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4.第344章 兵临函谷关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关中平原,土地肥沃,河流纵横,地势上更是得天独厚,东有函谷关,南有武关,西有大散关,北有萧关,所以又称为‘四塞之国’;再加上有黄河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,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,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当年秦人就是以此地为根本,修养生息,壮大实力,最终大军东进,一举吞并关东六国的;汉高祖刘邦也是借用韩信‘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’的奇谋,一举拿下关中的土地,并以此为根基,步步为营,打败了‘霸王’项羽,开创出大汉王朝数百年基业!

    几百年来,世人中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“关中,山河锁钥,龙气盘绕,得之者可得天下!”

    当初董卓迁都长安,就是看中了关中的天险和富庶,想以此为根本,和各路诸侯东向以争天下!

    只可惜无论是前面的董卓,还是后继的李傕、郭汜,这些西凉军阀只知破坏,不懂经营,肆意的纵兵烧杀,劫掠百姓,大失民心,把好好的一块关中大地糟蹋的千疮百孔,不成样子!

    登台拜将之后,萧逸统帅大军一路西进,沿途州、县看到‘鬼面萧郎’的旗帜,无不望风而降,非常顺利的就推进到了函谷关下!

    函谷关,又称‘天下第一雄关’,是关中平原在东方的门户,它南靠秦岭,北临黄河,又正好建在山谷之中的要道上,可谓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雄关险要,萧逸自然不会傻傻的一头撞上去,他把大军驻扎在五十里外,由马六暂时坐镇中军,自己则带了一小队人马,偷偷摸到关外的一处高岗上,观察形势,同行的还有曹家三兄弟,他们现在可是和萧逸形影不离!

    萧逸坐在一块巨石上,手搭凉棚,正仔细的观看对面的情况,只见函谷关上的士兵不停的来回跑动,就像一群忙碌的蚂蚁一样,忙着加强防御工事,搬运箭簇、石块、滚油,落木……,为即将开始的大战做准备!

    城关正中插着一面‘牛’字大旗,据侦查游骑回报,负责驻守函谷关的主将名叫牛辅,另外,他还有一个身份--董卓的女婿!

    牛辅也是西凉军中一员悍将,手中使一对奇门兵器-‘熟铜娃娃槊’,双臂一晃也有好几百斤的力量;在董卓死后,他也尽起本部人马,和李傕、郭汜等人一起攻入长安,后来西凉诸将内部不和,就把他派到这里来驻守了,属于那种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的角色!

    “雄关天险,得天独厚,毫无漏洞啊!”看着眼前的雄关,萧逸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就城防设施而言,函谷关堪称是完美的,坚不可摧,难怪当年六国百万联军数次攻秦,都在这座雄关下被杀了个‘伏尸百万,血流漂杵’,可以说秦人能一统天下,这座雄关,居功至伟啊!

    不过,再险要的雄关也难免陷落,城防上虽然没有漏洞,可是人心上有啊!

    萧逸在心中默默的推演着破城的计划,曹家三兄弟就乖乖的一旁站立,比小猫还要老实,到不是萧逸不让他们坐下,而是这哥仨根本就坐不下去,屁股疼!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曹家兄弟可是惨了,每天和士兵们一起艰苦行军不说,还要住帐篷,吃军粮,操练武艺,学习兵书战策,萧逸完全是按照后世学生军训的模式在锻炼他们,而且更加严格,只要稍有过错,手中的小鞭子就会飞舞起来!

    曹丕因为抱怨军队的伙食不好,糟蹋了小半碗粟米饭,结果屁股上狠狠抽了五鞭子,还被罚当众啃下一摞又干、又硬的粗粮饼子,中途还不许河水,好悬没把他给噎死!

    经过这次教训后,如今曹二公子无论吃什么都是狼吞虎咽,连又粗、又划嗓子的糜子饭,都能一顿吃下去三大碗!

    曹植到是个乖孩子,聪明伶俐,还很听话,可惜就是身有懒骨,喜欢睡觉,结果清晨起来训练时迟到,被萧逸直接从被窝里给拎了出来,二话不说,屁股上也挨了五鞭子,疼的他哇哇大哭,现在连睡觉都是趴着的。

    相比其他两兄弟,曹彰天生就是个当兵的材料,每天能吃、能睡,精神抖擞,对军营里的生活没有任何不适,可问题就在于这位曹三公子精力太充沛了,总是闯出祸事来!

    话说曹彰自从学会骑术后,就对战马产生了疯狂的迷恋,而且越是快马、烈马,他越喜欢,整天在军营里四处挑战,以纵横驰骋为乐!

    结果玩来玩去,这家伙竟然把目标盯到了‘白菜’头上,因为军营里跑的最快,脾气又最不好的,就是这位大爷了,然后曹彰兴冲冲的前去挑战,想试试汗血宝马的速度,结果被‘白菜’一蹄子给蹬了出去,要不是侍卫们反应快,接了一把,差点弄出人命来,最后他挨了十鞭子!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番修理,曹家三兄弟可谓是脱胎换骨,原来贵家公子的模样荡然无存,小脸黝黑发亮,手上出现老茧,力气大增,吃起饭来更是狼吞虎咽,半生不熟的大棒骨,几口就能下去,活脱一群小狼崽子;完全从‘家养模式’蜕变成了‘野生状态’,这要是带回去,保准连曹操都得大吃一惊!

    萧逸对此倒是很满意的,奸雄的儿子,没点野性怎么能行,‘生子如羊,不如生子如狼啊!’

    “小子们,如果你们是大军统帅,面对这样的雄关天险,该如何把它攻取下来?“萧逸用鞭子指着眼前的函谷关,给曹家三兄弟出了一道难题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吗?”曹家兄弟面面相觑,这样的雄关,这样的地势,就是百万大军也难以攻下,让他们想办法,谈何容易呀!

    再者,他们也不敢胡说、乱说,别忘了,那把虎骨鞭子还在头顶上悬着呢,随时都可能落在自己屁股上!

    “不用急,回去好好想一想,明天一早把你们的答案告诉我!”萧逸站起身,拍了拍三兄弟的肩膀,“记住,不许互相商量,更不许去问别人,必须独自想出破关的办法来,谁的计策可行,有赏,谁要是交了白卷,呵呵,我可重罚!”

    “诺!”曹家三兄弟吓得一头冷汗,再看像函谷关时,就像面对一块又生又硬的大饼子,明知道不好吃,可死活也要吃下去它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函谷关上,守将牛辅可是愁容满面,自从得知萧逸统帅大军西征以来,他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安稳了,‘鬼面萧郎’的本领他可是知道的,当初‘虎牢关’大战的时候,他就在董卓身旁,对那场惨烈的大战看的一清二楚,连‘虎鸠’吕布都吃了大亏,他又如何是人家的对手呢!

    所以牛辅一边调集兵力,加紧修筑防御工事,一边飞马报往长安,向李傕、郭汜请求援军!

    “胡赤儿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一名身材魁梧,高鼻、深目、卷发,的将领跑了过来,正是牛辅的心腹部将--胡赤儿!

    胡赤儿本是一名西凉的羌人,大漠马贼出身,使得一手好刀法,练的一身好骑术,骁勇善战,人又很机灵,后来投入到董卓的西凉军中,被牛辅看中,收为了部下,一直视为心腹!

    “长安方面的援军可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回将军,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混账,李傕、郭汜这两个王八蛋是要见死不救吗?”牛辅指着长安方向就是一顿臭骂,当初太师董卓在的时候,人人对他恭维有加,现在人死茶凉,不但把他排挤到了这个穷地方,还有替人顶刀的危险呀!

    “将军息怒啊!”胡赤儿连忙在一旁规劝,“前些日子李、郭二位将军去追击小皇帝,结果迎头和那‘鬼面萧郎’撞在一起,是惨败而归呀,连郭汜将军的两个侄子都被斩了,兵马更是折损无数,估计他们在长安城里得修养、整顿一番,才能出兵再战吧!”

    “哼!……等他们整顿完了,本将军的骨头估计都喂乌鸦了,再飞马去催,告诉李傕、郭汜,要是再不派援军来,老子就让出函谷关,放萧逸进来,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小的立刻再派信使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要命的祖宗呦!”牛辅在原地转了几圈,还是无计可施,实在不行,老子就回西凉去,当名马贼也总比送命强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