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35.第335章 挟天子以令诸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玄甲军从上到下都是一人双马的配置,轮番骑乘之下,一日一夜可以纵横300里,从山阳郡赶到济北,只需要二天半的时间而已!

    济北城,征东将军府!

    没有申报,没有传禀,更没有人敢阻拦,一身戎装的萧逸从府门迈步而入,两旁的侍卫们全都躬身行礼,“参见萧将军!”

    第一个冲出来迎接的是‘望天吼’,狗鼻子就是灵,两个多月没见,这家伙又长大了一圈,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獒犬了,不过乖巧的模样倒是丝毫没变,用大头不停的蹭着萧逸的靴子,换来几块牛肉干作为奖励!

    黑影一闪,还带着阵阵的女儿香!

    第二个冲进萧逸怀里的是小静,像八爪蜘蛛一样,死活不肯撒开,自从兄妹二人相识以来,还从没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呢,她是真的想自己的哥哥了!

    当然了,小静之所以表现的如此乖巧,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屁股着想,自己大开杀戒的事情,还不知道怎么跟萧逸说呢!

    再后面是曹家的一众兄弟姐妹,纷纷打过招呼后,萧逸迈步直入大堂,这次日夜兼程的跑回来,可是有大事要商议的!

    “参见曹公,见过各位先生!”萧逸身为众武将之首,能让他行礼的只有曹操和几位谋士而已!

    “萧郎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参见萧将军!”

    谋士们回礼,大堂里的将军们则纷纷上前行礼!

    “萧郎,地方上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?”曹操就没那么多礼节了,他可是一向把萧逸看成自家晚辈的,说话也是开门见山!

    “回曹公,流散各地的残兵都已经清剿干净,可惜吕布那厮溜的快,越过边界,跑到徐州那边去了……;为防引起误会,所以末将没有越境追杀!”

    “无妨!让他去给刘备找点麻烦也好!”曹操点了点头,经过这次大战,吕布就像一头拔去锋牙利爪的老虎,再难恢复往日的雄风了!

    再说,一山难容二虎,刘备和吕布之间,无论谁吃了谁,对曹操而言都是一件好事,如果能杀个两败俱伤,那就最好不过了!

    “吕布那厮虽然侥幸跑了,我却擒下了他的左膀右臂!”说着萧逸向门外一摆手,“把他们带上来!”

    说是带,其实是抬,几名亲兵抬着两个捆绑的像粽子模样的人来到大堂上!

    “张辽!”

    “高顺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对,用他们的人头祭奠死去的将士!”

    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曹营众将纷纷围了上来,有几个性急的把宝剑都抽出来了,双方刚刚大战了一场,自然认识这两个吕布手下的悍将,而且死在他们手上的曹军将士可不在少数,血债累累啊,现在竟然把他们擒住了,一刀砍了才解众人心头之恨!

    面对刀光剑影,张辽、高顺二人并不畏惧,也不求饶,身为武将,他们早就有死在刀剑之下的觉悟了,这就是军人的宿命!

    当下萧逸把自己如何去包围吕布,又如何被张辽、高顺偷袭大营,最后怎么抓住他们的都详细讲了一遍!

    吕布之所以能逃脱,这两个人起了关键作用!

    “如何处置还请曹公定夺,但绝不能轻饶了他们,活埋、扒皮、抽筋、削骨、油炸,五马分尸……”,萧逸一连说出许多惨无人道的酷刑,然后指指外边,示意自己连刽子手都带来了,随时可以行刑!

    听到那么多的酷刑,张辽、高顺都是一脸的惨白,他们并不怕死,但不代表愿意受酷刑的折磨,只要听听那些恐怖的名字就知道,该是如何的惨无人道,‘鬼面萧郎,好狠的心啊!’

    “另外,还有点天灯……、鱼鳞刮,就是扒光他们衣服,再用渔网紧紧罩起来,然后用小刀一片一片的割肉,一边割还一边抹药,不惨嚎上二三天,那是绝对不会断气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卖力的讲解着各种酷刑方法,好多都是当年他从电影里学来的,个个惨无人道,说到最后不光张辽、高顺面如死灰,就是曹营众将都紧捂心口,生怕把小心肝吓得跳出来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刑法还比较简单,总共就是斩首、缢杀、服毒、车裂……,几样而已,众人何曾听过这么丰富多彩,花样众多的酷刑啊,还要把人放到大坛子里用火烤,乖乖!简直就是把杀人艺术化了!

    等他们再看向萧逸时,已经把这位和地狱来使画上等号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杀神转世,名不虚传啊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端坐主位,表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乐开了花,他和萧逸之间很有默契,往往一个手势,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,别看他现在说的惨无人道,其实这个坏小子不是要杀人,相反,他是要放人!

    道理也很简单,如果萧逸真想杀人,那早就动手了,何必还把两个人活着带回来呢,他可是有先斩后奏特权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要曹操和他演一出戏,一个黑脸,一个红脸,先是一阵酷刑威压,狠狠打击张辽、高顺的心里防线,等他们快要崩溃、绝望的时候,再给二人一条生路,巨大的心理反差之下,就是再强硬的汉子也会屈服,如此才好收为己用呀!

    戏可以演,不过出手之前得先讲讲价钱,只见曹操双眼望天,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来捋捋自己的胡子,他的意思是,“劝降可以,但这两个人老夫全要了!”

    曹操一向有‘爱将癖’,张辽、高顺二人,勇武非凡,都是大将之才,最难得的是心怀忠义,对吕布那种卑鄙小人都可以誓死追随,只要自己诚心相待,还怕他们不出死力报效吗?

    再看堂下,萧逸还在介绍他的‘十大酷刑’,说到**处,还伸出一根手指头在面前比划个不停,他这是在告诉曹操,“你要价也太狠了吧,咱们平分,一人一个!”

    曹操想了想,伸出根手指头在桌案上轻轻敲打起来,这是点头答应的意思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萧逸也偷偷拍了拍心口,示意绝不反悔!

    至此,二人的秘密分赃协达成,不愧是‘厚黑、梦幻二人组!’

    高!实在是高!

    “萧郎住嘴,此二人都是难得的忠勇之士,岂能随便杀害呀!”说着曹操一脸正色地走下帅位,亲自给张辽、高顺送了绑绳。

    “吕布乃无谋、无义之人,连累二位将军至此,正犹如美玉落入泥潭之中,岂不可惜啊……,曹某不才,愿请二位将军共谋大事,从此生死与共,富贵共享!”

    “多谢曹公不杀之恩,我等愿效犬马之劳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张辽、高顺对视一眼,齐齐俯首下拜,人以国士待我,我必以国士报之!

    再说,他们也看的清楚,吕布在统兵、用人、谋略……,各个方面都相差曹操甚远,二人相比,就好像是乌鸦和凤凰,有天地之别,作为聪明人,自然知道应该追随谁了!

    “好!我得二位将军,如虎添翼啊!”曹操连忙将二人搀扶起来,看到他们身上的衣甲已破,又叫人拿来金甲锦袍,并亲自为他们披上!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莫非身体不适?”曹操披锦袍的时候,发现张辽、高顺都是脸色苍白,身体还有些颤抖,好像生病了似的!

    “曹公莫怪,我们不是吓得!”张辽连忙出言解释,他可不想让人误以为是怕死鬼,而后又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,不知该怎么解释!

    “我们是饿的!”最后还是高顺出声了,还用手指了指萧逸,“他三天没给我们饭吃了,只给一点清水,说是让我们清清肠胃,想事情才会更清楚一点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听到这么奇葩的原因,众人无不捧腹大笑,能想出这种损招的,也就是萧逸了!

    “萧郎呀!……萧郎!”曹操也是一阵的无语,连忙让人送上饭食,又怕张辽、高顺这几天饿的狠了,特意交代先上点米粥给他们润润肠胃,关爱之情,把两人感动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当下,曹操在府中大摆盛宴,庆祝张辽、高顺来投,并封二人为将军,随身听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后宅密室中,一件关系到前途命运的大事正在秘密商讨中,到底是一飞冲天,还是困守僵局,就看这一次得了!

    参加会议的人并不多,准确说只有七个,分别是曹操、曹昂父子,荀彧、荀攸、郭嘉、程昱,四大谋士,以及萧逸!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要么是谋略水平不足,要么是身份资格不够,都无法参加这样的秘密核心会议,就连曹昂也只是个旁听者,真正有发言权的,只是六个人而已!

    “天子正在东来洛阳的路上,天下诸侯无不虎视眈眈,或要勤王,或要截杀,咱们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,但其中关系重大,危险重重,诸君都是智谋深远之士,到底该如何抉择,还望教我!”

    说完曹操躬身一礼,这是问计于天下,也是在赌他曹家的前途命运,值得他如此对待!

    看到父亲如此,一旁曹昂也连忙跟着下拜,参见会议之前曹操就特别交代过,今天的一切,他可以看,可以听,但一句话也不能说!

    沉默,死死的沉默……,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的思考着,事关生死存亡,也关系着每一个人的命运荣辱,不谨慎不行呀!

    如何处理和皇帝之间的关系,自古以来就是个最大的政治难题,虽然现在的皇帝小了点,虽然皇帝手里没有一兵一卒,可他毕竟是大汉皇帝,是几千万汉家百姓名义上的‘共主!’

    再看会场之中,人人表情各异,荀彧、荀攸叔侄是一脸的激动,似乎要跳起来的样子,郭嘉就没离开过酒葫芦,可好几次都差点灌到鼻子里去,程昱年纪最大,算是最稳重的,可看他一连捻断了自己好几根胡须就知道,内心也不平静呀!

    最安静的反而是萧逸,只见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双眼望天,目光发直,一副魂飞天外的样子,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关键的问题吧!

    没错,萧逸确实在考虑一个难题,但与别人都在考虑小皇帝不同,他更多的是在考虑小皇帝的姐姐,……海燕公主!

    又爱!又恨!又痛啊!

    “诸公,若心中有所得,就请写在纸上吧!”曹操知道,有些事情就是最亲密的朋友之间也不便说出来,写在纸上,秘而不宣,无疑是个好办法!

    一旁的曹昂连忙拿过来笔纸,又亲自为众人点水研磨,事关曹家前途命运,他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!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写好了,看来各人心中其实早有谋划了,不过五个人参加表决,送上来的答案却只有三份!

    程昱的纸是空白的,这不代表他没有想法,当曹操看过去时,对方恭敬的行了参拜大礼,这就是在表明态度,无论曹操做出任何决策,他程昱都会无条件的拥护,另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,在他心里曹操才是真正的主公,他愿意做曹家的忠臣,而不是汉臣!

    表明立场,会站队,这就足够了!

    荀彧、荀攸叔侄送上来一张纸条,在政治问题上,他们从来都是共进退的。

    “奉天子以令不臣!”

    荀家叔侄的态度很明确,希望曹操忠心辅佐天子,就像历史上的名臣伊尹、霍光一样,以天子的名义为号召,讨伐诸侯,平定这个乱世,最后再把天下还给老刘家,做一个名垂青史的忠臣!

    “好!”曹操微笑着点点头,做忠臣,倒也是个选择,不过,这可是乱世,难啊……

    “尊王攘夷!”郭嘉的纸条上还带着一股酒气!

    这是要让曹操做齐桓公呀,将小皇帝作为‘天下共主’高高的挂起来,借用他的名义,实际上却是开创自己的大业,进而九合诸侯,称霸天下!

    “善!”曹操再次微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最后一张是萧逸的了,曹操打开后微微看了一眼,脸上没露出任何表情,只有眸子深处的精光一闪而过,就迅速把这张纸条攥在手心里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几位大才的意见我已尽知,不过此事过于重大,容我思考一晚,明日早晨,大堂议政!”

    “诺,我等告辞!”

    有些事,一句话,几个字就能表达清楚,根本不用千言万语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,萧逸的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?”送走众人,当密室里只剩下父子二人时,曹昂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了,其余两张纸条他都看到了,只有最后一张,被曹操死死攥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孩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也应该知道,不过看完之后,立刻毁掉!”说着曹操递过一张满是汗水的字条,可见他握的有多紧了!

    怀着忐忑的心情,曹昂好半天才展开这张字条,上面只有简单的七个字~~‘挟天子以令诸侯!’

    “啊!这是要让我们曹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曹操没说什么,只是狠狠瞪了儿子一眼!

    “诺!”曹昂再次看了纸条一眼,然后猛地塞进嘴里,咀嚼几下后,直接吞进了肚子里……

    “萧郎,深知我心啊!”等到儿子也告辞离去,曹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脸上满是笑意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