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7.第277章 大哥,你以后能称王吗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敢问在下的面相如何?”贾富用力的挺起胸膛,做出一副气势十足的模样!

    “呵呵!面由心生,我观阁下身如游蛇,目无定睛,胸无定骨,脚无定根,虽然也有几分富贵气,可惜都是从别人身上沾染来的,自己本身却没有多少气运,此乃‘金藤缠身’之相也!”

    “敢问小仙长,何为金藤缠身?”听着有意,随着萧逸几句话说出,贾富身上那股强装出来的气势,立刻泄的无影无踪,并用上了‘小仙长’这样的敬语!

    “山间之藤,饶树而生,树有多高,藤就能爬多高,看起来树与藤均是高高在上,可终究还是寄托而生,自己并无任何根脚,树生则藤生,树倒则藤死,所以你这一生的富贵荣华全看依附之人如何!”

    说完贾富的面相,萧逸又抓起他的手看了看,“手薄无肉,指缝如筛,虽然每日理财无数,可惜终究是为他人做嫁衣呀!”

    一番话不但贾富听的目瞪口呆,就是站在他身后一直低头不语的贾善也是心惊不已;贾富是他的大管家,掌管着府中大小事情,包括每日的钱财进出,却是算得上理财无数,可惜,再多的钱财也不是他的;准,真准!

    “小仙师真乃神人也!”贾富已经是冷汗淋漓,自己的跟脚竟然全被对方说中了,正当他想再问问其它时,身后却偷偷挨了一脚,自家主子在催促了!

    “请小仙师再给我这名随从看看命格如何?”虽然心有不甘,可贾富还是起身把位置让给了主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一卦十金!童叟无欺!”萧逸指了指自己那‘副铁口直断-小半仙’的招牌,示意自己绝对值这个价钱!

    “当然!当然!”贾富连忙一脸肉痛的从怀里摸出十金,双手递了过去!

    另一边童子装扮的小静急忙接过,还用小白牙咬了咬,感觉到黄金特有的那股甜味后,一双大眼睛顿时变成了月牙型,向萧逸伸出大拇指,一副大哥你真棒的模样!

    “劳烦小仙师了!”贾善迈步上前,特意弓背弯腰,做出一副下人的姿态!

    “嗯!头大,嘴宽,脖憨,身胖,腿短……绿皮,不是,是金皮,好一副‘金蛙招财’之相啊,先生必然是富甲一方之人;关于钱财上,根本无需再算!”

    萧逸一边说着,嘴角边竟然流出了一丝口水,倒不是有意恭维,在他眼中贾善就是一个金蛙形状的存钱罐,里面有他需要的无数钱粮,当然了,要想把这些钱粮取出来,存钱罐是必须要砸破的。

    “小仙师恐怕看走眼了吧,在下不过是区区一个随从,那里会富甲一方啊!”心中虽然激荡,可贾善表面却掩饰的很好,还特意指了指身上穿的下人衣衫,以证明自己就是个穷鬼!

    “小道修炼多年(三年前才穿上的道袍),这双眼睛阅人无数(杀人无数更靠谱),还从来没有看错过!”说着萧逸又拉过对方的手观看起来,“十指如棉,密不透风,且掌心之中自有天地,得水灵之利,暗藏金带一条,大富之人无疑!”

    “得水之利,暗藏金带?”贾善细细品味着这句话,“说的确实不错,他贾家占有那条铁砂河,说是日进斗金都不为过,把那条河形容成一条金带子,真是一点也没错!”

    “小仙师谬赞了,不过在下问的不是富,而是贵!”双肩一抖,贾善也不再隐藏什么了,事关自己的前程命运,必须好好询问一番才是!

    “这个嘛,钱可通神啊!”萧逸小脸一扬,手中食指和拇指极速捻动起来,这是前世标准的数钱姿势!

    “再拿十金,不,拿二十金出来!”虽然看不懂手势,可贾善却看得到对方眼里冒出的金光,钱他不缺,前程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一旁的贾富连忙又从怀里扣出二十金,这次不光是肉痛,连心都在痛了,这个黑脸小道士算卦倒是挺准,可心也忒黑了,哪里有修道之人的半点清高,纯粹就一吸血鬼!

    小静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,什么铁匠,什么猎手,原来做道士才是最有前途的职业,紧了紧身上的童子服,她已经暗下决心,一定要把哥哥‘看相卜卦’的本事全学到手,以后发家致富,赞嫁妆之类的,就全靠它了!

    “金蛙藏于井中,自有一番天地,自由自在,岂不是很好,何必非得跳出去自寻苦恼呢?”萧逸看着眼前这个富甲一方的人物,那双原本满是铜臭味道的眼睛里,此时已经是野心勃勃了!

    人就是这个样子,一旦在自己专长的领域里取得一定的成就,就会去追求更大的野心目标,平凡时想出名,有名了就开始追求钱财,等钱财到手又想去官场上搏击一番,甚至窥视那高高在上的宝座,最终在野心路上迷失掉自己,不丧身家绝不罢手!

    “说的好,没错在下却是一只井底之蛙!”贾善并没有动怒,小道士说的没错,自己虽然称霸华阳县城,可与整个天下九州相比,这里就是一眼小水井,微不足道,而自己就是那只井里的小蛤蟆!

    不过他可不是一只安于现状的蛤蟆,外面的世界如此宽广,他想去见识一番,去山阳郡,去兖州,甚至是整个天下九州,天有多大,人的野心既有多大!

    汉高祖刘邦,当年不也只是个小小的泗水亭长吗?大半生都碌碌无为,被父母视为无赖,被兄长嫂嫂所鄙视;一直熬到了四十六岁,这才趁势而起,一飞冲天,最终开创了大汉四百余年的基业,都是两条腿走路的蛤蟆……,不是,两条腿的人!别人可以,我为什么不成?

    “还请小仙师看一看,在下的官运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阁下前程似锦,日后定可封侯!”萧逸微微一笑,摸了摸鼻子,目光却落在了对方的脖子上!

    “封侯?果真?”贾善心中狂喜,再也按耐不住了,对于他这种地方土豪而言,封侯,那已经不是祖坟上冒青烟,而是火山喷发了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!修道之人不打诳语,我说你能封侯,就一定能!而且时间还不会等太久!”萧逸的话语中似乎有一种魔力,犹如宿命的呼唤,“不过,在‘封侯’之前,你还有一劫,渡过去才能平安无事啊!”

    “一劫?什么劫?还请小仙师帮助化解?……那个贾富,再去取二十金来!”贾善心中一惊,随即就看到小道士的手指又在捻动了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!多谢!”连续收了人家五十金,萧逸也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;至于小静,已经开始发愁如何把这么多金子带回去了,不是一般的沉啊!

    “如今群雄四起,龙蛇起陆……,人之兴衰应该与天地同时,金蛙破井而出也需要积蓄力量,等待时机,当下正是寒冬腊月,正所谓一动不如一静,阁下应该像冬眠之蛙一样,闭门家中,每日沐浴净身,修心养性,等待春风吹动之时,再一举破土而出才是!”

    “好!小仙师言之有理,英雄举事却应该伺机而动,从明天开始我就修身养性,不问外事,闭门家中安坐!”贾善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金蛙了,只等惊蛰的雷声一响,就可以高声鸣叫!

    “如此阁下封侯有望了!”萧逸心中阵阵的冷笑,惊蛰之时却是金蛙出洞的最好时机,可别忘了,同时出洞的还有专以金蛙为食的龙蛇啊!

    “小仙师法力高深,在下不才,愿为你建一座道观,月月出资奉养,如此小仙师即可免去奔波之苦,在下也能时常聆听教训,不知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贾善开始拉拢起来,一个好汉三个帮,就是汉高祖刘邦也需要萧何、张良、韩信这样的人杰辅佐吗,如果有这么一个神机妙算,慧眼识人的仙师跟在身边,自己的霸业必然平添三分胜算啊;虽说这个黑脸小道士贪财了些,可自己最不缺的就是钱财,再说了,贪好啊,人最怕的就是无欲无求,有了贪心,才更好掌控!

    “哈哈!多谢抬爱,不过小道士福缘浅薄,只能在山野清修,不能在凡尘俗世安享富贵……,可惜!可惜啊!”萧逸吓得连连摆手,如果他真是一个小道士,碰到愿意出资奉养自己的有钱大爷,自然会欣喜万分,可惜,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--大汉、兖州、山阳郡太守!

    “如此,真是可惜了!”拉拢不成,贾善却并不以为意,世外高人吗,要是轻易就被人收买那还叫高人吗?张良当年在大功告成之后尚且要隐退,这些修道之人就是这个脾气,不过越是如此,才说明他们的话越可信啊!

    “无妨,有缘自会相见,今日天色已晚,小道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仙长一路慢行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郊外,在汇合了大牛和小斌后,四人一起原路返回山阳郡城。

    大牛完全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,不用说,他的心留在‘豆腐西施’那里了,二十多年来一向痴迷于武艺的粗鲁汉子,如今算是彻底成了人家的裙下之臣,男人一旦动了真情,同样痴恋的可怕!

    相比之下,小斌就很老实了,从不用眼睛偷看街边的姑娘,他去酒楼用饭,趁机打听到不少有用的情报,尤其是关于那条铁砂河的,真是富得流油啊!

    至于萧逸和小静,他们正在一腚、一锭的数金子,笑得小舌头都快出来了;五十两金子也是沉甸甸的一大袋,可小静执着的非要自己扛着,据她说这样会非常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小财迷!你要是喜欢金子,以后大哥送一座金山给你!”对这个妹妹萧逸是真的喜欢到骨子里了,只要是她想要的的,哪怕是皇帝金冠上的宝石,萧逸也敢去抠下一块来送她开心。

    “一座金山?说话算数!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数!”

    “那,拉钩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……拉钩!”

    一句戏言,有谁能想到小静日后竟然真的得到了金山,而且还不止一座,从而成为这个时代有名的小富婆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大哥,你是怎么看出那个站在身后的仆人才是正主?莫非你真的火眼金睛?”小静也暗暗打量了半天,却一点破绽没看出来,不得不说,贾善主仆二人的演技都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萧逸嘴角含笑,就像一只刚偷完鸡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“嗯,想知道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很简单,他们主仆虽然把身上的衣服都换了,可是他们忘记换鞋了,一低头,就全看破了!”

    “啊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让那只‘金蛤蟆’闭门家中,是准备放他一马吗?”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,但小静却非常清楚自家大哥是什么人,杀伐果断,铁血无情,这次难道是突发善心了?

    “呵呵!放他一马?那有那么容易的,没听说过‘闭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吗?’”萧逸一边笑着回答,一边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,对华阳县他是势在必得,那贾家在他眼里就是一只大号的存钱罐,之所以用天意诱导贾善在家中静养,是因为他怕这只‘金蛤蟆’跑掉,到时候可就不好抓了!

    “大哥,那个,我能再求你件事吗?”小静眨着一双大眼睛,似乎还有些害羞,又偷看了身后的大牛、小斌一眼,特意把萧逸拉到远处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家兄妹,但说无妨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我是什么命格?以后的夫君会是什么样的人!”

    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,白天‘豆腐西施’那一幕深深烙在了她的心里,所以虽然有些害羞,可还是执着的把小手放到了萧逸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么小就想着嫁人了,羞不羞你!”一指头敲在小静头上,而后萧逸又恶作剧似的把小家伙的头发弄乱,二人立刻嬉戏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臭大哥,快告诉人家吗!”

    “你嘛!是山野之灵,身有傲骨,一般人还真降不住你,至于姻缘吗,以后至少能做个王妃!”被纠缠了半天,最后萧逸半真半假的说道,女孩子,都有个嫁给王子的梦想,就像灰姑娘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,你以后能称王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……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