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22.第322章 蛤蟆太守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豫州北部,鲁郡,随着护城河上的吊桥缓缓放下,宣告着又一座城池向玄甲军开门献降了!

    自从萧逸带领麾下五千铁骑杀入豫州境内以来,短短半个多月时间,横扫了北部诸郡大小三十余座城池,所到之处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,全都是望风而降,如今提起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,可止豫州民间小儿夜啼!

    “鲁郡太守-欧阳风特来向将军请降,还望将军大人慈悲为怀,勿要伤害我城中无辜百姓!”一名身穿白色单衣的官员恭恭敬敬跪倒在萧逸的马前,膝行了几步,献上手中的降表;在他身后还跟着大大小小上百名地方官吏,像群鹌鹑一样颤抖的跪在地上,叩头不止!

    “什么,你是欧阳锋?”听到这个吓人的名字,萧逸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拔宝剑。

    乖乖!……‘五绝’之一的西毒来了,得多加小心才是,万一给自己来个‘蛤蟆神功第一式’,那谁受的了啊!

    “正是,下官复姓--欧阳,单名为--风”,感觉一道寒光在头顶闪过,欧阳风也吓了一跳,不会刚一见面请降,就要用自己的人头立威吧!

    “嗯,你抬起头来……,还有,手不许乱动,不许出大招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可什么是大招?”

    “四十多岁的年纪,一双水泡眼,八字短眉毛,高颧骨,塌鼻梁,大嘴叉,说话的时候两边腮帮还一鼓一鼓的,再配上短小的四肢,大大的肚子,哇!还真有点‘西毒’的风范,这活脱一个‘蛤蟆大仙’转世呀!”

    相了半天的面,萧逸终于把宝剑收了回去,虽然对方名字挺吓人,模样也很像蛤蟆,可从那双又白又胖,一点茧子也没有的手上可以看出来,这个欧阳风一点武艺也不会的!

    “呼!虚惊一场,都怪自己当年看金庸大大的武侠实在太多了,真要是‘西毒’穿越过来,那还有自己混的份呀?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本郡的官印、户籍名册、和钱粮账目等物,请将军大人验收!”看到自己的小命暂时保住了,欧阳风连忙高高举手中的托盘,这三样东西就是一郡治权的象征,献出去,也就意味着彻底投降了!

    伸手一捞,萧逸先把官印摸到了手里,不错,二寸大小,纯金打制的,沉甸甸的,上面还有一个漂亮的飞马踏燕雕像,这样的官印自己也有一枚,当初拿到手里以后,第一个反应就是用它打两个大金项链戴脖子上,咱也过一把土豪的瘾!

    当然了,萧逸也就是想想而已,要真这么做了,估计得有一大群人找自己拼命,官印是由朝廷铸造颁发的,是治权的象征,你可以夺,可也抢,也可以让,但绝不能毁了!

    毁坏官印,只有改朝换代的时候才会发生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可现在时机还远远没有成熟!

    “鲁郡城中现在还有多少人马?钱粮库存可还足备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郡中精兵大都被孔刺史征调走了,如今只剩下不足两千的老弱残兵,钱粮倒是充足,可支郡中一年之用!”

    “两千?怎么才这么点!”萧逸很是郁闷,这次进兵豫州他就带了五千玄甲铁骑,结果场面铺的太大,几十座城池打下来,人手严重不够用了!

    翻翻自己的蛤蟆眼,有些话终究还是没敢说出来,“怎么才这点?……我郡里的精兵不就是被你这个‘杀神’给报销的吗,要是本太守还有上万精锐人马,说什么也不会轻易出城投降呀,至少也得跟这黑脸小子大战几百回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着,以前那篇都揭过去了;本将军现在就任命你为新的鲁郡-太守!”说着萧逸把大印又扔了回去,随后从亲兵手接过一面‘萧’字大旗,“还有把这面大旗插到城头上,改旗易帜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诺!诺!”看着失而复得的大印,欧阳风先是一惊,接着就是满面的狂喜,把大印紧紧抱在怀里,就像是走丢的孩子又找了回来,宝贝的不得了!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的凶名他是早有耳闻的,原以为出城投降以后,最好的下场就是两手空空的回老家抱孩子去,运气差一点可能连脑袋都保不住,没想到转瞬间大印又回来了!

    欧阳太守欣慰的拍拍胸口,大概是自己长得太帅,老天爷开眼了!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大人信任,下官必定尽心竭力,以报知遇之恩!”说着欧阳风以头触地,对萧逸顶礼膜拜,那些大小官员也是拼命的磕头,连太守大人都没被换掉,那他们这群人肯定也没事了,对于改旗易帜他们并不抵触,反正都是汉家的城池,主人家到底是姓孔,姓曹,还是姓萧,他们并不在乎!

    “请将军入城休息,接风的酒宴早已备下,府衙也打扫干净了!”其实欧阳风还私下准备了几名漂亮的歌姬,准备送给萧逸,按照他原来的打算,“少年人没有不爱美色的,让这位‘杀神’玩高兴了,也许就会少杀几个人吧!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大军入城,必定扰民,再者,我在外边也是野惯了!”萧逸在山阳郡时就从来不住太守府,与那些高屋大厦相比,他还是更喜欢自己那顶透风性良好的行军帐篷!

    当下玄甲军扎营城外,鲁郡的大小官员连忙筹集粮米、牛羊、酒肉前来犒赏,只要大军不扰民,送点东西他们还是十分乐意的,太守-欧阳风更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萧逸身边,随时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任务,“调集五千人马随军听用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五千!”欧阳风一蹦三尺,大嘴裂的就像刚吃了苦瓜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五千,本将军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也不管你找来的是什么人,总之,两天以后我要见到五千人,少一个,就拿你顶数!”萧逸伸出五根手指晃了晃,示意这个数字绝对不能少,最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许骚扰普通百姓!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下官尊令!”欧阳风本来还想争辩几句,可看着萧逸那双充满杀机的眼睛,吓的他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哎!跟‘杀神’哪有道理可讲呀!”欧阳风立刻撒腿如飞跑回自己的太守府,召集城中所有大小官员议事,官场上的法则向来如此,一级压一级!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听着,将军大人有令,两天之内调集五千人马随军听用,现在全都给我找人去,要是两天之内找不齐人,在将军杀我之前,本官一定先砍了你们的脑袋!”欧阳风像只大蛤蟆一样狂蹦着乱喷口水,“还有一样,谁也不许扰民,违令者,斩!”

    谁不怕死呀!

    一声令下,大小官员闻风而动,在鲁郡城内开始拼命搜刮起一切可以找到的人手,原来的郡兵残部全拉出来,官府里的各种杂役、街上的地痞流氓、还有家里的护院,门丁,花匠,马夫,厨师……

    反正是用两条腿走路的全拽出来了;最后为了凑人,连监牢里的各色犯人都拉出来了,终于在第二天傍晚时分凑够了五千人。

    人凑够了,下一步就凑武器,刀、枪、剑、戟,有什么用什么,实在没有的,就拿一根木棍站在队伍里面,随后每十个人打出一面旗帜,跟随大队人马一起,浩浩荡荡的向南进发了。

    看着远去的队伍,又看看空旷了许多的郡城;这位‘蛤蟆太守’实在想不明白萧逸到底要做什么,劫人吗?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,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鲁郡的社会治安会空前的好,因为所有可能闹事,有本事闹事的,全走了,剩下的全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