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8.第298章 小鸡炖蘑菇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主意已定,就无需再瞻前顾后,不过事关重大,曹操决定还是亲自前往坐镇指挥,就像萧逸信中所说的,如果会招来万世骂名,那就大家一起背吧!

    郭嘉受命留守幕府大营,主持日常事务,曹操则带着心腹侍从许褚和曹纯,又点了两千精兵,连夜启程奔赴芒砀山而来……,为了不引起注意,曹操特意下令,一路之上不打旌旗,不见官员,遇到城镇也是立刻饶行,总之一句话,“偷偷的发财,敲锣的不要!”

    芒砀山口,一队玄甲军早已将这里团团围住,没有命令,任何人不得进出,至于外面的山民更是被勒令待在家里,不得随意外出,理由也很简单,太守大人正在清剿山里的贼寇余党,以防误伤;换句话说,如果你没事进山乱溜达,又不小心被官军抓住了,不好意思,杀你没商量!

    果然,得到消息的山民们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,反正有刚发下的粮食,也不怕会饿肚子,对于这位太守大人的命令,他们丝毫没有违背的意思,连盘踞芒砀山多年的大贼首-朱一刀都被收拾了,谁没事还会去处那个霉头!

    “吱!……”一支鸣镝划破天际,本就很响亮的声音借着山口处的回音传出很远很远……,鸣镝示警!

    “弟兄们不要误会,是曹将军亲自前来坐镇了!”

    “口令!”玄甲军可不管是谁来坐镇,他们的规矩是只认口令,不认人,全部弓上弦,刀出鞘,做出了防御姿态,“天王盖地虎!”

    听到鸣镝的第一时间,许褚就把曹操护在了身后,这是他身为贴身侍从的本能反应,不过听到对方的口令,众人却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天王盖地虎?”不用说,肯定又是萧逸亲自下的口令,也只有他能想出这么霸气的口令来,可是下句是什么?天对地,虎对龙……,估计也应该是霸气侧漏吧!

    好在这时候小斌从后面拍马追了上来,这趟差事他可是最辛苦的,别人在马背上待了一天一夜,而他,已经两天两夜了!

    “千万别乱动,他们不认人的,我去对口令!”

    “来人口令?”山口处的守军连弓箭都拉满了,第二次喊出,“天王盖地虎!”

    再看小斌,拍拍身上的尘土,又来了几个深呼吸,最后运足丹田气狂吼到……“小鸡炖蘑菇!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哈哈!”听到如此奇葩的口令,曹操等人先是一愣,随后毫无风度的趴在马背上大笑起来,一个个前仰后合,好些士兵甚至从马背上掉了下来,真是威力无穷呀!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小鸡炖蘑菇,如此奇葩的口令,普天之下也只有‘鬼面萧郎’想的出,用的出!”曹操双手伸出大拇指,继续狂笑不止,连胸前的衣襟都被口水阴湿了。

    虽然好笑了些,但口令却很管用,山口的守军已经放下警备,并搬开了拦路的木马……,答对,过关!

    若干年以后,当历史学家点评这段历史时,一致公认三国时代有三大难猜,分别是:曹操的心思,诸葛亮的锦囊,以及萧逸的口令!

    曹操的心思,阴晴难定,像风雨一样变幻无常,最可怕的是,猜不中的人经常受赏,而猜中了的,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西蜀丞相诸葛亮的锦囊,算无遗策,鬼神难知,无论面对多复杂的局,只要打开锦囊就会立刻迎刃而解!

    至于‘鬼面萧郎’的口令,千奇百怪,层出不穷,往往上半句还豪气冲天,后面就让你哭笑不得,就算把最厉害的老儒都请来也无从猜测!

    “走,进山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在一片山坡处已经转了几百个圈了,因为经过黄鼠这位盗墓大师确定,梁孝王-刘武的陵墓入口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经过几百年的风雨侵蚀,这里和普通的山地在外表上根本没有任何区别,甚至还有百年以上的老树生长,但黄鼠用自己的小命担保,只要他的独门兵刃‘探墓阴阳铲’下去,不见断龙石,那就砍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萧逸对砍脑袋没什么兴趣,因为他已经砍的太多了,可对盗墓这个行当却很是好奇,为此他还卖弄起前世那点可怜的盗墓知识,和黄鼠一本正经的探讨起来……

    人点烛,鬼吹灯,堪舆倒斗觅星峰;

    水银斑,养明器,龙楼宝殿去无数;

    窨沉棺,青铜椁,八字不硬莫近前;

    竖葬坑,匣子坟,搬山卸岭绕着走;

    赤衣凶,笑面尸,鬼笑莫如听鬼哭……

    几句从里学来的口诀一出,黄鼠佩服的差点跪在地上,如果手里有碗茶,他就要拜萧逸为师了,“老天爷呀,没想到将军大人竟然是同道中人,难怪他会放自己一马,难怪他会如此重用自己,原来是同门师兄弟互相照顾啊……”

    以黄鼠的盗墓造诣,自然听得出那几句口诀到底有多神妙,这是挖了多少陵墓才能积攒出的经验啊!不行,自己必须为将军大人保守秘密,要是被人知道了他也是‘土夫子’出身,影响多不好,难得我们盗墓贼里也出了个太守,真是光宗耀祖啊,自己是不是该手书一封,给师门里通通气呢?

    摆上九天九夜的流水席,庆祝一下!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看到黄鼠一脸崇拜前辈高人的目光,还不停的向自己打一些奇怪的联络手势,萧逸立刻就明白了,这是把自己当同行了,“可恶,我掐死你个死老鼠……,哥这么英俊潇洒、仪表堂堂、人间人爱的帅哥怎么会是盗墓贼呢?哥有一份更加崇高的职业好不,当代纯阳观-观主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呀,前辈,……不是,是太守大人,你放心,就是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,光宗耀祖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你还说,啊!我掐死你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,萧逸怒气冲天的骑在一个猥琐的家伙身上,对方被掐的都吐小舌头了,却还是一个劲的夸赞萧逸,嚷着流水席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参见曹公!末将失礼了!”看到曹操竟然亲自来了,萧逸在吃惊的同时还很感动,这是和自己一起背骂名来了!

    “萧郎好手段啊!”环顾四周,曹操惊奇的发现一切准备工作竟然早就做好了,各处山头都有玄甲军士兵组成的一道道封锁线,务必保证没有外人能闯进来打扰;

    三千刚被收服的山贼手持工具严阵以待,铁锤、钢钎、铁铲,绳索……,他们将是盗墓的主力军,因为据黄鼠交代,这三千人里可是人才济济,光是有过盗墓经历的至少占一半,其中有几个高手比起他来也只是稍逊半筹而已!

    这并不稀奇,山贼吗,除了打家劫舍,自然会做一些偷坟掘墓的买卖,因为这个风险相对更小一点,而收获却很封厚,所以说一名好的山贼,同时也必须是一个合格的盗墓贼,艺多了可不压身啊!

    “将士们辛苦了!”曹操一脸和蔼的打着招呼,还拉起几个人的手,嘘寒问暖,犹如春风化雨般,把一群山贼感动的一塌糊涂,人家可是堂堂的大汉-征东将军-兖州牧,竟然给他们一群‘前山贼’问好,多大的面子,死了都值啊!

    “对了,谁是负责这次取金的高人呀?”

    “小人玄甲军-第九营-督尉黄鼠参见主公!“侥幸没被掐死的黄鼠翻着白眼从地上爬起来,跟头把式的滚到曹操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,果然是相貌奇古,必是非常之人;百万难民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,就全靠你的本事了”曹操对于容貌丑陋的人从不歧视,在他看来,人长的奇,本领必然也出奇,比如说萧逸的小黑脸……,“来人,取笔墨!”

    曹操要重用一个人的时候,从来不会吝啬赏赐,动力是要靠奖赏激发的;山里没有桌案,一名亲兵就把自己的后背贡献出来,曹操执笔在手,刷刷点点在一块黄绸子上写了起来,而后又从怀里拿出自己的‘兖州牧’大印,一把盖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滋!任命玄甲军-黄鼠为‘摸金校尉’一职,专司破土取财,以补军中用度,此职受命于上,天官赐福,鬼神不侵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一份任命书,曹操专门为黄鼠设立了一个‘摸金校尉’的职务,同时为了免除盗墓者的心理阴影,特意做了心里安慰,或者说是把盗墓可能引发的因果加在自己身上了,大决断,大气魄!

    “谢主公,属下誓以死报,呜呜……”接过黄绫子,黄鼠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,前些日子他还是个顶风臭出八百里的山贼,没想到时来运转,先是洗白身份当上了督尉,隔了两天功夫竟然又升为校尉,虽然是负责摸金的校尉,可那也是校尉呀,是州牧亲自任命的,有大印……,真是躺在棺材里也会笑醒啊!

    “小的们,出死力,动工啦!”黄鼠斗志昂扬的把黄绫子高高举起,让所有山贼都看到,自己的今天,就是他们的明天。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