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81.第281章 枭雄落幕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济北郡,兖州中枢所在,曹操的‘征东将军’幕府如今就驻扎在这里,一方面便于他遥控兖州诸郡,但更重要的是为了防备北方那个强大的邻居--袁绍!

    袁绍自从占据冀州这块沃土以后,实力日益壮大,麾下谋士如云,战将如雨,俨然已经成为了关东各路诸侯之首,大有一统北方的架势!

    现在曹操最为惧怕的就是袁绍突然挥军南下,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与之抗衡,好在袁绍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右北平太守公孙赞身上,积极攻伐,看来他的战略目标是先吞并幽、青、并,诸州,一统河北之后,北连大漠之众,再掉头南下对付黄河以南的大小势力!

    如此最好了,曹操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,他的部下们正在全力消化兖州各地的力量,只要能把兖州经营成铁板一块,他就不怕任何人的挑战了!

    问题是兖州不好经营呀!看着书案上那一大摞公文,曹操只能抱以苦笑,都是要钱粮,要援助的,就连荀彧那样的大才都忍不住在书信里大吐苦水,其他各处就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兖州刚刚经过战乱,百姓流离失所,百业疲惫,还有那上百万的黄巾战俘需要安置,而这些全需要大量的钱粮来支持,可曹操也是囊中羞涩啊,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地方豪强拒不纳赋,不服法令,即使是各地的太守也压制不住这些地头蛇,反而屡屡被人所制,想想都是一把眼泪呀!

    ‘望天吼’就在曹操的脚边徘徊,这段时间它又长大了不少,已经有了几分獒犬的气势了,一身黑色的毛发很是光鲜,而且颇为通灵,眼见主人一脸的不高兴,它立刻对着那些罪魁祸首,就是书案上的那些公文狂吠起来,在它的世界里没有善恶对错,有的只是对主人的忠诚!

    不过当小狗的鼻子闻到其中一份公文时,吠叫声突然停住了,紧接着浑身的狗毛炸起,耳朵垂下,夹着尾巴急忙跑回曹操脚下,一副受惊的样子,天可见怜,它又闻到那个喜欢弹它小丁丁的恶魔的味道了!

    “哈哈!几百里之外都能让獒犬胆寒,果然厉害!”曹操大笑着从中挑出一份书信,那是山阳太守萧逸写来的,这个小家伙既没有跟自己诉苦,也没有伸手要东西,相反,他还把从‘黄巾余孽’处缴获来的财物送来了一部分,而且字里行间还表示,只要让他放开手去干,钱粮不是问题!

    “奉孝,你觉得萧郎此举何意呀?”曹操将书信交给自己最得力的谋士,如果说众人中谁最了解萧逸,第一个是曹操,第二个就是郭嘉!

    “不愧是‘鬼面萧郎’,一封简单的书信里都透着浓浓的血腥味,看来山阳郡那些地方豪强要倒霉了!”郭嘉还是酒不离口,尤其是得到酒坊以后,天天喝的醉熏熏的,但一双眼睛却明亮无比,美酒醉人,却不醉心!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现在兖州地面上是杂乱无章,清理掉田地里的杂草才好种庄稼,萧郎就是一把燎原的野火,虽然说烈火无情,可大火过后,留下的就会是一片肥美的土地!”

    郭嘉的态度很明确,他是支持萧逸的,别看两个人以前经常为了一些小事争斗不休,互相‘毒舌’的厉害,但到了关键时刻,他是绝对会帮上一把的,而且不论对错,萧逸救人他支持,杀人,他同样支持,这里就是朋友之义!

    “嗯!奉孝言之有理!”曹操微微点头,自古以来皇权不下乡,地方豪强势力一直是统治者的一块心病,秦始皇统一天下后,迁富户十二万于咸阳,就是为了压制一下这些地头蛇,可中央的权力一旦稍弱,这些豪强们就会像野草一样再次冒出头来,他们吞并土地,鱼肉百姓,甚至是画地为王,抗拒中央法令,大汉天下败落都这般田地,这些人的作用不容小视;现在用一把大火烧光他们,不失为一个好办法!

    不过这把大火不是谁都能烧的起来的,萧逸无疑是一个放火高手,现在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助他一臂之力,让这把大火烧遍兖州各地!

    “主公,是不是给萧郎回一封书信,以示支持?给他壮壮胆气!”郭嘉不愧是好朋友,时刻想着帮萧逸扯虎皮,做大旗!

    “回信?不用!任何书信对萧郎而言都是一种制约,老夫不闻不问,让他放开手脚尽情的大干一场吧!”曹操大笑着摆摆手,既然放权,那就放一个彻底,这就是他用人的原则!

    “主公圣明!”郭嘉整理衣冠,难得的正式行了一礼,既为自己遇到一位明主庆贺,也是在替萧逸拜谢,有这样一位对部下无比信任的主公,人生大幸!

    “那其他各位大人的书信如何回复?”诉苦的书信可是堆积如山啊!

    “好办!”随手拿起一份公文,是东郡太守荀攸的,这位老好人同样在抱怨地方豪强违法乱纪,处处掣肘;冷冷一笑,曹操笔走龙蛇的批示了五个大字---“唯杀尽而已!”

    “报!主公,长安八百里快马加急!”

    曹操和郭嘉刚处理完手头的公文,就看到一名鸿翎信使从外面闯了进来,看那风尘仆仆的模样就知道,一定是出大事了,长安?朝廷!

    拿过密封的信桶,一把拍开,曹操目光一扫,顿时就愣在了当场,神色阴晴不定,随后郭嘉一把取过,一目十行的看完,也傻在了那里……

    书信里没有过多的描述细节,只有非常简单的几句话,“司徒王允、美人计,……吕布反水,受禅台,刺杀董卓……

    良久,二人对视一眼,几乎同时自言自语到,“董卓死了!”

    一代枭雄,终归尘土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八百里关中,弘农郡,迁都长安以后,西凉军中大将张济就屯兵于此,他平日历就是专心练兵,对于都城长安发生的事情基本做到了不闻不问,更是一脚也没踏进去过,大有任他风浪起,稳坐钓鱼台的架势!

    可惜,树欲静而风不止,三天前从长安传来消息,董太师要受禅于汉,登基做皇帝了,犹如一声惊雷,西凉军中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,董卓一旦坐上那把龙椅,那他们这些部将人人都是开国功臣,荣华富贵,香车美人,要什么有什么……

    第一时间,所有西凉众将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疯狂的向长安涌去,一边跑,一边忙着准备阿谀奉承的话语;谁都知道,新皇登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封赏群臣,现在不往前靠,还等什么时候牙,哪怕多在董卓面前走两圈,混个眼熟呢,一个开国侯的爵位总少不了吧!

    众人之中唯一列外的就是张济,得到消息后,他还是每天准时的操练兵马,囤积粮草,一点动身的意思也没有;这可急坏了他的侄儿张绣,多少腥风血雨都受过来了,眼看就要论功行赏,怎么反而退却了呢?

    “叔父大人,侄儿以为您现在应该火速进京,多在太师面前走动一二,凭您往日的功勋,估计一个‘大司马’的位置是十拿九稳的!”张绣表现的极为兴奋,这样的天赐良机,失不再来啊!

    “痴儿,不要被眼前的富贵烟云遮住了双眼,忘记当初在洛阳时,萧郎和你我说过的话了吗?无论有多大的官职,无论有多大的富贵,绝不可踏入长安城一步!”张济神情柔和了许多,自从放下仇恨,他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,看事情也更加透彻了,大富大贵,同样也是大灾大难啊!

    “那萧逸再足智多谋,岂能料定今日之事?况且他远在千里之外,又如何知道长安城里的变化;万世富贵就在眼前,此时不取,岂不可惜,叔父还是火速进京为是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岂不闻‘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’,叔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全是因为在紧要关头听了萧郎的话,这次,也断不会错!”张济一脸微笑的擦拭着手中的宝剑,不时还摸摸上面的刃口,“再者一说,你以为官爵这个东西是靠送礼、拍马就能得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好机会错过去?”

    “痴儿,记住了,为将者,兵马才是咱们安身立命的根本,正所谓‘有兵就有权,有权就有官’,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……

    董太师能取代汉室江山是因为他手里有兵权!

    关东诸侯们能割据一方,自成天地,也是因为他们有兵权!

    只要你我叔侄紧紧握住手中的兵马,哪怕咱们不进长安半步,高官厚禄一样也少不了!”

    “叔父高见!”口中虽然称是,但张绣的心里明显还是有些不服,“既然叔父不愿入京,莫不如让侄儿代劳一次如何?否则万一董太师怪罪下来,也好解说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好!那就由你走一趟吧,记住,多带侍卫亲兵,每人带双马,一旦长安城中有变立刻逃回来,绝不能迟疑;叔父会派人在途中接应的!”

    略加思考,张济还是同意了让侄儿跑这一趟,少年人不经过磨练永远也长不大,再者他也很想知道一下,萧逸预言的惊天大变到底会是什么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