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7.第367章 陌刀兵出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百余名羌骑呼啸而出,打着一杆绘有白狼图案的大旗,在两军阵前往来驰骋,还不时的挥舞手中的弯刀,发出狼嚎一样的挑衅声,身后数万羌军同样狂呼乱叫,气焰嚣张至极!

    再看汉军大阵,鸦雀无声,数万将士一动不动的各守岗位,就像根本没看到眼前的羌人一般,只有中军阵前,一面血红色的‘萧’字大旗在微风的吹拂下,飘飘荡荡!

    “不过是些羌人派出来试探的游骑而已,怎么,害怕了吗?”中军大旗下,萧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身旁的曹家兄弟,三个小家伙都是脸色惨白,双手紧紧握着马缰,不知道他们是要冲出去,还是逃跑!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才不怕呢!”牙齿都在打哆嗦,可曹家兄弟还是挺挺腰杆,尽量表现出男子汉的气概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带人去宰了他们!”小静晃动手中的短剑,小脸上全是兴奋的神色,主动请令出战!

    “几条乱叫的疯狗而已,看我将他们一一射杀!”萧逸目测了下距离,一百五十步,很好,抽出‘绝影宝雕弓’,狼牙箭上弦,随即一道黑影狂飙而出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!”

    羌骑中为首掌旗的士兵应声落马,一根狼牙箭正中他的咽喉要害,叫都没叫一声,就断气了!

    白狼旗倒下,后面的羌兵顿时一惊,就要冲过去把大旗重新树起来,那可是他们‘白狼部’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嗖!”

    二龙出水,两名靠近旗帜的羌兵同时中箭落马,都是咽喉要害,当场毙命!

    “哗!不好,……是射雕手!”

    一连被射杀三名骑手,剩下的羌骑顿时全部丧胆,再也不敢在汉军阵前耀武扬威,纷纷打马往回跑,生怕下一支箭就落到自己身上!

    越是精于骑射的人,就越明白这三箭的厉害,自一百五十步之外,三箭三中,还全是咽喉要害,这份准度和力道,堪称冠绝天下,那些羌骑与其说是怕死,不如说是被这份高超至极的手段给震慑住了,射雕手,在草原上就是无敌的存在!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汉军阵上响起了震天的呐喊声,旌旗摇摆,顿时把羌人的气焰压了下去!

    摸摸鼻子,萧逸扬起小黑脸,得意的接受着曹家兄弟无比崇拜的目光,至于小静,在她眼里自己的哥哥是无所不能的,射杀几名羌骑,小意思而已!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大酋长-白狼看到自己派出挑战的勇士,不但被对方三箭吓了回来,连本部族的旗帜都丢在了战场上,顿时勃然大怒,既然试探不成,那就决一死战吧!

    “白狼神的子孙们,祖先的灵魂会在你们的身体里复苏,冲破汉军,踏平汉地,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!”白狼高高举起‘金狼头九牦大纛旗’,斜指向前,发出了全军出击的命令!

    “吼!吼!吼!……白狼神!白狼神!”

    数万羌人铁骑三声呐喊,高呼着他们信仰的‘白狼神’,挥舞起手中雪亮的马刀,向汉军大阵席卷而来,就像是一道黑色的浪潮,所到之处,吞噬一切!

    “弓弩手列阵上前,三段射击,放!”萧逸淡淡一笑,轻轻拉下了头盔上的‘蚩尤鬼面’,今天,他要大开杀戒了!

    随着号令,早已准备好的数千弓弩手大步上前,分成三列,一队射击,第二队瞄准,第三队则拉弓上弦,如此反复不绝,将箭雨倾斜在那些羌人头上!

    “嗖!嗖!嗖!……”

    锋利的箭簇带着强大的惯性从天而降,足以射穿两层厚的牛皮战甲,正在冲锋的羌人顿时人仰马翻,许多骑手直接被钉在了地上,随即就被后面的战马踩成肉泥,在骑兵的战场上,停下来,就是死!

    “吹号,冲过去,冲过去我们就赢了!”看到羌军死伤很大,大酋长-白狼虽然心疼,但这些也在意料之中,只要挺过那不到百步的路程,就可以用铁蹄随意踩踏汉军了!

    “呜!呜!呜!……冲啊!”

    在震天的号角声中,羌骑们顶着密集的箭雨,前仆后继,不顾伤亡的向前猛冲,几乎是用人马的尸体铺出了一条道路,终于步步逼近汉军大阵了!

    “还差几十步,近了,又近了,再冲上去一点点,就可以用马刀砍杀那些汉军了!”

    看到羌人冲了过来,汉军阵上的帅旗左右晃动了几下,接到信号,弓弩手们潮水般从军阵两侧撤了下去,露出了后面大片的空地!

    “大牛,看你得了,陌刀兵出阵!”关键时刻,萧逸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!

    “诺!弟兄们,着甲!”

    原来为了节省体力,大牛和他的三千陌刀兵都是赤手空拳来到战场上的,所有兵器、甲胄全由车辆运输,这些大爷们只需要坐在地上养精蓄锐就可以了!

    出击的命令下达,大爷们才从地上站起来,全都是身高八尺以上,膀大腰圆的壮汉,这些人可是大牛从数万汉军里精挑细选出来的,基本上十几个人里才能入选一个,自从被选中以后,这些人除了必要的训练之外,就是好吃、好喝、好睡的积攒力气,为的就是今天的爆发!

    如此同时,黄鼠带着他的‘掘子军’也涌了上来,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这些陌刀兵穿铠甲,拿兵刃,身披双层重甲,再拿着四十多斤重的陌刀,身边没一个人帮忙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牛爷,小的帮您着甲,一会多砍几个羌蛮子,给弟兄们出口气!”黄鼠一脸嬉笑的跑过来,他先是帮大牛脱去外衣,换上一件牛皮软甲,而后再罩上两层镔铁战甲,紧紧的系好袢甲绳,最后再戴上一顶加重、加厚的镔铁头盔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番装扮,陌刀手全都变成了一具具会移动的铁人,寻常的武器根本难以伤害到他们!

    三千陌刀手在从容不迫的准备,那些正在冲锋的羌人却遇到了一件大麻烦~~铁蒺藜!

    正在冲锋的战马突然发了疯,到处的乱蹦,还有许多直接就倒在了地上,悲鸣不止,任由这些羌人骑士如何努力,也控制不住,原本整齐的战线顿时乱成一团!

    战马发疯,马背上的骑手可就倒霉了,运气好的,掉下去摔断手脚,运气不好的,直接就扭断脖子,一命呜呼,还有不少羌人被倒地的战马压在了下面,几下碾压就成了一滩肉泥,惨不忍睹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在后面指挥的白狼不知道阵前的具体情况,他只看到自己的骑士们在距离汉军很近的地方突然停下了,而且人仰马翻,似乎哪里有一道无形的墙壁,生生挡住了前进的脚步!

    “汉军在哪里设有埋伏?”

    “还是他们施展了巫术!”

    老酋长-黑水同样一脸的不解!

    “大酋长,前面的草地里全是这东西,咱们的战马更本冲不过去!”一名羌兵好不容易勒住惊马,滚到地上,抱起马蹄仔细查看,最后拔出一枚带血的‘铁蒺藜’送了过来,战马的蹄子只要被它扎破,基本上就算废了!

    “天杀的汉人,卑鄙无耻呀!”白狼紧紧握住那枚‘铁蒺藜’,任由锋利的铁刺把手掌扎破,这是这个小东西,短短的一会时间,至少折了他几千人马,心疼远远大于手痛呀!

    “大酋长,快下令撤退吧,再打下去,就算是胜了汉军,孩子们也剩不下多少了!”

    黑水老酋长的眼睛都红了,先是箭雨,后是铁蒺藜,一个比一个狠毒,一个比一个缺德,更可怕的是,谁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们!

    羌人不比汉人,人口稀少,那真是死一个,就少一个!

    看着不断倒下去的人马,白狼也在犹豫中,退的话,自己的梦想、羌人的伟业就全成了泡影,可不退的话,死伤又太大了,大到羌人更本承受不住的地步,到底退?还是不退?

    白狼神,为什么不保佑你的子孙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