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3.第293章 七分政治,三分军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芒砀山,不仅是汉高祖刘邦起家的地方,据说连孔老夫子都在这里避过雨,还留下了著名的‘夫子涯’,在后世这里更是著名的国家级旅游景点,名嘈一时,看着眼前连绵起伏的山脉,萧逸不禁感慨万千,“哥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前世,当萧逸还是一名穷学生时就来这里旅游过,当时给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……‘贵’,一百块钱的门票,十块钱一瓶的矿泉水,四十块钱一份的盒饭,里面一些特殊的景点还要另行收费,一天下来,把萧逸那原本就很可怜的钱包给刮了个干干净净!

    当时萧逸就郁闷的发誓,有朝一日,自己要统帅千军万马把这里的收费点踏成平地,然后铺上土,种白菜,当然了,那只是一名穷学生的幻想而已,没想到如今自己真的统帅千军万马来到这里了,只是可惜,却没有收费点给他踩踏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总得留下点记号才是,省得日后他们再收我门票钱!”想到这里,萧逸抽出腰间宝剑,刷刷点点,在山口的石壁上写到,“日后凡我萧姓子弟到此游玩,进出随意,不得收取任何钱财!”

    大汉-山阳郡太守-萧逸题!

    写完落款,萧逸不禁哈哈大笑,就算自己用不到,至少也能给后代子孙省上一笔不是,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感谢有一位英明、神武、聪慧的老祖宗的。

    (画外音……若干年后,芒砀山旅游景点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凡是萧姓游客来此观赏‘萧郎石壁’,一律免费,至于其他景点,该收多少还是多少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郎,不知大军何时进山剿贼?”说话的是马六,这次南下由他统兵跟随,至于新婚燕尔的大牛,被留在大本营里专心造小人去了!

    “进山?不,咱们才不会进去,传令,安营扎寨,让弟兄们休息几天再说!”萧逸摆摆手,大冬天的钻山沟,他可不想去受那个罪!

    “那里面的山贼怎办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这连绵起伏的群山,到处都是悬崖峭壁,根本就无路可行,咱们这几千人马冲进去就像一把盐扔进了大海里,立刻消融的无影无踪,最后恐怕连渣子都剩不下;自古以来都是‘沙场破敌易,进山剿贼难,’要想平定此地,还得另想对策才是!”

    萧逸小时候看过一部非常经典的剿匪剧,里面把关于深山剿匪的难处说的一清二楚,为他提供了宝贵的理论经验,所以,剿匪只能智取,不能强攻!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马六在卧虎山上住过那么久,自然知道在山里找人有多困难,到处都是山石遮挡,哪怕相隔几步远,都很难发现对方,再加上还要时刻提防陷阱和冷箭,确实够让人头痛的,玄甲军都是马背上的豪杰,平原驰骋自然天下无敌,可到了这个鬼地方,恐怕连山里的狗熊都比不上,客场作战,吃亏呀!

    “走,去周围的村落里看看;熟悉一下这里的乡土人情!”

    没有向导领路,但这难不住萧逸;他在卧虎山上居住数年,那里的山坡向阳,那里会有泉水,一目了然;在山区里,有水源的地方基本上就会有人,这是常识!

    果然,他们很快就在一个山沟里发现了当地山民的居住区,清一色用山石垒砌的房屋,呈阶梯状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山坡上,简陋、古朴,有些人家还在门口放两根木头拦一下,有些干脆连门都没有,虽然这里离贼窝很近,但百姓们民风淳朴,自己人之间绝不会偷盗的,因此,不需要大门!

    一口破铁锅,半口袋杂粮,一些从山里采摘来的干果,偶尔还有几片挂在墙上熏好的腊肉,这就是山民们所有的财产了!

    至于衣服,大人裹着兽皮,小孩干脆就赤着身子,穿鞋的更是一个也没有,这么艰苦的生活下,不去上山当土匪,也确实没活路!

    民生疾苦啊!

    看到有一队盔甲鲜明,手持刀枪的官军走来,山民们纷纷抱以畏惧的目光,怕官,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习性,哪怕落草为寇了,可骨子里他们还是惧怕官府的,这就是农耕民族的固有思维;同样的,在他们的脑海里当官、当兵也是比当山贼高贵千百倍的职业!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做贼,哪怕他是出生在贼窝里,就像从黑暗中长出的植物天生会选择向阳一样,如果有机会漂白自己,这些人豁出命也会干的。

    另外,萧逸从这些山民的目光中还看到了一点--警惕,不用问也知道,这些人中肯定有山贼暗藏的耳目,甚至很多人可能本身就是山贼,因为生活环境恶劣,白天种田,晚上为贼,这是山区百姓的一种传统生活方式了!

    与善恶无关,只是为了活下去!

    “传令,召集周围山里的‘三老’来大营见我!”摸着下巴,萧逸觉得自己找到突破口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‘三老’就是百姓中德高望重的长者,也是他们的仲裁人,自古皇权不下乡,朝廷的律法还照耀不到这些偏僻的小山村里,所以山民百姓之间的事情都是找‘三老’来裁决,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规矩世代沿袭,对于那些触犯族规的人,‘三老’甚至可以直接判处死刑,而且没人会有异议。

    山民间传递消息的速度很快,当萧逸回到大营里时,十几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子也来了,他们就是本地的‘三老’,不过与其他地方那些面目仁慈,衣衫鲜亮的长者不同,这里的全是些面目可憎,身裹兽皮的老家伙,有好几个还缺胳膊短腿,一瘸一拐来的。

    从这群老头子粗大的手关节,和身上若隐若现的伤疤就看得出,他们年轻时候肯定也是称霸山林的一方人物,甚至很可能就是退伍的老山贼!

    砍不动人了,就回家来继续种地,也不是什么新鲜事,民和贼在这里可以随意转换身份。

    “小民参见将军大人!”十几个退伍老贼同样忐忑不安,以前也有过大军过境,不是抢粮就是抢女人,这次叫他们来能有什么好事;刚才进营的时候他们就观察了,这支军队装备精良,杀气冲天,绝不是他们这些山民能抵抗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支军队的主将可是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呀,如果说最近一段时间山阳郡里谁的名声最响亮,那就非萧逸莫属了,血洗华阳-贾家,屠灭双水-熊家,无数滚落的人头铸就了他‘屠夫、杀神’的大名,所以这次来军营里,老头子们都是怀着必死的决心来的。

    可不来又不行,万一惹怒了这个杀神,直接挥军屠村怎么办?要死就让他们这些老家伙死吧,反正也活的够本了!

    “来,请坐,上酒肉!”萧逸一摆手,示意众人落座。

    这时候十几个老头子才抬起头向主位上看了一眼,然后就集体呆住了……

    来之前他们无数次的幻想过‘鬼面萧郎’的样子,至于外面的各种传说更是听了无数,所以他们印象里的萧逸应该是身高丈二,膀大腰圆,眼赛铜铃,血盆大口,吃人……,就和传说里的山精鬼魅有一拼才是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,坐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郎,身材修长,略微消瘦,笑起来还有两个深深的大酒窝,除了一张小脸黑点外,与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!

    “来,吃好,喝好!”酒席宴上,萧逸什么话也没多说,只是不停的劝酒、劝肉,态度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“敢问将军大人召唤我等有何吩咐,只要力所能及,小民们必然效力!”最后还是这群老头子撑不住了,不问清楚缘由,就是再好的酒肉也吃不下去呀!

    “哈哈!本将军别无他意,只是想了解一下本地的乡土民情而已,诸位无需担心!”萧逸一边饮酒,一边谈笑风生的说道,“另外我看本地百姓民生疾苦,心中甚是不忍,这样吧,你们回去以后就告诉山民们,明日可以来我大营前,每户领取米一袋,盐二斤,至于在坐各位,另有一份,算是本将军的一点见面礼!”

    说完,一队亲兵般上来成堆的粮食、布帛、食盐……,都是山里面紧缺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哗!什么情况,当兵的不抢东西,还要送礼?”十几个老头互相看看,又偷偷掐了下大腿,不是做梦,难道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成?

    萧逸也不多解释什么,只是在酒足饭饱之后,命人送他们出营,顺手还赠送了一辆拉东西用的牛车,人情做的足足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!先礼后兵,七分政治,三分军事,不信解决不了这里的匪患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