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6.第326章 徐州议和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正当萧逸谋划着连夜偷袭纪灵的大营,一举拿下豫州六郡所有城池时,一份十万火急的军情生生打乱了他的计划,“虎鸠-吕布突袭兖州诸郡!”

    “吕布,你个天杀的家伙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正在徐州城下鏖兵的曹操也接到了同样的军报,兖州是他们的老巢所在,一旦有失,几万大军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散兵游勇,无奈之下,曹操只好一面谋划撤退的事情,一面继续快马探听关于吕布的消息!

    原来当初吕布被李傕、郭汜等人赶出长安后,就带着残兵败将一路逃回了九原郡老家,一面修养战争的创伤,一面利用自己在家乡的威望,招募勇士,扩充实力!

    并州刺史张扬在萧逸领兵出走后,实力一落千丈,对于吕布在自己地盘上休养生息的事情,也只能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了,就这样,经过一年多的修养,吕布不但完全恢复了实力,而且兵威更胜从前!

    恰好此时糜竺派自己的好友陈宫来到九原郡,说服吕布南下攻打兖州,抄曹操的老巢,随便解徐州之围,正好吕布和一众部下也想离开并州这个苦寒之地,去中原的花花世界打下一块地盘来,二者不谋而合,不过在离开之前,吕布又从张扬那里勒索了不少兵马、钱粮,这才一路南下,直扑兖州!

    曹操、萧逸等人都领兵在外征战,兖州空虚,结果被吕布的大军连破陈留、任城等地,兵锋直指‘征东将军’幕府所在地济北郡,形势万分危机,这才有了那份十万火急的求救军报!

    为了不动摇部下的军心,曹操严密封锁了军报的事情,只是在自己的后帐中秘密召集了郭嘉,曹仁,曹洪,夏侯惇,夏侯渊等几个心腹人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“主公,马上回师救援吧,兖州一旦有失,咱们就无家可归了!”曹仁是一脸的焦急,他们的家属大部分都在济北城里,要是被吕布给一锅端了,那大家的老婆孩子可就全完了!

    “回师救援是肯定的,但咱们不能乱了阵脚!”曹操还保持着身为统帅的沉稳,如今和徐州方面正杀的难解难分,这时候想要回师撤退,恐怕没那么容易啊!

    统兵的人都知道,大军撤退的时候最怕被人尾随追杀,那样的话撤退就会变成溃退,而后又变成溃败,到时候军心大乱,就会一败涂地!

    如果只是老儿陶谦的话曹操并不担心,可如今在徐州真正主事的人是刘备,凭此人的枭雄心性,肯定会尽起大军一路追赶,不把他们赶尽杀绝不会罢休的……

    “末将不才,愿率领本部人马为主公断后!”关键时刻,曹洪主动请缨,要用壁虎断尾的办法,牺牲自己,保全大军返回!

    “我等皆愿为主公拼死断后!”其余众将也纷纷请缨!

    “好,大家都是曹某的忠臣良将呀!”曹操心中不禁一暖,有这么多忠臣辅佐,哪怕兖州之地尽失,他也有信心再夺回来,与城池相比,人心才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不必如此,我有一计,不但能全身而退,说不定还能弄些好处回来!”郭嘉还是酒不离口,似乎他的酒葫芦里装着无数的锦囊妙计一般。

    “奉孝有何妙计,速速说来!”

    “明日全军压上,猛攻徐州城,打得越狠越好!”

    “啊!咱们不是要撤兵回去吗?怎么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因为要撤兵,所以才更要猛攻徐州,这就叫-欲擒故纵,打得狠了,咱们才好跟陶谦老儿讲价钱!”郭嘉微笑着摸摸鼻子,这个习惯他还是从萧逸那学来的,只不过他摸鼻子是在想计谋,而萧逸摸鼻子就是要杀人了!

    “欲擒故纵?……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曹营六万大军倾巢而出,在各军主将的统领下,轮番向徐州城发动了疯狂的进攻,血肉填壕,迎艰而上,曹操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,手提宝剑压到了第一线,不避箭矢如雨,指挥部下奋勇攻城!

    将有必死之心,士无贪生之意!

    受到曹家父子的振奋,大小将士无不舍生忘死,嗷嗷叫着奋勇攻城,一批批倒下,又一批批的冲上去,前仆后继,不死不休,虽然最后还是没能攻破城墙,但那种疯狂的劲头却把徐州守军吓得心惊胆战,尤其是刺史陶谦,老头子年事已高,身体本来就不太好,这段时间又总是提心吊胆的,经过这次的惊吓,结果一病不起,弄得徐州文武上下人心慌慌!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知所措时,从城外射进来一封曹操的亲笔书信,表示未免生灵涂炭,两方可以罢兵议和,但是有三个条件。

    第一,徐州要割让出一郡的城池土地!

    第二,赔偿粟米三十万斛以资军用!

    第三,驱逐大耳朵阿福……,刘备!

    只要这三件事答应下来,曹军就立刻撤兵,并且歃血盟誓,从此以后两家和好,永不兴兵!

    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徐州一众文武官员立刻商讨起来,就连刺史-陶谦都拖着病重的身子参加了会议!

    “土地城池乃是徐州的命脉所在,万万不可割让给他人!”会议上,糜竺第一个出言反对,割出一郡城池,就相当于在徐州内部插了颗钉子,以后曹操随时能以此为踏板再次入侵,至于什么‘永不兴兵’得诺言,骗骗小孩子的鬼话而已!

    不过糜竺还表示,为了让曹军退兵,在钱粮上倒是可以多给些,而且无论给多少,他们糜家愿意承担一半!

    身为天下三大财阀之一,这点钱粮他并不在乎!

    糜竺的发言得到了众人的一致拥护,纷纷称赞他仗义疏财,前两条的底线就算是定下来了,可是第三条吗,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刘备!

    “玄德,此事你是如何看的?”陶谦的身子是真不行了,才说了几句话就气喘吁吁的,一张老脸如同死灰,大家都看得出,这位老大人恐怕时日无多了!

    “曹军围城不足两月,可谓锐气正盛,却突然要罢兵议和,其中必有蹊跷,正所谓一动不如一静,在下以为咱们还是再观望几天为好!”

    刘备心思过人,他才不相信曹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撤兵,只是徐州被围困的犹如铁桶一般,和外界的消息全部断绝,在这上面可是吃了大亏!

    “观望几天?曹军现在攻势如潮,咱们还守的住几天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机不可失,现在不议和,万一惹恼了曹操,可就再没有机会了!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……有些人恐怕是不愿意离开徐州,这才故意阻扰议和吧!”

    一众文武早被吓破了胆子,七嘴八舌的主张早点议和,而且话里话外的把矛头都指向了刘备。

    这就是曹操计策的高明之处,彻底把刘备给圈了起来,如果他出言反对,就会被人猜测他有私心,意图掌控徐州,如果他不反对,呵呵!那正好被遣送出去,等于少了一个大敌!

    “肃静!……全都肃静!”最后还是陶谦拼命拍着桌子,用自己的威望把众人的议论压了下去,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,也确实不想再打下去了,只要能议和,哪怕吃点亏也无妨!

    “玄德乃仁厚君子,为救我徐州,不惜亲冒矢石,老夫绝不做那忘恩负义之人!”最后陶谦做出决定,城池不割,人也不送,但是赔偿钱粮的数目可以好商量!

    就这样,双方经过几次书信往来,又正式互派了使者,终于在极短的时间内答成了协议,徐州不割让城池,但要送上粟米五十五斛,礼送曹军出境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,曹操现在也没精力去对付他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