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1.第371章 护羌中郎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日上三竿,汉军大营里还是静悄悄的,其实数万将士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但所有人都把说话的声音压到了最低,连走路都是高抬腿,轻落足,有些人干脆直接用手语交流起来,仿佛全营人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哑巴!

    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今天早晨大营里突然传下来一条军令,“大都督昨夜操劳过度,正在后帐中熟睡,任何人不得打扰!”

    于是大家就都装起了哑巴,不但人不说话,连所有战马都套上了笼头,确保让大都督睡的更加香甜一些!

    萧逸确实睡得很香甜,还做了一个美梦,梦见自己骑在马上,在无限的大草原上尽情驰骋,乏了就闻闻身边的芳香,饿了就啃两口大白馒头,简直舒服的不要不要的,一直到最后,突然从草丛里蹦出一个黑头发,黄皮肤,眼睛是黑中透蓝的胖娃娃,抱着他的腿叫爹,这才把萧逸吓醒过来!

    缓缓睁开双眼,首先入目的是‘折兰’那张带着泪痕的俏脸,睫毛在微微颤抖,不知她是睡着,还是醒了,自己的左手正覆盖在一个柔软的凸起上,温暖而又弹性十足,让人舍不得拿开,那感觉比起冰冷、坚硬的剑柄来,确实强了一万倍不止!

    帐外没有任何动静,萧逸做贼心虚的又偷偷掀起丝绸被看了看,除了一具雪白的**,雪白的羊皮垫子外,还有一抹醒目的殷红~~

    “酒能乱性呀!”把头埋进羊皮垫子里,萧逸开始拼命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,全是那双天蓝色眼睛闹得,没把持住呀!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干嘛要把持呀?

    自己是朝廷册封的‘征西大都督’,手握重兵,威震一方,荣耀、财富、女人,这不是应当应分的吗!

    再者说,自己二十岁了,在这个时代‘二十而冠’,也算是成年人了,完全可以娶妻生子,开枝散叶,睡一个女人,又是你情我愿的,不过分!

    给自己找了一堆借口,又打了半天气,心情终于平稳了一点!

    男人,早晚得经历这些不是!

    萧逸醒着,但他没敢乱动,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!

    折兰也醒着,她也没敢动,同理,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生命中第一,很可能也是唯一的男人!

    一刻钟,两刻钟,半个时辰过去了,这对男女还是一动不动!

    这即是耐力的比拼,同时也是意志的较量,谁先起身谁就得负责!

    萧逸知道折兰醒了,他的左手就放在人家胸口上,急促的心跳声他感觉到一清二楚!

    折兰也知道萧逸醒了,因为放在她胸脯上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,有时还会用力抓一下,调皮的很。

    “看你动不动?”

    “打死我也不动!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萧逸首先坚持不住了,在耐力当面,女人天生就比男人要强上许多,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,更重要的是二人身份不同。

    折兰是个女俘,每天无所事事,她就是一天到晚都躺在床上睡懒觉也没关系,可萧逸不行呀,他是数万汉军的统帅,每天都有无数的军务要忙,睡懒觉这种奢侈的事情早就跟他无缘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想明白了一个道理,两个人继续这么躺下去,一个‘荒淫好色’的大帽子百分百得扣在自己头上,这种事,从来都是男人背责任,女人享清福的!

    不公平呀,做同样的事情,挨骂的却永远是男人!

    抽手、掀被、起身,明知道对方醒着,可萧逸还是尽量不弄出声响,当黑色的战袍覆盖上雄壮的身体,这才长出一口气,小黑脸上又恢复了大军统帅的沉稳气度!

    向外走了两步,萧逸又转了回来,将折兰身上的丝绸被盖好,看着那张倾城倾国的俏脸,在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,这才迈步走了出去,一吻,既是责任!

    “感谢白狼神,你赐给了我一个好男人!”听到脚步声远去,折兰终于长出一口气,缓缓睁开了眼睛,小脸上满是幸福和满足!

    一夜之间,从女孩变成了女人,改变的不只是身体,还有内心,如果说昨天折兰更多的是关心她的部族,那么现在,她的心里装的全是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如此,得到她的身体,也就得到了她的心!

    “大都督早安!”

    大帐门口,小斌和典韦各持兵刃守卫在这里,昨天晚上全亏了有他们,才挡住一波又一波前来听床角的家伙,否则今天萧逸恐怕连大帐都走不出去了!

    当然了,别人是挡住了,可帐篷里的动静,他们二人可是听得一清二楚,尤其是小斌,猎户出身的他耳朵可是格外好使呀!

    所以他的笑容才会如此阳光,阳光中还带着一丝放荡!

    “早什么,太阳都挂到中天了,怎么大营里一点动静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回大都督,弟兄们怕吵到您休息,所以把军中的号角全歇了!”

    “那自己的事岂不是全营人都知道了!”萧逸小脸有些微黑。

    “另外,刚才有曹公的信使快马从许昌来,也被末将以您的名义给挡驾了!”小斌仰着小脸,一副表功的模样!

    “噗!”萧逸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,小脸黑的像锅底一样,信使,曹操派来的,那岂不是说自己的事情很快连许昌那边都要知道了!

    “过来,本都督要好好奖赏你一番!”

    “末将谢赏,不知奖励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赏你个猪头脸!”一把抓过小斌,萧逸咬着牙拳打脚踢,那真是拳拳到肉,脚脚见风,“我让你听墙根,我让你乱传命令,我让你阻拦使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!”好半响,萧逸终于长出一口气,小脸上阴云转晴,打完人,果然舒服多了!

    “曹公的书信呢?”

    “嗯,在这!”顶着一张猪头,小斌呲牙咧嘴的从怀里掏出一卷书信,这顿揍挨得真是不轻呀!

    “曹公迁都许昌了!”

    书信的内容很简单,经过朝议,曹操废弃了已经破败不堪的洛阳,把小皇帝和朝廷迁到了离自己大本营很近的许昌,因为安定社稷有功,小皇帝已经加封曹操为丞相、武平侯,监管一切军国大事,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!

    这就真正的开始‘挟天子以令诸侯了!’

    迁都许昌,意味着曹营集团摆脱了地方军阀的身份,成为了中央政权,从此以后可以正大光明的用天子的名义去讨伐各路诸侯,谁敢抵抗,就是叛逆朝廷,在道义上就先输了一招!

    至于朝廷里的各种官职,以后就成了曹操手里可以随意使用的一张王牌,想封谁,就封谁!

    不知道其他诸侯是什么反应?

    估计袁绍现在应该反应过来了,好谋无断,肠子有没有悔青啊?

    刘备有那个心,但没那个力,要想把徐州彻底理顺就得花费他不少精力,更何况还有吕布那头‘虎鸠’在一旁窥视呢!

    荆州的刘表和益州的刘璋都是守户之犬,白披了‘汉室宗亲’的外衣,有实力,却无野心,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!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淮南-袁术那里了,那家伙可是有实力,有野心,也有一定的威望,不过他的智谋和野心不成比例,到底会发展到那一步,还很难说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军大帐前,一十七位羌人大酋长正毕恭毕敬的跪在那里,纵然现在已经是日上中天,每个人都热的汗流浃背,可这些人的脸上丝毫没有抱怨,相反全都是一副庆幸的神色!

    萧逸在后帐待的时间越长,说明他越喜欢折兰,爱屋及乌之下,对他们羌人也会手下留情了吧?

    “白狼神的子孙竟然沦落到靠一个女人来活下去,悲哀呀!”

    老酋长-黑水心中充满了哀怨,可看看左右的同伴们,又强行把情绪压了下去,他们本来有三十六部大酋长,可跪在这里的只有十七位,除了折兰在后面,其余的全死在渭水河边的乱军中了!

    元气大伤啊!

    没有二十年的时间修养生息,羌人休想恢复实力,不过哪位铁血无情的‘鬼面萧郎’,他会给羌人重新崛起的机会吗?

    正在老酋长-黑水忐忑不安的时候,身披黑色战袍的萧逸,在一群亲兵侍卫的簇拥下,大步走了过来,根本就没看地上的酋长们,直接进了中军帐,作为胜利者,他无需考虑那些羌人的感受,服从就让你们活下去,不服,就杀掉!

    “大都督召你们进去!”半响,长着一双血红色眼睛的晏明走了出来,今天是他的‘血魂营’负责守卫中军!

    “西羌诸部-酋长参拜大都督,愿您的仁德日夜增长,愿您的神勇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以黑水为首,十七部酋长全都乖乖跪爬了进去,口称颂词,乖巧的不得了,这就是游牧民族的本性之一,‘强时如狼,软时如羊’,在他们看来,屈服于强者,不是耻辱!

    “这次汉、羌大战,我部下的士兵死伤惨重,为了平息将士们的怒火,你们准备献上什么样的礼物呀!”萧逸的开场白很简单,想活命,拿出东西来赎罪!

    天狼神呀,见过无耻的,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,你还还死伤惨重,渭水河边一战,我们羌人至少折损两万,汉军呢?两千有木有?

    心里诽谤,可嘴里却没人敢说出来,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,再者,用财物赎买战俘,也是自古有之的传统!

    “尊敬的大都督,为了酬劳您麾下劳苦功高的将士,西羌各部愿意献上战马三万匹,牛五万头,羊二十万只,以求得您的宽恕!”

    老酋长-黑水爬行几步,这个数字是他们私下商议过的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那三万战俘赎买回去,只要种子还在,一些牛羊马匹不算什么!

    “听着,本都督这里也有三个条件!”萧逸竖起三根手指,这是他在来的路上就想好的。

    “第一,赔偿汉军战马五万匹,牛十万头,羊五十万头,还要配备足够的牧人来管理,缺少一头,我就砍下一个羌人的脑袋充数!

    第二,从此以后西羌三十六部以折兰为首,她的命令,就是本大都督的命令,敢有违背者,死!”

    “至于第三吗!”萧逸摸摸下巴,目视眼前的各部酋长,别看这些人现在乖巧如羊,可只要自己的宝剑从他们的脖子上一离开,恐怕立刻就会暴露出野狼的本性,所以必须给他们套上一根铁链,就像拴狗一样,牢牢锁住!

    “晏明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本大都督加封你为‘护羌中郎将’,统帅五千人马,进驻草原,节制西羌三十六部,关键时刻可以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晏明是西凉人氏,又曾经流浪西域,对羌人的情况很了解,由他带兵镇守那里,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!

    尤其他还长着一双红色的眼睛,羌人看着应该有些亲切感吧?

    “末将尊令!”晏明眼中的红光更盛,对自家大都督感激的五体投地,而看向那些羌人酋长的时候,则是包含杀机!

    他晏明本是西凉降兵出身,是萧逸在乱兵中发现了他,并一路提拔,如今官拜‘护羌中郎将’,那可是在朝廷上都有品级的官员,可谓一步登天,还有先斩后奏的特权,除了效死之外,别无他报了!

    “既然大都督让我看牢羌人三十六部,那自己就得向条恶狗一样死死盯住他们!”这就是晏明的决心!

    三个条件,让十七部大酋长面面相觑,前两个都还好说,牛羊马匹,他们勒紧腰带也能凑出来,至于折兰的地位,那就更不用说了,白狼已死,黑水部已残,论实力‘折兰部’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部,西羌大首领的位置她不做还能有谁做?

    可‘护羌中郎将’,还有五千汉军进驻草原,这就相当于在他们羌人脖子上系了根绳子,只要萧逸愿意,勾勾手,就能让他们窒息而死呀!

    而且这五千汉军到了草原上,吃穿用度,粮饷消耗,肯定会落在三十六部身上,对于要付出大量赎金的羌人而言,无异于雪上加霜!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,不是商量!”萧逸目露杀机,手摸到了剑柄上,谁敢不答应,那就去死吧!

    “我等谨遵大都督号令!”

    各部酋长以头触地,无一人胆敢反抗,‘鬼面萧郎’的手段,早就让他们胆寒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