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8.第328章 手感好吗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济北城,久攻不克,吕布被迫放弃了攻城的计划,而是听从谋士陈宫的建议,把大军在野外布好阵势,准备以逸待劳,先吃掉回援的曹操大军,只要援军一灭,济北城人心慌乱之下,就会不攻自破!

    “报……,报温侯,曹操的大军已经退出徐州边界,正日夜兼程的往济北赶来!”手下侦查游骑四出,不停的汇报着各种消息!

    “好,果然不出‘公台’所料,这帮家伙回来送死了!”吕布对陈宫的计谋很是满意,他的几万人马全都好吃好喝,养精蓄锐,而曹操的大军在日夜兼程之下,必然疲惫不堪,两军一旦开战,谁胜谁败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呀!

    “对了,萧逸和他的玄甲铁骑到哪了?”

    提起萧逸,吕布咬牙切齿的摸了摸自己的肩窝,二人当初可是有一箭之仇的!

    “回将军,不……,不知道!那萧逸并没有领兵回援济北城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他没回来!”吕布不禁一惊,自己包围了他们的老巢,以萧逸的性格绝不会坐视不理的,可他的兵马去哪了呢?

    “加派游骑,继续四处侦查,尤其是山阳郡一带,看萧逸是不是去了哪里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并州精锐游骑兵四出,就像渔翁撒网一样,把兖州各郡密不透风的扫了一遍,尤其是山阳郡境内,更是一草一木都没放过,可回报的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踪迹,萧逸和他的五千玄甲军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无影无踪!

    这下不光是吕布,连营中所有战将,以及谋士陈宫都坐不住了,所有人都在冥思苦想,作为曹营‘第一悍将’,萧逸不可能不来参加这场决定双方命运的大决战,可是他到底跑哪去了呢?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,他到底要进攻那里呢?萧逸用兵,可是一向以疾如风火,鬼神莫测出名的!

    想了两天也没想出任何头绪来,一直到了第三天,陈宫突然发疯一般跑了过来,“将军,我想到了……,是濮阳,濮阳啊!”

    “濮阳!……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濮阳是兖州东北边界上的一座小城,就地理位置而言并不是很重要,但吕布挥兵南下后,第一个攻陷的就是这里,所以濮阳就成了他们的前进基地,所有的军需、粮草全屯集在这里,包括吕布的妻女也暂时居住在这……

    由部将李兰、薛封二人领一万人马驻守此地,因为离交战区还很远,中间又有陈留、东平等大量城池隔着,所以他们平时的警惕性比较松弛!

    夜,濮阳城内,一处豪华的府邸里,貂蝉正在为吕铃儿梳理羊角发髻,还一边绑了一个银铃铛,走起路来,会发出清脆悦耳的‘叮当’声……

    小姑娘今年刚刚九岁,是正妻严氏所生,也是吕布唯一的女儿,长的粉嫩可爱,大眼睛里还透着一股子灵气,可以预期,日后定会出落成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!

    正妻严氏家教严格,对女儿约束很多,偏偏小姑娘虽然长的漂亮,但性格上却像极了吕布,天生的活泼好动,因此母女二人总是争吵不休,而貂蝉这里就成了她最好的避风港!

    另外,小姑娘也很喜欢这个二娘,并偷偷期盼着自己长大后也能变得像貂蝉一样,倾城倾国!

    “二娘是在为父亲大人担忧吗?”吕铃儿年纪虽小,却心思灵敏,发现貂蝉的眉宇间似乎透着淡淡的忧伤!

    “呵呵!小机灵鬼,战场上凶险万分,怎么能不担心呢?”拍拍吕玲儿的脑袋,貂蝉也很喜欢这个活泼好动的小丫头,从她身上似乎能看到自己小时候的样子!

    “二娘不必担心,我父亲是‘天下第一勇士’,所向无敌!”提起自己的父亲,小姑娘一脸的自豪,在她心中吕布自然是大英雄、大豪杰!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,倒是不假,可要说无敌吗……,恐怕未必!”

    貂蝉若有所思的摇摇头,平日里吕布对她宠爱有加,二人的感情也不错,可不知为什么,她总是有些淡淡的哀愁,还有一道模糊的身影藏在内心深处,挥之不去!

    “普天之下,还有谁是父亲大人的敌手?”吕玲儿一脸的好奇,抱着貂蝉的手臂撒起娇来。

    “嗯!有一个冷酷无情的坏家伙,他就是你父亲平生最大的敌手!”

    “坏家伙,有多坏?那他和父亲比谁更厉害些?”女人有一颗天生的‘八卦心’,小姑娘也不例外!

    “若论武艺,自然是你父亲更是一筹!”貂蝉手托香腮,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样,在灯光的衬托下,美若天仙一般,“可要是二人生死相搏的话,恐怕就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一大一小两个美人窃窃私语时,外边突然响起了阵阵的慌乱声,还有战马的嘶鸣……,而且规模越来越大,最后竟变成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!

    “不好,城中有变!”貂蝉到底是经过大世面的,几步窜到床头,伸手拔出一把长剑,横在胸前,另一只手将吕玲儿紧紧护在身后,二人一起向外面跑去……

    貂蝉的武艺师从帝师-剑圣王越,一手快剑舞动起来密不透风,等闲人近不了她的身!

    才跑到内堂门口,有负责护卫的亲兵满脸血污的冲了进来,“二夫人不好了,有敌军袭城,如今四门尽失,就快杀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李兰、薛封二位将军呢?为何不统兵御敌?”

    “敌将凶悍无比,李兰将军前去迎战,一合就被斩杀了,薛封将军也被生擒,二夫人,快跑吧,再晚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貂蝉心中大惊,李兰也是军中有名的悍将,垮下黄鬃马,手中三股托天叉,有万夫不挡之勇,否则吕布也不会把家小托付给他照顾,这样厉害的角色竟然一合就被斩了,来的到底是那路杀神,如此厉害!

    随着喊杀声越来越近,府邸里的侍女、仆人、亲兵都乱成了一团,有四散奔逃的,有躲起来保命的,也有跑过来护卫的……

    大夫人严氏也衣衫不整的跑了出来,脸上全是惊恐,虽然是吕布的正妻,可她却丝毫不通武艺,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!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慌,马上准备车辆,再找三件普通士兵的衣服过来!”这时候就显出貂蝉的本领了,临危不乱,准备浑水摸鱼跑出去!

    萧逸正指挥大军入城,这场偷袭战非常的完美,濮阳城的四门皆已拿下,守将李兰的人头就挂在他的马鞍上,群龙无首之下,守军已经全线崩溃了,除了被斩杀,就是跪地投降,很多人都是从睡梦中惊醒,身上只穿着内衣,到现在他们也没想明白,敌军是从天而降吗?

    原来和曹仁交接完豫州三郡的防务后,萧逸并没有直接去救援济北,他知道吕布屡战屡胜,现在兵威正强,他这五千人马拉过去和人家硬拼,不但济北之围解不了,恐怕自己也会陷到里面。

    所以萧逸决定来个‘围魏救赵’,由豫州出发后,没有走近路回山阳郡,而是一路向西,经过颖川,然后再折而向北,沿着兖州的边界线饶了个大圈子,突然出现在濮阳城下,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!

    城中的战事依旧在激烈进行着,不少亡命之徒还在负隅顽抗,要想解决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,对此萧逸只是下令紧守四门,不要放任何人跑出去,已经是瓮中之鳖了,纵然挣扎的厉害些,也难逃灭亡的下场!

    正在这时,乱军之中,有伙人簇拥着一辆车子拼命向城门口冲了过来,这些人并不多,却个个以一当十,尤其是为首一人,身披软甲,黑纱蒙面,手持一把长剑,冲杀之时快如闪电,而且还有一种飘逸的美感!

    “呵呵,有意思,还是第一次看到砍人都这么漂亮的!”萧逸见猎心喜,纵马上前,手中‘凤翅镏金镗’一横,将车辆劫了下来!

    “小子,接我三镗,饶你不死!”说着萧逸一招‘力劈华山’,凤翅镏金镗带着恶风狠狠砸落下来……

    看到萧逸的一瞬间,蒙面人也是微微一惊,可镗刃太极,由不得她多想,连忙举剑招架,剑刃和镗刃刚一接触,立刻化挡为贴,身子轻轻一闪,竟然用宝剑把镗刃给压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萧逸是识货的,对方这一招‘四两拨千斤’玩的极其巧妙,定是受过名家的指点。

    “第二镗!”萧逸右手力量加倍,镗刃旋转着横扫而至,让对方再也无处可粘。

    眼看无法硬接,蒙面人小蛮腰一扭,身体软的面条般倒在马背上,险险的避开了这一镗,人是避开了,顶上的头盔可没避开,被镗刃直接砸飞了出去,巨大的力量震的她目眩耳鸣,差点摔下马去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萧逸右手持镗,左手闪电般向对方的心口位置抓来,这名敌将很有些意思,他准备生擒活拿!

    龙爪手刚一抓住对方的心口,萧逸就感觉到有些不对,“软绵、柔滑,弹性极佳,而且大小正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耻,孟浪子!”被抓的蒙面人浑身一僵,一声轻斥,用剑背狠狠抽了过来!

    萧逸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镏金镗连忙向外一荡,平时如臂使指的兵刃,现在都有些拿不稳了,结果不但荡开了宝剑,也荡开了对方脸上的黑纱,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来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萧逸实在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貂蝉,还‘狠狠’抓了人家一把,丢人啊,说起来当初在洛阳的时候,自己在天机楼喝醉了,还欠着貂蝉一个人情呢!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,你还好吧!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,他对我也很好!”貂蝉俏脸通红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逸,敌人?朋友?知己?又或是……

    “三镗已过,不求你放过我,但求放过车里的人成吗?”貂蝉轻叹一声,回手指了指,恰好此时车帘掀起一个小角,露出个可爱的小脑袋来,正一脸好奇的四处打量,尤其是对萧逸,那张‘蚩尤鬼面’好吓人呦……

    “是吕布的家小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留下做你的俘虏,放她们母女俩走,成吗?”貂蝉认命的扔了手里的宝剑,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,还是听天由命吧!

    听到是吕布的妻女,萧逸不禁摸着下巴犹豫起来,如今吕布正兵围济北,如果能拿住他的家眷,就是最好的人质,可以和他讨价还价;如果济北城不幸被攻破了,还可以用来交换俘虏,按理说这样的宝贝绝不能放过去!

    “黑脸哥哥,你是要抓我们吗?”无知者无畏,吕铃儿一脸好奇的从车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?……还黑脸!”摸摸自己的小脸,萧逸真有些伤自尊,不过小姑娘天真的话语,还有貂蝉那双哀怨的眼睛,都让他心中发软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征战沙场,可以说是杀人如麻,连人头‘京观’他都垒过,可却从未欺凌过老弱妇孺,以人妻女为质,大丈夫所不为啊!

    “打开城门,放她们过去吧!”萧逸向后摆摆手,示意手下士兵让开通道,而后又用复杂的神色看了看人比花娇的貂蝉,“你也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貂蝉吃惊的张开了小嘴,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,乱世之中,群雄四起,除了抢地盘,就是抢女人,她刚才就做好了用自己交换严氏母女的准备,没想到萧逸竟然会放了她,难道说自己长得不漂亮吗?

    有生以来,貂蝉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怀疑,如果真的是倾国倾城,那为何眼前这个男人从不动心呢?

    “路上不太平,小斌,你带人送她们一程!”萧逸决定好人做到底,不但派人护送他们离开,连那几十名被俘的侍卫,包括武器一并发还了!

    “谢谢,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!”貂蝉终于相信自己一行人真的自由了,可不知为什么,她心中反而闪现出一丝失落……

    活路出现,一行人连忙赶着车辆向城门口跑去,生怕走的晚了这名黑脸将军再反悔变卦!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正当貂蝉要从身边过去时,萧逸突然伸手拦住了。

    在佳人疑惑的目光中,萧逸面红耳赤的‘吭哧’了半天,终于从嘴里蹦出几个字,“那个……,刚才,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?”貂蝉疑惑的想了想,又看了看萧逸涨红的小脸,和那只藏到身后去的左手,终于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先是一阵清脆的娇笑,而后貂蝉拍马来到近前,贴近身子,在萧逸耳边轻轻吹了口气,而后用低低的声音问到,“那个……手感好吗?”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萧逸身体一僵,在风中彻底凌乱起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