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05.第305章 化敌为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说!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在门前和人斗殴?”太守府内宅中,大公子曹昂正在向几个弟妹讯问情况,可惜,问了半天却一无所获,因为曹家弟兄自己也是稀里糊涂,连揍他们的小姑娘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再看这几位受害者,鼻孔里塞着两团布条的曹丕小脸朝天,顶着一张猪头的曹彰垂头看地,衣裳上还有一大片水渍,曹植更是小脸煞白,到现在还没回过魂来,他实在是被那个凶悍的姐姐吓破胆了!

    最后还是抱着被撕烂的皮裘掉眼泪的曹节提供出一点有用的信息,“那个小姑娘是来夺回自己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太守府是她的家?”

    就在曹家众兄弟一筹莫展时,外面的亲卫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,“大公子,不好了,外面来了几百人正在包围府邸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去看看!”听说府邸被围,曹昂先是一惊,随后提着宝剑向大门跑去,其余曹家兄弟互视了一眼,也跟了过去,如今整个兖州都是他们曹家的地盘,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?

    等他们跑到府门前,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因为实在是太壮观了!

    数百名小萝莉排着整齐的阵型,手里还拿着各式各样的‘兵器’,正在向府门发起进攻,而为首指挥的,就是刚刚打了曹家兄弟的那个小姑娘,原来她是去搬救兵了!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着,立刻退出我家,否则本将军就要你们的好看!”一脸怒气的小静身穿软甲,腰胯弓箭,一手提短剑,一手拿着面令旗,颇有几分大将军的威风,为了驱逐恶人,她把‘娘子军’里的几百小萝莉全带来了,比人多,我会怕你!

    “不要误会!这里是太守府,属于官家府邸,你们不要闹事!”曹昂都急出冷汗来了,到不是害怕,而是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个局面,都是些十岁上下的小女娃,打又不能打,劝又劝不动,让人左右为难!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是看出来了,那个小姑娘绝不是一般人,先不说她是如何聚集起这么多小萝莉的,单是对方摆出的这个进攻阵型就有点门道,身为曹操的儿子,曹昂也是颇为知兵的。

    前三排的小萝莉手持用藤条编成的盾牌,组成了一面完美的盾墙,后面三排手持长棍,算是突击力量,最后面的那些手里拿着核桃大小的鹅卵石,随时准备扔出去,另外她们还有鼓手、号手、观察手……,可谓兵种齐全,大阵中央还有一面旗帜,上书‘娘子军’三个大字,迎风飘摆,好不威风!

    “这绝对是正规军才有的打法呀!到底是什么人调教出如此厉害的小姑娘,小小年纪就如此了得,长大以后那还不翻了天!”

    “盾牌手上前,长枪手跟进,弓箭手准备,进攻!”小静的指挥风格完全是模仿萧逸的,先下手为强,随着她一声令下,上百名小萝莉高举鹅卵石准备开始投掷,吓得曹昂等人连忙后退,真要是挨上一顿石头雨,虽然不会致命,可那滋味也绝对不会好受的。

    “嗒!嗒!嗒!……”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,随着急促的马蹄声,一道黑影闪电般冲到府门前,速度不减,从阵中一掠而过,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小静就被抓到了马背上,成了人家的俘虏,不用说也知道,山阳郡里敢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,萧逸!

    萧逸原本在大营里处理最近几天积压的公务,当听说小静带着‘娘子军’集体出动时并未特别在意,营地里比较沉闷,孩子们又是多动的性格,以前也经常集体出去玩耍的,就是营卫都不会阻拦她们。

    直到属下来报,说是小静带着几百萝莉去攻打太守府了,萧逸这才感觉到不妙,一番讯问后得知,原来就在几个时辰前,曹操的家眷们来到山阳郡,如今就住在太守府中,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萧逸连忙飞马赶来,终于在关键的时候把事情控制住了!

    “让你顽皮,让你不听话!”先是把小静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番,发现没有任何伤痕,萧逸这才松了口气,然后按在马背上一顿狂拍屁股,犯了错误的小孩子,是要受到处罚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这种处罚也只能是萧逸亲自动手,自家的孩子自己怎么打都成,要是别人敢动一手指头,他会杀人的!

    “娘子军,回营!”

    萧逸把手一挥,正在步步逼近的小萝莉们立刻调转方向,一溜烟的跑掉了!

    虽然小静是她们的大姐头,可萧逸才是她们真正的守护神,所以当两个人的命令发生冲突时,几百小萝莉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倒戈!

    女人,同样重色轻友滴!

    “在下曹昂,字子修!”

    “在下萧逸,字无愁!”

    “阁下就是山阳郡的太守,失敬!失敬!”

    “不敢,你就是曹公的大公子,幸会!幸会!”

    府邸大门前,寒风狂舞,雪花飘飘,萧逸和曹昂,一个身披黑色狼皮大氅,一个外罩白色狐皮暖裘,四目相对,都在仔细打探着对方。

    同样是十八岁的青年,二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,曹昂面容白俊,温文尔雅,一派贵家公子模样,无论看向谁,都能让对方感觉到如沐春风,进而产生好感,最后为他的魅力所蛰伏,这是一把君子剑!

    再观萧逸,一张小黑脸上满是杀伐之气,就是熟人也不敢靠近他三尺之内,大夏天都能让人遍体胜寒,尤其是那双黑洞般的眼睛,透彻人心,望之胆寒;这是一把杀人刀!

    如果让女人们选择的话,估计十之**都会倒向曹昂一边,如此就可以享受他的万般温存了,至于萧逸,剩下的那一成女人,不是对他爱入心扉,就是恨之入骨!

    “一场误会,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太守府内堂中,丁夫人高居主位,面无表情,卞夫人则在忙着查看几个孩子的伤势,好在曹丕兄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,并无什么大碍,这才放下心来,事情闹的这么大,不惊动她们是不可能的,才刚来山阳郡不到半天,几位公子就被人家打了,下手的还是一位小姑娘,这事说出去也算是一桩奇闻了!

    “山阳太守-萧逸见过大夫人,卞夫人!”萧逸上前躬身一礼,态度很是诚恳,还带着些歉意,毕竟是自家妹子把人家的孩子打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鬼面萧郎?”虽然是初次见面,可丁夫人对萧逸并不陌生,以往在曹操的家书中,就数次提到过此人,而且评价颇高,自家夫君的眼光她是知道的,能得他如此赞许,此人必有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!舍妹顽劣,不小心伤了几位公子,还请见谅!”萧逸再次诚恳的表示了歉意,不过也就是如此了,慌张、畏惧是一丝也没有的,别说是曹操的儿子,就是皇帝的儿子打了也就打了,在他心里可没有什么‘以下犯上’的觉悟!

    萧逸有一颗骄傲的心,更是在自由和平等的大环境下树立的人生观;所以他和曹操的关系是很复杂的,与其他文臣武将都视曹操为主公不同,在萧逸心里可从来没有‘主’这个概念,他就是自己,不做任何人的奴才,所以他一直都是称呼曹公,而不是主公!

    对曹操,萧逸尊敬、佩服,视他为自己的良师益友,甚至是精神上的导师,再加上二人有着相同的政治理想,所以他才会甘心为曹操征战沙场,开创霸业。

    但这种忠诚只是针对曹操一个人的,对于其他人,萧逸可就没这份尊敬了,哪怕对方是曹操的儿子,如果得不到自己的认可,萧逸照样能视之为路人,鸟也不鸟!

    看着一脸不忿,小嘴撅的老高的小静,丁夫人和卞夫人对视了一眼,却也无可奈何,如果是一个彪形大汉伤了自家孩子,她们自然会去讨个公道,可打人的是个小姑娘,还是一个打几个,这让她们也束手无策了!

    尤其是丁夫人,看向小静的目光中竟然还透着几分喜爱,因为这个彪悍、倔强的小姑娘在性格上和她是太像了,再者说,挨揍的又不是她的儿子;虽然卞夫人对她一直毕恭毕敬的,可丁夫人心里却始终有着防范,尤其是一看到茁壮成长的曹丕几兄弟时,这份防范就更浓了!

    总归是自家妹子打了人,于情于理也该赔偿一二的,萧逸迈步来到曹家兄弟面前,先从最小的曹植开始。

    七岁的小娃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,却又不敢哭泣,萧逸自然想不到,这是小静一句‘把你扔到山上喂狼’的结果。

    抓过曹植的小手,把了把脉,萧逸从老道那里学来的的医术可是不错的,“嗯,脉象混乱,惊吓过度,这个不用药物,定定神就好了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萧逸伸手把自己的虎皮腰带解了下来,放到曹植怀里,又摸摸小家伙的脑袋,“虎为百兽之王,可以凝神驱邪,抱着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,男娃子胆子要大一些,怕个小姑娘做甚!”

    离着曹彰还有几步远,就能闻到一股子尿骚味,再看看对方衣襟上的水渍,萧逸不禁哑然一笑,回头指指自己的妹妹,都是你做的好事!

    看到萧逸走过来,曹彰不禁吓得后退了几步,小妖女就那么可怕了,那她的哥哥岂不是个大魔头,其实他比曹植还要惨,人家不过是上面掉眼泪,他可是连下边都湿透了,羞的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无需惊慌,舍妹确实顽皮了些,不过她平时还是很乖巧的!”萧逸先是违心的给妹子辩护了几句,而后从靴子里掏出把匕首放到了曹彰手中,“男子汉,要想纵横天下,除了勇气外还得有与之相匹配的武艺才成,不明敌我实力就贸然冲出去只会自找苦吃,记住,回去以后勤练武艺,艺高胆自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握着匕首,曹彰终于振奋起来,男孩都是喜欢武器,同时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练好武艺,有朝一日把场子找回来,不过当他看到不远处的小静偷偷用短剑向他比划时,刚升起的雄心壮志立刻散去大半~

    “这么彪悍的妞,诅咒你永远也嫁不出去!”万般无奈,曹三公子只好在心里默默的用上了精神胜利法!

    下一个是曹丕,在曹家的众兄弟里,他是长的最像曹操的了,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,精光四射!

    走到近前,萧逸半响没说话,只是冷冷的凝视着对方,按照原来历史的发展,这位二公子日后会成为大名鼎鼎的魏文帝,大汉王朝的国运就在他的手里被断绝,不过现在吗,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一场误会而已,我等亦有过错,太守大人不必介意!”因为鼻子里塞着布条,所以曹丕说话时翁声翁气的,还略微有些发抖,刚才萧逸的目光就像把刀子直戳他的内心深处,将所有的秘密都看透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不简单呀!”萧逸暗暗点头,历史上对曹丕的评价是奸诈颇类其父,看起来他是无欲无求,又主动为小静说话开脱,可实际上呢,此举不但能得到萧逸的好感,还会欠下他一个人情,这个人情日后一旦还起来,可就不是一条腰带,一把匕首那么简单了,不要,反而能得到的更多,真是心思过人呀!

    不过这点小伎俩还瞒不过萧逸,我送出的礼物,不要也得要,至于‘鬼面萧郎’的人情,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!

    “二公子不错,机警过人,知道力不如人的时候要退让,跑去搬来了救兵,这样吧,明天我让人从大营里选一匹宝马送给你,下次碰到这种事情也能跑的快一点!”

    拍拍曹丕的肩膀,萧逸贴近距离,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,“还有,以后对自己的兄弟好一点,别一碰到危险就把他们扔下!”

    扔下小脸有些发红的曹丕,萧逸来到了最后一个目标面前,曹节,曹操的次女。

    小姑娘长的不错,虽然还没有成年,但高挑的身姿已经显露出来了,清秀的五官中还带着一丝刚毅,否则她也不会冒着危险去救自家兄弟了!

    “这件皮裘是舍妹撕破的吧!”从小姑娘发红的眼圈就知道,刚才肯定偷偷哭过,看来对这件衣服她很在意呀!

    “一件衣服而已,破了也没什么,只要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!”说话的同时曹节也在偷偷打量着萧逸,看年龄对方和大哥曹昂相仿,没想到却已是一郡太守了,可谓是少年得志呀!

    “呵呵!你很好,虽然手无缚鸡之力,心中却有弥天大勇,关键时刻能豁出性命去救自己的弟弟,难得!难得!”

    “至于衣服吗,我陪你一件就是了!”说着萧逸把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下,一把披在了曹节身上,他穿着很合身的衣服,却把小姑娘包了个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双略带羞涩的大眼睛!

    “这件黑狼皮是我当年打来的第一件猎物,属于洪荒异种,穿上它不但温暖舒适,风雪不寝,连一般的猛兽都不敢靠近你,是件好东西呀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守大人相曾,我会好好保存的!”大氅裹身,曹节立刻感觉到了那种舒适的感觉,不但是保暖御寒,上面还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,男人的味道!

    “好了,不打不相识,以后大家要多多亲近才是呀!”卞夫人走了过来,看到孩子们被安抚的很好,连曹植的小脸都红润起来,她也很是高兴,“太守大人比你们年长一些,以后当以兄礼视之!”

    “诺,见过萧家兄长!”卞夫人在几个孩子心中威望很高,顿时齐齐躬身向萧逸行礼!

    “不敢!既然如此,在下就僭越了!”

    另一边,丁夫人和曹昂对视一眼,心中都是微微一惊,没想到萧逸举手之间就把问题给化解了,还得到几兄弟由衷的尊敬,这份本事,不可小觑呀!

    如今曹操家大业大,称霸一方,曹昂虽然是长子,却未被立为正式的继承人,而且她们初来兖州,根基未稳,以后事态到底会如何,还是很难说的。

    本来按照丁夫人的打算,是准备趁机用此事震慑一下萧逸,先立威,再施恩,让对方感恩戴德,结下一份恩情,以后也好为曹昂找到一份助力!

    没想到人家轻轻松松就把问题解决了,而且态度不卑不亢,这样的人物,她们母子能收服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