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9.第369章 杀不杀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斗兵、斗智、斗勇,三样皆败,老酋长-黑水再也没有抵抗下去的勇气了,跳下战马,双手倒持‘狼头九牦大纛旗’,这位老羌人双膝跪下,匍匐在地,向胜利者施以‘五体投地’祈降大礼!

    这套礼节原本是一代雄主-汉武大帝,为那些游牧民族首领设定的,没想到四百多年过去了,这些羌人心里还牢牢记着,都是‘血与火’的教训呀!

    “伟大的、神勇无敌的汉军统帅,西羌老酋-黑水匍匐在您的马前,献上自己的膝盖和一切尊严,祈求您大发慈悲,饶恕剩下的羌人吧,我西羌诸部子子孙孙,永感大德呀!”趴在地上,老酋长-黑水拼命磕起头来,一下又一下,非常用力,很快额头上就显出了一片殷红!

    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大酋长-白狼也战死了,包围圈里剩下的羌人再也无力抵抗,纷纷跪在地上,放下兵刃,将自己的命运和前途交给胜利者随意处置!

    “大都督杀不杀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杀不杀?”

    数万汉军将士的目光全都集中到萧逸身上,只要他的大手一挥,河边的几万羌兵立刻就得喂鱼。

    万千生灵,皆在一念之间,这个决心,不好下呀!

    “算了,上天有好生之德,不要再杀了!”略一沉思,萧逸仰头向天,还擦擦眼眶,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圣人模样,“收缴他们的兵刃、马匹,全都看管起来,受伤的,让郎中来医治,死了的,就地掩埋,不要让他们暴尸荒野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仁慈!”

    听到军令,数万汉军也长出一口气,仗打到这个份上,他们这些获胜者也杀的手软了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整片大地都变成了一片红色,惨不忍睹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,您是我羌人的再生父母呀,西羌三十六部永感您的大恩大德!”十几名酋长跪在地上,拼命的磕头谢恩,感激的眼泪都流出来了!

    人性就是这么奇怪,按理说萧逸一仗斩杀羌人上万,掉进渭水淹死的也有数千,这些羌人应该恨他入骨,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才对,可现实情况却是,十几名大酋长带头,数万羌人全跪在地上对萧逸感激涕零,对他视如神明!

    ‘杀一是为罪,屠万既为雄!’人性之妙,尽在这十个字中。

    “收缴战利品啦!”

    “快点,战马,兵刃,盔甲,弓箭,还有他们的牛皮靴子,一样也别放过!”

    数万汉军恶狼一样冲了过去,这次眼中冒得不是红光,而是绿光,打了胜仗,不但升官,而且还能发财,在这方面,他们的大都督一向是非常慷慨的。

    萧逸的部下就是如此,打仗个个争先,抢起战利品来也绝不含糊,各营主将都赤膊上阵了,看到好东西就拼命往自己怀里划啦,不管有用没有,先占住再说。

    曹家三兄弟也去搜剿战利品了,虽然今天他们一箭没放,一敌未杀,但既然来参战了,就有资格弄点东西回去,再说,这可是他们的初战,没有点缴获怎么回去向父母兄妹们炫耀呀!

    “哥哥,今天怎么心慈手软了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!”小静偷偷靠了过来,她对萧逸放过那些羌人十分不解,以自己哥哥的性格,应该斩尽杀绝才是!

    可他偏偏就是没杀,所以小静断定,其中必有内幕!

    “呵呵!我一道军令是能杀光河边的羌人,可我杀不光草原上所有的羌人,至少现在还不能,所以干脆放他们一马!”摸摸妹妹的头,萧逸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来,他不是不想杀,而是时机不到呀!

    把这些羌人杀光容易,可那样一来汉、羌之间再无回旋的余地,势必血战到底,从此关中一带再无宁日,直到一方灭绝为止!

    打仗萧逸并不怕,杀人更不会手软,可他不想被连绵不断的战事拖住手脚,‘攘外必先安内’,中原内地还有大量的诸侯需要讨伐,还有无数的百姓需要安定,所以他放过这些羌人一马,换来他们的感激和战略缓冲时间,至于以后的事,等他腾出手来再说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头,李傕、郭汜这两名看客目睹了汉、羌大战的全过程,从头到尾,一幕不落!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羌人万马奔腾的场面,也看到汉军万箭齐发的壮观,更看到了三千陌刀兵出战的惊天逆转!

    当他们最后看到羌人被赶到河边,大酋长-白狼战死,余部尽降的结局时,二人内心最后一点希望也崩溃了!

    花费巨大代价请来的援兵就这么没了,那可是足足五万羌人铁骑呀?就这么被萧逸打败了?

    ‘以步破骑’,结果还是完胜,这绝对是战争史上的一个神迹,而他们二人就是神迹的见证者!

    “怎么办?天下虽大,那里还有我们的活路?”郭汜瘫坐在城头上,眼中全是茫然,这句话即是在问李傕,也是在问自己,长安城肯定是守不住了,下一步去哪里?

    “没办法了,收拾东西,咱们连夜就走,带上亲兵,去西凉老家落草为寇吧!”李傕紧咬嘴唇,脸上也是一片的灰败!

    “也只好如此了!”

    王图霸业,负之流水,他们的路走到尽头了!

    汉军大营里,那些留守的人才是最煎熬的,每个人都在翘首瞭望,虽然明知道什么也看不到,可他们还是想知道战场上到底如何了?

    大军是胜?还是败?

    折兰一直在帐篷里来回走动,自己的族人正和汉军大战,身为羌人,她自然希望自己的族人们获胜,可不知为什么,她的心就是那么乱,而且还不时的浮现出一张可爱的小黑脸来,挥之不去!

    隔壁的蔡文姬一直在弹琴,从早晨到现在,曲子换了不知多少首,而且越弹越乱,最后琴音都有些发散了,可折兰还是从中就听出来两个字……关心!

    “喜欢就说出来吗,你在这里乱弹琴,那根‘死木头’就明白吗?”折兰摇摇脑袋,不知为何火气这么大,是气文姬,还是在气自己?

    阵阵的肉香传来,那是‘胖刘’带着一帮火头军在准备庆功宴上需要的食物,大盆的牛羊肉,大坛子的美酒,快要把整座后营堆满了!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汉军就一定会赢?”折兰也曾跑出去问过。

    而‘胖刘’的回答也很简单,“我家大都督就从来没打过败仗,大军一出战,火头兵就准备庆功宴,这已经是军营里的传统了!”

    “渭水河畔大捷!”

    “我军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“阵斩羌人两万,生擒三万,大都督亲手斩杀贼酋-白狼!”

    焦急的等待中,一匹报捷的信使飞马闯入营中,连嗓子都喊哑了,还在那拼命的嚎叫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“汉军万胜!”

    大营里也响起一片的欢呼声,所有人兴高采烈,比过年还要高兴,其中就包括那些羌女们,自从嫁给了汉人丈夫,她们的心就全跑到这边来了,如今听到羌人战败,她们甚至比汉人还要高兴,再也不用回去放马牧羊过苦日子了!

    听到报捷声,蔡文姬的琴音也立刻振奋起来,充斥着无边的喜悦和骄傲,为大汉军威,也为一个男人!

    至于折兰,呆楞在帐篷里,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!

    白狼战死,一直压在她头上的大山没有了,以后她们‘折兰部’会成为西羌第一大部落,这是喜!

    渭水一战,二万族人战死,三万被俘,羌人元气大伤,从此以后再也无力与汉人对抗,这是悲!

    一片树林全死了,一颗树木又怎么独活?

    西羌其余各部都灭了,她们一个‘折兰部’又怎么可能存活下去?

    身为一名羌女,一个大酋长,她该为自己的族人做点什么才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