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6.第316章 疯狂的萧逸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徐州城,六天时间过去了,曹军数次发动潮水般猛攻,均被城内守军拼死击退了,一则徐州城高池深,易守难攻,守军的战斗意志也很顽强,尤其是驻守四门的丹阳精兵,真称得上是悍不畏死!

    另外曹军这次轻兵突进,没有携带大型的攻城器械,光靠士兵们举着盾牌、扛着云梯往上硬冲,无疑于是白白送死,无奈之下曹操只好下令暂停进攻,另谋良策!

    夜,中军大帐里,曹营众人正在商议攻城的办法,六万大军围城,却久攻不克,折损士气不说,对方的两路援军一旦赶来,他们就有被包饺子的危险!

    “军中粮草还有多少?”与攻城相比,曹操更担心粮草的问题,让士兵饿肚子可是兵家大忌。

    “回主公,粮草还能支撑十日左右!”郭嘉负责着大军的粮草调配,这次出征,为了加快行军速度,他们只携带了半个月的军粮,如今已经消耗掉一小半了!

    “要不我带人去周围郡县打粮吧?”摸着腰间的宝剑,大将夏侯惇脸上全是浓浓的杀气,所谓‘打粮’就是从徐州百姓手里抢粮,这种事在军阀混战的时候经常发生,大军过境和闹蝗虫也没什么区别,都是走到哪,吃到那!

    “嗯,是个好办法,总不能让儿郎们饿了肚子!”夏侯惇的提议立刻得到了曹、夏侯两姓将领的大力赞同,这次兴兵报仇,他们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股戾气,巴不得可以出去抢粮、杀人、放火,好好发泄一下!

    至于什么道德约束?这可是乱世,人命贱如草芥,各路诸侯都是这么做的,谁有资格说谁啊!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万万不可呀!”郭嘉连忙出言阻止,杀戮的口子一开,那可就再也堵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攻取徐州,不是来毁灭徐州,纵兵抢杀只会大失民心,而且会引得徐州百姓同仇敌忾,就算我们能打下这里也站不稳脚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!攻不下,又抢不得,如何是好!”众人陷入了苦思中,刚才接到军报,豫州刺史-孔伷亲统大军五万前来救援,前锋部队已经杀入徐州境内了,最多再有四五天就会推进到这里,北海太守-孔融也在聚集人马,随时可能领兵南下,到那个时候敌军三路围拢,可就糟了!

    “萧郎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开会半天,萧逸坐在那里一言未发,只是拿个小木棍不停的在地上画着一些鬼画符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如果除去战马的消耗,粮草还能支撑多久?”萧逸摸着下巴向郭嘉问道。

    军粮消耗无非就是人吃马喂,而后者远远多于前者,一匹战马的消耗,足够养活五名士兵了,而曹军中最大一股骑兵就是萧逸的‘玄甲铁骑’,他们可是一人双骑;战力固然无双,可粮草消耗也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“那样能节省一半的粮草!”郭嘉目光闪烁,作为最好的朋友,他大概猜出萧逸要做什么了,骑兵对于攻城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,战马又上不了城墙,这几天玄甲军一直在后边观阵,就像猛虎落在了平地一样,毫无用处,现在是时候把这只精兵放出去了!

    “好,五千玄甲军,每人携带三天的干粮,我带他们前去截击豫州来的援军!”猛地把手里的木棍插在地上,萧逸准备大干一场了!

    “这也太危险了吧?用五千人马对付五万,兵力对比太悬殊了!”

    “对呀,带三天口粮,过了三天你们吃什么?”

    曹营众将差点以为萧逸疯了,这不是自己去送死吗,纷纷出言阻止,虽然现在局势不利,但也没到拼老命的份上呢!

    “肃静!……萧郎,说说你的计划!”帅位上曹操还是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,他是这支大军的主心骨,谁乱了他也不能乱!

    “很简单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!”萧逸一脸玩味的看着众将问道,“你们有谁能猜到我敢带着区区五千人马去劫杀豫州刺史孔伷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自然想不到……,是呀,计划太疯狂了!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好,连你们都想不到,那敌军就更想不到了!”

    “嘎!……”众人的议论声嘎然而止,一个个嘴巴张的能塞进三个鸡蛋去,可反过来想想,萧逸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,这么疯狂的计划,鬼才想得到啊!

    “那军粮你怎么解决?大军无粮可是自寻死路啊!”

    “前三天,我吃带的干粮,三天之后,我吃敌军的粮食!”萧逸也是发狠了,这次偷袭要的就是快、准、狠,没有退路可言,不胜则亡!

    “好,事到如今,要想打破局面也只有放手一搏了!”曹操一拍大腿,他决定跟着赌这一局了,“曹休,于禁听令,你二人各带一千精骑,随萧郎一起行动,不胜不归!”

    “诺!”曹休、于禁立刻上前接令,他们两个都是军中的后起之秀,一向被曹操所看重,如今全派了出去。

    七千人马出击,这一注就相当于把曹营里的大半骑兵都压上去了,算是一次豪赌了。

    “人马何时出发?”

    “就在今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豫州刺史-孔伷现在可是春风得意,接到陶谦的求救书信后,他立刻起兵救援,如今五万大军已经越过边界,正在浩浩荡荡的向徐州进发,大军所到之处,人喊马嘶,气势如虹,荡起的尘土连半边天空都遮住了,有这样的雄兵在手,击退曹军应当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朋友归朋友,利益归利益,这次出兵也不是白帮忙的,陶谦已经许诺了,给他军粮二十万斛,布帛两万匹,军马二千匹,黄金五万两,作为这次出兵的费用。

    另外,从此以后,徐州每年还会无偿提供海盐一万石,这可是实打实的好东西,他的豫州地处内陆,缺盐一直是个关系到民生的大问题,其实大汉九州,除了沿海的青、徐、扬几州外,那个地方不缺盐,尤其是西凉之类的苦寒之地,几斤盐巴就能换回一头膘肥体壮的草原牛,或者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!

    “我军离徐州城还有多远?”一想到这些好处,孔伷就浑身都是劲,恨不得立刻飞到徐州城下。

    “回刺史大人,再有四天的路程我军就可以到达徐州城下!”

    “救兵如救火,传令下去,加快行军速度,三天之内必须赶到徐州,有敢无故拖延者,斩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豫州兵马立刻加快了行军步伐,尘土飞扬的向前狂奔,结果一路跑下来,原本还算严整的行军队列慢慢变得混乱不堪起来,精兵悍卒自然冲在了最前面,普通士兵跑在中间,那些赶着粮车的淄重兵远远落在了后边,整个队伍就像一条被拉的长长的大蛇,前重后轻不说,还首尾难以呼应!

    正忙着赶路的豫州大军自然没有想到,就在不远的地方,一群‘恶狼’已经偷偷的盯上他们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