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6.第346章 萧郎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函谷关上,守将牛辅趴在城墙垛口处,高高的撅起屁股,正瞪大了一双眼睛查看对方的营盘,身为西凉军中宿将,基本的军事观察能力他还是有的,“大营布局严整,前后左右各有门户,又环环相扣,步兵居中,骑兵掩护两翼,进可攻,退可守,不愧是‘鬼面萧郎’,用兵之法果然了得!”

    在中军大营上空,还高高挂着一面血红色的‘萧’字大旗,在夏风的吹拂下,飘飘荡荡,就像一杆巨大的‘落魂幡’,重重的压在每一名西凉军的心头!

    敌军是前天晚上开拔到城下的,没打火把,没有声响,隐蔽的犹如鬼魅,一直到天亮时分才被发现,结果把这些西凉兵吓的魂飞魄散,人家既然能偷偷摸到城下,那就同样能偷偷摸上城来,顿时许多守军士兵都患上了失眠症,晚上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生怕一不小心吃饭的家伙就没了!

    “到底打的什么鬼注意?”牛辅用力拍着城墙垛口,眼睛里全是问号,整整两天了,对方自从扎下营寨后,一不攻城,二不骂阵,就那么待在营地里,一点动静也没有!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牛辅就越是不安,萧逸用兵,一向以‘疾如风火’著称,连续两天按兵不动,这绝不是他的风格,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,只是自己还没发现而已!

    “可到底是什么阴谋呢?偷袭自己?分兵从小路出击?又或者说函谷关里有他们的内应,在等待时机,里应外合,拿下自己的首级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可怕的念头在牛辅的心中升起,每一个都把他吓得冷汗直流,可越害怕又越忍不住去想,最后急的他简直快要发疯了!

    “稳住!稳住!任你有千般变化,我自有一定之规!”深吸一口气,牛辅终于把心神定了下来,而眼前这座坚不可摧的函谷关也给了他极大的自信!

    当年秦人凭这座雄关挡住了六国百万大军,难道今日还挡不住一个小小的萧逸?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长安派来一万人马,还有十万斛粮草支援咱们!”胡赤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,手上还拿着一份军报,李傕、郭汜两位大人让咱们务必坚守住,他们随后会陆续派发援军的。

    “好,算他们还有一点西凉军人的血性!”听到援军和粮草都到了,牛辅悬着的心终于完全放回了肚子里,函谷关乃是长安的门户,凉他们也不能坐视不理!

    再者,有了这一万援军,再加上城里原来的人马,自己就坐拥三万之众,足够守卫住这座雄关了,粮草也算充足,就是消耗上一年半载也无妨啊!

    “各处要害安排的怎么样了?防守上可还有漏洞?”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小的用脑袋担保,绝无漏洞!”胡赤儿手指各处垛口说道,“每一处都添加了双倍的兵力防守,就连两侧的山峰绝壁都派了专人看守,箭簇、滚木、雷石,也全准备充足,萧逸要是敢统兵来攻,保准碰他个头破血流!”

    “干的好,再把府库打开,所有金银一律拿出来犒赏三军,激励士气!”事到如今,牛辅也豁出去了,只要能守住关中这块地盘,以后金银财宝、美女玉帛,要什么有什么,要是守不住,这些东西也早晚是人家的!

    与其留在库房里,还不如拿出来****,振奋士气,打个大胜仗,只要有个开门红,后边的仗就好打了!

    “将军英明,城高、地险、粮足、势众;除非‘鬼面萧郎’能飞进来,否则函谷关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“哈!哈!哈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军大营里,大牛、马六、张辽、高顺、曹家兄弟等人,都在围着中军大帐转悠,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,萧逸已经在帐篷里躲了整整一天了,还不让任何人进去,说是在研究破城的良策,可想良策用的上浆糊、竹篾、宣纸吗?

    谁也想不明白,‘鬼面萧郎’的心思,出了名的鬼神莫测啊!

    “六根竹篾做骨架,外面再糊上白宣纸,嗯,没想到现在的纸张还不错,到底是老祖宗发明的东西,质量就是信得过;中间系上丝线,挂个小竹篓,里面塞上碎布条,再浸上烈酒,好,完工!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作品,萧逸满意的点点头,看来当年的手艺还没丢下,真是艺多不压身呀,没想到以前泡妞用的技术现在竟然用到打仗上来了!

    没错,萧逸做的是一盏‘孔明灯’,当然了,现在已经被他重新命名为‘萧郎灯’了,反正现在也没有专利权,谁先拿出来,谁就有命名权;这种灯不但结构简单,造价便宜,外表美观,如果再写上几句情诗,就是一件征服大小萝莉的利器,最关键的是----它能飞!

    “你们都进来吧!”萧逸早就看到了,帐篷外边的人影一直在闪动个不停!

    “呼啦!”等候半天的人们一拥而入!

    “大都督,这是一盏灯?”看到大帐里摆的东西,众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萧逸把自己关在帐篷里足足一天,就为了扎一盏灯!

    “这是一盏灯,可它不是一盏普通的灯!”萧逸得意的摸着自己的小黑脸,“有了它,咱们拿下函谷关如同探囊取物!”

    “用一盏灯就能拿下函谷关?太不可思议了吧?”

    一群人听的更加糊涂了,有的还在暗暗猜测,“莫非自家大都督会什么妖法不成?这是一盏魔灯,能摄人的心魂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呀!听说大都督的师傅是个老道士,道家不就是以妖法……,不是,以神术著称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胡乱猜测,天黑以后,自有分晓!”萧逸看着众人眼中的圈圈就知道,这帮家伙估计又在心里偷偷的黑自己呢!

    哎!智而近乎妖,聪明人的背后就是议论多多呀!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!”萧逸大步走上帅位,伸手把令箭抽了出来,脸上随和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,而是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!

    “末将听令!”众人急忙跪倒听令,曹营中谁都知道,‘鬼面萧郎’一笑,就是要杀人了!

    “黄鼠,你手下的人大都心灵手巧,以这盏灯为标准,日落之前,给我制作出三千盏来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“诺!”黄鼠上前接过令箭,他刚才看过了,这盏灯的构造并不复杂,材料也很好找,凭他手下那三千盗墓贼的手艺,一天之内,一人做出一盏灯来并不费事!

    “张辽、高顺,你们各带一千部下,不穿盔甲,不打火把,全都换上黑衣,再用油彩涂上鬼脸,天黑以后偷偷摸到函谷关下,只等中军信号发出,立刻抢夺城门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张辽,高顺互相看了一眼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夜晚攻城,但还是接过了令牌!

    服从命令,永远是军人的天职!

    “其余众将各带本部人马听令,只等城门打开,就一拥而入,夺下函谷关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最后萧逸又看了看身边的曹家三兄弟,“你们跟我一起坐镇中军,今晚看一场大戏,绝对精彩,而且不用买票呦!”

    “函谷关,你是我的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