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5.第345章 狼崽子是如何炼成的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中军大帐里,考核的时间到了!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想出的计策?”萧逸看着曹家兄弟给出的三份答案,准确的说是三件东西,一块金锭,一把匕首,一封书信!

    “这个是谁的?”萧逸先把金锭拿到手中,小巧精致,成色十足,还散发着诱人的色泽,这世上不爱钱的人还真没有几个!

    “是我的!”曹丕站了出来,满脸的自信,“钱可通神,也最能打动人心,当年汉高祖刘邦带兵入关中,就是用重金贿赂了城关上的秦军守将,买开了一条通道,完成了推翻暴秦的壮举!

    咱们完全可以照此法行事,用金银财宝贿赂函谷关上的西凉守将,再许以高官厚禄,如今我强他弱,皇帝又被接去了洛阳,西凉军团大势已去,只要是个识时务者,必定会开关出降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好奸诈的小子,把人心看的很透彻呀!”萧逸大笑着走过去,一把抓住曹丕的肩膀,五指如钩,只疼得这位曹二公子汗出如雨,却又不敢出声,他知道,如果自己叫痛的话,对方不但不会松手,反而要再加上一份力道!

    “小子,自古以来,沙场决战,胜者为王,用金钱、权谋虽然能收买人心,却买不来真正的强者尊严,还有,记住一句话,用鬼诈之术的来的江山,终究没有自己一刀一枪拼杀得来的更长久!”

    “诺!子桓受教了!”

    “奸猾有余而韧性不足,罚你去校军场上射一百箭,好好定定心性!”萧逸让亲兵拿来一张两石力道的弓箭递给了曹丕,射箭,除了锻炼臂力,眼力,更能考验一个人的耐力!

    “快去,不射完不许休息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把匕首是谁的?”萧逸用手轻轻试了试刃口,锋利无比,刀柄上还有一只威武的虎头图案,一看就不是凡品!

    “是我的!”曹彰挺着胸脯迈步而出,看到二哥曹丕被罚去射箭,他对自己的计划更加有信心了!

    “哦!说说你的办法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为将者当披坚执锐,身先士卒,临危不惧,那能用几枚铜钱去贿赂敌人呢!我的办法,全军列阵关前,所有将校军在最前列,激励士气,全军有进无退,一鼓作气拿下函谷关!

    秦末天下大乱,西楚霸王-项羽,就是这么一路打进关中的,霸道强横,天下诸侯谁不臣服,连刘邦都得乖乖的跑到鸿门来谢罪,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呀!”萧逸郁闷的拍拍额头,又是一个问题宝宝,而后飞起一脚,把曹彰直接踹倒在地,轮起巴掌对着这位曹三公子的屁股就是一顿很削!

    “你有种是吧!你很勇敢是吧,你不怕死是吧……,你自己傻傻的用脑袋去撞石头,还要带着大家一起撞是吧!还学什么楚霸王,项羽有四十万大军,人家敢死打硬拼,你有什么?

    函谷关城墙高厚,防御完善,又有重兵把守,照你的办法去攻城,等打完仗,咱们这几万人马还能剩下多少?多少?”

    连揍了几十巴掌,萧逸这才停下手,好在这位曹三公子皮糙肉厚,不哭不叫,只是一脸的委屈,看来他还是非常认可自己的那个计划,沙场征战,不就是人头做墙,血肉铺地吗?

    “有勇无谋,一味的死打硬拼,那只配做个敢死队长,难为大将之才!”萧逸回身在自己的帅案上翻了翻,找出一卷《孙子兵法》扔了过去,“记住,将不在勇而在谋,回去给我好好背下来,三天之后检查,错一个字,一鞭子,快去!”

    “诺!”曹彰连忙抱起竹简,撒腿如飞跑出去了,一个字,一鞭子,不抓紧时间的话,自己的屁股就要遭殃了!

    别人也许不敢揍他,可萧逸,前几天刚打完他十鞭子啊!

    连续处理完两个家伙,当萧逸拿起那封书信时,曹植已经吓的双腿发软,小脸煞白了!

    “函谷关守将-牛辅将军亲启……”,萧逸看了看,原来是一封劝降信,写的不错,文采飞扬,用词恳切,确实是一篇不错的文章,尤其是这手字写的,骨肉匀称,飘逸若仙呀!

    萧逸自从穿越以来,也是经常练字的,还受过老道的真传,可比起这位曹四公子来,差了一筹不止呀!

    不过,自己现在要的是攻破函谷关的计策,而不是比谁的书法更好!

    “信写的不错,言辞并茂!”萧逸称赞的点点头,“不过我想知道的是,守将牛辅看完这封信以后,要是还死守城关,拒不出降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,那我就再写一封,用词再恳切些!”曹植根本不敢看萧逸的眼睛,因为每次看完,他晚上都会做噩梦,梦到一只恶狼向自己扑来~~

    “如果牛辅还是不肯出降呢?……你就再写一封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……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我相信对方一定会被打动的,要知道,仁义之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真是个乖宝宝!”萧逸笑的是前仰后合,他实在想不明白,以曹操那样的盗世奸雄,怎么会生出这么天真、可爱的儿子来,还仁义之师……

    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支仁义之师,就是春秋时期宋襄公的军队,‘敌军半渡不击,敌军阵势未整不击’,可最后的结果呢?惨败身死!

    仁义之师的骨头,早就在历史的长河里烂光了,现在人们推崇的只有四个字--兵不厌诈!

    大笑过来,既没有斥责,也没有惩罚,萧逸摸了摸曹植肥嫩的小脸蛋,关心的问道,“最近在军营里受苦了吧?伙食不好,是不是很久没吃到羊肉了?”

    “羊肉?”曹植顿时流起口水来,军营里整天粗粮、大饼,吃的他小脸都有点发绿了!

    “好,今天你表现不错,本都督决定奖励你一顿羊肉吃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军中无戏言!”

    萧逸带着小曹植来到帐外,很快有亲兵牵过一只半大的羊羔来,羊太壮了肉会发老,这种半大不大的才最好吃!

    小羊糕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,还在那撒欢跳跃,现在已经是初夏了,营地里的青草正嫩,它不时的低头啃上几口,‘咩咩’叫上几声,一脸的惬意!

    “来吧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!”说着萧逸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,交到曹植手里

    身为武将,刀不离身,不光是靴子里,连衣袖里,后腰间,臂肘处,都会藏几把匕首,一些比较厉害的,连内衣里,大腿上,都会绑上刀片,沙场决战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,‘阵上靴刀决死生’,关键时刻,这就是救命的家伙!

    曹植这才知道,原来是教自己杀羊,天可鉴怜,他一直都是个乖宝宝,每天读书写字,从不调皮捣蛋,连只鸡都没杀过呀!

    可在萧逸狼一样目光的鄙逼视下,曹植又不敢拒绝,只好哆哆嗦嗦的捧着匕首向小羊逐渐靠近,还没等走到近前,同样受到惊吓的小羊‘咩咩’叫了几声,顿时把他吓得扔掉匕首,转身跑了回来!

    “我做不到啊,……呜呜……我不吃羊肉了,不吃了!”手上连根羊毛都没沾到,曹植就先吓得哇哇大哭起来,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样!

    “恶狼吃羊,羊儿吃草,草也无辜!”萧逸指着地上刚刚被啃食过的青草,“天生万物就是如此,要想不做被吃的羔羊,就得变成吃羊的恶狼!”

    可惜,无论怎么劝说,曹植还是一个劲的摇头,他是真的不敢杀生,尤其是小羊羔还那么可爱!

    “哎!我来帮你一把吧!”摇摇头,萧逸捡起地上的匕首,而后一把拎起哇哇大哭的曹植,迈步来到小羊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过来了,小羊糕再次乱叫着跳跃起来,不过这次它就没那么幸运了,刚‘咩咩’了几声,咽喉就被一只大手死死掐住了,而后萧逸抓着曹植的手,紧紧的握住那把匕首,贴在了小羊的咽喉上……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,只需轻轻一划,就能解除它的、和你得痛苦了!”

    鲜血飞溅,迅速把曹植的手掌染成了殷红色,而那只小羊羔在挣扎了几下后,眼中也变成了一片死灰色!

    “哇……哇!”再也忍受不住的曹植飞窜了出去,爬在地上呕吐不止,鼻涕眼泪齐下,小模样真是要多惨、有多惨!

    “扒皮,架锅,肉煮好以后让他全吃下去,一点也不许剩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,对曹家兄弟而言绝对是悲惨的一天,黑暗的一天,牢记终生的一天!

    曹丕还在校军场上射箭,两石的硬弓,每次他必须用出吃奶的力气才能拉满,两条胳膊全累肿了,一旁有军医随时给他擦汗、敷药、按摩,但100箭的命令必须执行,一箭也不能少!

    曹彰还在帐篷里背《孙子兵法》,十三篇兵法就像十三根绳索一样,勒得他喘不上气来,如果有可能,他真想跟二哥曹丕换一换,可是不行呀,萧逸的亲兵就站在一旁,手里还拿着那根鞭子监督,稍有携带,屁股就要遭殃!

    !

    与那哥俩相比,曹植其实才是最痛苦的,他在吞羊肉,没错,就是吞不是吃,羊肉一下肚,他就会想起那一手的鲜血,随后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的就会吐出来~

    可士兵们不管这些,前边刚吐完,后边他们就会把切好的羊肉再给曹植硬塞进去,军令说让他吃完,就必须吃完!

    大帐里,萧逸四脚朝天的躺在自己的虎皮帅椅上,正在闭目沉思,教孩子,就像打造宝剑一样,火候、时间、力度,分毫都不能差,既要磨掉他们身上的锋芒,又不能伤损内在的精华,稍有失误,打造出‘废刃’倒在其次,要是出来几把‘毒兵’,那可就糟了!

    “把他们兄弟那三份答案都装在包裹里,快马给曹公送去,就说三位公子在我这里一切安好,本领也大有长进,放心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大都督不是对三位公子的答案都不满意吗?”侍卫长小斌一脸的惊奇,别人送信都是报喜,这送几份错误答案过去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不,其实这三个办法都有其可取之处,三位公子也都不错,曹丕机智,曹彰勇敢,曹植仁慈,都是好孩子呀!”萧逸大笑着摇摇头,曹操的种子,能差到哪去,就曹家兄弟现在的年龄而言,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已经是很难得了,只要因势利导,再好好锻炼几年,他们都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才,尤其是曹丕,就凭他那份狡猾,执掌一国都不成问题!

    “那大都督您还如此严厉?”看看帐外还在接受处罚的曹家三兄弟,小斌更是不解了,如果是别的将军接到这样的任务,那肯定是高接远迎,把几位公子当宝贝一样的捧起来,每天好吃、好喝、好玩的伺候着,争取留下一个好印象,毕竟谁也不知道日后到底会如何,虽然说曹操现在更青睐于大公子曹昂,可并不代表其他的儿子们就没有机会!

    自古以来,储位更迭是常有的事情,秦始皇选的继承人也是长子扶苏,可结果呢,登上皇帝宝座的可是二世胡亥,一个之前完全不被看好的皇子,同样的,曹家三兄弟里,没准就藏着一条潜龙啊!

    再看看自家大都督的做法,

    “你不懂,玉不琢不成器,现在是个乱世,人吃人的乱世,曹公要的不是可爱听话的儿子,而是一群嗷嗷叫的狼崽子,否则他就该把几位公子送到荀彧、荀攸那些道德君子身边,而不是交给我‘鬼面萧郎’了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英明,那您准备用那位公子的办法攻取函谷关?”

    “那个的也不用,三个办法虽然都能打开函谷关的大门,可却都不周全,要么代价太大,要么太费时间!”说着萧逸从帅位上一跃而起,就像一头睡足了得贪狼,露出锋利的爪牙,要开始捕猎了!

    “传令,大军向前推进,把营盘直接扎到函谷关底下去,再把我的中军大纛高高挑起,明明白白的告诉城里的守军,‘鬼面萧郎’来了……,另外,再把马六和黄鼠都叫来,要想拿下函谷关,还需要他们演一出好戏才成!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