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4.第364章 三大不能惹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都督~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~威武!”

    萧逸的战马刚一踏入营门,立刻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,把怀里的‘西羌第一美女’惊的小嘴张老大,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小黑脸汉家哥哥,竟然就是数万汉军的统帅,那个传说中的杀神……

    知道了真相,折兰反而心安下来,游牧民族本就有屈从于强者的传统,能被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亲手俘虏,不丢人!

    翻身下马,萧逸手中‘贪狼宝刀’寒光一闪,将折兰手脚上的牛皮绳全部割断,进了大营,她就绝对跑不掉了,不过如何看押这位大美人但是个问题,交给任何一个部下,萧逸都不太放心,因为这个妖精太会勾引男人了,如果由自己看押的话,又怕别人说他‘监守自盗’,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……

    萧逸虽然背了不少杀名、恶名,但却从来没有‘色名’,在这方面,他可是个传统好男人!

    “哥哥你回来了!”人影一闪,小静就冲进了萧逸怀里,虽然只是分开大半天时间,兄妹二人还是好一番亲昵才松开!

    “恭贺大都督得胜回营!”没想到蔡文姬也出来迎接了,还带着一脸的笑容,听说萧逸掠了个美艳的羌女回来,这位‘大才女’还特意打扮了一番,这才盛装出迎,行礼之后,还瞄了正在活动手脚的折兰一眼,颇有敌意!

    曹家兄弟也顶着‘熊猫眼’出来了,个个衣衫破烂,最小的曹植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,看来这短短半天功夫他们被小静收拾的不轻呀!

    活动着有些发麻的手脚,折兰同时暗暗观察着这些陌生的面孔,试图理顺他们之间的关系,“那个黑衣小女娃应该是萧逸的妹妹,嗯,两人长的是有些像,尤其是眼睛,都是狼性十足!

    后面出来这个盛装美女又是什么人?

    长的如此倾城倾国,还有一股子书卷气,是萧逸的夫人?

    似乎不太像,两人之间没有那种火热的感觉,但折兰确定,他们肯定有些关系,因为她从文姬身上感到了浓浓的敌意,或者说是醋意!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,一向是很灵的!

    还有那三个站成一排的少年,虽然鼻青脸肿,身上还有不少脚印,像是刚被人虐待过一番,不过举手抬足之间却透露出贵族的风范,那种东西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,一般人根本就学不来,这是三条还没有长大的蛟龙呀,别看现在柔软似蛇,日后肯定会有翻江倒海的时候!”

    萧逸宠溺的拍拍妹妹的头,又指了指折兰,低声说了几句,小静一脸郁闷的把脑袋探出来,撇撇小嘴,似乎在抱怨哥哥的花心,营里有个蔡文姬已经让她很不高兴了,现在又多出来一个,还长的那么妖艳!

    最后小静还是点点头,这样的大美人也只有交给她看守比较放心,谁也偷不走,包括她哥哥!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她不明白,有些男人天生魅力无穷,根本不用去偷,美女就会主动的投怀送抱,萧逸长的不算英俊,但恰恰很有魅力!

    “擂鼓,召集众将校大帐议事!”安抚好众人,萧逸迈步向中军帐走去,经过这么一连串的试探,汉、羌之间战争的弓弦已经拉满了,大战,随时可能爆发!

    曹家三兄弟立刻跟着一起向大帐跑去,所有军中会议他们必须得参加,这是萧逸定下的死规矩,不过他们只是带眼睛和耳朵去,从来没有发言的权力,只是坐在一边,用心的听,用心的学!

    一边跑动,三兄弟还不忘同时给小静个白眼,鼻子仰的高高的,参加军议是他们的一项特权,女娃是没有这个资格的!

    看着三张可恶的‘猪脸’,小静被气的暴跳如雷,论武艺,论骑射,论指挥能力,她都完胜曹家兄弟,就是他们一起来也不是对手,可哥哥就是不许她参与军事上的事情,而是让她去学什么绣花,还说战争是男人的事,女人应该走开!

    “等着,早晚让你们都知道,女人,同样可以跃马疆场,冲锋陷阵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折兰正坐在帐篷里发呆,萧逸把她交给了小静看管,不过那个小姑娘显然没什么责任感,把她领到后营,分配了顶帐篷,又调拨了几名侍女,就不再过问了,甚至连看守卫兵都没派,也不怕她跑掉!

    其实做俘虏的生活也不坏,至少在吃穿用度上就比羌人那里好的多,各种汉家美食,能让人把舌头都吞下去,还有丝绸制成的漂亮衣服,美轮美奂,都是她以前不敢想、也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在过惯了艰苦生活的羌女眼中,眼前这些就是神仙日子吧!

    那个‘文姬’小姐的帐篷就在隔壁,还派人给她送来了一种叫‘茶叶’的东西,用它泡出来的水,不但香气扑鼻,还能解除她们羌人因为长期吃肉引起的身体燥热,让人通体舒坦!

    “明明对自己有敌意,却又派人送来‘茶叶’这种宝贝,汉人女子的心思,真是猜不透!”

    ‘折兰部’以女权为尊,也经常发生两个女人抢夺一个英俊男人的事情,而她们的办法相当简单、直接,那就是骑上马决斗,刀口之下分胜负,谁赢了,男人就是谁的,无怨无悔!

    折兰的父亲就是被上一任女酋长这样夺来的,所以她对这种做法一向很推崇,只不过羌人部落里一直没出现个能被她看上的男人而已!

    “大酋长安好!”兰朵儿拿着一座三叉烛台走了进来,在羌人眼中这也是了不得的奢侈品,游牧民族用牛油照明就已经很奢侈了,像这种又亮,又好看,还没有异味的蜡烛,也只有精巧的汉人能制作出来。

    兰朵儿是主动跑过来服侍的,她原本就是折兰的侍卫,自幼跟随,二人情同姐妹一般,前不久在一次出巡中被汉军抓住,还成了人家的媳妇,没想到几天之后,自家大酋长也被抓来了,就是不知道会不会也成为人家的媳妇!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过的好吗?有没有想回部落里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大酋长的话,姐妹们在这里过的很好,每天都有精米、燕麦、蔬菜、食盐享用,还有丝绸衣服穿,这都是以前做梦才有的好日子,汉人丈夫也对我们很好,从不打骂,生病了,还会请来郎中为姐妹们医治!”兰朵儿一脸幸福的回答了第一个问题,至于第二个,根本就不用回答,有这么好的日子过,谁还愿意回去放羊呀!

    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羌女们对自己的丈夫都很满意,汉家男人不但更英俊,更体贴,最重要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竟然还有怕老婆的习惯,还会把所有的钱财交给老婆来掌管,就兰朵儿所知,不少姐妹都掌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,包括她也是,小斌多年积攒下来的钱财全都上交了,而且还郑重许诺,如果兰朵儿能给他生个儿子的话,就把她当祖宗一样供起来!

    听完讲述,折兰却是一脸的郁闷,她带领族人杀入关中平原,是来劫掠汉人财物的,不是来给人送老婆的,可事情怎么就发展成现在的样子,不但财物没抢到,反而把自己也赔进去了!

    “大酋长,帐篷里烦闷,我陪你去外边走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!”

    虽然是俘虏,但萧逸并没有完全限制羌女们的自由,在后营的一定范围之内,她们是可以自由活动的。

    “西边是‘文姬’小姐的帐篷,这个时候估计她又在弹琴了!”兰朵儿提着一只灯笼在前面带路,同时介绍着大营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东边是大小姐的帐篷,她是大都督唯一的妹妹,非常受宠,也很厉害,性子有些像我们折兰部的女人,营中无人敢惹!”

    折兰侧耳听了听,果然有一种悦耳的声音从西边传来,应该就是所谓的琴声了,“那个文姬小姐是大都督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回大酋长,这个奴婢也说不清楚,只听说他们两个举行过婚礼,可当天晚上来了许多恶人打仗,所以没有入成洞房,不过大营里的人都传说,文姬小姐早晚会成为大都督夫人的!”

    兰朵儿的消息全是从小斌那里听来的,属于夫妻间的床头密语,可信度到底有多少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!

    “就她,软弱的像只小羊羔一样,也想做大都督夫人?”折兰的眼中不知不觉的也带出了一丝敌意,在她看来,萧逸这样‘神勇盖世’的统帅,就像草原上的狼王一样骄傲,只有最漂亮、最勇敢的小母狼才配的上他,至于那些小羊羔,只有当食物的份!

    听着自家大酋长奇怪的口气,兰朵儿没敢说什么,只是乖乖的在前面引路,沿途不时有羌人女子从帐篷里走出来,向折兰躬身行礼,还是那样毕恭毕敬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现在大家都是俘虏,是没有上下高低之分的,可折兰毕竟是她们的大酋长,往日积威犹在,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,折兰是被萧逸抓回来的,按照汉人军营里的规矩,谁抓回来的女人就给谁做媳妇,所以,这位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很可能会成为大都督的女人,谁敢不敬!

    “哒!哒!哒!……”随着一阵马蹄声响起,‘白菜’和它的媳妇‘梨花盖雪’出现了,两匹马悠闲的在大营里散步,准确的说是‘白菜大爷’正在炫耀自己的优越生活!

    有洁白、干净的帐篷居住,有厚厚的干草堆睡觉,每日里粟米、燕麦、蔬菜、干果随便的吃,只喝最干净的泉水,悠闲的时候还要喝上几杯美酒,还有四名马夫专门伺候起居,‘白菜大爷’的生活水平绝对是同类中最好、最奢侈的,另外它还有一个最好的兄弟-萧逸!

    ‘梨花盖雪’已经彻底被这样的生活征服了,非常乖巧的跟在‘白菜’身旁,还不时地蹭蹭脖子,低鸣几声,像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一样,身为一匹马,它同样向往舒适的生活!

    看到主人,‘梨花盖雪’连忙跑过来,折兰怀里蹭了蹭,表示亲热,可随着‘白菜’一声嘶鸣,小白马立刻抬起头,略一犹豫,还是‘哒哒’的向‘白菜大爷’跑了过去,互相蹭蹭鼻子,表示忠诚!

    看着趾高气扬走过去的‘白菜’,折兰心里除了无奈,还是无奈,连一匹马都被人家收服了,更何况是那些羌女呢,谁不想过富贵,舒适的生活呀!

    “大酋长勿恼,这位‘白菜大爷’是大都督的坐骑,就像他的兄弟一样,在大营里横行霸道,是出了名的‘三大不能惹’之一!”

    “哦,都是那三大不能惹?”折兰倒是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是大都督的妹妹,聪明伶俐,又凶悍无比,大营里就没有她不敢欺负的,连曹家三位公子都经常挨揍!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,就是这位‘白菜大爷’,别看是匹马,论起聪明劲来,不比人差多少,还报复心极强,惹了它,你的人不倒霉,坐骑也会倒霉,霸道的很!”

    “一个妹妹,一匹马,倒是有些意思!”折兰点点头,“那第三个不能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大都督本人!”说到这里,兰朵儿脸上显出恐惧的神色,“别看他平时一副和善的样子,可一戴上那副‘蚩尤鬼面’,立刻就会化身成-杀神,所到之处,血流成河,有人说他是‘贪狼星’下凡,专门主杀伐的!”

    “蚩尤鬼面?贪狼星!……”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,当耳边传来‘叮叮当当’的敲打声时,兰朵儿果断的停下了脚步,还把折兰也给拦住了!

    “大酋长,前面是汉军的军事禁区,我们不能再往里走了,否则会被守卫士兵杀死的,他们只认那种小牌牌,不管你是谁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军事禁区?”折兰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点点的火光,除了密集的敲打声,还有浓重的水汽飘出,她知道,那是通红的铁块放到水中冷却时升腾出来的,看来汉人在连夜打造兵刃!

    “这只狼王到底要做什么?”折兰隐约猜测到,里面打造的东西,十有**和现在的‘汉羌之战’有关,恐怕就是萧逸给她们羌人准备的一件大杀器,而以他的性格和能力,这件东西一定非常可怕!

    “不知道,自从我们来到这里,就总能听到密集的敲打声,可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在打造什么,汉人防守的很严,什么也不说!”

    兰朵儿确实不知道,她也曾试探着问过自己的丈夫,可小斌给她的回答是,什么也不要问,知道了,就是死!

    “大都督现在那里?立刻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正在中军大帐议事,我男人也在那里!”兰朵儿手指远处一块灯火最密集,防守也最严密的大帐,“不过咱们没办法过去,那些士兵会杀死一且闯入者,哪怕是大都督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萧逸,你要让我们羌人亡族灭种吗?”

    求打赏!求收藏!求月票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