!

    “看来以后还得再想办法,这个人必须弄到自己手中来,放在外边,太不让人放心了!”

    “萧逸,败在你手上,我们无话可说,不过临死之前,还有最后一个请求,还望成全!”

    “哦,说吧!”

    “男子汉,大丈夫,绝不能死在无名小卒手里,这最后一段路,还请萧郎亲手送上一把!”郭汜努力的挺直脖子,为自己争取着人生最后一点福利,“早听说你在收集骷髅盏,我们二人的头颅就送给你作为谢礼了!”

    人,心里总是有等级的存在,不止是生,还有死,能死在萧逸手里,同样是一种荣幸!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兄弟‘住皇宫,睡龙床’,玩过先帝的女人,杀过朝中文武,还一把大火烧了洛阳城,这辈子,值了!”李傕的面孔都有些扭曲了,疯狂的大笑起来,人生一世,不就图个痛快吗,在这一点上看,他们确实值了!

    “没错,你们是值了,可天下苍生却苦了!”萧逸手抚斩蛟剑,眼中杀机外露,“准备行刑台,给他们收拾一下,本都督亲自送他们上路,一次弄到两个骷髅杯,今天运气不错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有人跑出去准备,也有人跑过来观看,处死两个当世****,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呀!

    行刑台很快就搭好了,按照萧逸的吩咐,士兵们也没虐待二人,反而让他们洗了澡,换了干净衣服,还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食物,起码做个饱死鬼!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萧逸用一块白丝绸擦了擦手中的斩蛟剑,迈步走了上去,台下,里外三层全是人,营中众将,曹家兄弟,小静,蔡文姬,折兰,羌人各部酋长全来围观了,看热闹,尤其是看杀人,是中国人的乐趣之一!

    “该死,二贼早就该死了,没千刀万剐真是便宜了他们!”汉人对李、郭自然是恨之入骨,尤其是蔡文姬,还‘嘤嘤’的哭了起来,大概是想起了她那个枉死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宰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扒皮挖心!”

    羌人那边同样如此,十几名大酋长在台下对着二贼破口大骂,恨不得冲上去替萧逸动手砍人,如果不是这两个混蛋挑唆,他们也不会来汉地,更不会碰到萧逸,结果白白死去那么多族人!

    不恨杀人的,最恨挑事的啊!

    “萧逸,大家都是在沙场上玩命的,你杀的人比我们两个只多不少,凭什么骂名尽在我们头上!”行刑台上,李傕、郭汜一脸的郁闷,临死前还要被人臭骂一顿,着实不爽!

    于是所有的怨气就发泄到了身边的萧逸身上,自从‘鬼面萧郎’出世以来,可以说是一路的血雨腥风,说是杀人如麻毫不为过,当今天下大乱,豪杰并起,有名的战将更是数不胜数,如果问谁的武艺最高,本领最大,恐怕还得争论一番!

    可要问谁的手最狠,杀的人最多?

    那么世人肯定统一回答~~~萧逸!

    连筑‘京观’那种有伤天和的事情他都干过,与之相比,李、郭二人觉得自己还是很善良的呢!

    “呵呵,我杀人,是为了救更多的人,你们杀人,纯粹就是为了杀人,这就是二者的区别!”说话间,萧逸手中斩蛟剑连闪,刷、刷,两颗满面狰狞的头颅就滚落下来,台下的亲兵立刻跑过去用木闸装起来,这可是大都督要的东西!

    收剑、转身、下台!

    这时候,台上两具无头的死尸才栽倒在地,腔子里的鲜血飞溅而出,却没沾到萧逸身上一丝……

    剑下亡魂百万,因果不染丝毫,这就是宿命!

    “走,进长安城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四门大开,那位蒋干先生手捧印信,带着城里的一大群文武官员,在城门前等候大军入城,至于原来的那些西凉兵将,已经全部开出城外,等候收编调遣!

    “李傕、郭汜罪恶滔天,今二贼业已伏诛,然城中百姓无辜,还望萧郎入城以后约束部下,勿要再做屠戮了!”蒋干上前几步,将手里的大印,以及长安四门和皇宫的钥匙献了上来!

    自古大军入城,就没有不劫掠财物,骚扰百姓的,哪怕是自诩为‘仁义之师’的,也得往自己兜里划拉点东西,这是一种战争的潜规则,打仗不发财,那下次还谁跟你上战场玩命呀!

    所以长安城里的士绅们一商量,把蒋干给请了出来,都听说他是‘鬼面萧郎’的结拜大哥,面子大,口才好,由他劝一劝,尽量让百姓们少受点损失吧!

    “子翼兄有心了!”萧逸让亲兵手下大印、钥匙,同时观看起眼前这座雄伟的城池来,当初董卓迁都关中,奴役二十五万民夫才修筑了这座长安城,论其规模、繁华程度,毫不逊色于当初的洛阳,是名副其实的帝王之宅!

    可惜,无论是董卓,还是后继的李傕、郭汜,都没能好好的利用它,反而先后丧命于此,当年称霸天下的西凉军事集团,除了张济还在四处飘荡外,剩下的全都烟消云散,进入历史的尘埃中了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大军进城之后,有伤及无辜百姓,骚扰妇女,窃取民间财物者,斩!”就算蒋干不来,萧逸也会全力保护好这座大汉朝的西都,在他的手里,这座城池一定会散发出全新的活力!

    “诺!——紧尊大都督军令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让那些摩拳擦掌,准备大干一场的将士们失望的直吐小舌头,可是萧逸治军森严,有令必行,谁也不敢往刀口上撞的,再者说,那次征战之后,大都督也没亏待过兄弟们,既然不让劫掠百姓,那肯定会在别的地方给大家补偿回来的。

    当下由蒋干引路,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进了长安城,里面的百姓们则是战战兢兢的迎接着自己的新统治者,‘鬼面萧郎’的名字,能止小儿夜哭呀!

    “这是是受禅台,当初董卓就是在上面被吕布一戟刺死的,尸首也被百姓点了天灯,足足熬了三天三夜呀!”

    “那里是五风楼,王司徒当初就是从楼上跳下来,以身殉国的,一代忠臣,落了个粉身碎骨,可惜!可惜呀!

    蒋干就像一个称职的导游,每到一处都能讲出不少故事来,而且口才了得,把众人听得如痴如醉,最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!

    自从小皇帝逃跑后,这里就成了李、郭二贼的住处,长安城里发生兵变后,蒋干怕有乱兵劫掠,就派人把大门全锁了,因此里面保存的非常好,宫殿楼宇,内库府藏,连皇帝那把龙椅都是完好无损的!

    “子翼兄于国有功呀!”萧逸再次点点头,蒋干或许不够聪明,也没什么计谋,但关键时刻敢于任事,是个有心人,值得信任!

    皇宫里,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,厅堂水榭让人眼花缭乱,宫殿楼宇如同人间仙境,还有那些历代帝王将相留下的墨宝、痕迹,记述了几百年间的兴衰荣辱,可以说这里即是历史的见证,同样也见证了历史!

    站在大殿门前,人们可以想象当年汉高祖刘邦在打败‘西楚霸王’项羽后,定都长安时的骄傲和得意,看着九条玉龙盘绕的金柱,上面似乎还回荡着一代雄主汉武帝,训斥远方诸侯王时的志得意满!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里,昌邑王-刘贺在位二十七天,既为权臣霍光所废,末帝-孺子婴孤立无援,被奸贼王莽抢走玉玺,赶下皇位,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今晚可要宿在这里?”小斌上前悄悄问了一句,他是侍卫长,本就是负责萧逸的护卫和住宿的,在他看来连李傕、郭汜那种垃圾货色都可以把家搬进皇宫里,凭大都督的英明神武,自然更有资格了!

    “嘶嘶!……夜宿皇宫吗?”萧逸摸摸下巴,是个挺有诱惑的建议,普天之下的男人,谁不想在皇帝的龙床上打个滚,睡一晚的,多过瘾的事情呀!

    而且现在长安城里属他官职最大,手握重兵,周边一众将校也尽是他的心腹,萧逸要是想住在这里,谁也不敢说个‘不’字!

    不过这里毕竟是皇宫禁地,政治上的敏感区,萧逸知道,如果自己今天睡在这里,晚上部下们就会悄悄串联,等明天早晨,大牛、马六等一群人就有可能给他来个‘黄袍加身’,真要是那样的话,可就麻烦大了!

    除了割据造反,自立为王,也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,所以,还是小心谨慎,别留话柄的好!

    “皇宫禁地,岂是身为臣子者可以随便居住的,今晚还是另找府邸住宿吧!”萧逸摆摆手,果断的拒绝了诱惑,王位虽好,可惜并不适合他!

    “另外,蒋干,你带人把这里所有的皇家御用之物全拆卸、装车,连带二贼的头颅一起,送到许昌去,向天子献捷,顺便到曹丞相那里给将士们请功!”

    皇宫和龙椅在这里,终究是个隐患,还是把它送到应该去的地方吧,否则小皇帝在许昌还得弄一套新的,浪费国帑呀!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!”蒋干连忙上前躬身行礼,去许昌献捷,这是把一份大功劳白白送到他手里呀!

    果然是好朋友,真兄弟!

    “呵呵,走,咱们去城里的府库看看,听说二贼这几年搜刮了不少财物,正好用来犒赏一下弟兄们!”

    我不住皇宫,不动禁忌,就拿点钱财总没什么事吧!

    再说,几万弟兄跟着自己出生入死,也该给他们点好处了,升官发财,就是最好的奖励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“发财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