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7.第317章 恶狼掏牛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三十里外的一片山林中,萧逸的七千人马就秘密潜伏在这里,为了保持绝对安静,士兵口中都叼着小木棍,战马的蹄子也用麻布包好,脖子上的威武铃更是早早就卸了下去,如果不是走近查看,任谁也发现不了这里的秘密!

    侦查游骑不停的禀报着豫州大军的情况,其实只要看看天空上飘浮的尘土就知道,敌军已经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豫州军正在逐渐靠近,先锋人马距此已经不足十里了!”游骑兵的声音都有些颤抖,以骑兵作战的速度,这就是一个冲锋的距离而已。

    “传令,全军继续潜伏,有敢乱言、乱动者,斩!”萧逸连眼睛都没睁开,只是静静的坐在一块巨石上,按照道家心法打坐凝神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玄甲军上下全都遵命行事,没一个有异议的,对萧逸的命令,他们永远都是两个字---服从!

    但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听话了!

    奉命随行的曹休和于禁就坐在不远的地方,两人都是年轻俊杰,弓马娴熟,武艺不凡,心中自然充满了傲气!

    这是他们第一次领兵出战,杀敌立功的心情极其迫切,如今敌军已经近在咫尺了,可传来的军令却是让他们继续潜伏,二人互相看了看,眼中满是急躁和不忿的神色!

    从徐州城下一路赶过来,今天正好是第三天了,也就是说,过了今晚他们的军粮就会全部吃光,大家就要饿肚子了;如今敌军都到眼皮子底下了,干嘛还不出击?

    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急躁,二人壮起胆子走了过来,他们必须问个明白,如果萧逸再不动手,那他们就自己干!

    “萧、萧、萧……将军,敌军已近在眼前,我……、我们为何还不一鼓作气杀出去呀?”

    走到近前,还没开口于禁就先胆怯了,两条腿软的像面条,当初他来投军时萧逸正好是监考官,这让他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感,最后还是曹休鼓起勇气结结巴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是曹家子弟外,曹休还有另一个身份--他是曹操的从子,就是养子!

    曹休幼年丧父,后来曹操见他聪明伶俐,就接到家中亲自抚养,视如己出,在感情上并不比曹丕、曹植兄弟逊色多少;这也是他敢站出来质疑萧逸的资本。

    萧逸再强,终究是个外人,而他可是姓曹的。

    “哦?你们想知道为什么?”萧逸缓缓睁开双眼,顿时射出两道幽幽的寒光,就像是恶狼盯着猎物一般!

    “想……,想知道!”虽然心中害怕,但曹休和于禁还是硬着头皮询问起答案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……胆子够大,打完这一仗你们每人领五十鞭子,算是对你们质疑军令的处罚!”萧逸淡淡的一笑,曹操把这两个家伙交给他使用,除了是加强伏击的兵力外,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想借机磨砺一下,去去他们心中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诺!”心中虽然不服,二人却不敢多说什么,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在曹军中实在是太重了!

    “看好了,我就讲一遍,至于能领悟多少,就看你们的造化了!”说着萧逸拾起根木棍在地上画出一头牛的图案,“豫州大军五万,就像这头牛一样,力有千钧,而我们的七千人马就是一条狼,虽然是有心算无心,可力量毕竟相差太悬殊了;

    如果我们此时打他的前军,那就是硬碰牛头,就算勉强能取胜,将士们也必然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所以本将军下令-按兵不动,放过他的前军精锐,也不碰他的中军,而是等大队人马过去后,专门从他的后军下手,那都是些押运粮草的老弱病卒,一个冲锋就是打散,然后我们驱赶败军冲击他的中军,再驱赶中军冲击他的前军,形成连锁反应,让败军自相踩踏,如此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败这头蛮牛了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萧逸从牛尾巴开始,沿着牛腰、牛头,狠狠的画了一笔,就像一道利剑把这头牛劈为了两半!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末将服了!”看着地上被一分为二的牛形图案,曹休和于禁单膝跪地,浑身冷汗淋淋,不愧是‘鬼面萧郎’,好恶毒,不……,是好高明的战术,就像草原上的恶狼掏牛一样,专门从要害处下爪子,还毫不费力!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萧逸挥挥手,不想再多说什么了,其实这就是一个磨砺新人的游戏而已,由他扮黑脸,杀杀这两个家伙的傲气,省的以后吃大亏,等打完这一仗呢,曹操肯定会出来扮红脸,给他们加官进爵,以示鼓励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番洗礼,他们的军事经验会逐渐变得成熟,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统兵大将,曹操也就又多了两个可用之人;而萧逸呢,却要背上个爱用鞭子打人的恶名,真是何苦来呀?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曹休今年二十一岁,于禁二十五岁,而自己才十八岁,咱们到底谁是年轻人呀?

    就这样,七千人马像条恶狼一样继续潜伏在山林里,一动不动,等敌人全部过去之后,这才从山林里慢慢的走出来,尾随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全军上马,准备出击!”黄昏时分,萧逸终于下达了进攻的命令,“弟兄们,我等军粮已尽,要想活命就得从敌人手里抢,今天晚上能不能有肉吃,有酒喝,就全看你们的了!”

    这就叫‘置之死地而后生’,让士兵们知道自己正处在生死边缘,从而激发出最强的战斗力!

    “吼!吼!吼!……”随着三声呐喊,七千将士在萧逸的带领下,像一群恶狼般向着敌人的后军冲杀而去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通往徐州的官道两旁,豫州士卒们正忙着埋锅造饭,一天的强行军走下来,大家早就饥肠辘辘了,许多人连营寨都来不及立,把手里的兵器一放就忙着去抢夺饭食了,反正明天一早就得开拔,谁还有力气砍树、扎营寨,挖壕沟啊……

    正当他们吃的香甜时,大地突然微微颤动起来,随即数不清的玄甲铁骑呼啸而至……

    “快跑呀!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敌袭!……敌袭!”

    后军都是些押运粮草的淄重兵,战斗力本来就不强,又是突然袭击,顿时扔下手里的碗筷,一哄而散,亡命般的向前面跑去……

    “杀呀!……砍光他们!”玄甲军将士养精蓄锐多时,此时拼杀起来格外的凶悍,手中兵刃飞舞,一冲一过,就能砍飞成串的头颅,只杀的这些豫州兵哭爹喊嘛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一些豫州将领本来还想抵御一下,可还没等他们把阵型排好,自家的溃兵就一窝蜂的冲过来了,任由他们如何叫骂、砍杀也制止不住,最后本部兵马也变成了溃军,没办法,到了这个份上就是孙武复生也无能为力了,大家一起跑吧……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,许多玄甲军将士的马刀都砍的卷刃了,最后他们也懒的再砍了,直接催动战马往敌群最密集的地方踩踏而过,只留下一片片粉红色的肉泥……

    一路冲杀,一路溃败,一路的踩踏!

    天亮时分,战斗终于慢慢平熄下来,五万豫州军一败涂地,光是被乱军踩踏而死的就过万,剩下的丢弃刀枪,乖乖做了俘虏,豫州刺史-孔伷死在了乱军之中,找到他的尸体时,已经被踩成了一摊烂泥,全靠身上的衣服碎片,和腰间的一枚‘豫州刺史大印’才证明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下一步做什么?”曹休、于禁二人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,这一仗真是杀了个痛快,以七千人马大破敌军五万,还缴获了无数的辎重粮草,这样的胜利足以留名青史了!

    “下一步,你们立刻带着缴获的粮草淄重回到徐州城下,向曹公交令!”

    “那将军你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我自然有个更好的去处!“把玩着手里那枚‘豫州刺史大信’,萧逸露出一脸的阴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