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6.第276章 一卦十金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小仙师,奴家真有那么好的命格吗?”此时豆腐西施心中的激动不比贾贵少半分,甚至更加厉害,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活在‘扫把星’的诅咒里,人们连走路都躲着她,生怕沾上霉运,为此她不知道暗地里痛哭过多少回,流了多少伤心泪,为自己那可怜的命运!

    现在有人突然告诉她,你不是‘扫把星’,而是一等一的旺夫命,之所以会死人,那是因为对方命运太单薄,承受不住如此大的福泽,那感觉就和丑小鸭瞬间变成白天鹅是一样的,幸福无比!

    哪怕这是个美梦,惟愿长睡不醒!

    “修道之人不打诳语,不过女居士的命格虽好,命中却有一灾啊!”萧逸说的信誓旦旦,为了增加可信度,还不停挥动那面‘铁口直断-小半仙’的幡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小静也是拼命的点头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为自己的哥哥助威,‘信萧郎,得永生!’这六个字在她的娘子军里也是铁律,数百小萝莉每天饭前都是要背诵的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:阴阳五行,相生相克,女居士身为‘南冥之木’,最惧金器砍伐,所以之前才会命运坎坷呀!”

    “敢问小仙师如何才能化解这一厄运?”被萧逸一番忽悠,豆腐西施现在已经信了个十成十,金器,不就是有钱人吗,在这华阳县最有钱的除了自己的大仇家-贾善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金克木,好恨啊!

    “这个很简单,虽然说五行之中,白金克青木,但‘木能生火,而火又克金!’只要找到拥有熔炼万金的‘北幽之火’命格的奇男子,自然可以帮助女居士逢凶化吉,富贵绵长了!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才是‘北幽之火’呢?”听到还有希望,豆腐西施眼前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天机不可泄露,缘分到了,自然会出现在女居士‘面前’”,萧逸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,却又把‘面前’两个字咬的很重,同时偷偷扫了大牛一眼,“兄弟,哥哥只能帮你这么多了!”

    古人都很迷信,一番话听下来,豆腐西施顿时陷入了冥思苦想中,北幽之火?……木能生火,……可那里有火呢?

    “当!当!当!……”正在‘豆腐西施’天人交战的时候,一阵敲打铁器的声音把她惊醒过来,然后轻轻一抬头,就看到了对面铁匠摊位上,那炉熊熊燃烧的烈火!

    “火?这不就是火吗?……对了,他就是从北方来的,还是幽州人,这不就是‘北幽之火’吗?……难道他就是自己未来的如意夫君?”想到这些,豆腐西施顿时满脸羞红的呆愣在哪里,天意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贾贵是一路狂奔回去的,因为平日里酒色过度,他的身子早就被掏空了,别说跑,就是路走的远点都会气喘吁吁,但今天这位贾二爷却像‘疯狗大仙’附体一般,两条小短腿迈的飞快,连滚带爬的冲回了贾府!

    “主子!主子!大喜呀!”随着一阵狼嚎,贾贵口吐白沫的闯进了贾府的大门,要不是几名门卫认识他,差点拿他当疯狗给打出去!

    “二爷您吉祥!”借着哥哥在贾府的权势,下人们都恭维贾贵为二爷!

    “快说,我哥在那?主子爷在那?”

    “贾爷正和主子在正堂议事,小的给您回禀一声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么大的喜事二爷我得亲自去禀报!”贾贵刚喘匀气息,又开始疯狂憋气,等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后,又用力在自己胸口锤了几下,还在地上打了个滚,弄的一身尘土,这才撒腿如飞报功去了,“有这份模样垫底,功劳上面至少还得再加三分苦劳吧!”

    “主子爷,大喜事;大哥也在,你们听我说,那个小寡妇……,不是,呸!呸!……是侯爵夫人,……南冥之木啊……,”贾贵七嘴八舌的说了半天,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。

    大堂中,贾善和管家贾富听的也是瞠目结舌,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,豆腐西施竟然有这样的命格,难怪她长得那么漂亮,原来不是凡人啊!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,没人敢怀疑天命,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愿意怀疑,‘旺夫兴家,夫封侯爵’,多好的美梦呀!

    “哈哈!这个女人,我娶定了!”贾善兴奋的仰天大笑,“真是天助我也,这样的女人就是老天爷为自己准备的,太守之位,非我莫属!”

    “恭喜主子!贺喜主子!……世代封侯!”贾富非常狗腿的奉承着,但转过头来却是怒视自己的弟弟,要不是有顾忌,他真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蠢货,真是人头猪脑啊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看着大哥恨不得一脚踹死自己的表情,贾贵满心的不解,自己可是立下大功呀?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弟弟还是那副呆头鹅的模样,贾富偷偷转过身子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银锭,指了指座位上的主子贾善,又指指自己,最后把银锭放回怀里,还拍了拍,做出一副满足的神态!

    到底是亲兄弟,贾贵瞬间明白了哥哥的意思,“对呀!有这‘旺夫兴家’的女子干嘛非奉送上去?应该送给自家哥哥才是……,等等,干嘛要给哥哥?应该留给自己才对呀!……侯爵啊!”

    “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呀?自己撞大运发现的一颗好白菜,结果白白喂了别人家的猪,应该自己去拱才是呀……,侯爵之位白白送人了?还是子孙世袭的!”想到这里,贾贵的内心世界崩溃了,眼前一黑,顿时晕了过去!

    ”把你兄弟抬下去吧,好生照料,以后主子我不会亏待你们的!“家主贾善到没多想什么,他心中还在激情澎湃!

    “诺!……能伺候主子就是我们兄弟俩前世修来的福气,哪敢要什么回报呀!”贾富继续自己狗腿子的表演,同时厌恶的一挥手,让人把自己这个蠢弟弟抬下去了,至于是死是活,才懒得管他!

    后来据贾府下人传说,二爷贾贵苏醒后,顿足捶胸,猛扇自己耳光,并大呼自己是猪,等第二天出门见人时,果然顶着一颗肿胀的猪头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走,咱们出去一趟!”

    “诺!主子是要去见见豆腐西施?”

    “不!……去找那个算命的小道士;看他是不是真有那么高的道行!”

    贾善的眼界毕竟比两个奴才开阔的多,道家一向以忽悠人见长,当年的汉武帝如何,一代雄主,还不是被他们用‘长生不死’给忽悠的神魂颠倒,最后连自己的太子都给逼死了,巫蛊之祸,弄的朝堂大乱,差点就断绝了汉家的法统!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亲自去试探一下,如果是真的,再去娶‘豆腐西施’不迟,反正她也跑不了,如果是假的,呵呵,自家宗祠刚刚落成,正需要些祭品,人头大贡,最好不过了!

    “主子高明!方士之言却要三思而行,只是道行这个东西,怎么才能看出真假呢?”贾富不禁有些疑问,总不能把小道士抓起来养着,等真的封侯哪天再放出来吧!

    “简单,把咱俩的衣服互换一下,来个鱼目混珠,他到底能不能看出人的富贵气来,就全知道了!”嘉善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主子英明!”

    撮合了大牛和豆腐西施,萧逸自然不会去做那个电灯泡,直接带着小静在华阳县城里四处溜达开来,一边转,萧逸一边在心里默默的画着草图,周围的地势如何?城门是如何设计的,高厚怎样,哪有藏兵洞,都一一记在心里,他甚至还免费送了城门口的守军一卦,聊了半天,为的就是打听下他们的人数和执勤班次!

    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,正在城墙边转悠间,一对主仆突然拦住了道路!

    “铁口直断-小半仙!好大的口气,就是不知道到底灵不灵!”说话的是那个主子,一脸猥琐,但衣着华丽,看起来应该是个富贵之人!

    “仙家妙法,一试便知!”仔细看了看二人的衣着神态,萧逸心中立刻有了定数,身为‘射雕手’最强的就是眼力,无论是射杀,还是识人!

    “如果不灵呢?”

    “那您砸了我的招牌,在下永世不踏入华阳城半步!”萧逸指指自己的幡子,“不过,要是万一灵验了,那今天在下要收卦资十金?”

    “十金?你怎么不去抢啊?”虽然衣着华丽,可贾富骨子里还是逃不开吝啬的本色,钱在他们这些奴才眼里比命都贵,十两十金,那都够一般人家吃上一年的了!

    “因为今天我遇到贵人了!”萧逸越过贾富,目光直接落在那名仆从装扮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!十金就十金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