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12.第312章 春耕之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春暖花开,燕子归来,当空旷的原野再次被充满生机的青草覆盖时,春耕开始了!

    山阳郡的田间地头,到处都是耕牛忙碌的身影和农夫们的吆喝声,连年战乱,土地荒芜的厉害,因此农夫们不得不把土地多耕上几遍才行,这时候没有人会偷懒,老人、孩子、妇女,凡是能走动的几乎都冲向了田地里,铁梨破开坚硬的土地,他们就跟在后面用木棍把稍大些的土块仔细敲碎,庄家人有句话叫‘人勤地不懒’,全家老小能不能填饱肚子,就看付出多少汗水了!

    耕牛是官府免费给他们用的,百姓们只需要好生饲养就可以了,而且小太守有言在先,耕牛在饲养期间如果生下牛犊,就归农夫自家所有,这个命令让百姓们欣喜若狂,把耕牛看的比祖宗还金贵,好水好料伺候着,就盼着这些大家伙赶紧开枝散叶,来年家里就有自己的牛了!

    玄甲军大营里,萧逸正在批阅各处送来的公文,一段时间的太守当下来,已经是有模有样了!

    “要牛的?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要牛的?”

    这封是酒友郭嘉的,说什么兄弟见面,一人一半!够狠!

    这是荀彧的,不愧是道德君子,他只要八百头就够了!

    春耕之时,整个兖州最稀缺的资源就是耕牛,许多地方的贫苦百姓实在无牛可用,只好自己套上绳索干起了牛马的工作,累的半死不说,效率也低的可怜;各郡太守听说萧逸弄到了几千头牛,立刻一窝蜂似的送来书信,或恳求,或哀告,或耍赖,总之一句话--要牛!

    “狼多牛少呀!怎么分也是不够的,可又不能一点都不给,大家连无赖招数都用出来了,并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兖州的贫苦百姓啊!”

    可萧逸也很郁闷,自己弄这点牛来容易吗,说白了,这些牛就是赵浪给妹妹‘嫣然郡主’提前送来的嫁妆,是自己出卖‘色相’换来的,就这么送出去,不甘心呀!

    “报将军大人,曹公有令,召集各郡太守齐聚济北,参加春耕之宴!”一名信使快马送来了请柬。

    “嗯,几个月不见,倒是真有点想他们了,尤其是郭嘉,不知道酒坊在这家伙手里经营的怎么样,有没有出新酒,至于‘春耕之宴’,十有**还是冲着我手里的耕牛来的,好吧,躲也躲不过,不过多少也得让他们吐点血才成!”扔下手里的请柬,萧逸摸着下巴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济北,征东将军府,荀彧、荀攸等人正在狂打喷嚏,这场宴会就是他们提议举办的,刚才还偷偷的和各郡太守们商定了攻守同盟,这次无论如何也要从萧逸那里刮些油水出来,如今兖州各郡属山阳最富,那真是要钱有钱,要牛有牛,连赋税都一下子免了三年的,这样的大户,不分他分谁!

    这次‘春耕之宴’由曹操亲自主持,曹家众公子作陪,一方面是慰劳下劳苦功高的部下们,如今兖州局势安稳,百姓安居乐业,这都是大家辛苦操劳的结果,理应犒赏!

    再者,曹操还想趁此机会把儿子们带出来,露个面,算是正式宣告他们兄弟几个步入政坛,好为日后的上位做好铺垫!

    “各郡主官都到齐了吗?”一身红袍的曹操端坐主位上,脸上全是得意之色,如今兖州形势一片大好,只需再积攒些力量,下一步就不是他防备别的诸侯,而是轮到别的诸侯防备他了!

    “报主公,各郡太守均以到齐,只有山阳太守还没来,是不是派人催促一下?”负责宴会招待的官员清点下座位,发现只有一个还空着。

    “不急,再等等,今天萧郎不到不开席!”曹操摆摆手,示意稍安勿躁,各郡太守的小心思他清楚的很,说实话,如果不是碍于身份,他都想去搜刮一下了,如今的萧逸,那可真是肥的流油呀!

    正在同僚们磨刀霍霍的时候,将军府门前响起一阵龙吟虎啸般的嘶鸣声,片刻之后,随着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,一身戎装的萧逸出现在大堂门前,和这些同僚打交道,丝毫不比上战场省力啊!

    看了看主位上一脸玩味的曹操,又看了看犹如恶狼般的同僚们,萧逸没有急着进去,而是把手指放在嘴边,打了个嘹亮的口哨~~

    随着口哨声,一团黑影从府邸的角落里冲了出来,迅速来到萧逸脚边,围着团团转起来,还不时用自己的大头摩擦萧逸的靴子,拼命讨好着。

    冲出来的正是‘望天吼’,如果说它心里最忠诚的是曹操,那么最怕的就是萧逸,听到口哨声,它原本想躲起来的,可一想到如果被这个‘黑脸恶魔’抓住的话下场会更惨,只好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,露出一副‘你怎么好久不来找我玩,人家想死你了的模样!’

    “呵呵!小黑,你又长大了不少,再胖一些就可以吃狗肉火锅了!”摸着‘望天吼’的大头,萧逸从怀里摸出几块肉干递了过去,后者连忙吞下,还‘汪汪’叫了几声以示感谢,恶魔给的东西不敢不吃啊,否则会有被弹******的危险……

    来参加宴会,不先去拜见曹操,不去招呼同僚,而是和一条狗玩的不亦乐乎,这么奇葩的事情也就萧逸做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坐在宴会一角的曹昂几兄弟却是惊的连小舌头都吐出来了,这还是那条凶悍无比的敖犬吗?怎么到了萧逸脚下就变成哈巴狗了?

    难道说狗眼也会势力?

    “别玩了,要是喜欢的话,老夫请琅玡郡老太爷那里再送一条过来给你就是!”曹操笑骂了一句,在他心里却是把萧逸看成自己的子侄了。

    “小黑,乖乖的,等忙完了我再找你玩!”

    “好,请诸位落座,春耕之宴正式开始!”见人都到齐了,曹操开始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,无非就是,在去年艰苦的一年中,大家齐心合力,共渡难关,获得了巨大的成就,以后还要再接再厉,继续攀登新的高峰等等……

    反正这种官方的套话几千年来就没变化过,一千年前写的发言稿,现在拿出来照样能用;估计就是再过一千年也不会过期!

    “我等为主公贺!”

    “为兖州百姓贺!”

    “为天下万民贺!”

    最后大家齐声欢呼,连饮三杯!

    公式化的庆祝刚一结束,一众文武就举着酒杯向萧逸包围过来,而且是水泄不通,目的也很简单,文官要牛,武将要马!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的心思我大概都知道了!”说着萧逸伸手抄起个酒坛子,一脸的坏笑,“在下也不是小气之人,今天我就设个规矩,想要牛可以,一碗酒十头,至于大家能领多少头牛回去,就看有多大的酒胆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是够坏的,谁不知道他是海量,咱们这些人加一起也不是他对手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?今天就是喝死在这也得把牛领回去,郡里的百姓都盼着好消息呢!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夫今天跟他拼了,至少二百头牛,告诉随从一会记得把老夫抬回去……

    “好,我也拼了,今天就冲着二百头牛喝了!”

    利诱的力量是无穷的,一些本不善饮的文官们今天全都小宇宙爆发了,大块吃肉,大口喝酒,喝到兴起连衣服都扒了,比那些领兵的武将还要豪爽,光着膀子也要和萧逸决一死战,不喝几百头牛回去,誓不罢休!

    “来,大家干了,童叟无欺,一碗酒十头牛啊!”

    “十头,十头……,老夫再喝十头的!”

    最后连荀彧那样的道德君子都赤膊上阵了,硬是抱着酒坛死拼,连吐了三次都不下酒桌,赢得了所有人的敬佩,郭嘉那个老酒虫也跑过来试图浑水摸鱼,结果被众人一顿拳脚给赶跑了,你又不管民政,要耕牛做什么,给了你恐怕就拿去做牛肉干下酒了……

    负责倒酒的工作自然被曹家几位公子包下了,这也是礼贤下士的一种方式,当看到萧逸豪气干云,抱着酒坛子以一敌众而不落下风时,他们才发现,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又多了一样,千杯不醉,这才是男子汉啊!

    这场豪饮,一直喝到月上中天,所有参与者全部醉倒在地才宣告结束,萧逸获得了的惨胜,好在头脑还算清醒,最后掐指一算,“乖乖,二千多头牛没了,这次可真是喝大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