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3.第313章 杀父之仇,不同戴天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酩酊大醉的众家太守被侍从们分别搀下去休息了,而萧逸是被曹家几位公子抬回去的,别人都睡客房,只有他进了后宅,这一切曹操都看在眼里,只是微笑着叫人小心侍候,别着了凉!

    在曹操心里,萧逸绝不是外人,尤其是看到自己那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时,这种想法就更强烈了!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酣畅淋漓,睡梦中萧逸隐约感觉到有人来到身边,还在解他身上的甲胄,出于武者的警觉,萧逸的第一本能反应就是去拔宝剑,可一股似乎有些熟悉的体香传来,却让他在潜意识里解除了戒备,翻个身,又接着呼呼大睡了……

    朦胧之中,对方小心的给他卸去了甲胄,擦了手、脸,还喂了些水,最后摸了摸他的额头,这才放心的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被人呵护的感觉,真好!”

    不知睡了多久,萧逸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,开始还很轻微,一个,两个,十个,成百上千个……,最后无数人的哭声汇聚在一起,仿佛天塌地陷一般!

    “不好,出大事了!”清醒过来的萧逸一个鲤鱼打挺从床榻上蹦了起来,抓起枕边的‘斩蛟剑’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酒还没醒吧?”如果不是周围的建筑物没有丝毫变化,萧逸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了一次!

    昨天还喜气洋洋的将军府完全变成了白色的世界,到处都是白布、白帆、白旗,连庭院里的树木,物中的家具、桌椅都用白布遮盖起来,所有侍卫、仆人也都挂着孝服,人人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一气冲到前庭,这里已经变成了灵堂,一个大大的‘祭’字放在正中央,曹操、曹家一众子女,以及曹仁、曹洪夏侯惇、夏侯渊等所有宗族兄弟全是一身重孝,正在叩拜,哭泣!

    还是迎面跑过来的郭嘉说出了缘由,今天凌晨时分快马报来消息,曹操的父亲,原大汉太尉曹嵩,遇害了!

    原来隐居琅琊郡的曹嵩在接到儿子的书信后大为高兴,立刻收拾好财物,带着全家老小前来兖州相聚,路径徐州时受到刺史陶谦的热情款待,并派了督尉张闿领兵五百沿途护卫,想要向曹操卖个好。

    哪知道弄巧成拙,那张闿本是黄巾余孽出身,见曹嵩的行囊中带有大量的金银珠宝,暗暗起了歹念,在夜宿之时突然暴起,杀尽曹嵩全家老小,夺了财物逃入深山中落草去了!

    “请主公节哀,保重身体要紧呀!”大堂中一众文武正在轮流劝解。

    曹操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了,与别人嚎啕大哭不同,他就那么一声不响的跪在灵堂前,手握宝剑,目光发赤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,只要稍有动作,必然是毁天灭地的可怕后果!

    “奉孝,无愁,你们来的正好,快去劝劝主公吧!”正在主持祭奠仪式的荀彧走了过来,脸上全是担忧的神色,“曹老太公遇害,我等心中同样悲伤不已,可如今正直春耕,大量的青壮劳力都在田间忙于耕种,兖州各地又是百废待兴的局面,此时兴兵复仇恐怕有损主公大业呀!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国人就有一条春耕不动兵的传统,哪怕是两国之间有深仇大恨,这时候也得各回各家,放下刀枪,拿起锄头,先把田地种完再说,否则耽误了春耕,粮食就会减产,国家就会闹饥荒,老百姓就会造反,那可比打仗可怕的多!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反其道而行的,比如说当年的秦国,仪仗着自己国力雄厚,最喜欢在春耕时讨伐其他诸侯国,消耗对方的潜实力,极盛一时的楚国就是被这种‘流氓战术’折磨的奄奄一息,最后亡国的。

    不过用这种战术有个前提,那就是你得有雄厚的资本,比对手能熬、能挨,否则把对手熬死了,你也耗的七七八八,那就得不偿失了!

    “对呀,此时开战恐非上策!”荀攸也是主和派,不过他的注意力更多放在了对手身上,“那徐州刺史陶谦素有忠厚之名,交际极广,他派兵沿途护卫本也是出于一片好意,没想到用人不当,弄出这种局面,正所谓‘无心为恶虽恶不罚’,还是派出使者前去责问一番,再做打算为好!”

    “难呀!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!”郭嘉苦笑着摇摇头,以他对曹操的了解,这次不杀个血流成河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“萧郎,你呢?主公平日里可是最宠信你的,能否规劝一二呀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曹公复仇之心已定,任何人也改变不了!”萧逸从侍卫手里接过白布,穿戴在身上,然后迈步进入灵堂,恭恭敬敬的以后辈身份,向上面的灵位行大礼参拜!

    “人死为大,再说对方是曹操的父亲,曹丕、曹节等人的祖父,也就算是自己的长辈,拜一拜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家属回礼!”随着司仪官的喊话,曹操、曹昂、曹丕……等宗族家属陆续的叩首回礼,曹节几姐妹也在亲属群里跪拜着,看到萧逸前来,顿时哭的更加凶了,小脸都花了……

    “萧郎,此事该如何处置?”曹操的声音冷若冰霜,萧逸是他麾下第一悍将,是战?是和?他的意见很重要!

    “末将愿为先锋,兵进徐州,用陶谦老儿的项上人头祭奠老太公在天之灵!”握着腰间的宝剑,萧逸坚定主战,火山的喷发是任何人都制止不了的,堵不如疏,把战争的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,也许还能少杀点人!

    而且萧逸很巧妙的把仇恨目标锁定在了陶谦一个人身上,这就避免了把杀戮目标扩大化,虽然知道老陶谦也有些冤枉,可他一个人死,总好过徐州百姓死吧,以曹氏宗族现在的怒火,屠城的事情他们绝对做的出来!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怎么说?”有了萧逸的支持,曹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,底气也更加足了!

    “血洗徐州,报仇雪恨!”曹家众将纷纷宝剑在手,他们都是坚定的主战派。

    “愿随主公,报仇雪恨!”许褚,李典、乐进等异性将领同样拔剑在手,站在了主战派一方。

    “兵进徐州,报仇雪恨!”文臣中的郭嘉、程昱也出言主战,事已至此,最后连荀彧、荀攸这两个主和派也闭口不言了,大海的怒涛不是用双手可以按住的!

    “好,调集人马,筹备军械,十日后全军挂孝出征,老夫亲为统帅,以血洗血,屠灭徐州!”内部意见已经统一,曹操拔剑在手,发布了出征的命令!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徐州,刺史府大堂内,陶谦正在唉声叹气,他心里那个悔呀,自己真是老糊涂了,干嘛要招待曹嵩啊?干嘛要派人护送啊?送也就罢了,怎么偏偏就派了个黄巾降将张闿呢?

    愿以为自己只要以诚待人就能收服那些降将,哪知道人心难测啊,结果捅出这么大的篓子,真是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    “老夫识人不明,以至连累徐州百姓,我愿自请束缚,前往曹营谢罪,任其宰杀,以救无辜百姓啊!”虽然为人迂腐,但关键时刻陶谦还是准备自己承担所有责任。

    “刺史大人不必如此,论钱粮富庶,我徐州远在曹操之上,丹阳精兵更是天下闻名,未尝没有一搏之力,何苦自寻死路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‘别驾从事’糜兰,糜家是当地宗族大户,一向经营着沿海一带的渔盐业,家财无数,与蓟县梁家,河北甄家,并称为关东三大财阀,影响力极大!

    “那曹操一向善于用兵,麾下大将‘鬼面萧郎’更是勇冠三军,连那‘虎鸠’吕布都吃过他的大亏,凭我徐州之力,能打退敌方的虎狼之师吗?”陶谦当初也是十八路诸侯之一,虎牢关那一仗,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啊!

    “大人可以先休书一封,向曹操言明事情经过,希望两家能罢兵和好,哪怕多赔他一些财物也可啊!”糜家的产业大半集中在徐州一带,于公于私糜兰都不希望曹操把这里占了去,至于给些财物他到并不在乎!

    “再有,豫州刺史孔伷,北海太守孔融二人与大人一向交好,且三家地域相连,唇齿相依,可以连夜派出使者,前往这两处求取援军,若三家合力共抗曹操,则胜算大增啊!”

    “好,就依先生之计!”能活着谁也不愿意去死,听了糜兰的部署,陶谦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和曹操较量一番了!

    “另外我还有一个好朋友正在家中暂住,这时候正好用到他了!”手捋胡须,糜兰露出一副很有把握的模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