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5.第355章 复活陷阵营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蒋干可是一夜好睡,大营里的人非常热情,不但特意为他准备了一顶帐篷,还派了四名亲兵在门口侍卫,各种美味佳肴更是管够,就是美酒太烈了些,只喝了几口就昏睡过去,隐约中似乎还听到外边传来了喊杀声,睡得正香的蒋干直接把这些当成了梦境,大喜的日子,那里会有喊杀声,有‘**声’还差不多!

    “哎!真是醉酒误事,昨天晚上连洞房都没闹成!”第二天一早,蒋干拍着昏昏沉沉的脑袋,还在拼命的自责,按理说自己酒量不错,怎么才喝了几口就睡过去了,莫非真是‘喜酒醉人?’

    外边的营地里很吵闹,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!

    帐门一挑,步伐散乱的走出去,蒋干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成群成片的西凉战俘坐在空地上,个个垂头丧气,四周还有玄甲军士兵在提刀巡视,但凡有乱动乱叫的,上去就是一刀背,毫不留情!

    还有许多士兵正在打散战场,刀枪剑戟,盾牌弓箭,战利品堆积如山,死尸则被一具具的抬到车上,一些已经被踩成肉泥的,只好连那块地皮一起铲走,然后拉到远处的深谷中埋葬!

    不分敌我,凡是战死者的尸体一律埋葬,这是军中不成文的规矩,哪怕是再残暴不仁的军队也会遵守;一则是对战死者的尊重,不管生前是敌是友,他们都尽到一个军人的职责,理应入土为安,今日你葬人,他日人葬你,因果循环!

    再则,大战之后往往有大疫,战死的尸体如果不及时掩埋,一旦腐烂就容易滋生大量的病菌,遗毒无穷,那可是亡国灭种的灾难,必须小心!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……”连扇了好几个耳光,蒋干始终没把自己打醒,反而感觉两腮阵阵的疼痛,不是做梦,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,“昨夜不是萧郎大婚吗?怎么就变成杀戮战场了?”

    “子翼兄昨夜睡得可还安稳?”手提宝剑,满面笑容的萧逸走了过来,一夜的鏖战,他的神态丝毫不显疲惫,反而越发的精神了!

    对于嗜血者而言,这种充满血腥味的杀戮战场,那就是天堂啊!

    “萧郎,昨夜……这个……”指着脚下大片尚未完全干涸的血迹,蒋干紧张的说不出话来!

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,昨天夜里有人不请自来,被将士门料理了一番,没惊饶子翼兄的美梦吧?”

    “我睡得很好,可是昨晚你不是大婚吗,怎么又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交谈间,不远处中军大帐的门一开,一个穿着‘新郎服饰’的身影走了出来,手里也提着宝剑,那步伐神态,一举一动,和眼前的萧逸简直一模一样,都是鹰视狼顾!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兄弟……?”蒋干又一次被惊呆住了,太像了,简直太像了,尤其是那双眼睛,‘黑如墨,亮如星,饱含杀气’,让人不寒而栗,如果不是小脸白净、靓丽许多,身材也要矮上一些,他差点以为萧逸会分身术了!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家妹-萧静,昨天晚上就是她在大帐里保护‘文姬’姑娘!”看着自家妹妹,萧逸就有些头疼,十三岁的豆蔻年纪,怎么就一点女人样子也没有,别的女孩拿绣花针,她却整天拎着把宝剑!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张小脸还算漂亮,估计所有人都得把她当男孩子看,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!

    “哼!……”小静冷哼一声,又晃了晃手里的宝剑,对蒋干把她错认成男人很是不满,自己不就是****平了一点吗?

    “那些大奶牛有什么好的,她们能弯弓射箭吗?能纵马驰骋吗?自己就得重心不稳坠下去!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蒋干彻底糊涂了,原本的‘新郎官’在外边砍了一夜的人,一个小女娃却穿着‘新郎服饰’陪了大美女一宿,昨夜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?

    “子翼兄,人要想活的长久,需要牢牢记住四个字……难得糊涂!”萧逸顺手指了指旗杆,那两颗呲牙咧嘴的人头还没解下来呢!

    “对,萧郎的话真是金玉良言呀!昨天的酒真是不错,愚兄这就回去继续品尝!”说着蒋干一溜烟的跑回帐篷里,再也不肯出来了,虽然他的智慧不是很高,但‘死’字怎么写还是知道的!

    “大哥,帐篷里那个爱哭的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置?”小静对蔡文姬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,典型的胸大无用,听到点喊杀声都能吓哭,昨晚要不是为了保护她,自己早就冲上沙场,砍他几个痛快一下了!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萧逸能指挥千军万马,却不善于和女人打交道,唯一的经验就是胳膊上那两处牙印,还是被动挨咬的!

    “就让她住到你的帐篷里好了,‘文姬’小姐可是一代才女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正好让她教导一下你,一个小女娃,整天就知道舞枪弄棒怎么能行,以后谁敢娶你!”

    义正言辞的教训了妹妹一番后,萧逸高仰着鼻子走掉了,这个办法确实不错,不但解决了一个大麻烦,同时还解决了另一个小麻烦,自己真是从来没这么聪明过呀!

    “哇!”这下轮到小静发愁了,她对琴棋书画真的没什么兴趣,从兖州千里迢迢跑到关中,除了想念哥哥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躲避卞夫人,她竟然逼着自己和曹节姐妹一起学刺绣,说是什么大家闺秀的必要功课,开玩笑,自己的梦想是像哥哥一样,驰骋沙场,剑斩人头,做‘无敌大将军’,而不是躲在绣楼里秀鸭子!

    “至于嫁人的问题吗?”小静刷的一下拔出宝剑,寒光闪闪,“谁要是敢不娶,我就砍了他!”

    “啪唧!”听到自家妹妹的豪言壮语,刚走出几步的萧逸一个跟头栽倒在地,久久爬不起来!

    “大都督栽倒了,快来人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昨夜来袭的两万西凉人马,除了数千人战死之外,大半都做了俘虏,这些人可是李傕、郭汜最后一点家底,也是难得的精兵,人人骁勇善战,为了留下他们,萧逸的部下也折损了不少,如今怎样消化这些俘虏就成了一个大问题!

    西凉地处边陲,民风彪悍,打起仗来悍不畏死,是极佳的兵源,在萧逸麾下就有不少西凉籍的战士,像晏明和他的‘血魂营’,就是由清一色的西凉降兵组成,这几年跟着自己南征北战,立功无数!

    所以萧逸决定把这一万多俘虏分散后,遍入各营,以补充战损,不过在这之前,他还有一件大事要做,“来人,把高顺将军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亲兵撒腿如飞跑了出去!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大都督!”片刻之后,一身血污的高顺赶来,昨夜他和张辽一起封堵敌军,整整厮杀了半夜,如今正在清点俘虏,听到大都督召唤,立刻跑了过来!

    “高将军,早就听说你善于练兵,所部七百‘陷阵营’精锐无比,号称‘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’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提到‘陷阵营’,高顺的神色明显一黯,当初他带着麾下四处征战,从无败绩,可以说吕布的胜仗里,至少有一半是他的‘陷阵营’打出来的,‘破敌打先锋,撤退必殿后’,次次血染沙场!

    可惜济北一场恶战,全军溃败,为了掩护吕布逃跑,他带着麾下七百弟兄拼死断后,硬扛曹军数万追兵,一场血战之后,部下伤亡殆尽,‘陷阵营’也就不复存在了!

    这是高顺心中永远的痛!

    “若‘陷阵营’还在,就昨天那样的包围网,末将定能带他们杀出去!”虽然以前的弟兄们都不在了,可高顺还是要为他们的名声挣上一把,那怕为此得罪萧逸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“很好,昨天那种小场面,也确实难不住陷阵营!”萧逸点点头,三国历史上有几只出了名的精兵,其中‘陷阵营’号称步战无敌,要是连个小小的包围圈都冲不出去,那才见鬼!

    如今天下大乱,诸侯争霸,那个不是拥兵十几万,乃至是几十万,可要说到精兵吗,恐怕还真的不多!

    董卓的‘飞熊军’、公孙赞的‘白马义从’,都已经在战争中全军覆没了,这两支都是轻骑兵的代表,真是可惜了!

    另外,据萧逸所知,最近一段时间曹操也在四处招募勇士,购买战马,打造铠甲,要组建一支王牌重装骑兵~~虎豹骑!

    还有河北的袁绍,也在数十万大军中挑选身高力壮的士兵,配以重甲、长戟,组建了一支精锐重装步兵~~大戟士!

    这两支军队,一个攻,一个守,日后沙场相见,不知道谁强?谁弱呀!

    至于萧逸麾下,最为精锐的就是那五千‘玄甲铁骑’,沙场野战,疾如风火,堪称是最锋利的一支箭簇,不过这支军队也有一个弱点,那就是只能突袭,不能攻坚,在面对敌人高大的城池时就会束手无策,比如攻打徐州那一仗,就只能在外围机动,一点力气也使不上!

    从那时起,萧逸就明白了,要想纵横天下,除了箭簇,自己还需要一把刀,和一张盾牌,复活‘陷阵营’就是打造一把新刀,像这样的精锐部队,不管以前是正是邪,消失在历史长河里都太可惜了,应该让它去战场上为汉人开脱疆土,获得生存空间!

    “高顺,本大都督给你一个机会,复活陷阵营!”说着萧逸手指空地上那万余名西凉战俘,“这些人都是精锐之士,你可以从中随意挑选,只要看的上,无论多少都可以,至于所需要的盔甲、兵刃、钱粮,由军需专拨,半年时间,给我重新练出一支‘陷阵营’来,做的到吗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此言果真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军中无戏言!”

    “末将定不辱命!”高顺双膝跪地,拼命磕起头来,一双虎目含泪,自从归顺曹营以来,他可以说是顺风顺水,步步高升,如果还有什么遗憾的话,那就是‘陷阵营’了,如今有希望让这支军队重生,就是赴汤蹈火,他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“好,记住了,半年之后,本都督要见到一支所向无敌,能以一挡百的陷阵精兵!”

    “诺,半年不见精兵,末将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争,有胜利的一方,就有失败的一方!

    长安城里,李傕、郭汜这对难兄难弟正在抱头痛哭,昨夜一战,连最后一点血本都赔了进去,随他们冲出重围的连百骑都不到,兵马,那是为将者立命的根本,如今根本尽失,他们的路也就走到尽头了!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咱们就回西凉老家,在草原上流浪度日吧!”郭汜是彻底心灰意冷了,准备回老家继续做他的盗马贼!

    “不行,以咱们弟兄的所作所为,你以为还有退路吗?”李傕目光发赤,紧咬牙关,这些年来他们欺压天子,杀戮百官,劫掠百姓,可以说把坏事都做尽了!

    普天之下,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生吃他们的血肉,只要离开长安城一步,肯定就是个尸骨无存的下场!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连最后那点血本都赔尽了,还拿什么和萧逸斗?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有这身血肉,还有这座长安城,只要一息尚存,就跟他不死不休!……羌人的兵马已经进入萧关,再过几日就能杀到城下,只要他们能击败萧逸,你我二人就能起死回生!”

    “羌人,都是些见利忘义的家伙,抢劫财物就天下无双,想让他们出死力退敌,恐怕得出大价钱才行!”郭汜当盗马贼的时候,没少跟羌人打交道,对那些草原狼知道的一清二楚!

    “不就是价钱吗,我把这座长安城都给他们,立刻派出信使,就说只要‘西羌三十六部’能打退萧逸,这长安城里的金银财宝、子女玉帛就尽归他们所有!”李傕也是豁出去了,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,“长安城,我得不到,那就毁了它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么办,拼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