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07.第307章 军马场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萧逸带着曹家众兄妹前往‘军马场’,他答应过要送给曹丕一匹宝马,今天既然大家都来了,索性大方些,一人送上一匹好了!

    玄甲军是清一色的骑兵部队,战马是他们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,为了补充军中的消耗,萧逸特意下令建了一座‘军马场’,如今里面育有近三千匹上等好马,可以说是军中的命脉所在。

    马场就在离大营不远的一处坡地上,这里背山依水,日照充足,正是养马的好地方,与那些圈养的不同,玄甲军的战马是用半野生的粗狂放养法,三千多匹战马以各自的家族为单位,在‘儿马子’的带领下悠闲的四处奔跑,虽然现在是天寒地冻,但对这些来自漠北草原的战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它们用蹄子抛开积雪,啃食底下的草根,为了保持战马的野性,士兵们平时只提供给它们一半的饲料,要想吃饱肚子,马儿们还得自己努力才行!

    几千匹战马在一起撒欢跳跃,那种场面光是看看就让人热血沸腾,不过能否驯服这些善于奔跑的精灵,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,在玄甲军里坐骑是可以随意更换的,如果你的战马受伤,或是年老了,就可以牵到马场里来,申请更换一匹新的坐骑,但前提是必须自己去驯服。

    驯马绝对是一件高危险、高难度的事情,尤其是这些彪悍的匈奴战马,说它们是食草的猛兽都不为过,马场中经常有新兵被踢伤的事情发生,甚至是踢死、踢残;不过这并没有让士兵们恐惧,相反还激起了他们的斗志,在玄甲军中最推崇的三件事就是,摔最强的勇士,喝最浓的美酒,骑最烈的战马!

    而这三件事情的记录保持者都是---萧逸!

    “参见将军大人!”见到萧逸等人到来,一群满身伤痕的怪人走过来躬身行礼,他们不是瞎了一只眼睛,就是少了块耳朵,脸上有几道伤疤的就算是美男子了,最惨的一个连半边脸都被人砍掉了,如同活鬼!

    容貌虽然丑陋,但这些人身上却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,独眼之中更是目光冷酷;他们都是玄甲军的老兵,因为在战场上受了重伤,无法再冲锋陷阵了,就分配到这里来管理战马,但在军饷上和普通士兵却是毫无区别,甚至更加优厚!

    这也是萧逸在军中推行的福利政策之一,为那些伤残的弟兄们留条活路,有了活路,士兵们才会更加悍不畏死!

    “老赵!最近发现有什么上好的龙驹没?”亲热的和一众老兵打着招呼,萧逸还把自己的酒葫芦扔了过去,让士兵们轮流喝上几口,驱驱寒气!

    “回将军,龙驹难求呀,小的最近在马群里倒是发现了一匹‘雪里白’,骨架匀称,外形俊美,奔跑起来也是快如闪电,不过很可惜,是匹小母马!”

    老赵是马场的总管,以前也是军中一员悍将,可惜,雁门大战的时候腿上挨了匈奴人一枪,瘸了,不过只要胯上马背,他依旧能纵横驰骋,来去如风;凭着这身精湛的骑术,做马场的总管是再合适不过了!

    老赵的话引的周围的士兵们哈哈大笑,军队里的人都知道:母马是上不了战场的,别看它们跑的同样很快,可一到战场上就不灵了,受到点惊吓就会脱缰乱跑,没准能直接把你驮到敌阵里去,所以母马虽然容易驯服的多,却没人会骑它们上战场,那是自己找死!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代表母马不重要,相反的,在军马场里对品相优秀的母马要格外照顾,因为只有它们才能生出真正的‘马王!’

    “大家尽管挑选,看到中意的就和我说!”

    其实用不着萧逸推荐,曹家几兄弟早就一窝蜂的跑过去了,就连最小的曹植都趴在围栏上直流口水,一双大眼睛里全是小星星,那个男人不向往在马背上驰骋纵横呀!

    女人和宝马,永远都是男人的最爱!

    另一边曹家三姐妹同样是一脸兴奋,她们从小接受的都是诗书礼乐的教育,何曾见过如此狂野的场面,尤其是看到小静跃上马背,在场中来回驰骋时,更是引的她们尖叫不止,原来女人也可以如此的飒爽英姿!

    一时间曹家众兄妹跃跃欲试,恨不得立刻驰骋一番,不过很可惜,除了曹昂会些骑术之外,其余的人连马背都没爬上去过!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要不小的去牵一些熟马过来!”老赵常年待在马背上,眼光自然毒辣,他只扫了一眼就知道,曹家兄弟里没人能压服生马,就是年龄最长的曹昂也不行,会骑马,和能驯马那是两回事!

    所谓熟马就是被人驯化过的,性格温顺听话,奔跑起来也比较平稳,是新人学骑术时的最好选择。

    “嗯!也好,另外再挑几匹小母马过来,越老实的越好!”萧逸这是给曹家三姐妹准备的,母马虽然不能上战场,却可以做代步的工具,因为性格温和,步伐轻快,是女子骑乘的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了小静是个例外,她再练上一段时间,估计就可以自己动手驯战马了,现在所欠缺的也不是技术,而是力气,毕竟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娃!

    老赵的办事效率很高,一会功夫,不但牵来了几十匹熟马,还特意找来几名骑术精湛的老兵,负责看护曹家兄弟学习骑术,这些可都是宝贝旮瘩,摔了那个他也吃罪不起!

    在老兵们的训导下曹家兄弟开始歪歪扭扭的学习起骑术来,就连曹宪、曹华姐妹,也在大哥曹昂看护下跑了几圈,只有二女曹节,趴在围栏上不愿意离开,因为她的目光完全被一道漂亮的身影给迷住了!

    “二小姐,是看上那匹马了吗?”萧逸来到进前,对这个外柔内刚得小姑娘他是很欣赏的,否则也不会把狼皮大氅送给她!

    “萧家哥哥好!”曹节小脸羞红,可还是伸出芊细的手指向马群里指了指,她真是喜欢透了!

    顺着方向,一匹漂亮的白色小母马进入萧逸的视线,线条匀称,毛色光滑如雪,浑身上下一根杂毛都没有,马头还高高昂起,不时的嘶鸣上几声,显得精神百倍;估计这就是老赵刚才提起的那匹‘雪里白’,果然是匹好马,难怪把小姑娘给迷住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喜欢,那我就把这匹马送给你!”说着萧逸把小拇指放到嘴边,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!

    随着口哨声,一道黑色的闪电从马群中冲了出来,所到之处马群纷纷避让,动作稍慢的还会挨上一蹄子,最后黑影来的萧逸面前,摇头摆尾,亲热的不得了!

    这么霸道的家伙除了‘白菜大爷’还能有谁,马场同样也是它的最爱,已经四岁的‘白菜’正在日驱成熟,按照汗血宝马的年龄计算,它也是十四五岁的美少年了,开始对异性产生好感,偶尔也会追逐一下那些漂亮的小母马,不过这种行为还是嬉戏的成分居多,普通的战马是三岁左右成熟,而‘白菜’至少得六岁!

    先给‘白菜’梳理了下鬃毛,都是少年马了,得注意下形象了,否则以后怎么泡姑娘呀,而后萧逸又拿过酒葫芦,给它喂了几口,好兄弟吗,有酒自然要一起喝了……

    一人一马嬉戏的高兴,旁边的曹家兄妹却吓了一跳,这世上还有喜欢喝酒的马吗?可看‘白菜’那喝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就知道,它可是酒场老手了!

    吃饱喝足就该干活了,萧逸连马鞍都没用备,直接跃上马背,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向着那匹小白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冲过来,马群立刻四散奔逃,小白马也夹在其中试图逃走,可惜,它的速度那里比得上‘白菜’,三两下就被牢牢锁定了。

    当两匹马接近到一起时,伏在马背上的萧逸猛然飞空扑了出去,丝毫不差的落在小白马身上,双手环住马脖子,身体像块膏药一样紧紧贴住,任由小白马如何跳跃、奔跑,就是甩不下他!

    “好!好!将军大人威武!”马场中的老兵们顿时大声喝彩起来,一般人驯马都要拿根套马杆,或是一卷绳子,像萧逸这样敢赤手空拳驯马的,只有草原上那些最勇猛彪悍的牧马汉子才能做到,力量,骑术,胆量,缺一不可!

    小白马从来没被人骑过,此时自然拼命的挣扎起来,还试图在地上打滚,可它刚一动作,屁股上就挨了重重一巴掌,痛的它嘶鸣不止,一边继续奔跑,一边开始发出求救的嘶鸣声!

    人类中有英雄救美,马群里同样如此,听到小白马呼救,几匹彪悍的儿马子立刻冲了过去,试图从恶魔手里救回它们的‘美人’,结果还没到近前就被‘白菜’一顿蹄子给踹跑了,抢‘花姑娘’,做兄弟的自然要帮忙不是!

    求救无果,屁股上又接连挨了几下重击,可怜的小白马哀鸣一声,甩甩尾巴,终于静止不动,低头屈服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