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2.第292章 ‘隐王’陈胜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芒砀山,地跨兖、徐、豫三州,方圆纵横数百里,旁依大泽,地势险要,号称有三十六天险,七十二绝壁,易守难攻;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同时也是一块风水宝地,盘龙卧虎,风景如画,许多帝王将相都选择埋骨于此,作为自己的万年吉地!

    同样,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这里又成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,百姓民风彪悍,往往结寨自守,不服王化;因为连年战乱,许多山阳郡的流民为了躲避战火,也经常逃往山中落草,弄的这里是山贼草寇多如牛毛,混乱不堪,当然了,山贼们也有自己的行事准则,那就是强者为王!

    芒砀山三十六主峰之一,仙女峰上,一座天然形成的大山洞中,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方圆几百里内的大小山贼首领数十人齐聚一堂,正在召开他们自己的‘山贼内部扩大军事会议!’

    会议的内容也很明确--如何抗拒官府的围剿!

    山洞最高处的一把石椅上端坐一人,四十上下的年纪,身披兽皮,体态雄壮,一脸的波纹横肉凶相毕露,光秃秃的头顶上更是一根头发也没有,他就是芒砀山群贼公推的龙头老大---朱一刀!

    朱一刀是他的外号,至于本名叫什么,谁也不知道,当山贼的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只叫外号,不用本名,一则外号叫起来比较霸气、响亮,容易被人记住,再者,当山贼毕竟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事,为了不让祖宗蒙羞,同时为了避免祸及自己的亲人,凡是上山为贼的人都会主动放弃原来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一种行业潜规则吧!

    朱一刀原本是屠夫出身,因为手艺高超,无论是杀猪还是宰羊,从来都是只用一刀,所以才有了这么个外号,后来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屠夫的日子也不好过了,实在没有猪羊可宰了,朱一刀干脆就扛着自己那把锋利的屠刀上山为贼,干起了宰人的买卖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杀猪的手艺用来砍人同样很厉害,就凭着一手招招致命的好刀法,和当初摆摊卖肉练出来的小精明,朱一刀在山贼这条道路上走的是顺风顺水,一路高升,最后竟然坐上了芒砀山龙头老大的位子,号令数千匪众,自立为王,逍遥自在!

    “黑熊山,浑天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道沟,过江龙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孤峰,一片云到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口的小喽啰不停的报着各路贼首的名字,这些人平时各有各得山头,有大事需要商议时才会来朱一刀这里聚齐,进来后每个人都非常熟悉的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,虽然是山贼,可是盗亦有道,他们也有自己的规矩,按照实力高低,排名先后落座,绝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如果有谁发现自己的位置上突然被别人抢了,不用说,那是有人要挑衅你的地位,这时候要么主动退让,要么就拔出刀来,在众人的见证下,来一场公平、公开的角斗,胜者落座,至于败者,就再也不需要座位了,因为死人是不会坐着的。

    “无底洞,黄鼠,黄渠帅到~~”

    随着小喽啰的喊声,一个獐头鼠目,瘦小枯干的人走了进来,正是盗墓贼出身的黄鼠;数月不见,他的气色反而好了许多,看来在这个贼窝里混的不错!

    “黄渠帅安好!”

    “黄首领安好!”

    看到黄鼠进来,不少匪首纷纷起身问候,就连一直端坐在石椅上的朱一刀都主动招手,态度非常的客气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首领,见过各位兄弟,大家一向可好!”

    黄鼠来到芒砀山的时间并不长,但是架不住他的来历大呀,与这些土生土长的山贼不同,黄鼠是正经的黄巾余孽出身,根红苗正,追随过‘天公将军’张角,别看现在落魄了,当初也是杀官造反,纵横千里的狠角色,再加上黄鼠为人仗义疏财,经常用钱财接济周围的山头,因此人缘非常之好。

    “好,人都到齐了,开香堂,拜隐王!”

    “拜隐王!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高喊,包括朱一刀在内,大小几十名首领整齐站立,手拿香火,向着山洞高处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!

    原来在这座山洞的高出竟然刻着一副巨型的画像,石刻线条古朴、大气,布满了岁月的痕迹,一看就有些年头了,图像画的是一个年轻人的模样,剑眉星目,神态刚毅,一手持着青锋宝剑,一手高举向天,张着嘴巴似乎正在怒吼着什么,虽然石刻的线条并不多,却把年轻人的神态表现的淋漓尽致,更是赋予了他一种神性般的光辉!

    在画像旁边还有八个撰文古字,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了,但就是山贼中大字不识一个,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人,也知道那八个字是什么……‘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’

    人间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同样的山贼们也有自己的祖师爷,而他们拜的开山鼻祖就是--‘隐王’陈胜!

    陈胜,秦末农民起义第一人,原是个连饭都吃不饱的穷小子,可就是他在大泽乡喊出了‘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’这句振聋发聩的誓言,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农民大起义,后来起义军兵败,陈胜走头无路之下带着几个心腹逃入到芒砀山中,结果被叛徒庄贾杀害,亡命于此!

    后世人对陈胜的评价非常高,就连太史公做史记都说他是‘为王前驱’,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陈胜点燃的这把烈火,也就不会有后来汉高祖刘邦的伟业;因此后人追封陈胜为‘隐王’,并在这里刻画像四时祭祀!

    因为有传说,当年陈胜就是在这个石洞里遇害的,英灵长眠于此!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山阳郡的事情想必都听说了,今天叫大家来此,就是商议一下应对的办法,如今那个‘鬼面萧郎’正在步步逼近芒砀山,快要杀到咱们家门口了,不得不早做准备呀!”石椅上,朱一刀满是忧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哗!……”群匪顿时一片大哗,人的名,树的影,‘鬼面萧郎’这四个字,如今在山阳郡中绝对能止小儿夜哭,让人闻风丧胆啊……

    据说这个‘鬼面萧郎’的年纪并不大,但自从他主政山阳郡以来,先是血洗了华阳贾家,而后又大败十七县联军,双水城-熊家父子,那也是专横一方的人物,结果被此人亲手杀了个干干净净,可以说整个山阳郡都被此人用血与火过了一遍,现在他又向芒砀山周边进军,这是冲着谁来的,那还用问吗?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怕什么,大不了跟他拼了!”

    “拼你个大头鬼,就你山寨里那几百人马,那几把破刀,跟人家拼,拼的过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躲了吧,进深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怕躲的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!再说了,这么多兄弟呢,寒冬腊月的进深山吃什么?啃树皮啊!”

    “静一静!看你们这点出息,刚听到个名字就吓破了胆!”朱一刀拍着石椅,大声训斥着这群属下,“黄首领,你久经沙场,见多识广,如今敌强我弱,不知可有何退敌良策啊?”

    “对呀,黄首领,你可是正经跟官军见过仗的,有什么好办法快说出来吧!”众人顿时把目光都聚集在黄鼠身上,与他们这些只会打家劫舍的山贼不同,人家可是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,几进几出的人物。(黄鼠自己吹嘘的,反正不用上税!)

    “好,承蒙大首领和各位弟兄看得起,那在下就说说自己的浅见!”黄鼠摸摸自己的鼻子,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,话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也有了摸鼻子的习惯,这也算是一种偶像崇拜吧!

    “那天水城-熊家父子之败,就在于他们不该和那‘鬼面萧郎’正面为敌,玄甲铁骑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,弓马娴熟,杀伐骁勇,凭咱们这些人去和人家硬碰硬,那就拿着鸡蛋碰石头,自己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咱们就一点胜算也没有吗?”拍拍自己的光头,朱一刀也是忧愁满面,黄鼠说的正是他所担心的,自己手下这些人,抢老百姓还可以,跟精锐铁骑沙场对阵,恐怕连渣都剩不下。

    可要是不战而逃,他又实在有些不甘心,因为这芒砀山中有一样东西是他势在必得的,只要得了此物,他就能一飞冲天,彻底摆脱小毛贼的身份,甚至可以成为陈胜第二,过过那问鼎天下的瘾!经过多年的苦心研究,最近好不容易有了些眉目,让他现在放弃,舍不得啊!

    “要说胜算吗,也并非没有!……正所谓逢强智取,明的不行咱们可以来暗的呀;那‘鬼面萧郎’远道而来,对芒砀山周围的地势十分陌生,我们可以称他立足未稳之机,深夜劫营,必获全胜!”说着黄鼠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,“小弟不才,愿意率领所部500人马做先锋,为各位探探虚实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芒砀山周围地势复杂,我们偷偷的摸过去,定可杀他个措手不及!”朱一刀猛拍大腿,认为这是一个好计策,“此战若成,黄首领,你就是我芒砀山的二当家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多谢大首领成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