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9.第279章 平顶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当萧逸的战马踏入城中时,里面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了,华阳城内的守军不是被斩杀,就是成群结队的举手投降,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遇到,至于城主贾善,在逃回自家宗祠以后,立刻被大批蜂拥而来的追兵团团包围,无奈之下,只好带着管家贾富一起投降了,想让他这种有钱人自杀殉节,实在是难如登天!

    身为阶下囚,贾善反而慢慢冷静下来,他发现周围这些铁骑兵全都是燕赵一带的北方口音,也就是说这是一支客军,但据他所知,最近一段时间山阳郡内并没有外来兵马入住,唯一例外的,就是那名十八岁的娃娃太守带来的人马!

    “哎!我真是人头猪脑啊!”贾善郁闷的直用头撞墙,记得前不久他接到过一份娃娃太守的告令,结果他看都没看,直接扔给下人去擦屁股了,自古强龙不压地头蛇,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也敢对他发号施令,做梦!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想到啊,原以为对方是只没断奶的小羊羔,没想到竟然是一头筋粗肉满的斑斓猛虎,会吃人的,如今城破家毁,真是悔之晚矣!

    心中虽然哀怨,可贾善还存了一丝幻想,虽然自己得罪了那个娃娃太守,但对方毕竟是个十八岁得少年,勇猛有余,而经验必定不足,这次可能也是一怒出兵,一会只要自己好生哀求、认罪,把家产奉上一部分,然后再从自己那二十一房小妾里挑几个姿色出众的送上去,讨得欢心,未尝就不能逃得性命,如果马屁拍的好,就是重回城主之位也并非不可能啊!

    “嗯!这这么办,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考验自己本领的时候到了!”

    萧逸丝毫不知道有人正准备用美女贿赂他,此时的他正在兴高采烈的查点战利品,这次出征,他特意把主簿秦禹,和那五个倒霉鬼县令都带来了,破城以后立刻占据府库,然后让他们仔细清点,这些钱粮就是以后立足的根本,丝毫马虎不得!

    “黄金五万两,银十五万两,丝绸千余匹,五珠铜钱三大窖,正在一一清点……,粮食三十屯,每屯约千余石,另有上好铁砂五十万斤……”

    秦禹几个人快要乐晕了,真是捡到个金娃娃啊,这些财物足够他们重建山阳郡城和安置那十万难民了,原以为来的这个娃娃太守只会喝酒、逗小萝莉,没想到不动则已,动如雷霆,他们可是全程观看了攻城的过程,只用了不到一炷香时间,真是虎狼之师啊,有这样一支军队,有这样一位太守,山阳郡终于有希望了!

    “铁砂五十万斤?还有这么多存粮,呵呵!这位贾城主野心不小呀!”

    乱世之中,铁砂绝对是最贵重的战略物资之一,这么多铁砂,如果用来打造兵刃,铠甲,足够装备几万人的,再加上那些钱财,如果时机成熟,足够让一条菜花蛇腾云化龙了,不过这块肥肉最后却便宜了萧逸,有财不如有福啊!

    “来人,分出三成的财物、粮食,送到曹公哪里去!再给我写一封信,就说最近山阳郡内有黄巾余孽为患,本将军要大开杀戒,剿灭贼寇!”萧逸是聪明人,知道好处不能独占的道理,如今兖州各地百废俱兴,到处都缺钱粮,自己吃到这么肥一块肉,理应分给别人一份的。

    再者,萧逸这也是在曹操那备案,自己在山阳郡里大开杀戒,必然会招来无数的流言蜚语,他需要曹操这颗大树遮风避雨,关键时刻甚至需要兵马上的支持,破了华阳城就相当于捅了马蜂窝,那些地方豪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,一场大战,就在眼前啊!

    “来人,把那个贾善给我押上来,本将军还差他一个许诺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片刻之间,五花大绑的贾善主仆就被带了进来,而地点就是贾家的宗祠,在人家的老祖宗面前审讯不法子孙,萧逸颇有点恶作剧的意思!

    “小的贾善叩见太守大人,大人的告令小的早已收到,原本想多多筹集些钱粮再给您送去,没想到竟然劳烦大人您亲自来取,小人有罪呀!”贾善的演技确实不错,进来之后头都没抬就跪倒在地,拼命哭诉起来!

    “哦!既然知道有罪,本太守应该如何处罚你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小人愿意献上一半的家财,为大人充作军饷,另外,小的家中还有几名姿色可人的歌姬,全部送与大人暖床之用,惟愿大人高抬贵手,放我一条生路啊,小的日后当牛做马报效大人啊!”一边哭诉,贾善一边拼命的磕起头来,事到如今,什么野心霸业、什么万贯家财他都不要了,只要能逃得一条小命就心满意足!

    “呵呵!未破城之前,华阳县的钱财都是你的,可如今本太守的大军已然入城,这里的一草一木已尽归我所有,你用我的钱财来贿赂我,到底是何居心呀?”萧逸一脸的玩味,一半家财?玩笑;自己抓了个通吃,难道还要吐出去一半不成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一个简单的逻辑题,吓得贾善冷汗淋淋,“这个娃娃太守真的只有十八岁,怎么比官场老油条还滑,莫非是妖孽转世不成?”

    “贾善,抬起头来,你我可还是旧相识呢?”

    嗯!这时候贾善才发现,上面那位娃娃太守的声音似曾相识呀,而且似乎就是最近几天的事,当下他壮起胆子向上偷偷望去,只见‘蚩尤鬼面’盔轻轻抬起,一张微笑的小黑脸就露了出来,与此同时,对方的一只手还不停的做着捻钱的姿势?

    “你?你不是那个小道士……这?”贾善惊的是目瞪口呆,连完整的语句都说不出来了,至于他身边的管家贾富,已经白眼一番,晕死过去,“那个收了他五十金的恶魔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罪该万死,大人赎罪呀!”贾善现在是万念俱灰了,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当泡踩,难怪华阳县这么轻易就失守了,人家早就摸到自己的老巢里,还面对面交谈了半天,可恨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,哎!不怪人家太聪明,全怪自己人头猪脑!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近日会有一劫,如今劫数已到,我的卦像算得还准吧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大丈夫,一诺千金,您说过我能‘封侯’的,不能言而无信呀,小的现在不求封侯,万贯家财也不要了,只求放小人一条生路!如何?”事到如今,贾善也豁出去了,这个时代的人最重诺言,抓住这一点也许还能有个活命的机会!

    “哈哈!说得好,男子汉,大丈夫,一诺千金,本太守岂是言而无信之人啊!”萧逸本就是逻辑学高手,岂会被自己之前的诺言给束缚住,“来人啊,把贾善拖下去,封他个平顶侯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几名如狼似虎的亲兵冲上来,托着贾善就往外走,任他如何挣扎也是无济于事!

    “平顶侯?什么是平顶侯?朝廷里有这个官爵吗?”一直到刽子手举起雪亮的大砍刀时,贾善才明白过来,人的脑袋在脖子上算是个突起物,把这个凸起砍的和肩膀平齐,不就是平顶了吗?

    原来如此!难怪小道士当初预言‘封侯’时,总盯着自己的脖子看了,他是在找下刀子的位置啊;可惜,明白的太晚了!

    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,带血的人头飞出数米之远,贾善终于从富甲一方的土豪,成了‘平顶侯’‘野心,害死人呀!

    宗祠之内,萧逸正在翻看一本贾氏族谱,新编纂的族谱非常完整,贾家十几代的血亲分支全收录在内,无一遗漏,倒是省了自己不少麻烦!

    “典韦听令!按照这本族谱上面的,所有贾家族人,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手下留情呀!贾善有罪已经伏诛,但这族谱之上许多人都是无辜的呀?”听到如此冷酷血腥的命令,主簿秦禹一个虎扑,试图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拦住典韦,同时向萧逸苦苦哀求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主簿,难怪以前你们把山阳郡治理的一塌糊涂,记住了,乱世当用重典,如今这华阳县城就像一块田地,而这些贾氏族人就是长在其中的乱草,斩草若不除根,春风一吹他们就会卷土重来的!”

    萧逸知道自己这一刀下去肯定会杀死许多无辜的人,但身为一郡太守,他必须为全局着想,大战在即,他必须在身后留下一个干净的华阳城,一点隐患也不能留,所以那些本不该死的人,也必须去死,因为他们的死可以拯救更多的人!

    “大人,几根杂草除掉就是,可您这大刀一挥,许多庄稼就跟着一起被斩断了呀!”秦禹依旧在苦苦哀求,看着那本厚厚的族谱就知道,这上面至少好几百条人命啊!

    “那也只能怪他们的命不好了,我没时间一一分辨……,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