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4.第274章 豆腐西施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华阳县,贾家大院,家主贾善正在品尝自己最喜欢的一道菜肴--豆腐,千万不要小看这个豆腐,又白,又滑,又嫩,入口即化,犹如美女之胸,绝对是国人的最爱!

    豆腐对中国人而言,有着特殊的意义,自从‘淮南王’刘安发明了豆腐以后,这种物美价廉的食物迅速受到国人的欢迎,风靡大江南北,成为普通百姓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东西,最重要的是,通过豆腐,国人摄取到了足够的植物蛋白,从而改善了体质,增加了汉民族的身高,可以说如果没有豆腐这个宝贝,那现在华夏大地上跑的全是一米六以下的小矬子,就跟日本人一样,一个不会做豆腐的可悲民族!

    不过贾善和那些高大上的原因一点关系也没有,他喜欢豆腐是因为那个卖豆腐的人,一个让他魂牵梦绕了许久的小寡妇---豆腐西施!

    豆腐西施,原名孙巧儿,自幼丧母,父亲‘孙老实’是个豆腐匠;父女二人就住在华阳县城的东门内,平时守着个小豆腐店相依为命!

    虽然出身贫寒,但孙巧儿自幼聪明伶俐,长大后更是出落的沉鱼落雁,号称华阳县第一美女,因为靠卖豆腐为生,人称‘豆腐西施’,能把她和一代绝色佳丽西施相比,其容貌可见一般,等到孙巧儿十五岁以后,上门提亲的媒人络绎不绝,把她家的门槛都踢折好几根!

    最后风声传到了已经年近五旬的‘老色鬼’贾善耳朵里,结果在看过豆腐西施一眼后,立刻惊为天人,二话不说就派管家贾富上门提亲,强烈要求‘孙老实’把女儿嫁给他做第二十一房小妾,那知道这个豆腐老头还是个倔脾气,以小时候和邻居李木匠家定过娃娃亲为由,一口回绝了,气的贾善连摔三个酒杯,大骂不识抬举,从此记恨在心!

   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小人报仇绝不过月,求娶不成,贾善另生毒计,就在‘豆腐西施’和李家儿子成亲当晚,以服劳役,运粮草为名,强行把李木匠父子全抓走,而后委派他们和贾家商队一起去郡城送粮草,半个月以后,商队回来了,木匠父子却再也没回来,表面的说法是父子二人染上温病,双双病逝,至于到底怎么回事,有点头脑的人都明白!

    眼见亲家父子死于非命,‘孙老实’一怒之下急火攻心,也撒手人寰,就剩下豆腐西施一个人孤苦过日,这一年她十七岁!

    眼见时机成熟,贾善再次派人上门逼婚,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,哪知道却吃了闭门羹,豆腐西施以未亡人的身份披麻戴孝,立志守节,坚决不改嫁!

    以贾善在华阳县的势力,想抢个无依无靠的小寡妇不过是轻而易举,不过呢,嘉善一向虚伪好名,不想落个强抢民女的恶名,再者,女人吗,就像豆腐一样,还是软的好吃,所以他并没用强,而是不断威逼,软磨硬泡,试图让豆腐西施主动投怀送抱,如此才能满足他男人的征服欲!

    “主子!主子!”随着一阵公鸭般的叫声,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跑了进来,正是贾府的大总管-贾富,身为贾善的第一狗腿子,平时所有的坏情都是由他去执行!

    “主子,宗祠那边已经完工,全部的青砖红瓦,前后五重,主殿高达三丈有余,用的是从芒砀山里运来的上好楠木,全是一人合抱粗的,墙壁上还贴了金粉,绝对是富丽堂皇,完全按照侯爵的规格修建的,里外透着贵气,‘贾氏族谱’也快修订好了,过几日就会拿来给主子过目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差事办的不错!”贾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世道了,乱世英雄起四方,他算不上什么英雄,可趁着天下大乱的机会,如今也算是称霸一方了,至少在这华阳县里,他贾善就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!

    自从毒死华阳县令后,贾善更是一手遮天,古人说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,也算富甲一方的贾善自然也动了这个心思,所以他不惜重金的重建了贾家宗祠,并要重修族谱!

    这么做有两意思,一是祈求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保佑,让他的事业能更上一层楼,最近贾善野心膨胀,一个小小的县城已经有些装不下他了,凭自己的才干,怎么也得混个太守,做一方诸侯吧!

    再有一点吗,就是贾善对自己的出身有些不满意了,贾家虽然也算华阳县的大户人家,可毕竟摆脱不了土豪的名声,格局太小,上不了台面,以后要想有所发现,必须得给自己弄个像样的出身不是,在翻烂了好几本古书后,贾善最终看上了西汉名士贾谊的大名,想靠上去,说白了,就是给自己重新找个祖宗,所以才决定重新族谱,好好的给自己粉饰一番,以后他就是名士贾谊的嫡系子孙了,简直美的不行!

    “对了,豆腐西施那里你也给我使把力,别让爷等急了!”男人事业上的成功需要美女作为点缀,贾善的色心更加膨胀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放心吧,我已经派贾贵去盯着了,保准让‘豆腐西施’那里一点生意也没有,用不了几天她肯定会屈服的,到时候主动投怀送抱,主子的艳福不浅呀,别看那小娘子梳着妇人的发髻,实际上成亲当晚还没入洞房,丈夫就被小的给抓走了,因此她还是个没****的黄花大姑娘呢!”

    贾富一脸的阴笑,不亏他第一狗腿子的大名,至于贾贵,那是他的亲弟弟,华阳县街头有名的地痞流氓,论起坏劲比他毫不逊色,一个女人而已,还不是手到擒来!

    “做的好,等有一天爷我坐镇郡城的时候,忘不了你的好处!”贾善早就把目光盯上了山阳郡城,听说最近那里来了个十八岁的娃娃太守,听到这个消息后贾善差点没乐晕过去,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也能做太守,这不是白白便宜自己吗?

    倒时候自己想个办法,把娃娃太守收拾掉,占了郡城,也过过太守大人的瘾,至于后患吗,大不了给‘征东将军’那里送些厚礼就是了,贾家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,一个娃娃能当太守还不是贿赂走的后门,只要自己送的礼物更重,不信太守的大印落不到自己头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孙家豆腐店,孙巧儿正在卖力的吆喝着,自幼和父亲一起学做豆腐,她的手艺早就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’,做出的豆腐外酥里嫩,美味绝伦,再加上人又长的美,豆腐店的生意一向好的很,她也能依此勉强为生!

    但最近一段时间豆腐店的生意却是一落千丈,不是她的手艺不成了,也不是人们的口味换了,而是总有人给她捣乱,不是吃豆腐不给钱,就是骚扰买豆腐的顾客,甚至直接上前殴打,一来二去,弄得豆腐店生意惨淡,几乎快维持不下去了,孙巧儿虽然只有17岁,却很聪明,自然猜到是谁在背后捣鬼,但她骨子里却天生有一股狠劲,宁死不低头,就这么硬耗着!

    转眼已经日上三竿了,可豆腐店里还是一点生意也没有,任凭她清脆的叫卖声传遍街尾,可来往的行人最多看看,暗暗流下口水,却一个也不敢过来,贾家的势力,惹不起呀!

    随着路上行人渐多,一些小商贩和手艺人也陆续出现了,叫卖声此起彼伏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今天刚刚出现的一个年轻铁匠,小伙子二十出头的年纪,身体及其雄壮,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披了一层金甲,相貌纯朴憨厚,也算的上仪表堂堂!

    青年铁匠是一个人来的,也没有车马之类,所有东西全靠自己用肩膀挑着,砧板、铁锤、铁钳、火炉、上好的生铁……,琳琅满目一大推,估计得数百斤重,可被青年铁匠挑在肩膀上却丝毫不见艰难,小伙子大步流星的走在路上,引的旁人纷纷惊叹,好大的力气,这么多东西,没有五百斤以上得力气,动都别想动,更别提一路行走了!

    不知是否有意的,铁匠把自己的摊位就摆在了豆腐店对面,砧板放好,炉火升起,铁匠赤膊上身,露出一身健壮的疙瘩肉,手持一柄重锤,开始有节奏的敲打起那些铁条来,一开始人们还能听到一下一下的声音,后来速度快到极致,几乎响成了一体,几十斤的铁锤在小伙子手里快成一条流线,看的人眼花缭乱……

    路边有懂行的人纷纷拍手叫好,安华县盛产铁砂,因此打铁的作坊着实不少,流动的铁匠摊位更是多如牛毛,看的多了,大家自然对打铁这门手艺知道一些,可看过那么多铁匠做工,有青年铁匠这手本事的绝没几个,别小看这简单的打铁,没有十年以上的苦工,休想把那柄重锤运用自如!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围拢上去,一些需要打造东西的住户则开始讯问价钱,铁匠报价很公道,很快就到手好几笔生意,红火的不得了!

    这一切都被对面的豆腐西施看在眼里,自从家里遭逢巨变以后,她的审美观点就发生了变化,也许是生活所迫,她现在特别喜欢看那些强悍的男人,尤其是那如山的身躯,铁一样的臂膀,能给她带来极大的安全感,而对面的小铁匠就正好符合她的标准!

    于是当小铁匠休息口渴,四处找水时,豆腐西施鬼使神差般的把自家的水瓢递了上去!

    “多谢小娘子!”小铁匠很本分,甚至还有些木讷,看到豆腐西施的一瞬间,整张小脸变的通红,手脚都不知道放那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的,只是一点清水而已,壮士不必客气!”看着对方强壮的身躯,豆腐西施心中也是一动,这才是真正的男人!

    就这样两人开始闲聊起来,小铁匠姓牛,是幽州渔阳郡人氏,因为战乱流落到这里,父母都不在了,现在跟着一个朋友讨生活,不过他哪位朋友比较刻薄,不但不发他工钱,有时候还逼着他出来自己挣饭吃,比如今天就是!

    “你交的是什么朋友,如此虐待你,连饭食都不管!”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豆腐西施却立刻为小铁匠报起不平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我那个朋友很聪明,就是太懒散了,还是个酒鬼,最近他添了个妹妹,生活压力有些大……”提到自己的哪位朋友,小铁匠的眼睛中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,感激、崇拜、信任,“这世上有不少人对他恨之入骨,可也有许多人很尊敬他,有这样的朋友,人生大幸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,就是一群怪物!”

    正当铁匠和豆腐西施聊的热火朝天时,从华阳县城东门外又来了两个人,一大一小,大的是个十**岁的少年,一张小黑脸上算不上多英俊,却很耐看,头戴‘七宝莲花冠’,身穿一件八卦阴阳水火道袍,手中还拿着一个白色的布帆,上面写着七个墨色大字--‘铁口直断-小半仙!’

    小道士身边还跟着个童子,十一二岁的年纪,长的有些瘦小,却很清秀,头上梳着双髻,身上是一件明显从大改小的道袍,一双大眼睛正在偷看周围的环境,从外貌看跟那个小道士有几分相像,不过却更加粉嫩,也更可爱!

    “铁口直断,看手相,测兴衰,能知吉凶祸福!一卦十枚大钱,童叟无欺啦!”

    小道士一边走一边吆喝,声音倒是很洪亮,结果连转好几条街也没遇到一单生意,原因很简单,算命谁不去找法力高深的老道,白胡子一大把,寿眉一尺多长,不用说话,往哪一坐看着就有法力呀,再看这个小道士,估计是个刚出徒的家伙,毛都没长齐呢,能有多大本领!

    转悠了半天,小道士还好,童子却受不了,正好两人来到了豆腐摊前,这里有现成的条石可以坐,二人就在这里休息!

    “大哥!你的法力是不是不灵呀,怎么半天一个算卦的也没有!”小童子一边抱怨,一边捂着肚子,估计是饿了!

    “这个嘛,世人大多肉眼凡胎,看不出本半仙的本事来,这是他们的损失,咱们就学学姜太公,愿者自会上钩的!”黑脸小道士摸了摸鼻子,虽然有些懊恼,但嘴却很硬!

    “大哥,可是我饿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饿了,可是半天都没有生意,咱们没钱吃饭呀!”

    “哎!……”两人一起唉声叹气的看着周围,发现有一名背着弓箭的青年猎人正在街上兜售自己的猎物,野鸡,野兔,野鹿一大堆,竟然还有几张完好无损的狼皮,一看就是从眼睛射进去的,绝对的好手艺!

    华阳县号称富甲一方,老百姓手里也都有几个闲钱,猎人的货物卖的很快,当剩下最后一头麋鹿时,他扛起鹿直接向城里最大的酒楼走去,看样子是要换一顿酒菜享用了!

    不过在走之前,青年猎人还特意看了小道士二人一眼,目光闪烁,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迈步走了!

    “哎!早知道跟着斌哥哥去当猎人了,至少不会饿肚子!”看着远处的酒楼,小童子捂着咕咕叫的肚子,小声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爱惜的摸了摸童子的头,小道士这才说到,“之前大家说好的,不带钱财,全凭自己的本事吃饭,他们原来一个是铁匠,一个是猎手,自然干起老本行了;大哥我是‘三清纯阳观’的当代观主,你跟着我自然也是小道童了,其实咱们这份职业还是不错的,没有危险,不用受累,最关键的是还有免费的工作服穿,想当初我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饿呀!”小童子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目光盯着不远处的豆腐,白白嫩嫩,一定很好吃的!

    “来,小娃娃,姐姐请你吃豆腐!”看到小童子可怜兮兮的目光,豆腐西施不忍心的用托盘拿出一大块豆腐来,对于孩子,她是很喜欢的!

    “吃豆腐喽!”小童子欢呼一声就跑了过去,不过他接过豆腐后没有自己独吞,而是分了一半给黑脸小道士,这才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贫道‘无愁’,多谢女居士慷慨!”黑脸小道士也是连咽口水,看了看美若天仙的豆腐西施,小脸微红的说道,“其实我最爱吃豆腐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