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5.第315章 大军出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军出征必杀青牛白马祭旗,以祈求神明保佑,战事顺利,安全归来,一些比较极端的将领甚至会杀人头祭旗,以显示自己对神明的无比虔诚!

    至于被杀的倒霉鬼,可以是敌方的使者,可以是抓住的逃兵,也可以是从监狱里弄出来的犯人,反正只要有人头上供就可以了,至于贡品到底是从那颗脖子上割来的,神明是不会介意的!

    济北郡,城外,正在举行隆重的出征仪式,曹操手持宝剑站在高台之上,其余众将各披战甲分列两旁,在‘曹’字军旗下拴着一匹白马,因为现在是春耕时节,杀牛不吉,所以只好用它来祭旗了。

    “祭旗,出征!”随着曹操一声令下,赤膊上身的刽子手提着鬼头大刀来到白马近前,先是用黑布把马眼蒙上,以免它心生恐惧,随后又念了一遍刽子手内部世代相传的祷告词,最后刀光一闪,马首落地!

    一旁有助手立刻跑上去,用木桶接住喷涌的马血,再把它涂抹在军棋上,这一套出征仪式才算结束!

    祭完军旗,下一步就是出征的将士们和亲朋好友们道别了,这次出征,曹操把长子曹昂、次子曹丕都带在身边,希望他们能在血腥的战场上锻炼一下,日后好执掌三军,虽然有些残酷,却透着浓浓的父爱!

    “恭祝夫君平安无数,早日凯旋!”丁夫人、卞夫人带着孩子们给曹操父子三人送行,丁夫人端上出征酒,卞夫人准备了换洗用的衣服,孩子们则捧着预祝胜利的糕点,简直能把人幸福死!

    至少曹操的大嘴就没合上过,至于曹昂和曹丕兄弟,此时更多的兴奋和紧张!

    萧逸就可怜的多了,只有妹妹小静一个人给他送行,礼物也只有一碗出征酒,碗是从别人那借的,酒是从自己的酒葫芦里倒出来的,两相对比,真是可怜死人了!

    萧逸不放心把妹妹一个人留在山阳郡,就特意派人把她接过来交给卞夫人照顾,就住在将军府里,平时让她和曹节几姐妹一起读书,玩耍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就带我一起出征吧!上阵杀敌我不怕!”小静拍拍腰间的短剑,这件兵刃可是真喝过人血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一个小姑娘家,就该老老实实的在后方待着,上阵杀敌那是男人的事!”萧逸可不敢带着她,这次长途奔袭徐州,必定是一场恶战,过于危险了,再者,他也不希望小静手里再沾人血了,还是让她过正常人的太平生活吧,有自己在,足矣保护她一辈子不受伤害!

    另一边,郭嘉也在与荀彧、荀攸、程昱等人告别,这次出征四大谋士里曹操只带了郭嘉,其余三人全部留守兖州,主持日常政务,这是对他们的另一种信任,老家的安危远比对外征战更重要!

    这时候卞夫人带着几个孩子走过来了,手里还有衣物、糕点、日常用品,这是专门给萧逸准备的,规格和曹家父子的一样,“将军在外尽管安心征战,小静我会视如己出,与曹节姐妹同吃同住,不会受半点委屈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了,无愁日后定有厚报!”萧逸连忙抱拳称谢,不管对方是否有为儿子拉拢人心的意思,他一样感激!

    又与曹家的兄弟姐妹们一一道别,尤其是曹节三姐妹,都快哭成泪人了,真怀疑她们那来的这么多眼泪,刚才送曹操父子时就哭过一回了呀?

    “将士们,出征!”随着节奏雄壮的行军鼓响起,曹操手持宝剑发出了出征的命令!

    一声令下,六万大军犹如出笼的猛虎般杀奔徐州而去,看着如铁的军阵,飘扬的军旗,许多人不禁黯然落泪;数月以后,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,又有多少人会埋骨他乡,再不相见,这,就是战争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徐州,听到曹军大举进攻的消息立刻乱做一团,百姓们纷纷逃入深山,以求躲避战乱,各处郡县也在积极组织防御,他们掩埋城外的水井,焚毁房屋,藏好存粮,日夜不停的修筑城墙,准备把徐州的六十二座县城打造成六十二座坚固的堡垒,他们的想法就是,哪怕挡不住曹军,也要崩掉他几颗大牙!

    就在徐州各地守军屏住呼吸,准备拼死守城时却惊奇的发现,曹军根本就没搭理他们,而是饶城而过,毫不停留,让他们费心费力准备的城防变成了无用的废物,那种感觉就像用尽吃奶的力气打出一拳,结果砸在了棉花上,不但没伤到对方,自己还差点闪了腰!

    “曹军这是要做什么?”看着远去的尘埃,徐州各地守军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让他们出城去拦截?

    开玩笑,大家都巴不得离这些瘟神远一点,谁敢去主动招惹呀!

    再说刺史大人发布的命令也是各郡死守城池,并没说要出兵阻拦啊!

    就这样曹军一路挺进,除了几处绕不过去的关卡是用武力攻破外,基本上没发生什么大的战事,只用了短短五天时间就推进到徐州城下!

    “曹军杀过来了!曹军杀到城下了!”

    报警的狼烟升起,刺史陶谦连忙带着一众文武幕僚爬上城头,眼前的景象差点惊掉他们的下巴,放眼望去,只见徐州城下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,数万曹军将士身披孝服,手持刀枪,滚滚而来,在大阵中央还竖着一面高大的旗帜--报仇雪恨!

    按照陶谦等人的估算,曹军一座座城池的打过来,最快也得一两个月才能抵达徐州城下,有了这个时间,他们就可以从容的组织防御,加高城池,囤积粮草,补充兵员,做好一切战斗准备,哪知道对方神兵天降,短短五天时间就杀到城下,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!

    “请曹公阵前答话!”陶谦趴在城墙上探出头来大声喊到,“在下与公本无仇怨,派兵护送尊父亦是出于一片好心,怎知弄巧成拙,才惹出如此祸事,还望曹公怜我徐州无辜百姓,退去兵马,本刺史愿以粮米二十万斛,布帛三万匹,相赠****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陶谦老儿,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今日不取你项上人头,难消我心头之恨!”曹操身披素稿,跃马上前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次起兵,曹操一方面是为父报仇不假,可要取徐州也是真,一些粮米、布帛就想让他退兵,开玩笑呢,他要的是全部通吃!

    “刺史大人,多说无益,敌军已经兵临城下,末将不才愿意带一支人马出城,去会会曹操,看他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徐州-别部司马-曹豹,名门士族出身,一向以‘熟读兵书,颇知武略’而闻名地方,后来被陶谦招到身边,专门负责徐州的武备,因为他一向自视甚高,目中无人,在一帮阿谀奉承之徒的吹捧下,自封了个‘徐州第一名将’的称号!

    当初十八路诸侯讨董时,曹豹负责留守徐州,因此没和曹操等人打过交道,无知者无畏,他反到成了徐州最坚定的主战派,想要在两军阵前一展身手!

    “嗯,也好,将军还须多多小心呀!”陶谦也知道,到了这个份上不打是不行了,那就出去试试吧,万一打赢了呢?

    随着一阵鼓响,徐州城门大开,吊桥放下,曹豹领着一支人马冲出城来,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,“我乃徐州第一名将曹豹是也,谁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?”

    “萧郎,将此人的头颅给老夫取回来!”曹操手挥马鞭,也派出了自己的王牌,这第一仗至关重要,所以他不惜用牛刀杀鸡!

    “诺!”萧逸摸了摸鼻子,伸手拉下蚩尤鬼面盔,挥动手中凤翅鎏金镗直取曹豹,对方既然号称徐州第一名将,应该有两下子吧,自己还需出全力才是!

    看到对方冲出一个戴着鬼面的将领,曹豹也是微微一愣,听那些参加过虎牢关大战的同僚说起过,有个什么‘鬼面萧郎’的,十分了得,莫非就是此人?

    萧逸跃马冲到近前,手中凤翅鎏金镗挂着风声全力砸下,结果,只一击就把对方的长枪磕飞了,随后镗刃轻轻一挑,曹豹那颗满是惊恐的人头就飞上了天,临死他也想不明白,自己可是‘徐州第一明将’呀?怎么两个回合就败了……

    “还以为什么厉害角色,原来是个战五渣!”挑起曹豹的人头,萧逸轻蔑的吐了口水,回到帅旗下向曹操交令,整个过程奇快无比,几乎是一走一过就把敌将的人头带回来了!

    “萧郎威武!萧郎威武!”曹军将士纷纷狂呼喝彩,士气大振!

    再看徐州一方,人人面如死灰,刺史陶谦更是惊的差点从城头上摔下去,“我徐州的第一名将,就这么完了?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,攻城!”曹操拔出宝剑,趁机发出了全军进攻的命令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