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40.第340章 女人的眼泪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夜,玄甲军大营!

    “陛下传召,请萧将军前往御帐一行!”中军大帐里,侍中-伏完非常恭敬的拱手行礼,甚至有些害怕,白日里那场血战让他现在想起来还双腿颤栗!

    所谓的‘御帐’,就是在大营里特别圈出来的一块地方,用来安置******的一众人等,因为有小皇帝在,原本很普通的帐篷也升格成了‘御帐’,当然了,萧逸也没亏待这些人,在饮食供给上都是尽量的从优从厚!

    “陛下一路上车马劳顿,还是早些休息吧!再说末将身上沙场烟云未散,深夜面圣,恐怕有所不便吧!”

    玄甲军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萧逸的耳目,小皇帝吃过晚饭后早就睡了,那么到底是谁想传召自己,用脚趾头也猜的出来,他确实想她,却并不想见她,保持一定的距离对大家都有好处!

    “这可是陛下传召!”

    “来人,送伏大人回去休息!”萧逸一声令下,立刻有帐中亲兵冲上来,抓住伏完的胳膊就给拖了出去,别看现在小皇帝就在大营里,可玄甲军上下都知道自己该听谁的。

    “传公主殿下均旨,请萧将军前往御帐相见!”第二个来请的是小太监-花心,而且直接用了海燕公主的名义,不再加以遮掩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!”萧逸习惯性的摸摸下巴,结果入手的却是那张冰冷的‘蚩尤鬼面’,如今他和面具已经有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,戴着它,可以让自己更加的强大、铁血,也更加的无情!

    “请回复殿下,就说天色已晚,男女授受不亲,末将身为外臣,不便前往相见!”

    “将军勿虑,来之前殿下就交代过了,将军乃是汉室的忠臣,又有救驾之功,无需在意一些凡礼,尽管前来相见就是!”小太监-花心的态度更加恭敬,当初在洛阳时他就认识萧逸,也更加清楚这位‘鬼面将军’的可怕!

    “呵呵,公主殿下真是用心良苦呀!”萧逸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女人了,一方面是恨她,恨她的无情,恨她在自己心口上插的哪一刀,另一方面却是同情,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却要背负那么多的责任,大汉王朝既成全了她,可也毁了她!

    “不必再说了,来人,送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听到命令,侍卫们一拥而上,不由分说的把‘花心’也请了出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用心良苦……?”御营里其他帐篷都已经熄灭了灯火,唯有公主的例外,听到‘花心’的回禀后,她就一直在反复咀嚼这四个字,越想越有味道,真是说透了自己所有的心思呀!

    “那个戴鬼面的家伙太坏了,殿下两次派人诚心去请,他竟敢不来!”侍女玲玲撅着小嘴,为自家主子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自古以来凡是有真本领的人,性格难免会有些孤傲!”海燕公主并不生气,为了得到一名绝世之将,当年丞相萧何还月下追过韩信呢,自己为什么不能效仿一二呢,既然你不肯来,那就我去!

    “玲玲、花心,提灯,跟我去拜访一下这位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天色已晚,外边营地里又都是些臭男人,咱们还是明天一早再去吧!”玲玲急忙出言阻止,外面那些士兵都是刚从沙场上下来的,身上那股血腥味浓的吓死人,万一,要是……

    “无妨,本宫要是连几个普通士兵都害怕,又如何去收服他们的将军!”海燕公主先是披了件大氅,又把自己的金柄弯刀也别在了腰间,随后玲玲提着灯笼,花心拿着个食盒,主仆三人离开御营,向中军大帐方向走去!

    那知道刚刚走出御营的范围,迎面就碰上了一队负责巡逻的士兵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……口令:日出东方!”

    没想到在营地里走动还需要口令,海燕公主顿时一呆,她一直在帐篷里坐等,那知道什么口令呀!

    “这是公主殿下出巡,你们还不快快退下!”侍女玲玲上前一步,试图用皇家的威名喝退这些士兵!

    “回答口令,日出东方!”

    士兵们可不管你是什么皇家公主,纷纷拔出兵刃,弓箭也稳稳瞄准了三人的心口,玄甲军里一向只认口令,不认人,如果三次答不上来,格杀无论!

    好在小太监花心有些经验,连忙上前几步,用自己那特有的细嗓子喊到,“回令:唯我不败!”

    “日出东方!”

    “唯我不败!”

    好奇怪的口令,尤其是从小太监-花心的嘴里喊出来,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似乎这才是口令的正宗出处一般!

    有了口令,道路立刻变得畅通无阻,趁此机会,海燕公主仔细打量起营地的布防情况来,虽然是个临时的野外营寨,但布的却非常严谨,与其他统帅喜欢的‘堂堂之兵,方方之阵’不同,萧逸布下的大营竟然是个圆形!

    各营人马也是沿着圆形分布,互相之间,环环相扣,从而结成了一个整体,无论你从那里进攻,似乎都要面对它的正面,因为圆形是没有死角的!

    此外在大营周围密布明、暗岗哨,更有小队的游骑兵,在大营周围数十里范围内四处侦察,绝不会有被偷袭的危险!

    海燕公主虽然不知兵,可她依旧感觉到了这个大营的不凡,而能布出这样阵营的人,自是更加不凡!

    这也更加坚定了她拉拢住萧逸的心思,千军易得,良将难求呀!

    “站住,擅闯中军大帐者,斩!”主仆三人刚走到中军大帐附近,负责护卫的士兵们立刻拔出兵刃,摆出了一座刀山!

    “大胆,这是公主殿下,特来拜会你家将军的,还不速速通禀,让那个带鬼面的家伙出来迎接!”

    “擅闯中军大帐者,斩!”侍卫们可不管这些,他们眼里只有军令,没有其他,别说是公主来了,就是皇帝敢硬闯大帐,他们也会一刀劈过去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,好大胆!”主仆三人虽然气恼却也毫无办法,从这些士兵的眼神里看得出,他们真会杀人的!

    “将军有令,放行!”正尴尬间,中军官-小斌突然从大帐里走了出来,把手一挥,侍卫们立刻撤去刀阵,退往两旁!

    “殿下请进,我家将军正在帐中恭候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摸了摸腰间的金刀,海燕公主给自己壮了胆子,这才迈步走了进去,自己以大汉公主的身份前来拜访,对方竟然在大帐里端坐不动,也不出来迎接,‘鬼面萧郎’,果真傲的可以!

    中军帐很大,足矣容纳上百名将校议事而不显拥挤,两侧点着巨大的牛油蜡烛,发出微微刺鼻的味道,火花更是闪烁个不停,在这种昏暗不明的光线下,那些持刀站立的侍卫们就像是一群鬼卒,阴森恐怖,至于端坐在主位上的萧逸,就是那指掌地狱轮回的……十殿阎君!

    “殿下深夜来访,不知有何见教!”萧逸声音冰冷,坐在那里更是一动不动,他对海燕公主有爱护、有迷恋,却唯独没有臣子的卑微,他可以为了这个女人去浴血奋战,却绝不会躬身行礼!

    “今日全靠将军浴血护驾,本宫无以为报,特意准备了一些糕点,聊表寸心!”

    说着海燕公主接过小太监花心手里的食盒,打开后里面露出几样精美的糕点,都是宫廷中特有的款式!

    不送金银,不许高官,以一国公主之尊,却在深夜时分送来自己亲手制作的糕点,这份收买人心的怀柔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高呢!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统兵将领,十有**会被感动的痛哭流涕,当场跪地发誓效忠汉室,效忠公主,永无二心,可惜,她遇到的是萧逸,一个心有猛虎的男人!

    中军官小斌上前接过食盒,转身递了上去,萧逸从中取出一块,细细的嗅了嗅,不错,酥软香脆,和前世的她一样,都有一份很好的厨艺!

    “白日一战,皆是将士们的功劳,让他们也沾些皇家的雨露恩赐吧!”萧逸摆摆手,示意小斌把剩下的糕点给帐下亲兵们分分,至于他自己,有手上这一块足矣!

    大帐之中,只有主客,没有君臣,所以萧逸还是端坐在自己的主位上,而海燕公主只好在客位上落座了!

    玲玲和花心在两旁垂手站立,对于萧逸的无礼,他们本想出言斥责的,可是只要一看到那张恐怖的‘蚩尤鬼面’,所有的话就立刻咽回肚子里了!

    海燕公主到是一脸的淡然,无论坐在那里,哪怕是一块乱石,一根朽木上,她依旧是堂堂的大汉公主,那种灵魂深处的高贵,无需任何外在的装饰!

    穷人喜欢用金银装饰自己,而贵人只需要展露一点气质足矣!

    “请帐中诸位勇士暂且退下,本宫有些大事要与你家将军商议!”海燕公主想试一试皇家的威严在这些士兵心里到底有多重的分量,结果让她很失望,连喊三次,帐中的士兵纹丝不动,还是木雕泥塑似的站在那里,早知道,他们可是刚吃完皇家赏赐的糕点呀!

    无奈之下,海燕公主只好把目光转到了萧逸身上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,似乎谁要拒绝她的要求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!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刚才还一动不动的帐中侍卫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连中军官小斌都退到了帐门口,远远的侍立!

    “如臂使指,号令森严,将军的命令竟然比本宫的话还管用,果然是带的一手好兵呀!”

    “这里再无旁人,殿下有什么话就请直言吧,无需再佯装柔弱,左右试探了!”透过蚩尤鬼面,萧逸的目光深邃无比,仿佛能望穿幽冥一般,任何的伪装到了他这里都是无用的!

    “本宫一片诚心来访,何来试探之言!”女人的脸上似乎有着无数的面具,转瞬之间,刚才还柔弱的表情就消失不见了,换上来的是一副高贵、神圣的面孔!

    “本宫虽然久居深宫,可对将军的事迹也略知一二,鬼面萧郎,不但神勇盖世,在谋略上也是高人一筹,初入洛阳之时,就曾经献上‘灭匈三策’,先帝欣喜之下还赏赐了一面金牌,可谓君恩深厚呀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海燕公主的神色不禁一黯,先帝当初是非常看重萧逸的,本想把这个奇才留给儿子保驾护航之用,只可惜,已经病入膏肓的皇帝,来不及完成对朝廷最后的布局,就突然驾崩了,否则大汉的天下也不会乱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先帝聪慧过人,看人的眼光也很准……,只是可惜了!”萧逸也是一声长叹,可以说汉灵帝是一个聪明人,可惜意志不够坚定,胆略也差了些,如果是在太平盛世,还可以勉强做个守成之主,但他遇到的却是天下纷乱的局面,又处处掣肘,有心而无力,最后只能在醉生梦死中慢慢的堕落下去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是汉灵帝毁了大汉江山,可反过来想,又何尝不是大汉毁了灵帝本人呢!

    皇帝,真不是什么好差事!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从怀里掏出了一面,长五寸,宽三寸,两侧雕有云龙纹饰的金牌来,上面还有八个篆文小字,“虽无銮驾,如朕亲临!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嘤嘤……”接过父亲留下的遗物,海燕公主不禁失声痛哭起来,一双玉手不停的在金牌上摸来摸去,汉灵帝的音容笑貌顿时浮现出来,在天下臣民看来,他确实不是个好皇帝,但在几个子女心中,他却绝对是个好父亲!

    如今父皇早已魂归极乐,大汉的皇家嫡系也只剩下了她和弟弟刘协两人,万般的重担几乎都压在她一个小女子身上,如何不悲?如何不伤啊?

    听到如此悲切的哭声,大帐门口的士兵们不禁暗暗猜测起来,自家将军到底把人家公主怎么样了,竟然哭的如此凄凉,“莫非是……霸王硬上弓?……可里面还有个小侍女呢,不会是……两个一起吧……”

    中军官小斌还非常贴心的把帐帘放了下来,以自家将军的本领,玩个公主,做个驸马爷,小意思啦!

    “有事说事,不许再哭了!”萧逸的小脸越来越黑,他这辈子,不怕鬼神,不畏苍天,尸山血海都可以平趟过来,唯独对女人的眼泪是毫无办法!

    如果男儿心是钢铁的话,那女人的眼泪就是腐蚀万物的‘王水’,只要掉进去,顷刻之间就给你消融的无影无踪!

    女人最厉害的武器,果然还是眼泪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