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3.第283章 毒士贾诩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,如今之事,拼光亦光,不拼亦光,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豁出去,干吧!”飞熊军大营里,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文士正在向李傕、郭汜二人分析时局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长得很是平凡,甚至可以说是其貌不扬,可举手抬足之间别有一种魅力,让人忍不住对他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“贾先生,此事不知有几成把握啊?”李、郭二人互视一眼,显然还是犹豫不决,董卓死后,他们两个就成了丧家之犬,带着所部人马一路向西逃窜,想回西凉老家去躲避风头,结果一路上军心离散,逃亡者不计其数,还没到西凉边境呢,人马就散去一小半了!

    见此情况,李傕、郭汜二人心灰意冷之下,就准备解散人马,然后收拾些金银财宝各奔东西了,至于以后是隐姓埋名,还是落草为寇,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!

    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他们连包袱都收拾好的时候,文士贾诩突然跳出来反对,并仔细陈述厉害,劝他们不要逃跑,而是纠集人马再杀回长安去……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若有十足的信心,则此事就有十足的把握!”贾诩一直在西凉军中任职,但他为人低调,从不显山露水,因此知道他的人并不多,“司徒王允虽然控制了长安,可他手上并没有多少人马,再加上最近一味的大开杀戒,弄的人心惶惶,根基依然有所动摇;至于那‘虎鸠’吕布,此人虽勇却无谋,只需略施小计,就能擒拿住他,此二人一除,朝中就再无人可挡二位将军的兵威,汉室大权不久尽落手中了吗!”

    “好,贾先生说的对,要是弃军而逃,随便来个小亭长也能把咱们抓起来送去请赏,趁着手上还有上万兵马,就拼他个鱼死网破吧!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劝说,李傕、郭汜终于下定决心,说白了,从洛阳到长安,他们享尽了富贵荣华,现在突然重新变回普通百姓,过那种颠沛流离的日子,他们能甘心才怪呢!

    “呵呵!如此才是上上策;不过在起兵之前,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!”贾诩嘴角含笑,一脸的玩味,其实在他心里,反攻长安也罢,兴兵复仇也好,都只是一种游戏,一种用天下苍生为赌注的游戏;没有什么是非善恶,只是不想让自己的聪明才智白白埋没了,他这种人在史书上有一个特殊的称呼--毒士!

    “什么事如此重要?先生但请直言,我二人必当遵从!”

    “为董太师发丧!”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请想,董太师统帅西凉多年,威名显赫,只因是骤然遇害,才弄的军心离散,最后被人一一击破,太师虽死,其名却尚可一用啊!”说着贾诩指了指外边营地上悬挂着的董字大旗,因为没有风,它只能垂头丧气的挂在那里,可它毕竟是一面旗帜,一面能召唤千军万马的旗帜!

    ”只要二位将军先为董太师发丧,就等于是继承了太师的事业,也就有了号令十几万西凉大军的名份,这就是一面无形的大旗呀,听到复仇的消息,那些四散各处的西凉兵将必定纷纷来投,如此大事可成!“

    “先生高见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傕、郭汜就在军中设下巨大的灵堂,祭拜已经被剁成肉酱的董卓,二人甚至还亲自披麻戴孝,在典礼上充当了孝子的角色,痛哭流涕,并割破自己的面颊发誓,一定要为他们最尊敬、最崇拜、最伟大的董太师复仇雪恨!

    虽然表演的有些过火了,但效果是显著,听到李、郭二人兴兵复仇的消息,那些四散何处的西凉兵马纷纷前来靠拢,队伍不断的扩大,等他们一路杀到长安城边时,已经聚集起了近十万部众,连营数十里,声势浩大无比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两个蠢货还能办出这么大的事来,以前真是小看他们了!”张济的数万大军同样在逼近长安,没想到却被李、郭二人给拔了头筹,至少用给董卓发丧作为号召这步棋他就没想到,看来二人军中必有高人为其谋划呀!

    “叔父,难道就让他们白白摘了桃子吗?”张绣手持虎头金枪,一脸的不愤,董卓死后他们是第一个起兵的,没想到现在‘复仇’的大旗反而被别人扛了去!

    “呵呵!慌什么,这么大的人了还是一点静气也没有,别听风就是雨的,记住,以后做事一定要三思后行!”用马鞭敲了敲张绣的镔铁头盔,张济不禁长叹口气,这个侄儿别的都好,就是遇到大事没有静气,容易冲动,以后恐怕会吃大亏呀!

    “那叔父的意思是?”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头,张绣也知道自己的缺点,可天性如此,总是改不了,要他舞动手里这杆重达五十斤的‘虎头金枪’容易,可要他出谋划策,分析时局,却比登天还难!

    “长安就在眼前,可这是一颗硬核桃,想吃里面的果仁可没那么容易呢!……现在有人主动过来帮咱们把外面的硬皮咬开,这不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张济手指长安,一脸的阴笑,在智商上他自信可以碾压李傕、郭汜二人,所以他毫不介意跟他们合作一把,至于那杆‘复仇’的大旗吗,交出去就是了,有时候低调才是王道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济带着侄儿张绣,和一队亲兵直奔李、郭二人的大营而去,即是拜拜码头,同时也商量一下围攻长安的事情!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二人现在可是意气风发,自从扛起这面‘复仇’大旗以来,几乎每天都有大量的散兵游勇前来投奔,再加上他们一路裹挟百姓,如今已经聚集了十余万人马,就连西凉军另一员大将樊稠也领着人马赶来会盟了,至此,西凉四大悍将齐聚一堂!

    “诸位,董太师为人宽厚,待我等犹如父母,如今父母惨死于王允、吕布等小人之手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也!”李傕一席话立刻赢得大片的称赞声,董卓虽然残暴不仁,但对西凉军士还是很好的,时常用财物、妇女犒赏三军,威望极高,现在李傕的苦情牌一打,立刻把众人的情绪煽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董太师把弟兄们从西凉那个苦地方带出来,让大家享尽了荣华富贵,官爵、金钱、美女……,真是要什么有什么,如今有人要把好日子从咱们手里抢走,逼着弟兄们继续去啃沙子、吃苦头,大家说,我们能答应吗?郭汜继续发言,并把复仇的问题,上升到了以后还有没有好日子过的高度上。

    “不能!不能!”

    “谁敢抢我们的好日子,就跟他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跟他们拼了,大不了鱼死网破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动情处,一些将校甚至哭泣起来,不知哭的是董卓,还是自己以前的好日子!

    看着李、郭二人声情并茂的表演,张济不禁有些吃惊,几年的军中同僚,他对这两个家伙知之甚深,让他们杀人放火就天下无敌,让他们想出这套说辞来,呵呵,估计比杀了他们都难,这是背后有高人支招呀!

    目光环视,张济最后终于在人群里看到了非常低调的贾诩,平凡的外边,平凡的衣着,毫不起眼的位置,如果说他就是这件事背后的谋主,估计谁也不会相信,可张济断定,没错,就是他,大智若愚,********,会藏的才是高手啊!

    该哭的哭完,该骂的骂完,最后众人面临着最后一个议题,谁来做西凉军新的领头人?

    蛇无头不行,鸟无头不飞,董卓死了,必须的选出一个新的头领带领大家继续走下去;而现在有资格挑战这个位置的共计四个人,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……

    这下就非常有趣了,众所周知,李、郭二人是死党,从来都是形影不离,哪怕是逃命的时候;而张济平时又和樊稠走的比较近,二比二,势均力敌呀!

    “李、郭二位将军跟随董太师时间最长,又统帅着最精锐的飞熊军,他们二位做我们的新领头人,当之无愧!”人群中立刻有人鼓吹起来,一方面摆二人的资历,另一方面点醒大家,谁手里的硬实力最强,飞熊军,那可是西凉军中的王牌!

    “两个无胆鼠辈也配当首领,当初董太师遇害,有些人可是连一支箭都没发就逃之夭夭了!”脾气火爆的张绣立刻从队列中站出来,揭起李、郭二人的老底!

    “乳臭未干的小娃娃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!”李傕反手拔出宝剑,目光却落在了一言不发地张济身上,对这员西凉军中有名的‘智将’,他可是顾忌很深啊!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!”一摆手中的‘虎头金枪’,张绣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眼见将军们都抄家伙了,两方的亲兵侍卫也纷纷拔刀出鞘,怒目相视,大有一言不合,就血溅当场的架势!

    “二位且慢!”眼看火拼的局面一触即发,队列中的贾诩慢步走了上来,大家都是为董太师复仇而来,如今强敌未灭,自家人之间怎好先伤了和气呢?”

    “贾先生有何良策?”看到贾诩出来,郭汜等人算是抓住了救命草,和张济火拼,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,再说就算胜了,恐怕也会元气大伤,到时候还谈什么攻取长安,复仇雪恨啊!

    “呵呵!此事极易,这里共有四位将军,正好长安城也有四座城门,每人各攻一面,谁能先杀入城中,斩了王允那老儿为董太师报仇,那大家就拥立他为西凉军新的‘共主’如何?”贾诩不愧是‘祸国毒士’,短短几句话,不但化解了众人眼前的矛盾,还激发起众人的士气,如此一来,攻打长安时必然人人奋勇,再无保存实力的私心!

    “好,就按贾先生说的办!”一直冷眼旁观的张济终于说话了,还特意向贾诩抱拳拱手,以示尊敬!

    “好!就这么办,先入长安者为共主!”

    目视长安,西凉众将杀气冲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