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7.第357章 执干戚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随着一声惊雷响起,关中的雨季到来了,这时候的生态环境保持的还很好,草木丰茂,植被覆盖率极高,因此降雨量也十分充足,短短几天时间,各处大小河流的水位就上升了许多,大小池塘中更是充满了‘蛙鸣’,受暴雨的影响,人类的战争也不得不暂停下来!

    早在雨季来临之前,萧逸就把自己的大本营推进到长安城下,一方面这里的地势比较高,不会有被大水淹没的危险,另一方面也是对城内的守军实行心里威慑,长安城三面都被重兵围困,只留下西面无人把手,这就叫‘围三阙一’,给城里的人一条生路,他们就不会奋起拼命,反而会偷偷开溜!

    短短几天时间,从城里跑出来的逃兵就有数千人之众,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多,李傕、郭汜连连杀人立威也无济于事,人心乱了,城也就守不住了!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长安城就是一颗熟透的果实,随时可以采摘,但萧逸并不急着动手,他还要用这颗‘果实’去钓西羌那条大鱼呢!

    大雨一连下了几天几夜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仿佛天都漏了一样,大营地势较高,又专门挖了排水沟,各处营帐倒是没有被浸泡的危险,可阴雨连绵,柴草燃料就成了一个大问题!

    这个时候就轮到黄鼠和他的‘掘子军’出马了,前段时候他们在关中附近探寻古墓,做点摸金的生意,结果意外发现了一处埋藏很浅的露天煤矿,这些能燃烧的黑色石头可解决了全军的大麻烦,不但可以驱赶阴冷潮湿,大家还能有口热饭吃,相对的,长安城里的守军,为了烧火取暖,已经开始扒民房了,民心尽失,这就进一步加快了他们的灭亡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鬼天气里,户外活动是不可能了,但帐内教学还是没问题的,为了让自家妹子发展成一个‘德、智、体、美、劳’,五项全能美少女,在萧逸的授意下,蔡文姬的教学开始了,听课的除了小静外,还有曹丕,曹彰,曹植三兄弟,反正一个羊也是赶,一群羊也是放,就连萧逸在闲暇的时候也会过来听一听,学习,对任何人,在任何时候,都不算晚!

    蔡文姬家学渊源,对经、史尤其精通,而且不拘泥于形式,基本上是看到什么,就讲什么,以此来提高学生们的兴趣,比如大营里最近正在积极的备战羌人,所以教学的内容就变成了汉民族于周边蛮夷的关系!

    “《韩非子·五蠹》:当舜之时,有苗不服,禹将伐之,舜曰:不可。‘上德不厚而行武,非道也!’乃修教三年,执干戚舞,有苗乃服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上古圣人在面对异族不服时,并没有立刻用战争来解决,而是先加强自身的道德修养,用德行来感化自己的敌人,最后终于赢来了敌人的臣服;孔夫子也说过:要以德服人,所以我们后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蔡文姬在上面讲的有声有色,可底下的学生们却是表情不一,小静用双手撑着下巴,双目微闭,已经无声的睡着了,她对什么上古、圣人之类的实在不感兴趣,还是在梦境中纵马驰骋,攻城掠地来的过瘾!

    曹丕倒是听得津津有味,不过他可不关心什么韩非子、孔夫子;‘尧让舜,舜让禹’,这才是他感兴趣的东西,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天下让给外人,而不是传给自己的儿子,曹二公子死活也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么品格高尚的人,所以在这被称颂了上千年的‘禅让’背后,肯定有个不可告人的大秘密,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虽然一时之间想不明白,但曹丕相信,只要弄明白那个秘密,就能得到这个天下!

    曹彰的反应而小静一样,不过他的睡姿更难看些,鼾声如雷,连口水都流出来了,这位曹三公子的梦想是学卫青,霍去病,领数十万之众,纵横大漠,至于谁是尧、舜,管他鸟事!

    曹植倒是做出一副努力听讲的模样,还不是抄写着什么,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他看蔡文姬的时间比看书本的多,每次和蔡大美人的目光一对,这位小乖乖立刻就会小脸通红,四肢发僵,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!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四个问题宝宝,蔡文姬也只有长叹一声,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最后面,一身戎装的萧逸,手拄宝剑坐在那里,也是双目微闭,不过他可没睡觉,从那不时轻动的耳朵,和额头上紧绷的血管可以得知,他正在思考,而且是很深层次的思考!

    蔡文姬的讲学萧逸是用心在听,但对那段《韩非子·五蠹》的解释却很不赞同,以德服人吗?开玩笑,从古至今,汉民族的生存空间都是祖先们征伐出来的,用手中的宝剑为百姓的耕犁寻找土地,这才是真正的‘圣王之道!’

    汉民族原来的生活范围,只有黄河流域的一小块地方,后来‘大禹皇’打败了‘三苗’,于是长江就是我们的了,殷纣王平定了东夷,于是东南沿海也是我们的了,再后来,秦始皇南平百越,汉武帝经营西域……,一代代的雄主用无数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,不停的向外开疆拓土,这才有了现在大汉王朝的版图。

    土地,是用鲜血换来的!

    既然聪明、睿智的祖先已经指明了前进的方向,作为后人,我们只需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就可以了,何必要用什么儒家‘仁义思想’来束缚住自己的脚步呢?

    “执干戚舞?……执干戚舞!”嘴里轻轻念叨的这四个字,萧逸猛然睁开双眼,射出两道幽幽的寒光,就像一条要去抢夺领地的狼王一样,“本都督马蹄所至,都是我大汉的领土,谁要是不服,那就用手里的宝剑说话吧!”

    萧逸长身而起,来到几个‘问题宝宝’面前,流口水的曹彰被他一脚踹到外边的雨地里清醒,这货连脑子里都是肌肉,也踹不坏!

    抓过曹植的书本,嗯,上面赫然画着一个美女,看眉眼就是面前的蔡文姬无疑,这属于严重的早恋呀,拧着耳朵也扔到雨地里清醒!

    曹丕最是乖巧,一看形势不对,立刻自己就跑到雨地里清醒去了,非常的识趣,就凭这一点,小子以后肯定有前途!

    男孩子可以教训,女孩子就要爱护,看着自家妹子睡懒觉的样子都可爱,萧逸把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,轻轻披在小静身上,万一冻感冒了就不好了!

    看着睡得香甜的小静,又看看在外边雨地里站成一排,清醒的曹家三兄弟,蔡文姬的小嘴就没合拢过,不过从中她也弄明白了两个问题!

    第一,小静为什么会如此强悍,有这么一个对她疼爱到‘是非不分’的哥哥罩着,估计任何女子都会仰着鼻子走路吧!

    第二就是萧逸的能力和威望,曹家三兄弟的身份她是知道的,竟然被训的比小羊羔都听话,这本领,逆天啊!

    “小斌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人影一闪,小斌幽灵一样跑了进来,身为侍卫长,他是随叫随到的!

    “擂鼓,玄甲军全体集合,行军傩之礼!”萧逸卸去身上的甲胄,赤膊上身的走到空地上,任由雨点击打他强壮的胸膛,今天他要给众人好好上一课,告诉他们,什么才是真正的‘执干戚舞!’

    “呜!呜!……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随着号角长鸣,数千玄甲军将士立刻从大帐里跑了出来,不顾风雨,在校军场上整齐列队,就像他们的大都督一样,赤膊上身,露出一具具满是刀疤伤痕的躯体……

    扶摇万重兮,放我麒麟冲荡。

    清清渭水兮,舞我手中霓裳。

    飞飞青云来兮,月华璀璨递琏光。

    巍巍立于山兮,驰骋巍峨天上……

    在整齐的歌声中,由萧逸带头,数千将士开始整齐的跳起了‘军傩之舞’,这种舞蹈动作古朴而神秘,乃是古老相传,大军出征之时所用的舞蹈!

    这种舞蹈,尧、舜跳过,大禹跳过,秦皇汉武同样跳过,它已经不是一种舞蹈,而是汉民族向外开疆拓土的精神,以吾之血,换吾之土……

    正在熟睡的小静醒了,大声为自己的哥哥加油助威!

    曹家三兄弟也脱去了上衣,露出还稚嫩的身体,用生疏的动作随着鼓声一起舞动……

    最后,风雨之中,身娇体弱的蔡文姬也走了出来,看着眼前壮观的一幕,久久无语,“看来书籍上的注解是错的,自己眼前的才是真正的--执干戚舞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