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4.第284章 舍车保帅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号角连绵,杀声震天,十几万西凉军将长安城围困的水泄不通,日夜攻打,攻势更是一浪高过一浪!为了尽快破城,西凉四悍将李傕、郭汜,张济、樊稠,各攻一门,全都亲提宝剑在阵前督战,但凡有作战不力的士兵,挥剑就斩,毫不留情!

    整整二天二夜,在这种亡命般的进攻下,长安城摇摇欲坠,就像飘浮在巨浪中的一叶小舟,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!

    吕布手持‘方天画戟’在城头上亲自坐镇指挥,那有的战势最为激烈,他就冲杀向那里,可无论怎么杀,那些西凉军就像吃了春药一样,死战不退,甚至还喊出了,‘生擒吕布者,赏千金’的口号!

    看着不断向自己冲来的西凉兵将,吕布不禁有些恍惚,就在前不久,当他还是董卓的义子时,这些人无不对他敬畏有加,将领见了他个个退避谦让,普通士兵更是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‘铁戟温侯’的大名,勇冠三军!

    正是这种万般娇宠,让吕布产生了一种错觉,他才是十几万西凉军中的第一人,至于董卓,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了他吕布的扶持,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可以取而代之!

    在这种思想的刺激下,吕布最终才做出了刺杀董卓,抢回貂蝉的决定,在他想来只要自己登高一呼,十几万西凉大军必定望风而降,就像以前他们总是畏惧的屈服在自己的马蹄前一样!

    可是,他错了,错的很离谱,吕布还是吕布,画戟也还是那杆画戟,可往日的威严却消失不见了,战场上,哪怕是手持最简陋武器的小卒都敢向他冲杀,试图用他的首级换一场富贵,而且前仆后继,不死不休,往日的畏惧如今都变成了贪婪,这时候吕布才终于明白,人们原来一直畏惧的并不是他,而是站在他身后的董卓!

    狐假虎威,仅此而已!

    “高顺,陷阵营出战!”

    随着吕布一声狂吼,一名赤膊上身的彪悍将领带着一群士兵从城楼下冲了上来,这些人并不多,大概只有六七百的样子,却个个甲械精良,他们一冲上来,立刻和涌上城头的西凉军展开了肉搏,只见血花飞溅,人头滚滚,在高顺的带领下,他们切瓜砍菜般把敌军从城头上赶了下去,只留下一地的残尸……

    负责攻击这处城门的正是张济,因为指挥得法,加上麾下士卒们强悍善战,他们已经几次冲上了城头,可每到关键时刻,总是被这群‘陷阵营’的死士给赶回来,就像巨浪遇到堤坝一样,死攻不破,还折了不少人马!

    “叔父,让我再冲一次吧!”二天来惨烈的厮杀,张绣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,‘虎头金枪’也是血迹斑斑,为了第一个杀入长安,他确实拼命了!

    “好,把我的一千亲卫调给你,擂鼓,继续给我冲,今天不破长安,誓不收兵!”张济一把将头盔扔到地上,亲自擂鼓助威,他也豁出去了,走到了这一步,不是杀入长安得到荣华富贵,就是流浪荒野,像野狗一样艰难求生,天堂地狱,一念之间,杀!

    “杀入长安,活捉吕布!”

    “杀入长安,活捉吕布!”

    一队队铁甲兵涌上前线,各种攻城器械也推了出来,士兵们的呐喊声更是惊天动地,所有人都知道,只有杀进去,大家才有好日子过!

    高顺带着满身血污来到吕布身旁,两天两夜的厮杀,以他手下陷阵营的强悍战力,也到了强弩之末,再战下去,恐怕就是全军覆没了!

    “将军,早做准备吧,十几万大军日夜攻城不止,弟兄们死伤惨重,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混账!”吕布一脚就把高顺踢了出去,双眼喷火似的骂道,“守不住也得给我守,丢了长安城,全都给我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其实吕布心中何尝不知,长安恐怕守不住了,可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不敢往这上去想,丢了长安他能去那,丧家之犬吗?

    吕布虽勇,却从来没有过自己的主见;一开始跟着丁原,后来跟着董卓,现在则是王允,他就像一匹被套上缰绳的烈马一样,总是在按照别人的指挥前进,只不过他这匹烈马不太听话,总是喜欢尥蹶子,最后就成了无主的野马,下一步去哪?他真的很茫然!

    “将军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凭将军的神勇,天下之大,何处去不得呀!”刚被一脚踢开,高顺又扑了上来,跪地苦苦哀求,他不怕死,却不想让麾下的弟兄们这么白死!

    “哎!去把貂蝉给我带到城楼里来,再通知弟兄们,准备突围!”看着城下潮水般的攻势,吕布一顿手中的铁戟,他知道,高顺说的是对的,再留下去,只会被无边无际的敌军慢慢吞没,尸骨无存!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高顺长叹一声,生死关头,吕布还念着家里的美人,带个女人突围,难度无疑要增加许多,一路上不知又要白白折损多少弟兄的性命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乱贼围城,社稷动荡,使陛下不安,此皆老臣之罪也!”

    南宫,司徒王允一脸灰败的跪在小皇帝面前,曾经坚定无比的双手此时颤抖的厉害,就像风中的枯叶一般,随时可能掉落,为了维持最后的一点汉臣风范,王允小心的将双手缩回袖子里,身为四朝老臣,宁死不辱!

    王允万万没有想到,局势竟然会坏到如此地步,按照他的想法,只要贼首董卓一除,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,他们这些汉室老臣再好好的经营一番,有天下大义在手,不出数载,那些割据一方的诸侯们也会乖乖的前来朝拜,届时汉室复兴有望,他死后也有脸面去见大汉王朝的二十四代先帝了!

    可惜,事与愿违,除掉一个董卓,千万个董卓立刻冒了出来,对汉室江山虎视眈眈者何止一人?

    坏的不是江山社稷,而是天下人心呀!

    自己太急于求成了,太急了!

    “破城啦!不好啦!贼军从四门一起杀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君臣相对哭泣时,惊天动地的呐喊声传来,随即就是潮水般的喊杀声,且由远及近,不用看也知道,那是叛军在步步逼近皇宫!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,事到如今,该如何是好?”问话的是海燕公主,自从叛军攻城开始,她就换了一身戎装,手持自己那柄金刀,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小皇帝身旁,尽着一个汉室公主的责任!

    “呵呵,公主殿下聪慧过人,不知可曾玩过象棋?”事到临头,王允反而镇定下来,显然心中已经有了最后的打算!

    “这个,倒是略知一二!”海燕公主微微点头,象棋出现的时间并不长,却很快的风靡一时,无论是朝廷官员,还是民间百姓,都有大量的人痴迷于此,宫中生活枯燥,很多时候她和小铃铛就是靠下棋来度日的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可能有所不知,这向其就是那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所创制,此子聪明异常,发明此物原本是为了军中士卒娱乐之用;象棋虽然只有区区三十二个子,比不得围棋复杂,但论起精妙来,却是毫不逊色,棋盘上两军对垒,攻防一体,用智,用勇,用诡……,各种手段层出不穷,极其锻炼人的心智!”

    “能发明此物者,堪称无双国士呀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?”提到这个名字,海燕公主眼前立刻浮现出一个高大,神秘的身影,当初‘十常侍’发动政变,皇宫之中大乱,就是这个人在北邙山护驾,救了他们姐弟三人的性命,可最后论功行赏时,别人个个争先,唯有此人,低调的很,仿佛根本不把皇室的赏赐放在心上一样!

    “神勇盖世,桀骜不驯,胆大包天!”这就是海燕公主对萧逸的印象,就得当时这个坏家伙还拍了自己和玲玲的屁股,真是一点人臣的样子也没有;为了拉拢此人,她还派人把自己的一只玉镯送了过去,结果却犹如泥牛入海,毫无踪影,以至于海燕公主在一段时间里整天的照镜子,以为自己这张脸真的没什么魅力呢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本命萧逸,幽州渔阳人氏,师承不详,或为山野高人子弟;此子初入洛阳时与老臣手谈过一局,现在想起来,由然惊心动魄呀,那萧逸手中的黑棋犹如一把屠龙宝刀,步步紧逼,差点就将老臣手里的大龙屠灭,可没想到关键时刻,他却突然弃子认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老夫也曾以高官厚禄、香车美人试着进行拉拢,可惜,比子心性坚韧,连貂蝉那样的人间绝色也难以动摇分毫,若是萧逸能为我所用,国事未必会衰落至此呀!”司徒王允一声长叹,这就是他死活想不明白的地方,萧逸一方面不贪富贵,处处为汉室江山出力,御前献策,北邙救驾,大战董卓……,可谓是汉室忠臣的典范。

    “可另一方面,他却对皇室若即若离,始终不肯入朝为官,若是有他在,自己又何须牺牲貂蝉来拉拢吕布啊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可是要举荐此人?”海燕公主聪明无比,立刻听出了王允的意思,可是这样桀骜不驯的人,如何才能收服呢?

    “正是!老臣的时间不多了,特此啼血上奏,不惜一切代价,拉拢住此人,日后能使我汉家血脉不绝者,非‘鬼面萧郎’莫属!”

    “如何才能收服此人,为我所用?”杏目圆睁,一双柳叶弯眉都扭在了一起,为了汉室江山,海燕公主不惜任何代价,必要时包括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无有他法,唯有以情动之!”

    司徒王允整理下衣冠,郑重的在小皇帝面前行了三跪九叩大礼,尽了一位汉室老臣最后的职责,而后迈步向外走去,喊杀声越来越近,他的时间到了!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何往?”

    “呵呵!老臣把玩象棋之时,有一招始终不得甚解,今日正好一试,也算了却心中最后一点遗憾!”王允的步伐格外轻松,为了汉室江山,他已经尽全力了!

    “那一招?”

    “舍车保帅!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