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91.第291章 奸雄思亲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熊家父子五人皆丧,失去指挥中枢的联军顿时崩溃了,无论是各地城主,还是普通士兵,全都疯狂嚎叫着四处奔逃,就像受惊的羊群一样,再也没人能把他们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“鸣号,让出一条通道给他们!”看到敌军全线溃败,萧逸并没有急着勒紧手中的绞索,而是像一位高明的猎人,给猎物们留出一条‘活路!’

    打猎最怕遇到的就是‘困兽之斗’,一旦野兽被逼到绝境里,往往会狂性大发,给捕猎者带来很大的麻烦,人也同样如此,如果萧逸下令继续合围,这些溃兵为了抢夺生路,一定会奋起拼命,血战之下,就算最后能得胜,玄甲军也必然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五千玄甲铁骑可是萧逸的血本,那里舍得让他们蒙受不必要的损失;打仗,在巧,不在勇!

    这时候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像狼群捕猎一样,放开一条生路,让他们逃跑,等到这些人跑的体力丧尽,跑的再无一丝斗志时,再慢慢尾随上去,一点点嚼碎,吞噬!

    就这样,二万多溃军一路疯狂南逃,萧逸领着数千玄甲铁骑像狼群一样尾随,不紧也不慢,每当联军停下来想要整顿队伍的意思时,萧逸就带兵一阵猛杀,逼着他们再次逃窜,坚决不给对手任何的喘息之机,而且每次冲杀玄甲军并不攻击敌军的主阵,而是很巧妙的切掉对方一小角,就像切土豆皮一样,一圈又一圈,不停的削弱对方……

    其实联军一方如果有人能主动留下来断后,就像‘壁虎断尾’一样,牺牲局部,那么大部分人还是有希望跑掉的,可惜,人性自私,没人愿意为了别人牺牲掉自己,所以他们只能继续的跑,一直到跑不动为止!

    跑出二十里后,联军一方的人马就减少了大半,士兵们扔掉了刀枪,扔掉了旗帜,扔掉了一切累赘的东西,可还是跑不动了,一个个躺在地上,宁可举手投降,也绝不挪动半步,再跑,心就要跳出来了……,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四条腿啊!

    这时候玄甲军将士就可以很轻松的走过去,一人一根长绳子,抓俘虏,全栓在马尾巴后边,最厉害的士兵一个人可以抓几十个俘虏,而且不费吹灰之力!

    三十里,联军人马剩下不足一千……

    四十里,只剩下最后区区不到二百人了……

    而这些人就是萧逸要对付的目标,联军各家的城主,以及他们手下的骨干力量,都在这里了,就像淘干水后的池塘,大鱼都露出来了!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饶命啊!我等愿降!愿降!”

    “都是熊氏逼迫,小的们不敢与大人为敌呀……,

    放一条生路吧,家财愿尽数献与大人啊……”眼看逃生无路,各家城主纷纷哀求请降。

    可惜,晚了!

    “放箭,一个不留!”萧逸把手一挥,下达了绝杀的命令,要想山阳郡上下政令通顺,这些豪强势力就必须连根拔起,斩尽杀绝,大火烧过的荒地才能更好种庄稼不是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万箭齐发!十几位城主顿时全变成了刺猬,立刻有士兵跑过去,用利刃割下他们的头颅,高高的挑在长矛上,用来招降那些四散的溃兵!

    “山阳郡,尽入我手了!”看着漫山遍野欢呼的将士,萧逸也是意气风发,征服者的感觉,爽!

    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!”这是****太祖的用兵名言,萧逸一向牢记在心;打扫完战场后,玄甲军上下,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一路南下继续扫荡地方上的残余势力,就以那十几颗城主的人头开路,所过城池基本上是望风而降,就连熊氏一族的老巢-双水城,也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,基本上是一鼓而下!

    这时候那十七名新出炉的县令就派上用场了,萧逸是每到一地就清理一地,而后立刻委派官吏,出榜安民,恢复治安,力求让山阳郡在最短的时间内走上正轨,结果短短半个月,除了最南边的莽荡山区四县外,山阳其余一十九县彻底大定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无愁果然不负重托,好!好!好!”‘征东将军’幕府中,收到萧逸报捷文书,曹操仰天大笑,一连说了三个好字,山阳郡平定下来,就等于是在东南方向建立起一块前进基地,下一步就该慢慢的图谋徐、豫两州了;等这两块富饶之地再到手,下一步就有资格问鼎天下了!

    “恭喜曹公!”

    “贺喜曹公!”

    “有绝世虎将镇守山阳,东南半壁无忧矣!”幕府中的官员连忙齐声恭贺,曹操的基业稳固下来,他们跟着同样飞黄腾达,谁不高兴呀!

    “来人,立刻给山阳郡送二十车美酒过去!”曹操知道萧逸最喜欢什么,金银珠宝都不如美酒来的好,“另外,今晚将军府中举行夜宴,大家共图一醉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喝醉后的曹操与平常人也没什么不同,衣衫随意的丢弃,与部下们勾肩搭背,高呼大叫,喝到兴起时,曹操还拿过马槊,即兴舞了一段,获得频频叫好……,这场豪饮一直喝到月上中天,庭院里倒下了一地的醉鬼,方才结束!

    有人醉酒之后酣睡,有人醉酒之后闹事,还有人醉酒之后容易思亲,而曹操今晚就想起了自己的亲人们。

    当初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为了躲避兵戈之祸,曹操的妻子儿女都躲回沛国-谯县老家去了,一别数载,也不知道她们现在如何了?

    “长子曹昂,现在应该是一名十七岁的偏偏美少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次子曹丕,不知道是不是还那么乖巧,那可是最像自己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淘气捣蛋的三子曹彰,聪明伶俐的四子曹植,对了,还有最小的儿子曹熊,从小就体弱多病,几乎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,曹操怕这个小儿子养不大,所以才给他起名为-熊,就是希望他能长得像小熊一样强壮!

    还有自己那三个可爱的女儿,现在也都是豆蔻年华了吧?

    不知道她们长得像自己一些,还是更像她们的母亲一些;最好别像自己,曹操知道自己的样子跟英俊、威武、帅气之类的根本就不着边,女儿要是长得像自己可就麻烦了,还是像她们的母亲吧,那可都是些温柔、贤惠、漂亮的好女子……

    越想曹操就越没有睡意,干脆披衣而起,让仆人点上灯火,开始研墨写信,如今兖州大定,局势已经逐渐安稳下来,应该把她们都接过来了,一家大小也好团聚。

    对,就这么干!

    信写了两封,分别交给心腹人送了出去,一封给自己在谯县的原配夫人丁氏,让她尽快带着孩子们启程来兖州相聚,另一封,则是写给父亲曹嵩。

    曹操的父亲曹嵩,家财巨富,在汉灵帝时期还出钱买过太尉的高官,也是显赫一时的大人物,后来朝政过于混乱,出于明哲保身的考虑,曹嵩辞官后就隐居在青州-琅玡郡,每日歌酒度日,倒也逍遥快活,如今应该一并接过来才是!

    对于接自己的父亲来兖州,曹操还藏了一点私心,记得小时候他很顽劣,喜欢飞鹰走狗,四处的调皮捣蛋,为此他的父亲曹嵩没少训斥他,说什么“此儿顽劣,不堪教化,日后难成大器之类的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自己威震一方,是名副其实的兖州之主,正好把父亲请来,让他老人家知道一下,当年他是看走眼了,我曹孟德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能行非常事,立万世名!

    哈!哈!哈!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