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3.第363章 哭泣的羌女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条蜿蜒的小河在荒野中缓缓流过,它是渭水无数条支流之一,水质清澈,深不过一米,岸边长满了茂盛的青草!

    小河旁,炊烟袅袅,萧逸正聚精会神的烤着几条肥鱼,河里的鱼类很多,用箭簇直接就能扎上来,去鳞,开膛,挖腮,清洗干净后放在火上一烤,再撒点盐巴,美味的很,这是萧逸当年在‘卧虎山’时经常做的事情,那里也有一条这样的小河,而且是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小河!

    ‘白菜’正在小河里洗澡,汗血宝马天性嗜水,长江大河都能奋力游过去,这种水流对它而言不过是澡盆而已,一边戏水,‘白菜’还不是回头看看自己未来的媳妇,那匹小白马正无奈的在岸边啃食青草,自从被抓住以后,它也试着跑了数次,可每回都很快就被‘白菜’连踢带咬的赶了回来,跑又跑不掉,打又打不过,如今它也只好认命了!

    折兰被困的像粽子一样仍在边上,身为羌人第三大部落的酋长,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会栽在一个汉人小兵手里,这绝对是天大的耻辱,不过事到如今,想办法脱身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“汉家哥哥,你就放了我吧,本……姑娘,给你一千只肥羊,再加十个美女,回去可以给你生许多儿子!”身为俘虏,‘折兰’大酋长发动起强大的银弹攻势,试图把自己赎买回去!

    “不要,我根本就放不了一千只羊,也养不活十个媳妇!”萧逸天然呆般的摇摇头,然后竖起一根手指,“我只要一群羊,一个媳妇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折兰气得又差点要吐血,不是说汉人都很聪明吗,怎么自己遇到的这个如此傻,一千只羊,你不会分出一些卖钱吗,有钱还怕养不起媳妇吗?

    “你们的大都督真是有眼无珠,像哥哥这样武艺高强的英雄,怎么能当个小兵呢,跟我走吧,去羌人大营,我可以分给你牧场、牛羊、部众,让你做威风凛凛的将军!”

    一计不成,折兰再生一计,这样本领高强的勇士,如果能收为己用的话,对她的部落绝对是一件大好事!

    “有眼无珠吗?”萧逸摸摸鼻子,连打两个喷嚏,“西羌,不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难道你不想做将军!”

    “你们羌人天天喝羊奶,吃羊肉,连把盐都舍不得放,香料更是一点没有,难吃的要死不说,时间久了,身上还会有一股子羊骚味!”

    萧逸轻蔑的摇摇头,拿起已经变成金黄色的烤鱼,论起吃来,普天之下谁比的过我汉家美食!

    “你才有羊骚味!”

    “你们全家都有羊骚味!”

    折兰彻底的愤怒了,这个小汉兵竟然说自己身上有羊骚味,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,天地良心,身为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她可是天天洗澡的,顿时各种西羌土骂从这位大酋长嘴里狂喷出来~~

    “女人,就是麻烦!”萧逸挖挖耳朵,依旧吃着自己的烤鱼,反正他也听不懂西羌土话,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呗!

    骂了一会,折兰突然停住了,竟然委屈的大哭起来,小汉兵虽然说的难听,但有一点是对的,她们西羌确实很穷,住帐篷、啃荤腥,至于精盐、香料那种奢侈品,一般的牧民想都不敢想,只有在大贵族的聚会上才能出现一点,要知道,一小包盐在她们那里就能换好几头肥牛,或者是一名漂亮的羌女!

    因为严重缺乏食盐,很多牧民在抓住猎物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喝兽血,因为那里面有一丝的咸味,同样是因为缺盐,她的许多族人三四十岁就满头白发,衰老不堪,小孩子一二岁了还不长牙齿,种种悲惨,让人闻之落泪!

    这次她们羌人杀入关中,很大一个目的就是要弄些盐回去,不过关中一带也不产盐,必须得继续深入汉境才成,不过如此一来,危险也就更大,死的族人也会更多,说白了,她们这是在拿人命换盐呀!

    “啪嗒!”正当这位‘西羌第一美女’哭的梨花带雨时,一条喷香的烤鱼用箭簇串过,正斜插在她嘴边,上面还抹着淡淡的精盐,没错,不是她们吃的那种掺着土沫、石子的大粗盐粒,而是又白又细的精盐!

    打斗半天,她早就饿了,这时候再也忍不住,大口的撕咬起鱼肉来,还别说,就是比腥气的牛羊肉好吃,入口即化,还有微微的咸味,让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一边吃,折兰心中一边哀怨,汉地就是富庶,难怪给他个将军做都不换,还有那些被抓走的羌女们,一个逃回来的也没有,凭她们的本事,不是不能,肯定是不愿,有衣食富足的好日子过,谁还愿意去放马牧羊呀!

    吃着烤鱼,萧逸又从身后拿出自己的酒葫芦,无论换什么装束,它总是丢不下的,里面是郭嘉最近派人送来的‘鹿血酒’喝上几口,浑身上下的舒服,再看看旁边狼吞虎咽的‘小母狼’,萧逸不禁哑然失笑,把葫芦递过去,给她也喂了几口!

    闻着喷香的酒气,折兰毫不介意的嘴对嘴,连灌了几大口,羌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很善饮,不过她们平时喝的都是‘羊奶酒’,或是野果子酿的‘苦酒’,跟醋一个味道,哪里有汉地的这种纯粮食酒好喝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人‘你一口,我一口’的喝酒,正在和小白马嬉戏的‘白菜’也跑了过来,这家伙是典型的酒鬼,而且是见了美酒忘老婆的主,萧逸连忙又给它也灌了几口,‘白菜大爷’这才满意的摇摇头,又跑回去跟小母马嬉戏了,现在是夏季,正是马儿发情的礼节,如果‘白菜’下手快的话,估计明年就能有‘白菜籽’出世了!

    吃饱喝足,萧逸起身把‘绝影宝雕弓’拿了出来,又抽出一支鸣镝,大半天时间了,那群坏小小子们想来也都得手了,该回营去了!

    弓开如满月,箭走赛流星!

    一支鸣镝笔直的冲上天空,发出嘹亮的呼啸声,就像是狼王仰天嚎叫,召唤自己的属下一样,惊的小河岸边无数飞鸟展翅高飞!

    “五石弓,射雕手!”折兰惊的连嘴里的鱼肉都掉出来了,身为大酋长,眼力自然不错,从哪支鸣镝的速度和高度,还有那张黑弓的模样看的出来,没有超凡的本领,休想射出这么漂亮的一箭!

    一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!

    很快,二十几名亲兵就像狼群一样聚拢过来,个个兴高采烈,马背上都驮着捆好的羌女,有的还是两个,羌女们大都衣衫不整的样子,估计这些坏小子连好事都办完了!

    对此,萧逸只是一笑,并不责备什么,这是一个乱世,自然就有乱世的法则,打胜仗,活下去,就是军人的一切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”看到萧逸身边也困着一名羌女,还是最漂亮的一个,众亲兵顿时拔出兵刃,齐声高呼起来,那种狂野的感觉,比起游牧民族的抢亲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“好了!弟兄们回营!”萧逸飞身上马,而后一个‘海底捞月’把折兰抱在怀里,呼啸一声,向着大营方向狂奔而去!

    ‘白菜’也没忘了嘶鸣一声,小白马果然乖乖的跟着它一起跑起来,说到驯服异性,‘白菜大爷’的水平可比萧逸高明多了,只需要挺胸抬头,显露下自己的神俊,立刻让小母马们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靠在萧逸怀里,看着亲兵们‘众星捧月’般在周围驰骋,折兰越发的糊涂起来,抓住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一个武艺高强的黑脸小兵?

    一个能开‘五石’强弓的射雕手?

    还是这些人的头领,他到底是谁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