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50.第350章 三秦故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关中古道上,旌旗招展,人喊马嘶,数万大军正在向西都长安步步逼近,一路之上前后连营十余里,军威可谓极盛!

    踏着脚下宽阔的古道,萧逸不禁感慨万千,道路完全由黄土夯筑而成,坚硬如铁,比之一般的城墙都毫不逊色,据当地的土人向导介绍,这条古道是战国时期的古秦人修筑的,由函谷关直通咸阳,是当时的军用高速公路,历经几百年风雨的侵蚀,如今还能继续使用,可见当时修筑之高,设计之妙!

    老秦人果然是一个坚韧、骁勇、善战的团体,也难怪在他们手里第一次完成了华夏民族的统一!

    “报……大都督,李傕、郭汜的使者求见!”一名游骑兵飞马跑来,单膝跪地,行礼!

    “又来了,不见!”萧逸摸摸腰间的宝剑,虽然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,可短短几天时间,长安方面已经派来了三位使者,怎么?想凭‘两行灵利齿,三寸不烂舌’就说服自己退兵吗,做梦!

    “可是,大都督,使者说您非见他不可!”

    “哦!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使说在洛阳的时候,他给您带过路!”

    “带过路?……呵呵!”萧逸略一回忆,不禁轻笑起来,看来这次来的是个熟人,“好,带他来见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萧郎……,饶命呀!呜呜!”很快,人影一闪,一名青衫使者飞奔过来,抱住萧逸的双腿就开始大哭,似乎伤心极了!

    “好了,子翼兄,别再演戏了!”萧逸哭笑不得的拍拍对方的肩膀,这演技,拿个小金人都绰绰有余了!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你答应不杀我,才起来!”对方还是紧紧抱着双腿,死不撒手!
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你,不论出什么事,绝不杀你!”

    “呼!……这下我就放心了,你‘杀神’的名声实在太吓人了!”说着青衫使者弹弹身上的尘土,站起身,露出一张还算俊朗,却有些酒色过度的小脸来,哭了半天,上面却一滴眼泪也没有;正是当初在洛阳时给萧逸带过路的蒋干!

    “子翼兄怎么做起李傕、郭汜的使者了?”对蒋干,萧逸还是很欣赏的,此人才能虽略有不足,却是个性情中人,性格坦荡,对朋友赤诚,是个可交之人!

    “哎!一言难尽呀,说起来跟你还有很大的关系!”

    原来当初‘天机楼’一场对弈后,为求低调,萧逸隐匿军营不出,众人无奈之下纷纷把目光盯在了蒋干身上,希望通过他来结识一下哪位‘萧郎’,结果一来二去,‘九江才子,子翼先生’的大名就在洛阳城里传播开来,人们都知道,蒋干是萧逸的好朋友,更有传言说,二人还是‘斩鸡头,烧黄纸’的结义兄弟!

    后来董卓进京,为了装点门面,也是花了大力气四处搜罗才子、名士,结果有两个人被发掘出来,一个是蔡邕,另一个就是蒋干,尤其对方萧逸结拜大哥的身份,更是让董卓欣喜若狂,急忙召到身边,厚待有加,以为得了一位‘奇才!’

    等到诸侯起兵,董卓迁都的时候,蒋干也被裹挟到了长安,继续过他‘奇才’的生活,还被赐给了田宅美女,小日子过的美滋滋的!

    再后来,司徒王允用计诛杀董卓,西凉诸将又杀回长安复仇,整个关中都是风雨动荡,人人不安,唯独蒋干还是活的好好的,不管是什么麻烦上门,只要把‘萧逸结拜大哥’的身份摆出来,自然会平安无事!

    如今,萧逸统兵数万西进长安,无计可施之下,李傕、郭汜自然把这位‘九江才子’想起来了,连忙带上重礼上门,请他作为使者前往劝告,希望两家罢兵言和,这就是以往的经过!

    “呵呵!来人,设宴!”萧逸一挥手,立刻有人在路边铺好沾毯,摆上酒肉,另有亲兵手持矛戈在周围环绕成人墙,一个简易的宴席就弄好了!

    “多谢萧郎款待,子翼感激不尽!”看到这一幕,蒋干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,前两名使者回去之后,全被砍了脑袋,来的时候自己还担心也被拒之门外呢,没想到萧逸如此的重旧情,好人呀!

    “朋友之间,无需客气!”萧逸请蒋干落座,殷勤的招待酒肉,打仗是打仗,私交是私交,古往今来,在战场上互相生死厮杀的朋友还少吗?

    各为其主罢了!

    连啃了两大块羊肉,又灌了一皮囊的美酒,蒋干可真是饿狠了,一路上提心吊胆的连饭都吃不下去,现在好了,全补回来!

    “李傕、郭汜欲效仿三秦故事,与萧郎你平分关中之地,另外,再献上美女200名,金银财物100车,粮草二十万斛为礼,从此以后三家和平共处,守护相助!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,蒋干终于说出了带来的议和条件,“此外,三家之中,以萧郎你为首,他们二人愿意********!”

    当年秦朝灭亡以后,项羽将关中的土地一分为三,分封给原秦朝的三位降将:章邯为雍王、董翳为翟王、司马欣为塞王,这就是“三秦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“相仿‘三秦故事’,二贼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!”萧逸遥望长安,轻吐口水,一脸的轻蔑!

    三分关中,以自己为首,还有大量的金银、美女,看起来条件优厚,实际上这就是一块裹着蜜糖的毒蛋糕,一旦答应下来,那就意味着自己从此以后与两名叛贼为伍,身败名裂,到时候曹操会怎么看自己?天下人又会怎么看自己?

    “不知萧郎的意下如何?”蒋干一脸的忐忑,别人的心思他还能猜测一二,对萧逸,犹如无限星空,虽然就在眼前,却从来没有人真的看懂过!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二贼,我萧逸奉天子之令西征,只知讨贼,不知其他,让他们洗干净脖子等着吧!……至于土地、金银、美女,”萧逸摸摸腰间的宝剑,冷笑到,“等把他们二人的人头挂在长安城头,一切就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哎!……我这就回长安复令!”

    蒋干长叹一声,二贼罪孽滔天,普天之下没人会饶恕他们,如果不是一家老小都在长安城里,逃不出来,自己也早就跑路了,何苦接这份差事!

    不过对萧逸他还是钦佩的,面对‘割地称王’的诱惑都丝毫没有动心,真男儿也!

    “子翼且慢!”说着萧逸一伸手,从亲兵手里拿过一面‘萧’字大旗,“大军攻破长安之时,难免会玉石俱焚,把这面旗子挂在家门口,我保你一家老小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“萧郎~~”双手接过旗子,蒋干感动的热泪盈眶,作为只见过一次,认识了一天的朋友,能做到这个份上,绝对是仁至义尽了!

    人待我以志诚,我自当以志诚报之!

    “萧郎小心了,二贼已经定下计策,一旦议和不成,他们就用那些珠宝、美女买动羌人出兵助战,西羌大小三十六部,数万大军,随时可能杀入关中,那些可都是虎狼之师呀!”

    蒋干凑近身体,又环视了下四周,用低低的声音透露出一个天大的秘密,他也是偶然间得知的,如今全透露给了萧逸!

    “西羌?三十六部!……多谢子翼兄相告,我会小心防范的!”

    萧逸先是一惊,随即目露杀机,二贼竟然如此无耻,连‘引贼入室’的办法都用出来了,羌人虎狼成性,一旦放入关中,不知道有多少汉人百姓要遭殃呢,以前只想杀他们两个,现在不灭他们九族誓不罢休!

    “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保重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