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30.第330章 丧家之犬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南城,原本是兖州境内一座普通的小县城,后来因为连年的战乱,百姓们死走逃亡,逐渐变成了一座毫无生气的‘死城’,白日里阴云惨淡,寂静无声,到了晚上则是鬼哭狼嚎,还不时的有磷火飞窜……

    昏暗的月光下,一条瘦骨嶙峋的老狗正在废墟间四处翻找着食物,故土难离,如今也只有它还守卫着昔日的家园了,老狗是被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吸引来的,灵敏的嗅觉告诉它,这里应该有食物。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嗷嗷!”一支冷箭飞来,将游荡的老狗狠狠钉在了地上,血花喷涌,四肢挣扎抽搐了几下,顿时没了生息,随后从黑暗的角落里窜出几条双眼血红的大汉,他们穿着残破的衣甲,身上还胡乱的裹着伤布,就像从地狱中跑出来的幽灵一般!

    “快点!……”为首一名大汉拿着弓箭,刚才就是他一箭射杀的猎物。

    几个人冲过去,拎起老狗的尸体,又看看周围没有其他动静后,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~

    一座废弃的大宅院中,火光点点,就像闪动的鬼火一样!

    “奉先,曹性将军射回来一只猎物,已经烤熟了,你多少吃一点吧!”侯成是吕布幼年时的玩伴,在所有将领中最是忠心耿耿,也只有他敢直接称呼吕布的表字!

    “好,把陈宫先生叫过来,一起用点吧!”

    随着话语,从大堂里走出个浑身血污的人影,正是吕布,短短几天时间,原本叱咤无敌的‘铁戟温侯’仿佛变了个人,发髻躁乱,胡须邋遢,一双眼睛中更是布满了血丝,就像地狱鬼王一般!

    “温侯!”

    “温侯!”

    看到吕布走出来,院子里的人纷纷起身问候,济北一仗真是惨败呀,数万大军全线崩溃,光是遗弃在战场上的死尸就有上万具之多,其余的不是做了俘虏,就是四散奔逃……

    曹军咬住吕布后死不撒嘴,将他追的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要不是关键时刻高顺带着‘陷阵营’拼死断后,这次可就真悬了!

    就这样他们一路厮杀,一路逃窜,最后躲进南城这个鬼地方时,吕布身边只剩下区区几百人马了,而将领中除了陈宫、曹性和侯成,其余的也全失散了~~

    尤其是负责断后的张辽、高顺,生死未卜啊!

    老狗很瘦,勉强够将领们吃上几口,至于其他人有块骨头啃就不错了,这里是‘鬼城’,根本没有粮食可以劫掠,士兵们又舍不得杀马,在逃亡的路上,马就是命,杀一匹马,就意味着他们得扔下一名弟兄~~

    “想不到我吕奉先竟然沦落成一条丧家之犬了!”看着手中的狗肉,吕布真是难以下咽,就在几天前,他还做着打下一块花花世界的美梦,可现在呢,数万大军溃散,自己东躲西藏,甚至连妻子、女儿都不知道是否安好~~

    “温侯无需如此,胜败乃兵家常事,这次虽然受些挫折,但只要将军重新竖起‘铁戟温侯’的大旗,离散的部众自会归来,到时候重整旗鼓,再与曹贼决一死战!”陈宫虽然是个文人,可他的毅力比大多数武将还要坚强。

    “没错,陈留、东郡的城池还在我手中,那里还有上万兵马,看我重整旗鼓……”稳定下情绪,吕布也开始给自己拼命鼓气,毕竟还有些希望不是!

    “看!有人!”

    “看!……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动静,以为是追兵杀来了,吕布赶忙拿起自己的方天画戟,其余将校也纷纷拔出兵刃,准备做困兽之斗!

    “不要慌,自己人!”

    “是臧霸将军,还有大夫人,二夫人,大小姐也在~”

    听到是自己的妻女回来了,吕布扔下‘方天画戟’就跑了出去,夫妻、父女相见,自然是一顿痛哭,虽然吕布不是一名好的统帅,但他却是个好丈夫,好父亲,妻女在他心中,比那损失掉的数万大军更重要!

    “濮阳被袭,你们是如何冲出来的?”好不容易收住眼泪,吕布又疑惑起来,那么多精兵悍将都失陷在里面了,她们几个妇孺怎么跑的出来?

    “这个,全靠妹妹的本领高强,我们才侥幸逃出来……”严夫人回答的比较模糊,不过也是事情!

    “幸苦你了!”看着貂蝉一身戎装的模样,吕布连忙出言安慰,对自己这位二夫人的武艺,他还是知道一些的,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是一位黑脸哥哥放我们出来的!”童言无忌,天真的吕玲儿向自己的父亲道出了实情,“那位哥哥好厉害,他还抓了二娘心口一把,玲儿在车里都看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黑脸……还抓了貂蝉一把,竟然还是心口?”吕布就感觉一股酸劲从脚后跟升起,直冲到头顶,而后变成了一顶绿油油的云朵,还是帽子形状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回头我再跟你说明白!”貂蝉俏脸通红的把吕玲儿的小嘴堵上,又指了指旁边,“温侯还是先问问臧霸将军吧,军情要紧!”

    “对!不是让你们把守城池吗,怎么也跑这里来了?”这时候吕布才想起来臧霸等人,以及各处城池!

    “温侯!……温侯呀!”臧霸忍不住失声痛哭,“完了,全完了,陈留、东郡失守,咱们无家可归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全丢了!”

    原来萧逸在袭击濮阳得手后,马不停蹄的又一路攻取了陈留、东郡等地,负责留守的臧霸抵抗不住,只好弃城而逃,没想到路上正碰到逃出来的貂蝉等人,这才一路顺着踪迹跑到这里,与吕布相见!

    “萧逸,我与你势不两立!”吕布这下真有些绝望了,原本想着依托陈留等城池,再和曹军周旋一二,这下本钱丢尽,兖州再无立足之地了!

    “温侯,此地不可久留呀,那萧逸统领大军正自东向西,一路扫荡,很快就会来到这里,要是被他的玄甲军咬住了,不死也得脱层皮呀!”提起萧逸,臧霸就浑身哆嗦,他实在是被那种疾如风火的战术给打怕了!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公台,我们去何处藏身为好?”

    “容我思之!”陈宫开始闭目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谋士,陈宫是合格的,可谓是足智多谋,大局观也很好,可他有一个缺陷,就是‘有谋而迟’,好办法倒是能想出来,可总比别人要慢上一拍,因此经常错失良机!

    好半天,陈宫终于睁开了眼睛,“咱们去山阳郡!”

    “山阳郡?那不是萧逸的地盘吗!”众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,那个‘杀神’正四处追他们,难道要自己送上去吗?

    “没错,就因为是他的地盘,咱们才更好藏身!”

    陈宫指了指火堆继续说道,“这就叫‘灯下黑’,那萧逸横扫各地城池,可他万万想不到我们会躲到他的老巢里去,再说山阳郡地处三州交界,地势复杂,山岭颇多,也便于我们暂时藏身!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,进了山咱们就安全多了!”众人纷纷拍手叫好,现在只要有个地方能安稳下来,哪怕是穷山僻岭他们也不嫌弃了。

    “那‘鬼面萧郎’狡猾如狐,这个办法恐怕瞒不了他多久的!”坐在火堆旁的貂蝉突然插了一句,对萧逸,她可是知之甚深啊!

    “二夫人说的对,这个计策确实瞒不了几天!”陈宫点点头,他也知道萧逸并不好对付,“所以咱们一面躲藏起来,收拢人马;另一面还得另谋出路才是!”

    “出路?在哪?”

    “徐州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