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0.第370章 床上无英雄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夜,汉军大营,篝火点点,酒香弥漫,盛大的庆功宴正在进行中!

    数万汉军在大营里狂呼乱叫,发泄着自己心中积攒的各种情绪,有战胜后的喜悦,有失去战友的悲伤,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手肥肉,一手酒坛,吃一口肉,喝一口酒,脸上全是幸福的神色,不管怎么说,一场大战过后,能活下来真好!

    有的人在和战友拼酒,有的人在围着肉锅大饱口福,更有那些喝醉的士兵在篝火旁跳起了粗狂的舞蹈,一个个东倒西歪,就像是群魔乱舞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“汉军万胜!”

    中军大帐里,满营众将同样在狂欢,拼酒、嚎叫、乱舞,这些统兵大将疯狂起来,比那些士兵有过之而无不及,没办法不高兴,这一仗不但歼灭了五万羌军,长安城和八百里秦川也马上就要落入手中了,这可是惊天之功,随之而来的封赏足以把大帐里的人全部淹没掉~

    说句没出息的话,大帐里这些人,从此以后就是什么也不做,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,都够风风光光的过一辈子了!

    身为这次大战的统帅,汉军的灵魂人物,萧逸自然成了众人争先敬酒的对象,一坛坛的美酒般上来,又一坛坛的倒下肚去,凭着惊人的海量,萧逸独战群雄,丝毫不落下风!

    “这一碗敬战死的兄弟们!”

    “这一碗敬关中的山川、神灵!”

    “这一碗敬黄天、厚土!”

    “来,是男人的,全都干了!”

    庆功宴上,除了美酒、佳肴、羌女服侍,自然也少不了娱乐节目,为了表达对大都督-萧逸的崇敬之情,羌人各部大酋长们主动在帐中跳起了舞蹈,他们完全抛弃了尊严,挺着肥硕的身体,用并不整齐的动作,和各种搞笑的表情,来取悦座位上的胜利者们!

    “好!挑的好,赏你块肥肉吃!”汉将们对这个节目自然非常喜欢,不时的向场中扔出一两块肉铺,就像喂自己的宠物狗一样!

    胜利者拥有一切,失败者献出一切,这本就是千古不变的法则,所以谁也不用抱怨!

    如果今天战胜的是羌人,那么汉人的下场只会更惨,估计连献舞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折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,似乎还特意打扮后,光彩照人,她就跪坐在帅案旁,拿着酒坛子,萧逸喝一碗,她就倒一碗,毕恭毕敬,就像一个服侍主人的女奴!

    折兰的出现,让已经跳的气喘吁吁的大酋长们看到了一丝希望,早就知道她是被萧逸掠走的,现在看来过的似乎还不错,于是纷纷向她打手势,递眼神,内容只有一个,“取悦汉军统帅,尽全力为羌人争取一条活路,哪怕是出卖色相,也再无不惜!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民族来讲,生存下去,有时候比尊严更重要!

    没办法,羌人酋长们心里是真害怕呀,据他们所知,这位‘鬼面萧郎’的名声确实不怎好,战后杀俘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,甚至还用匈奴人的首级垒过‘京观’,几万具尸骨堆在一起,想想就不寒而栗!

    他能杀匈奴人,自然就能杀羌人,三万多战俘,足够再垒一个‘京观’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?”萧逸已经有些微醉了,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的折兰,在灯火的照耀下,这位‘西羌第一美女’更添三分姿色!

    “不敢!”折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恭恭敬敬的倒酒。

    不敢?不是不想!这个回答很有意思呀!

    萧逸自然知道她不敢,他的命现在可是金贵的很,不要说是刺杀,就是伤了他一根手指头,那被俘的三万羌人也得全部陪葬,所以他才敢放心的喝这位女俘的酒!

    “哈哈~很好,你是个诚实的女人,我很喜欢!”大笑声中,萧逸仔细的观看起这位西羌美女来,漂亮,妩媚,确是人间绝色,尤其是她那双天蓝色的眼睛,总让自己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,到底在那里见过呢?

    “大都督乃当世奇男子,纵横沙场,从无败绩,不知内心中可有喜欢的女子吗?”

    这不但是折兰的疑问,也是满营众将的疑问,甚至是天下人的疑问,‘鬼面萧郎’从来不和任何女子有过接触,难道说他真的铁血无情吗?

    “喜欢的女人吗?”一句话点醒了萧逸,他终于想到眼前的‘折兰’像谁了,天蓝色的大眼睛,那个让他心伤过的女人~海燕公主!

    海燕公主的眼睛也是天蓝色的,据说她的母亲就是西域胡人,因为姿色过人,深受汉灵帝的宠爱,所以她身体里有着一半异族血统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的眼睛是那么相似,不知道她们之间是不是有着什么血缘关系,毕竟‘折兰部’一向以‘男容女貌’闻名西域,而海燕公主的母亲极有可能就出自那里~~

    “大都督无妨吧!”看到萧逸的眼睛中突然流露出无限的哀伤,把折兰倒是吓了一跳,她实在没有想到,杀人如麻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然还会有伤心、软弱的一面!

    伸手夺过酒坛,萧逸狂灌起来,是人就是‘心殇’,而他的弱点就是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,缠绕心头,前后两世都是如此!

    一个女人!

    一个心结!

    难道就打不破吗?

    绝不!

    “吼!吼!”将手里的酒坛摔个粉碎,萧逸原本幽黑的眼睛中泛着一层红光,仿佛要择人而噬的恶狼一般,就在众人的惊疑中,他干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手抓住胳膊,一手抓住小蛮腰,萧逸双臂微一用力,直接把身边的‘西羌第一美女’扛在了肩头上,而后迈步向自己的后帐走去,今晚他要打破心中的诅咒!

    “哗~~哇~~”

    原本喧闹的大帐顿时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把嘴巴张的大大的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,他们的大都督--鬼面萧郎-萧逸,竟然扛走了一个女人?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狠狠收拾她,女人就是用来收拾的!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就是满营的狂欢,大都督终于找女人了,这比他们自己得到美女还令人高兴,话说营中众将那个不是妻妾成群,就是没娶妻的,身边也从不缺少女人,只有萧逸始终过着‘苦行僧’似的生活,这下好了,千年铁树终于开花了~~

    不但汉人高兴,羌人们同样兴奋无比,看到萧逸把折兰扛走了,那些已经跳的有些脱力的酋长们终于瘫坐地上,长出一口气,他们得救了!

    睡了羌女,总不能再狠下心来砍羌人的头吧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后帐,羊皮榻上,双眼血红的萧逸正在奋斗中,鬓角上汗水直淌!

    “解不开,解不开,怎么就解不开呢?”天可怜见,萧逸是经常砍人,却从来没扒过人,更没扒过女人,再说现在是夏天了,你没事穿那么多层衣服做什么?

    “该死的,老子的贪狼宝刀呢?”情急之下,萧逸伸手要去摸刀,解不开,还割不开吗!

    折兰原本一动不动的躺在垫子上,她已经认命了,用自己的身体换回几万族人的性命,值了!

    可闭目等了半天,哪位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男人,竟然连她最外边一层内衣都没解开,在好奇心的趋势下,折兰偷偷睁开了眼睛,然后就看到了满头大汗,正四处摸宝刀的萧逸!

    疑惑?思考!恍然大悟!

    这位‘西羌第一美女’痴痴的笑了起来,风情无限,她终于想明白了,这个让世人闻风丧胆的‘鬼面萧郎’,在男女之事上,原来还是个雏~

    不可思议,不可想象,说出去谁信呀!

    “不许笑!”萧逸小脸通红,早没了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镇定,现在的他,就和最普通的少年一样,紧张,慌乱!

    玉腕一番,折兰强忍笑意,抓住了萧逸的手,而后放在自己的胸前,手把手的教他如何脱女人的衣服,一件,两件,三件……

    她现在也有些郁闷,大夏天的自己穿那么多衣服做什么?

    防备谁吗?

    对好男人,一件衣服就是不可逾越的万里长城,对坏男人,千山万水他也越的过去~~

    皮肤,洁白如雪,晶莹如玉,还泛起微微的粉红色,萧逸的眼睛顿时如同火山一样,喷出熊熊烈火,狼嚎一声就扑了上去,有一位伟大的世界征服者说过,“男人最大的快乐,一是在马背上驰骋,一是在女人身上驰骋,果然是至理名言呀!”

    “啊!轻点……,疼,都出血了!”

    叫唤的是萧逸,还没驰骋几下,身下的‘小母狼’突然狠狠咬在他的肩头上,疼得他浑身颤抖,却又舍不得下来,只好在快乐中强忍痛苦……,这滋味,天堂和地狱呀!

    春风破冰,男人征服世界,女人则征服男人!

    萧逸彻底的沉沦了……

    求打赏,求月票,为了‘鬼面萧郎’的初夜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