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2.第272章 糟糕的山阳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山阳郡,北有高山,南临大泽,地势极佳,西汉时期这里是大名鼎鼎的‘梁孝王’刘武封地的一部分,刘武是汉景帝的亲弟弟,汉武帝的亲叔叔,为诸侯王之首,又有平定‘七王之乱’的大功,可谓是恩宠无双,他的封地纵横三百余里,尽是膏於所在,物产丰富,人口众多,富庶无比!

    不过,这还不是最出名的地方,山阳郡之所以为世人所知,是因为一座山!

    在山阳郡东南角的位置上,有一座山,山势险峻陡峭,因为离大泽较近,因此常有大蟒蛇出没,因此取名‘蟒山’,后来人们觉得‘蟒’这个字不太吉利,就改为了‘芒砀山!’

    四百多年前,在沛县有一位亭长押解劳工去修建骊山的始皇陵墓,结果走到这里劳工们逃跑大半,这位无法交差的亭长一咬牙,一狠心,干脆跑进芒砀山造反了,而且还自称‘沛公’;这个亭长的名字就是--刘邦!

    没错,就是那个开创大汉基业的汉高祖-刘邦,而山阳郡就是他当初起家、战斗过的地方,也是大汉四百年江山的起点,政治意义十分重要!

    像这么一个经历,政治双优的地方,百姓生活的应该不错吧,如此一来太守的位子也不会太难坐,至少萧逸是这么期待的!

    可惜,理想很丰满,而现实已经不是骨感,干脆就是一副骷髅架子了!

    历尽千辛万苦,当萧逸带领大队人马终于来到山阳郡城时,他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了!

    坍塌的城墙,淤积的护城河,荒芜的田地,还有那些面黄肌瘦、毫无生气的百姓,这就是萧逸看到的山阳郡城,如果不是向导坚持没带错路,萧逸肯定以为自己是来错地方了,这个破地方,与其说是郡城,还不如说是丐帮总舵,真是没有最糟糕,只有更糟糕!

    “属下山阳郡主簿-秦禹参见太守大人!”一个衣裳破烂,满脸愁容的青年人,领着几名冻的鼻涕直流的小官,在同样破烂的城门前迎接萧逸的到来。

    没有欢迎的百姓人群,没有大幅的标语,没有接风的酒宴……,总之什么也没有!

    “你是山阳郡主簿!”

    “正是小人!”

    “为何是你来迎接?郡丞何在?”萧逸有些疑惑的问道,郡丞是太守的副手,也是由国家任命的高官,如今新太守上任,按理说郡丞应该出迎才是,可却未见踪影,莫非是要给自己个下马威吗?

    “回大人,这里没有郡丞!”秦禹微微低头!

    “那山阳郡尉呢?”郡尉是当地的最高军事长官,也是由朝廷任命,理论上是太守的左膀右臂!

    “回大人,也没有!”秦禹把腰都弯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各县-县令呢?也没有!”萧逸一脸的黑线,在没有他就要拔剑杀人了,难道自己这个太守是个光杆司令不成?

    “这个有的!”秦禹不好意思的指着身后那几个直流鼻涕的官员说道,“他们就是!”

    “五个县令?山阳郡一共有多少个县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按照汉制,山阳郡下辖二十三个县!”

    “二十三个县,才五个县令!”萧逸身子一晃,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,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太守了,不用问也知道,缺的那十八个,肯定是也没有!

    萧逸失望,主簿秦禹比他还失望,山阳郡这几年困难多事,最近‘征东将军’曹大人一举平定黄巾流寇,开始整治地方,他一直盼着派个精明能干的太守大人来,比如荀彧、荀攸、程昱那几位名士就是很好的选择,可是千盼万盼,没想到最后竟然来了个少年郎,看样子顶多也就十八岁上下,在政界中,这绝对是乳臭未干的奶娃子呀,凭他能治理好山阳郡?

    鬼都不信啊!

    主簿秦禹顿时觉得山阳郡的未来一片黑暗,老天都不帮这方百姓啊!

    “走,先进城吧!”萧逸让大队人马驻扎在城外,自己带了一队亲兵向城内走去,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领地了,有必要先熟悉一下!

    山阳郡城的占地倒是不小,周长足有十几里,看得出这里以前也是个富足的大郡,可是现在嘛,四处房屋坍塌,街道上肮脏不堪,老百姓看到新的太守大人来了,纷纷拥上来,不过他们不是来迎接、欢呼的,而是拼命的推销自己最后的一点财产--孩子!

    “大人行行好,买几个回去做奴仆吧,又乖又听话!”

    “三个面饼换一个小娃哇,买二送一呀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个面饼换一个黄花大姑娘,买回去暖床绝对合适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卖儿鬻女,百姓多艰啊!”负责领路的主簿秦禹没有驱赶那些百姓,而是希望萧逸出手帮一把,“大人还是买几个吧,也算是给他们一条活路!”

    “本将军从不买卖人口,他们是人,不是牲口!”萧逸一向以铁血无情著称,可看着这些面黄肌瘦的百姓,还有那些头上插着草棍的小孩、女子,“贼老天,什么世道啊!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把你们身上的食物全分发给百姓!”萧逸一声令下,身后的亲兵侍卫纷纷从怀里掏出面饼、肉干之类的食物,虽然军中粮草也很匮乏,但靠着一路围猎,玄甲军上下到还不至于挨饿!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慈悲啊!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们哀嚎着跪倒一片,能吃一顿饱饭,就是他们最大的梦想了,而这个‘圆梦人’如今就是萧逸了!

    身为一郡太守,有责任和义务让治下的百姓吃饱,否则愧对苍天啊!

    “秦主簿,山阳郡地处三州要冲,又依山傍水,物产丰富,理应是一等一的富庶之地,为何现在如此的残破呀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一言难尽呀?”主簿秦禹口打哀声,指着残破的城垣说道,“山阳郡却是三州要冲,可也是兵家必争之地,自从灵帝-中平元年,黄巾贼起事以来,这里就是兵连祸劫,贼军和官军在此反复拉锯,光郡城就被贼寇攻破过三次,三任太守、郡丞都死于兵祸,吓得再也无人敢来上任呀!

    正所谓匪过如篦,兵过如剃,黄巾贼寇来了自然是烧杀抢掠,官军更是变本加厉,征兵,征粮,永无休止,老百姓那里还有活路啊,短短七八年间,原本富庶的山阳郡就变成这个样子了!”

    萧逸点点头,表示理解,其实何止是山阳郡一地,整个大汉天下都是这样的情况,这些年来,黄巾军,官军,西凉军,诸侯联军,杀来杀去,征战不断,那真是‘争城以战,杀人盈城,争地以战,杀人盈野!’

    前段时间,一次醉酒的时候,曹操吟诵了一首《蒿里行》,让他感触很深:

    关东有义士,兴兵讨群凶。初期会盟津,乃心在咸阳。

    军合力不齐,踌躇而雁行。势利使人争,嗣还自相戕。

    淮南弟称号,刻玺於北方。铠甲生虮虱,万姓以死亡。

    白骨露於野,千里无鸡鸣。生民百遗一,念之断人肠。

    当时曹操一首诗作罢,抱起酒壶一阵猛灌,最后烂醉如泥,而席间在坐的众人,文臣哀怨流泪,武将沉默不语,天下兴亡自由定数,可百姓何辜啊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逃走?”萧逸看了一眼面容憔悴的秦禹,现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未老先衰了,熬心呀!

    “我是大汉朝廷任命的-兖州-山阳郡-主簿,身为汉臣,职责所在,唯有尽忠而已!”虽然还是一脸愁容,秦禹这次却努力挺直了腰板,作为大汉臣子,他很自豪!

    “很好!你是汉家的忠臣呀!”萧逸赞许的点点头,不过可惜,这样的忠臣已经没几个了,如今在华夏大地上纵横的,更多的是野心家,军阀,奸雄,枭雄……

    “走,回营!”萧逸没有入住太守府,虽然那里肯定比冰冷的军帐要舒服,温柔乡,英雄冢,现在还不是享受的时候!

    当晚,萧逸在自己的大帐中设宴,款待了主簿秦禹和那五名有职无权的可怜县令,不管他们能力如何,能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不离不弃,就说明他们的人品和操守都是不错的!

    这样的人才,可信,可用!

    “山阳郡共有二十三个县,汉灵帝时原有百姓二十七万四千三百多户,人丁一百三十五万有余,是一等一的大郡,而现在呢?只剩下区区三万多户,不足十五万人口,曹公呀,你可真是给我派了个好差事!”合上户籍册,萧逸也是一阵的头大,带来的十万难民需要安置,这里的十几万百姓也需要赈灾、救济,可是自己手里没钱、没粮,总不能让他们喝凉水吧!

    “山阳二十三县,如今情况如何?还能听从号令的有几个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如今二十三县基本各自为政,听从号令的一个也无有哇!”秦禹正在拼命跟一块鹿肉做搏斗,吃的是满嘴流油,他可是有些日子没过一顿饱饭了,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吃到肉,这凭这个,他对萧逸的好感直线上升!

    “现在都是些什么人盘踞在这些地方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如今山阳各地大都为宗族大户所把持,这些人都是独霸一方的地头蛇,他们自组兵马,修建堡垒,根本不服从官府的调派,甚至驱逐官吏,暗杀朝廷派去的税官,更有甚者还自建官职,俨然以一个个小诸侯国自居!

    还有芒砀山附近,那里地形复杂,便于隐藏,如今已经成了贼寇的天堂,他们占山为王,四处劫掠,连周围的几座县城如今也被他们霸占了,据说有几股比较厉害的贼寇,还在山里自封为王,修了宫殿,册封百官,嚣张不可一世!”

    “流民、杂税、兵灾、大户、贼寇!”萧逸执笔在白纸上写下了这困扰着山阳郡的五大难题,万般杂乱,民生凋敝,自己该从何下手呢?

    “也罢,就从杀人立威开始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