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4.第354章 将计就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婚礼,准确说应该是‘昏礼’才对,仪式必须选在‘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’,天地间阴阳二气最平衡的时候举行,以此来暗喻********,繁衍子孙后代!

    黄昏时分,鸿门大营的庆祝仪式达到了高超,数万将士的欢呼声,一浪高过一浪,火光闪动间,到处都飘荡着美酒的芳香,许多醉倒的士兵直接就在空地上呼呼大睡,刀枪、盾牌、弓箭,丢弃的满地都是!

    萧逸在大帐里敬过一圈酒后,早早的就牵着新娘子钻进了洞房,‘**一刻值千金’,谁也不会浪费这么宝贵的时刻,何况新娘子可是蔡文姬这位大美人,因为前来欢庆的人数太多,蒋干等人都被挤到后边去了,不过他们还是清楚的看到,入洞房的确实是萧逸,因为那张‘蚩尤鬼面’,可是天下独一份!

    戴着面具入洞房,据说是大都督家乡的风俗,可以保佑子孙满堂,富贵绵延!

    数十里外,李傕、郭汜带领两万人马已经偷偷溜出长安,正向鸿门大营袭来,经过连年的征战、分裂、潜逃,如今他们手里剩下的西凉精兵已经不多了,这两万人就是最后的一点血本,如果赔进去,也就再无翻身之日了!

    大军一路潜行,在日落时分到达‘鸿门’外二十里处,而后就在一片山林中潜伏下来,轻易不敢再动,夏日的夜晚蚊虫极多,可两万多西凉精锐,上到李傕、郭汜,下到普通一兵,全都紧咬牙关,一声不吭的坚持着,这是生死存亡的一仗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也必须打赢!

    从日落一直等到午夜,李、郭二人才带领人马逐渐的向大营靠过来,喧闹了一天的营盘已经寂静下来,除了四处响起的酣睡声再无其他,连负责守卫营门的几十名士兵都抱着刀枪昏睡过去,一切似乎比预料中的还要美妙!

    三根火把在营门附近画起了圆圈,这就是出击的讯号!

    “弟兄们!杀进大营,直冲中军,有能生擒萧逸者,赏万金,官升三级,有能斩杀萧逸者,赏五千金,官升两级!”眼看时机已到,李傕、郭汜开始向部下发出了******!

    “吼!吼!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更何况这两万人都是西凉军中的精锐,本就是骁勇善战,如今在巨额赏赐下,更是被刺激的双眼通红,嚎叫着就向大营冲去!

    “擦!擦!……”几十名醉倒的守门士兵被切瓜砍菜一般撂倒,鹿角搬走,营门打开,两万人马呐喊着一拥而入,为了振奋士气,李傕、郭汜更是一马当先,营内的防守果然十分松懈,除了二百多名醉倒的士兵,几乎没有其他人,当然了,这些人也很快被他们解决掉了,大军一路冲到中军大旗之下,这才发现有些不对!

    中军位置,原本的‘萧’字大旗不见了,一面白色的条幅高高挂在这里,上面还有五个血淋淋的大字~~“你们上当了!”

    条幅下面是两颗‘呲牙咧嘴’的人头,赫然就是负责内应的王猛、李方二人,全是一脸震惊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,不好了,地上那些死的都是我们自己人!”与此同时,周围的西凉兵也混乱起来,刚才他们忙着给地上那些醉倒的敌军放血,没有仔细查看,直到一名士兵割完对方的脖子,翻过来查看时才发现,这位不是自己的同乡吗?白天他跟王猛、李方去送贺礼,没想到竟然会死在自己人手里!

    “不好,我们上当了,快杀出去!”李、郭二人终于反应过来,调转马头准备向外突围,可是为时已晚,大营四周亮起无数的火把,一座座如铁的军阵早已把这里团团包围,插翅难逃!

    “杀呀!剿灭西凉叛逆!”

    “杀呀!活捉李傕、郭汜,有重赏!”

    顷刻之间,形势逆转,原本信心满满的猎人突然变成了猎物,最可恨的是这个陷阱还是自己挖出来的;有心算无心,西凉兵马迅速被分割成几段,互相之间难以照应,被杀的尸横遍野,死伤惨重!

    鬼面萧郎,除了奸诈如狐,还凶狠如狼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军大帐里,蔡文姬不知所措的坐在婚床上,红盖头早已经掀开,大红的婚衣还穿在身上,外面的喊杀声让她很是害怕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!

    今天不是盛大的婚礼吗?为何突然变成了杀戮的战场!

    婚床的另一边坐着‘新郎官’,手持一把宝剑,正在仔细倾听外边的动静,‘蚩尤鬼面’已经摘下,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来,赫然就是萧逸的妹妹~小静!

    “不用害怕,有人想趁着今晚来劫营,已经被我哥哥指挥大将围住了,一个也跑不出去!”深深的吸了口气,小静对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非常喜欢!

    其实在大帐里敬酒的时候,兄妹两个就偷偷互换了身份,萧逸去营外布置人马,设计陷阱,而小静则替他入这个洞房,反正当时人又多,又喧闹,也不怕那些‘西凉内应’看出来!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用小静来做替身,一是因为她学萧逸的神态、举止是最像的,尤其戴上‘蚩尤鬼面’以后,除了身材矮了点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,活脱脱就是个‘萧郎第二!’

    再者吗,入洞房这个工作,交给别的男人也不放心呀,结婚是假,可美人是真的,谁敢保证那些男人们进了洞房以后不来个‘假戏真做’呀?

    利用蔡文姬设计这个陷阱,已经很对不起人家了,要是再出点什么绯闻,那就太说不过去了,萧逸也不是没想过把这位‘才女’嫁给营中某个将军,撮合一段姻缘,可是反复琢磨之后,又觉得都不合适,‘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’,这样级别的美女,无论嫁给谁,都不是件好事,反而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呀!

    听了小静的解释,蔡文姬终于慢慢平静下来,一双漂亮的眸子中却闪过复杂的神色,有迷茫,有害怕,还有淡淡的失望!

    说实话,她并不介意嫁给萧逸,相反心中还有一丝欢喜,俊朗、睿智、神勇,年纪轻轻就能统帅千军万马,还是战无不胜的名将,几乎可与当年的‘冠军侯’霍去病相媲美,乱世之中,这样的夫君就是完美的存在!

    可惜,红颜薄命,这些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!

    送亲是假的!

    婚礼是假的!

    入洞房是假的!

    连‘新郎官’都是假的!

    尤其是身边这个拿着短剑的少女,让蔡文姬感到很是不安,因为她一边把玩着宝剑,一边不停的看着自己高耸的胸脯,并不是色色的目光,而是一种奇怪的神色,似乎在生气、嫉妒,恨不得给自己一剑似的~~

    大营之中,战事已经接近了尾声,在萧逸数万大军铁臂合围之下,西凉人马或死,或降,很快就丧失了斗志,这样精密的偷袭都被对方识破,谁还有勇气和‘鬼面萧郎’为敌!

    败局已定之下,许多士兵都丢弃了武器,跪在地上,高举双手,一切听从命运的安排吧!

    好在‘鬼面萧郎’虽然凶名在外,却从来没有杀俘的恶习!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浑身浴血的左右冲突,可几次突围都被对方用箭雨给赶了回来,身边的亲兵也折损殆尽了,二人眼中都露出疯狂而又绝望的神色,这里恐怕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了!

    萧逸,你真的就无法战胜吗?

    不甘心,不甘心呀!

    大营外,一处高坡上,萧逸一身戎装,手持宝剑,正通过连绵的号角声指挥大军继续合围、进剿,仗打到这个地步,二贼再无回天之力,是生是死全在他一念之间了!

    想到得意处,萧逸用宝剑敲打着身边的大盾牌,唱起歌来,“红尘多可笑,痴情最无聊,目空一切也好,平时对人笑,梦中全忘掉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歌声,周围的将领、侍卫无不捂住耳朵,面露痛苦之色,一些耐力浅的,已经面色发白,眼睛发青,舌头发紫,有昏迷过去的趋势了!

    按理说萧逸人长的不错,声音也算浑厚,号令三军之时,天然就带着一股子金戈铁马般的杀气,可一旦唱起歌来就完全变样了,那感觉就像‘一头野狼午夜时分趴在坟墓上嚎叫,然后墓里的野鬼不干了,出来和它吵架……,标准的‘鬼哭狼嚎’呀!

    一曲唱完,看着周围摇摇欲坠的人群,萧逸这才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,他也知道自己的歌声不好听,可是人吗,总得有点缺陷不是!

    “小斌,传令吹号,让他们荡开一角,放李、郭二贼出去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为何要放二贼一马,只要再围攻片刻,敌军就全军覆没了呀!”不但是小斌,周围众将均是一脸的不解,画了这么大的力气演戏,不就是要剿灭二贼吗,眼看大功告成,大都督怎么心慈手软起来了?

    “呵呵!我杀二贼如探囊取物一般,不过现在他们还不能死啊!”萧逸摆摆手,敌人,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探马来报,羌人‘三十六部’的五万人马,已经杀入萧关,如果现在杀了二贼,那些羌人就会像狼群一样肆虐关中各处,凭咱们的骑兵力量,根本无法围剿、驱逐,所以留下二贼,让他们把羌人大军吸引到长安来,本都督再来个‘围点打援’,这些******,一个也别想跑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高见!”众人无不心中叹服,自己是走一步、看一步,而萧逸,走一步,看三步,步步杀招!

    “呜!呜!……”悠长的号角响起,原本紧密合围的大军立刻停下脚步,随后阵型变换,似乎是不经意间,在东北角上露出了一丝破绽……

    已经绝望的李傕、郭汜看到生路出现,立刻拼命冲了出去,就像漏网的游鱼一样,向长安方向亡命飞奔,而跟在他们身边的人马,已经不足百骑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