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3.第273章 老虎发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新官上任三把火!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常识,不过萧逸的这把火烧的有点大?

    上任第二天,萧逸就以山阳郡太守的名义给各地的豪强势力发出一份公文,大致意思是说,以前这块地方没有老大,所以弄得一盘散沙,如今你们的老大来了,就是老子我,现在所有人全给我来山阳郡城参拜,另外再把这些年你们拖欠朝廷的钱粮一次性给我送来,以后的赋税也得足额上交,不得有误!

    最后萧逸还给出一个期限,三天,三天后不来的,后果自负!

    “大人,这份太守告令是不是容卑职润色一番再行发放!”主簿秦禹都快哭出来了,堂堂一郡太守发出的告令,怎么连五岁小孩子都不如,而且全是粗口,实在是有辱斯文呀!

    “润色?不用,一群山贼草寇而已,你写正式的檄文他们看的懂吗?这份就最好了,记住,以后本太守的告令一律如此书写,务必要求简单,直白,易懂!”

    这是萧逸带兵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,这个时代识字的人非常至少,尤其是普通百姓中,连千分之一都不到,军队里也同样如此,文盲一抓一大把,甚至许多将领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,在公文上画圈、画叉的比比皆是,能用错别字凑合着写书信的那就是文化人了!

    “老子们靠手里的钢刀活命,认识那些鬼画符有个卵用?”这就是军营里的普遍价值观!

    所以萧逸每次下达军令,都是越简单越好,能用一个字,绝不用两个,而且生字、怪字一概不用,就是笔画多的他都不用,就是怕士兵们记不住,再传达错军令,那就麻烦了!

    因此,萧逸的军令一般都是这样的,“冲、走、停、摸过去……杀光他们,给老子屠城……”

    简单易懂,士兵们执行起来也快捷省事,效率极高!

    “诺!”主簿秦禹不敢再劝谏,拿着这份奇葩告令出去又抄写了二十三份,而后派出信使奔赴各地!

    大功告成,从这天起,萧逸就一边喝着小酒,一边在军营里掐着指头数数,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

    还不错,三天过后,所有信使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,只不过去的时候一个个衣冠楚楚,回来时全是鼻青脸肿,有几个连马都被夺走了,是两条腿跑回来的,见到萧逸后纷纷痛哭流涕,陈述自己的悲惨遭遇,就像被十几条大汉欺负过后的小姑娘一样,至于那些地方豪强的态度,不问可知!

    “大人,咱们是不是再发一份告令,措辞严厉些?”主簿秦禹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,以往的太守告令基本都是不出郡城半步,这次信使们还能完整的回来,就已经是不错的了,说明那些地方豪强还不敢太过得罪这位新太守!

    至于原因吗,十有**还是给曹操面子,现在的‘征东将军’的大名可是威震兖州!

    “不用了!圣人说‘不教而诛’是为罪,本太守也算给过他们机会了,既然不听,那就休怪哥心狠手辣了!”萧逸摆摆手,他原本也没指望那些废纸能起什么作用,只不过是先礼后兵罢了,以后万一荀彧那帮道德君子问起来,自己也有说辞不是!

    “来人,擂鼓,聚将,玄甲军整队备战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军令如山!随即玄甲军大营里就想起了隆隆的聚将鼓声,急如爆豆,声震屋瓦!

    整座军营立刻沸腾起来,无论士兵们刚才在做什么,吃饭的扔碗,喝酒的扔杯,全都第一时间穿好盔甲冲向集合区域,开始自动编队,各营主将更是撒步如飞,前往中军大帐报道,萧逸铁血治军,三通鼓罢,点将不到者,斩!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,您要做什么?”聚将鼓声把秦禹震的有点发傻,不知道这个十八岁的小太守要做什么!

    这几天相处下来,秦禹对萧逸的看法还是不错的,这位小太守除了不做正经事之外,但也没有太大的缺点,在他眼里,萧逸每天不是喝酒,就是去所谓的‘娘子军’里和那些小女娃玩耍,虽然孩子气了些,至少他不扰民呀!

    清官不作为是一种**!

    贪官不作为则是行善!

    “老虎不发威以为我是病猫,走,带你去开开眼!”萧逸脸上那种疲懒的神色一扫而空,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的杀气,看的秦禹心惊胆颤,如果不是那张小黑脸没变,他真以为是换人了!

    大营里的情况更是让他惊掉下巴,只见广场上军阵如铁,长枪如林,那些原本懒懒散散的士兵全换上了整套的盔甲,杀气腾腾的布阵列队,数千人马聚在一起却是鸦雀无声……;就连那些整天叽叽喳喳的小萝莉们也独自列成一队,虽然她们没有兵刃,可一张张小脸还是崩的紧紧的,‘大姐大’小静身披软件,手持短剑站在队首,那是萧逸特地让人给她打造的,用他的话说,玄甲军里没有百姓,只有军人,所以只要战鼓响起,就是这些小萝莉也得列队战备,现在看来她们做的不错!

    “弟兄们,这几天休息下来想必都已经养足精神了,下面该活动活动筋骨,省得人家以为咱们玄甲军是只病猫!”萧逸一身甲胄站在大阵最前面,如今他已经可以做到不怒自威,浑然一体!

    “马六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那两万青州军听你指挥,再从难民里挑选三万精壮男子,你们只有一个任务,给我修墙盖房,山阳郡的城墙毁坏的不成样子,全给我推倒重修,还有难民们居住需要的房屋,也要给我迅速盖好,今天冬天要是冻死一个人,我就唯你试问!”

    “修墙盖房,安顿百姓,末将责无旁贷,只是……”马六上前一步,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担心钱粮是吗?放心,很快就给你送来!”萧逸摸着鼻子,非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马六不在废话,既然萧逸说有钱粮那就一定有,至于钱粮从哪来,他不用管!

    “晏明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眼乏红光的晏明自队列中走出,自从被萧逸收服后,他忠心耿耿,每战必争先,屡立战功,如今已经升为都尉了。

    “八百西凉血魂营归你指挥,给我全面整顿山阳郡的治安,最近实在是太乱了!”

    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何况萧逸带来的是整整十万黄巾降俘啊,再加上山阳郡原有居民生活困苦,作奸犯科的不计其数,每日里偷盗,诈骗,强奸,甚至是拐卖人口,真是什么案件都有,对比萧逸一直是冷眼旁观,现在该重拳出击了!

    听着,有偷盗财物者,杀!

    有侮辱妇女者,杀!

    有拐卖儿童者,杀!

    有坑蒙拐骗着,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……给我杀!”萧逸一连十几个杀字出口,无论是营中众将,还是秦禹等官员,无不汗毛孔发紧,冷汗直流,‘杀神’发威了!

    乱世用重典!如今山阳郡的情况已经糟糕到无以复加,如果是太平时节还可以慢慢的引导教化,可现在萧逸没那个时间,也没那个精力,所以干脆快刀斩乱麻,用铁血手段整顿一切,迅速恢复社会治安!

    ‘血魂营’全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人人铁血无情,全是嗜杀成性的家伙,用他们管理治安,肯定会出现不少枉死鬼,可现在管不了许多了,与整个山阳郡的大局相比,死几个人,微不足道!

    这就是政治家的手段,他们做事往往只看利弊得失,没有道德底线,所以很多伟人总是被后世批评施政暴虐,不爱惜百姓,不关心民间疾苦等等;没办法,这就是看问题的高度不同,在伟人眼里,整个天下江山都是一盘棋,要想下好这盘棋,就得有得有失,需要时车、马、炮都可以舍弃,更何况是寄生在上面的几粒微尘!

    “秦主簿,山阳郡最富庶的县城是哪座?为何人占据?风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山阳二十三县,要论最富庶的当属华阳县,就在郡城东南一百五十里外,如今被那里的豪强贾氏所占据,家主名叫贾善,是当地的一霸,而且人如其名,贾善,真的是假善,此人是有名的笑面虎,专爱背地里下手害人,上一任华阳县令就是被他在酒席宴间投毒谋害的,平日里更是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听说和芒砀山里的贼寇还勾结紧密……”秦禹不愧是个合格的主簿,对山阳郡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无比。

    “那里的民生如何?可有什么矿产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民生艰苦,但贾家极富,在华阳县境内有一条流沙河,河段绵延上百里,便于灌溉,最重要的是里面还盛产一种铁砂,不但容易开采,而且品质极佳,是打造兵刃的最好材料,原来朝廷在哪里专门设有铁官,天下大乱后被贾家所

    霸占,那绝对是一条日进斗金的宝河呀,就是凭着铁砂换来的财富,那贾家称霸一方,聚集了数千人马,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华阳县,贾家,还有铁砂,好东西呀!……”萧逸摸着下巴,嘴角还带出一丝冷笑,“真是天从人愿,自己刚想睡觉,就有人送枕头过来!”

    “其余人都退下去吧,大牛,小斌,小静留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等众人都推下去后,萧逸才一脸玩味的对留下的三个人说道,“你们去收拾一下,咱们几个出去游玩几天,试试平凡人的生活,到底美不美妙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