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5.第295章 偷营劫寨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午夜时分,芒砀山数千山贼,在大首领朱一刀带领下倾巢而出,就像下山觅食的猴群一样,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山口处……

    说他们蹦蹦跳跳并不是夸张,这是在山里常年生活的结果,高抬腿,轻落足,身体没有重心,不是飞窜,就是跳跃,这些动作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了,一些老山贼到了平地以后甚至都不会走路了,老打晃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就是离山口不远处的军营,打破那里,不但能解除悬在他们头顶的威胁,还能获得过冬必须的粮草辎重,可谓是一举多得!

    没有火把,没有声响,为了不被官军发现,山贼们连手里的兵刃都用破布包裹起来了,怕反光,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接近、挪动,好在天公作美,大营里的官军似乎毫无察觉……

    “大首领,保险起见,还是让我带本部弟兄前去探探路吧!”关键时刻,黄鼠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,哥哥果然没看错你!”朱一刀心里感动万分,谁都知道在前面探路是九死一生的活计,有了陷阱先跳,有了暗箭先挨,“去吧,不论成功与否,从此以后你黄鼠就是芒砀山的二当家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首领提拔!”黄鼠也是一脸的感动,说实话,最近一段时间他在芒砀山里过的不错,朱一刀视他为心腹,群贼对他恭敬有家,平时在自己的山头上一呆,无拘无束,逍遥自在~~~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他真想就这么过下去了,可惜,每当黄鼠升起这个念头时,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张带着微笑的小黑脸,然后就会浑身颤抖,冷汗直流,把所有的鬼想法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跟我上!”咬咬牙,黄鼠带着自己的五百部下向官军大营摸了过去,在群贼的注视下,他们先是般开了道路上的所有拒马、木拦,然后就彻底消失在夜幕中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~~

    二刻钟~

    三刻钟!

    一点动静也没有,就在大家的心脏都快要挑出嗓子眼时,一点火光突然亮起,然后左右三摇,又画了个圈,这就是黄鼠他们得手后发出的信号!

    “好!弟兄们,跟我冲进去!”朱一刀兴奋的一拍大腿,带着几千山贼向大营猛扑过去,路上的障碍物已经被黄鼠他们清理掉了,所以进攻很迅速,当他们冲到大门旁时,军营里已经传出了阵阵的喊杀声。

    “丝毫没有怀疑,都到这个份上了,如果官军还没反应过来那才是有问题,不过已经不要紧了,只要杀进大营,就算成功了。”一想到能获得无数的粮草,还有打败‘鬼面萧郎’的威名,朱一刀就兴奋的热血沸腾,自己马上就要威震山阳郡了吧!不,是威震整个兖州!

    “杀!”怀着这样的梦想,数千山贼一头冲进了官军大营,直奔中军大帐而去,虽然本身就是贼,可他们也懂得‘擒贼先擒王’的道理……,然后,“空的?空的?这里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快四处看看!”冲杀进来之后群贼才发现,大营里空无一人,原来看到的人影只是一些穿着衣服的稻草而已,人呢?

    “不好,有埋伏,快撤出去!”朱一刀不愧是卖过几年猪肉,小商人的精明让他立刻意识到,上当了,至于先前冲进来的黄鼠为什么不见踪影,现在根本就顾不上想,逃命最要紧呀!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!

    大营四周突然亮起无数火把,成群的官兵组成战阵,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将他们团团围困起来,火光照耀下,一名手持‘凤翅鎏金镗’的将军跃马而出,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,“朱大首领,在下山阳太守萧逸,已经等候多时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鬼面萧郎?果然厉害!老子今天算是栽了!”朱一刀知道,自己掉进来的是个死局,看周围的阵势,几千弟兄估计一个也跑不出去,不过困兽犹斗,想让他束手就擒门也没有,可有件事在死之前他必须弄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手下的二当家黄鼠在哪?是不是遭了你的毒手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二当家?黄鼠出来!”随着萧逸爽朗的笑声,先前消失的黄鼠出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再是芒砀山二当家黄鼠,而是玄甲军-都尉黄鼠,一身崭新的军官服,镔铁战甲,赤铜头盔,顶上还插了一根雉鸡毛,在一群士兵的簇拥下到也有几分威风!

    “玄甲军-第九营都尉-黄鼠,参见将军大人!”黄鼠可是春风得意,趁着刚才的时间,他特意洗了个澡,然后换上了都尉的衣服,这是萧逸当初答应下的奖励,如今兑现了;从此以后他就彻底的脱下贼皮,变成一名朝廷军官了,无论走到那里都可以昂首挺胸,大步向前!

    “黄鼠,你个混账-王八蛋,背叛山上的众兄弟!”看到这些,朱一刀立刻全明白了,难怪山下的消息总是有误,难道他不停的怂恿自己下山劫营,原来是内奸!

    “呵呵!大首领误会了,在下早就是我家将军麾下的一名亲兵了,至于去你的芒砀山,不过是执行军务,卧底而已,谈不上什么背叛!”掸了下身上的官服,黄鼠对自己的身份可是很在意的,我是官,不是贼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!弟兄们,咱们拼了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有赚!”一摆手中的鬼头大刀,朱一刀开始动员群贼拼命,不砍几个官军,实在难消他的心头之恨,如果能宰了那个黄鼠,就最好不过了!

    “冥顽不化,放箭!”萧逸轻轻一摆手,成片的箭雨就覆盖了过去,局势如此有利,他才不会让手下士兵去肉搏,玄甲军可是萧逸的命根子,死伤一个都会心疼!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一连串的惨叫,群贼刚冲上去几步,就被箭雨给压了下来,四面八方,飞箭如蝗,根本就靠不上去,就更别提突围了,在留下一地死尸后,他们又被逼回了中央位置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着,此次剿匪,本将军只杀朱一刀一人,其余不问,只要你们放下兵器,本将军保证既往不咎!”先杀上一些立威,而后萧逸就开始软化招降了,这些人虽然是山贼,却也并非无用,至少山地作战他们就全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弟兄听着,我黄鼠用自己的项上人头做保,只要你们归降,愿意当兵的可以从军入伍,不愿意的发给粮食,安心回家务农……,你们还等什么?脱了贼皮,换身官衣穿,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?难道你们想子孙后代也顶着山贼的臭名声吗?”

    黄鼠的话无疑起了很大作用,他在山上人缘一向不错,如今又现身说法,他一个造反的黄巾军余孽都能洗白,咱们这些不过是躲在山里做贼的有什么不行?

    如果真能和黄鼠一样投奔官军,过几年,再混个一官半职的,那这辈子可就算没白活呀,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,尤其是一些头领,更是频繁打起了眼色,要是投奔过去,是不是应该带点见面礼呀?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听信官军胡说,放下刀咱们还有活路吗?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拼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一半,朱一刀突然觉得后心一凉,随即就是一阵剧痛,低头一看,一段明晃晃的刀刃已经从前心位置刺了出来,就像他以前杀猪的刀法一样,一刀毙命!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大当家的了,弟兄们都想活下去,能有机会当官军,谁也不愿意做贼呀,所以只好借你的人头用一用,放心吧,以后弟兄们会记得给你烧纸的!”动手的是小孤峰的当家-‘一片云’,他与黄鼠平时关系最好,心眼也最灵活,如今之计投降是唯一的选择,刚才在人群里他和其余各山头的当家就交流过了,大家一致同意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空手过去,上山当土匪还得立个‘投名状’呢,更何况如今是投靠官军,总得表示一下诚意不是,所以大首领朱一刀的人头就成了最好的礼物,就当他为大伙最后做一次贡献吧!

    “我-不甘心!芒砀山,宝贝……”狂吼一声,朱一刀挣扎着用手指了指老巢方向,随后一头栽倒在他,死不瞑目,就差一点点,自己就要成功了呀!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我们愿降!愿降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