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8.第368章 阵斩白狼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命运之神没有照顾白狼,正当他犹豫不决时,汉军中的杀器~~陌刀兵出战了!

    “如墙推进,一步一刀,杀!”大牛带领着三千陌刀兵组成整齐的军阵,开始向前推进,他们的步伐很奇怪,不是大步迈进,而是脚心贴着地面向前蹭,之所以这样做,一是降低重心,保持平衡,毕竟身上的甲胄实在太重了,而是这样做可以踢开地上的‘铁蒺藜’,避免扎伤脚心!

    陌刀沉重,招式也很简单,只有劈、砍、斩三式,竖为劈,斜为砍,横为斩,虽然只是三式反复使用,却是威力无穷!

    “杀!杀!”刀光如林,四十斤重的陌刀被这样膀大腰圆的勇士挥舞起来,每一击都有数百斤的力量,凡是遇到的羌骑,基本都是连人带马,一刀两断!

    反过来,羌人的弯刀却很难砍透陌刀兵的三层重甲,即使有一二个倒下去,后面的士兵也会立刻补上来,继续推进!

    羌人呆住了,汉军也呆住了,就是那些征战沙场的老兵也没见过这样的战斗,不,这已经不是战斗了,而是**裸的屠杀!

    陌刀阵所过之处,留下一地模糊的血肉,残肢断体,被抛的到处都是,一些还没有断气的羌兵,拖着半截身体,在地上哀嚎、翻滚,五颜六色的内脏,花花绿绿的肠子,全搅拌在了一起,人间地狱,莫过于此!

    “呕!呕!……哇!”

    曹家三兄弟率先顶不住了,早晨用的一点战饭全从胃里反了出来,最小的曹植甚至从马脖子处滑了下去,趴在地上涕泪聚下,也不知道是呛的,还是吓的!

    不光是他们,大阵里的许多年轻士兵也呕吐起来,死人他们见过,可从没见过死的这么惨的,自家大都督的这一手太狠了!

    “太狠吗?”萧逸可不觉得,自从拉下‘蚩尤鬼面’那一刻,他的心中只有胜败,没有其他,更何况这是与异族交战,如果羌兵不死,那死的就该是汉兵了,所以,还是你们去死吧!

    “弓箭手压上去,射羌人的后队,其余各部推进合围,一个不留,灭绝羌人!”关键时刻,萧逸再次狠狠补了一刀!

    “灭绝羌人!”

    “灭绝羌人!”

    汉军的弓箭手蜂拥而上,跟在陌刀兵后面,用‘抛射法’打击羌人的后队,箭雨所到之处,又是一片片的血肉磨坊,汉军其余各部也随着战鼓声向前推进,结果那些残余的羌兵,一个不留!

    “轰!轰!……跑呀!”

    在这样无情的打击下,羌人终于支撑不住了,纷纷掉头逃窜,这时候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暴露出来,进攻的时候是一个整体,逃窜的时候却分裂成了三十多个部落,再也没人听从号令,一窝蜂似的向后就跑,没人去殿后,相反,为了夺路逃生,许多羌人都向其他部落挥起了马刀,胜则一拥而上,败则各自逃命,这就是他们一贯的作风!

    “不许跑,谁也不许跑,全给我重新列阵,跟汉人再战一场!”看到羌人全线崩溃,大酋长-白狼的眼睛都红了,他一手高举‘金狼头九牦大纛’,一手挥刀斩杀那些退下来的羌兵,试图稳住阵脚,重新布阵!

    可惜,萧逸根本就没给他喘息的机会,数万汉军排山倒海一样发动了总攻击,上到统帅,下到普通一兵,人人奋勇向前,誓要灭绝羌人!

    再也无心恋战的羌兵纷纷向后逃窜,连带那些不想跑的也裹挟了下去,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念头,逃回大营,离这些恶魔一样的汉人远远的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转身后撤时才发现,自己的后路,已经被一支黑甲铁骑给掐断了!

    “弟兄们,看我们的了,灭绝羌人,杀!”

    马六带着五千玄甲铁骑一直在右翼按兵不动,哪怕战场上打得最激烈时,他也没派出一兵一卒帮忙,因为玄甲军有着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---截断羌人的退路!

    当陌刀兵出阵的同时,马六带领玄甲军向羌军大阵后面迂回过去,刀砍箭射,不顾一切的卡住退路,同时配合萧逸的主力大军,把那些乱成一团的羌人向南边狠狠压过去,而战场南边,就是波涛滚滚的渭水河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你好狠的心呀!”事到如今,白狼终于明白了,萧逸不是要打败他们,而是要彻底灭绝羌人三十六部,三面包围,一面环水,他这数万羌骑再也无路可退了!

    在汉军的压迫下,羌人终于被逼到了渭水边上,因为前几天才下过一场暴雨,河水如今是又宽又急,人马根本就渡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掉头,河水太宽,过不去的!”

    “快跑呀,后面汉军追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前面的羌人试图调头回去,后面的人被汉军压迫的继续向前拥挤,整个渭水边顿时变成了人肉粥,拥挤之下,许多羌人硬生生的掉进了渭水里,然后冒出几个气泡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首领,我们该怎么办?”各部酋长围绕在白狼身边,如今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!

    “完了,全完了!”白狼痛苦的逼上眼睛,他实在不忍心看着族人被滔滔的河水所吞没,自己错了,从头到尾都是错的,自己不该贪图财物,不该带兵进入汉地,更不该和那个‘鬼面萧郎’为敌,自己是羌族的罪人呀!

    “走,上马,跟我去会会汉军的统帅,我倒要看看,这个‘鬼面萧郎’到底是何等人物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白狼反而镇定下来,或者说他已经是心如死灰了,大军惨败,他这个大首领也就当到头了,不过在临死前,他想认识一下打败他的人物,哪位汉军的杀神!

    一行十余骑,逆着溃退的人群,向汉军大阵冲过去,身为酋长,他们必须承担战败的责任,明知是送死,但求死一个明白!

    高高举起手中的‘金狼头九牦大纛旗’,挥舞了几下,而后白狼将大纛旗平放,托在手中,在战场上,这是邀请对方统帅对话的意思!

    汉军中央,血红色的‘萧’字大旗上下起伏几下,表示答应,随即阵前的汉兵波浪一样分开,一匹神俊的黑色战马嘶鸣着冲了出来,马背上端坐着的正是萧逸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“白狼大酋长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汉家军神,这一仗,打得漂亮!”

    “呵呵!你也还算是个男子汉!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二人的眼中都有火花闪现,一个汉军统帅,一个羌人大首领,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见面,‘命运’二字,果然神奇!

    “败在大都督手下,我心服口服,不过在下还有最后一个心愿,还望成全!”说着白狼将大纛交到老酋长-黑水手里,自己则抽出了弯刀,他要和萧逸,决一死战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金之躯,不可犯险!”

    “末将愿代大都督出马!”

    “末将也愿意!”

    看到白狼挑战,汉营众将一拥而上,纷纷出言阻止,如今他们已经大获全胜,只要再推进几步,就能把所有的羌人赶下渭水喂鱼鳖,实在没必要让自家大都督再冒险了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萧逸摆摆手,制止了手下众将,“本都督曾经立誓要集齐一百只骷髅盏,今天就算上你一个!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的应该是我!”

    两匹战马几乎同时发起了冲锋,白狼挥舞着弯刀,萧逸则拔出了自己的斩蛟剑,自从统帅大军以来,他已经很久没亲自上阵厮杀了,这把宝剑也该见见血了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白狼双眼血红,手中的马刀大开大合,根本就没有防守的意思,他已经做好准备,拼个同归于尽,只要杀了汉军统帅,这一仗就不算完败!

    萧逸微微一笑,手中宝剑向前,似乎也没有遮挡的意思,拼命,谁怕谁呀!

    看着两骑越来越近,汉军众将顿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,虽然自家大都督神勇盖世,可战场之上,永远没有绝对的胜者,就怕个万一呀!

    所以不少将军都把弓箭抽了出来,偷偷瞄准白狼,他们已经想好了,只要大都督稍微处于下风,立刻乱箭齐发,把白狼射成刺猬再说!

    三十步,二十步,十步,就在两骑即将相撞的一瞬间,萧逸左脚突然轻轻一点,与他心意相通的‘白菜’立刻巧妙的向右一跃,同时脚下加速,旋风一样向白狼的左手边冲去!

    变化突然,白狼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敌人就从右手边转到了左边,如此一来,他右手的弯刀立刻失去了目标,再想向左砍杀,不但距离要更远,动作上也很不方便!

    再看萧逸,在‘白菜’加速的同时,斩蛟剑就换到了左手里,这只手是他的一个秘密,比右手更灵活,更快,也更狠!

    “噗!……”左手剑轻轻一划,萧逸就像阵风吹了过去,再也没有回头!

    白狼突然觉得浑身无比的轻松,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天地在他眼中不停的旋转,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,随后又黑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结束了!

    战马驮着无头的尸体冲出十几丈远,白狼的人头才落到地上,眼中一片死灰,嘴角却带着淡淡的笑意,死对他来说是一种最好的解脱!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汉军阵上响起山崩海啸的呐喊声,‘鬼面萧郎’,果然天下无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