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8.第278章 一炷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山阳郡城外,玄甲军大营,萧逸回来后一头扎进自己的小帐篷里,一边泡着最喜欢的药浴,一边闭门沉思眼下的时局!

    如今的山阳郡就像一局棋,而各种大小势力就是上面的棋子,可谓错综躲避,混乱不堪,但在混乱中却又维持着一种巧妙的平衡,使得山阳郡没有发生较大的动乱,可是现在自己就要打破这种平衡了!

    安阳县就是萧逸要吃掉的第一颗棋子,那里的钱粮正是现在他所急需的东西,山阳郡城的重建,十万难民的安置,都缺不了钱粮,如今那里的虚实萧逸已经全部掌握了,吃下去并不难,难的是随后可能引发的各种后果!

    一旦自己吃下安阳县,那山阳郡中其他二十二县的大小势力会做何反应?是继续各自为政,还是会组成一个反对自己的联盟?

    如果他们真联合到一起,就会形成一股谁也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,以萧逸的才干、胆略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,总不能把这些人都杀光吧,虽然说狠狠心也不是做不到,可他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山阳郡,一个能种田、收税、安居乐业的净土,而不是寸草不生的无人区!

    破敌易,活人难啊!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把黄鼠叫来,本将军有事派他去做!”反复思量后,萧逸决定先下一手暗棋,往那些大小势力中掺点沙子,而黄鼠就是最好的人选,他当年可是追随过‘天公将军’张角的人,是根红苗正的黄巾军元老,对绿林中那一套熟悉的很,在那些山贼草寇中也堪称是老大哥了!

    把他派出去,就相当于在敌人中多了一双眼睛,而且还能收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,对就这么做!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将军大人!”对于萧逸,黄鼠是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,他们可以说是老相识了,在卧虎亭时就打过交道,可越是如此,黄鼠才越感到畏惧。

    “黄鼠,我要交代你一件差事!”

    “愿为将军效力!”

    “呵呵!你就不先问问是什么差事?”萧逸不禁哑然失笑,对于识趣的人他总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属下只知听命行事,不敢问其他!”黄鼠把头低的更厉害了,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,知道的越少,活的久越久!

    “好,你是个聪明人,本来我还有点犹豫,现在看来却非你莫属了!”萧逸点点头,终于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萧逸与黄鼠在大帐中密谋良久,随后黄鼠连夜跑到难民营中仔细挑选了五百旧部,全是当年跟他一起杀人放火过的绿林巨匪,又携带了不少金银财宝,天亮时分消失的无影无踪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豆腐西施这几天非常的失落,那个一见钟情的小铁匠突然不见了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就像不知道他从哪来,她也曾四处打探过,却一点消息也没有,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‘豆腐西施’就变得茶饭不思,每天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路对面,耳边仿佛总是回响起那节奏分明的敲打声,还有那团带着她无数美梦的炉火!

    贾善最近的小日子就要舒服多了,自从听了小道士的话后,他把所有大小事情都交给了管家贾富处理,自己干脆搬到了贾家祠堂里居住,一则是修身养性,同时也勤加给列祖列宗上香祷告,保佑自己早日飞黄腾达!

    可惜,美梦易碎,人生无常!

    “主子,大事不好啦!敌军!”当‘疯狗大仙’贾贵再一次冲进贾家宗祠时,带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,安阳县城被人包围了!

    “什么?有大军围城?”听到消息,贾善也是一惊,不过身为家主,此时到还能勉强保持镇定,“是哪里来的兵马?可曾看清旗号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,全是清一色的骑兵,那个旗号奴才从来没见到过,不知是那家的兵马!”

    “走,看看去!命令家中所有仆役一律上城防守,另外,再从地窖中给我取些钱财出来!快去!”贾善伸手抄起一把宝剑,带上几名贴身护卫向城头走去,心中也在暗暗猜测,到底是谁敢来冒犯自己的虎威,会不会是外来势力,是路过?还是专找自己麻烦的?

    “希望这次可以破财免灾吧!”带着几箱子黄金,贾善登上了城头,他知道,黄金有时候是比宝剑更加有用的武器!

    随着清风逐渐吹散了晨雾,一座座如山般的军阵出现在华阳城外,清一色的铁骑兵,而且装备精良,杀气冲天;从士兵们那或冰冷,或炽热的目光中就可以知道,这些都是百战沙场的精锐战士,与那些只会拿着刀枪欺负一下普通百姓的郡卒相比,如有猛虎面对绵羊!

    “外面的将士,敢问是哪路人马?若是路过本地,在下不才,愿意资助些钱粮与将士们使用!”贾善也算有些见识,这样的精锐铁骑绝不是周围那些土著势力所能拥有的,更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,现在只有寄希望于他们拿点钱财就走人吧,当然了,如果想要些女人也可以!

    铁骑军阵中,萧逸一身戎装,头戴‘蚩尤鬼面盔’,手提凤翅镏金镗,杀气腾腾的看着自己选中的第一个目标,这次出征,五千玄甲铁骑倾巢而出,要的就是一击必中,必须在周围其他土著势力没反应过来以前,干净利落的拿下华阳城;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,他在等一条消息!

    至于城头上贾善的提议,萧逸丝毫没有兴趣,这次来他要的是全部,而不是区区几箱子黄金,通吃才是王道啊!

    “报将军!铁砂河那里已经得手了,所有沿河的作坊无一毁坏,上千匠人也全部生擒!”一名传令兵带来了萧逸等候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次进军,是兵分两路的,萧逸带兵围城,而小斌则带着另一支人马,一路潜伏去偷袭铁砂河了,那里的作坊和工匠都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好!下面就该看咱们的了!”萧逸冷冷一笑,还是战场的感觉更让他迷醉,尤其是马上就能闻到人血的芳香了,“典韦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此!”典韦手持双戟来到近前,自从投到军中以来,他一直没得到什么立功的机会,就像一饥饿已久的猛虎一样,现在机会终于来了!

    “这次攻城,由你做先锋,本将军亲自擂鼓助威,三炷香的时间给我拿下华阳城,违令者,军法从事!”萧逸一挥大手,一面巨型战鼓就抬了出来,一起的还有一个小鼎,和三柱清香!

    “末将尊令!三炷香,拿下华阳城!”典韦一脸兴奋的直接走向队头,像他这样的人,就是为战争而生的。

    “点香,进兵!”一声令下,萧逸亲自来到巨鼓面前,拿起沉重的鼓槌,开始敲打起自己前世最喜欢的一段音乐……将军令!

    “咚!咚咚!……”激昂的鼓声振奋起每一名士兵身上的热血,随着一声呐喊,在典韦的带领下,玄甲铁骑向一道洪流般向安阳城头冲去……

    密集的箭雨向城头铺盖而去,压的上面的守军抬不起头来,典韦亲自带着一队人马直冲城门而去,巨大的撞木狠狠的冲击着城门,震的尘土飞扬;另有一些骑兵围着城墙四处奔驰,看到有合适的地方,一抖手中的套马索,直接套上突起物,而后咬住钢刀,顺着绳索像猿猴一样攀援而上,动作敏捷无比;这一手还是当初雁门大战时从匈奴兵那里学来的,却是攻城掠地的好办法,但也非悍勇之卒不可用!

    “守住,给我守住!只要打退敌军,每人赏五金,再分城外的良田十亩!”城头上,贾善高声大喊,试图用重赏来鼓舞手下士兵的斗志,他已经看出来了,城外的军队绝不是什么过路客,这是想要他的老命啊!

    “杀!……去死吧!将军大人在亲自擂鼓,弟兄们死命往里杀啊!”玄甲军骁勇善战,再加上士气如虹,紧紧一个冲锋就越上城头,开始大力砍杀那些守军,至于贾善一方的人马,全是当地的土军,何曾见过这种万马千军的大阵势,虽然人数上也有数千之众,但在玄甲军面前,就像阳光下的积雪一样,迅速消融不见……

    “轰!轰!……哗啦!”在典韦等人的大力撞击下,城门终于被撞开了,大队人马洪水般的涌入,迅速淹没了一切阻挡他们的人和物……

    “主子!守不住了,赶快退回宗祠里去吧……”眼见大势已去,管家贾富带着几名亲卫保护着家主贾善开始逃跑,至于他的弟弟贾贵,刚才冲锋时就被乱箭射杀,死无全尸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不应该这样啊!……我是有天命的,我日后能封侯的……”贾善快要疯狂了,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,竟会受到这样的恶报,这些黑色铁骑兵就像地狱来冲出的恶魔,四处追杀着自己的手下,华阳城完了,贾家完了,可怜自己家族十几代人积攒的家业啊,就这么被人连根拔起……

    “走,进城!”一曲将军令打完,萧逸扔下鼓槌,看了看刚燃烧完一根的清香,满意的点点头,一炷香时间破城,这才是自己的虎狼之师!

    华阳城破,自己的钱袋子终于打开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