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70.第270章 弟弟?妹妹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董卓老贼,不砍下你的狗头,我誓不为人!”长安,温侯府邸,吕布正在大发雷霆!

    今天在太师府里侍卫时,吕布看到貂蝉了,本来应该归他所有的美人,如今却躺在了董卓那具肥胖如猪的身体下,饱受摧残,一想到这些他就心如刀绞一般!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貂蝉隔着珠帘向他比划手语,先是指着自己的芳心,又指了指吕布,随后两根大拇指紧紧合在一起,可最后又无奈的指向董卓!

    吕布明白貂蝉的意思,她的心在自己这里,却无奈被董卓所霸占,好恨呀!

    因为心念貂蝉,吕布忍不住向珠帘里多看了几眼,结果被董卓发现了,这还了得,现在的貂蝉可是董卓的心头肉啊,不但色艺双绝,而且体贴入微,伺候起他来更是不遗余力,前几天董卓偶染小疾,貂蝉衣不解带,亲自熬药侍候,在床边整整守护了两天两夜,结果董卓病好了,她却累瘦了整整一圈!

    如今董卓位高权重,有无数的女人任他随意享用,但这些女人不是畏惧他的权势,就是贪图他的钱财,能对他如此真心侍奉的只有貂蝉一人,于是这位杀伐果断的枭雄彻底成为了貂蝉的裙下之臣,要星星绝不给月亮;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顶在头上怕吓了,不知怎么宝贝好了!

    现在吕布竟然敢隔着珠帘调戏自己的心头肉,醋劲大发的董卓当即把这个干儿子赶了出去,至于会不会引发吕布的不满他就顾不上了,如今在董卓心里,貂蝉是第一位的,江山是第二位,至于以前视如珍宝的吕布,靠边站吧!

    正所谓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!对于杀父,吕布不是很在乎,因为他之前已经杀过一个了,也不介意再杀第二个,可这夺妻之恨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再大度的男人也忍受不了自己头上绿油油的,那是人世间最大的羞辱,为了抹杀掉这份耻辱,哪怕引来滔天洪水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“报温侯,太师府派人来了?”有亲兵跑到门外,大声启禀!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虽然心怀恨意,但吕布现在还不敢和董卓翻脸,他再神勇无敌,毕竟是一个人,而董卓手里可是握着十几万西凉大军呢!

    “参见温侯!”来的是太师府的长史李肃,当初就是他劝说吕布杀丁原,投董卓,为西凉集团的崛起也立过不少功劳;可惜费了那么多力气,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才封了他一个小小的长史,据说暗地里颇有怨言!

    另外李肃怀里还抱着一个长型黑漆木匣,抱的紧紧的,不知里面藏得是什么宝贝!

    “太师派你来有何事?”吕布面沉似水,咬着牙问道,以前一提到董卓,他都是口称义父,如今却变成了太师!

    “奉太师口谕!”说着李肃拔了拔胸脯,学着董卓的腔调说道,“奉先我儿,今日为父言语不当,误伤汝心,特赐绸缎百匹,金、银各一千斤,以为压惊,日后进出相府如归已家,无需多礼!”

    董卓的话语很简单,这是在安抚自己的虎将,生怕吕布与他产生隔阂,不过很可惜,这些金银丝绸却不是吕布最想要的东西!

    “今天谁去相府了?”吕布虽然无谋,可也知道董卓的脾气不可能这么快就软下来,肯定是有人像他进言了!

    “这个嘛?”

    “说!”吕布手摸宝剑,一双虎目杀机四射的看着李肃,虽然二人还是同乡,可人认识,宝剑却不认识!

    “是军师李儒,能劝太师的也只有他了!”李肃一向很惜命,在宝剑的威胁下立刻就屈服了,连董卓都要变相道歉的人,他更不敢得罪!

    “李大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劝说太师,温侯乃世之虎将,貂蝉不过区区一女子,谁重谁轻一目了然,他请大师把貂蝉赐予将军!”

    “将貂蝉赐予我?”吕布脸上顿时一喜,“那太师如何答复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太师犹豫良久,说父子之间互赠姬妾,于礼不合,而后让属下把这个东西送与将军!”说着李肃把黑漆木盒递了上来!

    吕布打开一看,原来里面放着一把短刀;上面的花纹古朴而大气,刀柄上一个牛头标志清晰醒目,还有两个红色篆字铭文“七杀!”

    慢慢拔刀出鞘,瞬时夜色中就出现了一团青光,二尺多长的刀身微微弯曲,两侧特意开有血槽,刀刃处隐约有丝丝的雪花纹路,寒光四射,刀柄是最坚硬的铁榴木做成,外缠细丝,握起来手感极好,七杀宝刀,董卓一向爱如珍宝的护身利刃,没想到今天送给了吕布!

    舍刀不舍人,这就是董卓的意思,看来与冷冰冰的刀身相比,貂蝉那具软绵绵的身子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一些!

    “在下告辞了!”看着吕布双目喷火的样子,李肃很聪明的脚底抹油,溜了,再不走真怕吕布会用那柄‘七杀刀’劈了他!

    “想用一把刀就换我的美女,董卓老贼,欺我太甚!”吕布暴怒之下反手一刀,正劈在面前的丝绸堆上,‘七杀宝刀’不愧是神兵利器,从上到下,如切腐土,一点阻塞也没有就将十几匹绸缎一分为二!

    郁闷归郁闷,可吕布也知道,凭自己的势力根本奈何不了董卓,他手下只有数千并州狼骑是心腹人马,对他唯命是从,可董卓手握十几万西凉大军,二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,难道这个绿帽子就要一直戴下去不成?

    “启禀温侯,司徒王允请将军过府饮宴!”亲兵再次送上一张请柬,烫金的!

    “饮宴?不去!”吕布现在哪有心情饮酒呀,他只想杀人,“等等,司徒王允?貂蝉的义父,……备马,我这就过去!”

    “诺……”

    当晚,吕布夜访司徒府,与王允在密室商议良久,黎明方归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兖州,去往山阳郡的路上,十几万人马夜宿荒野,萧逸在安顿好所有难民后,终于可以喘口气了,这几天来大队人马平均每日行进不到三十里,就这还是靠了玄甲军里战马较多的缘故,否则让这些女人抱着孩子走路,比乌龟爬也快不了多少!

    在野外选了个高坡上,萧逸点燃篝火,架上一只今日猎来的野山羊,虽然军粮不足,但野外生存能力极强的他,只要弓箭在手,就绝对饿不到!

    ‘白菜’在不远处悠闲的啃着自己那份草料,不时的嘶鸣几声,这几天它的怨气也很大,作为高傲无比的汗血宝马家族一员,竟然沦落成了挑夫,如果不是看在每晚有好酒喝的份上,早就不干了!

    一边烤着羊腿,萧逸仰望天空,今晚风清云淡,满天星斗清晰可见,是个观星占卜的好机会!

    在卧虎山那两年,萧逸跟着老道可是学了不少东西,其中就有医药占卜之类的,虽然不知道灵不灵,但用来给小姑娘看看手相,分析一下‘事业线’,绝对实用,怀着这样的小心思,所以萧逸当初学的很认真,并因此受到老道的夸奖!

    抬头望天,只见代表皇帝的‘紫薇星’越发的黯淡无光,就像如今大汉的国运一样,恐不长久,反倒是天空其余各处亮起好几颗大星,一个个皎皎如月,而且不断的逼近九重天,大有取代紫薇星的架势,看来普天之下对皇位虎视眈眈的人很多呀!

    再看北斗七星中的‘杀、破、狼’三星,明亮如月,在满天的星斗中独占鳌头,不可一世!不过,‘贪狼’、‘破军’都还好,唯独那‘七杀’星,外罩红晕,摇摇欲坠,极其的不稳定,似乎要发生什么变故!

    “七杀易主?……”看着这奇怪的天像,萧逸不禁脱口而出,在星像学中,这代表着原来的‘七杀’即将灭亡,新的‘七杀’出世,新旧交替,才会出现这种状况!

    “莫非是……长安,董卓,吕布?”看着七杀星所闪耀的方位,萧逸久久无语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良久,感觉到肚子饿了,萧逸这才伸手去拿烤羊腿,结果一把住了个空,还差点被篝火烧了手!

    “嗯?什么情况,我的羊腿呢,没了?”

    萧逸回顾左右,‘白菜’还在专心的吃草,再说这家伙是不吃肉的,所以小偷绝不会是它,亲兵侍卫全在远处待命,没人敢过来打扰他的沉思,再说就凭他们的身手,也偷不走自己的烤羊腿呀!

    可周围确实在没有别人了,难道说有鬼不成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立刻精神起来,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升起,说白了,他今年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,正是年少贪玩的时候,只是将军的光环把这些都束缚住了,现在四下无人,正好可以放纵一下!

    萧逸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,又卸下一条羊腿放在火上烤起来,然后双眼望天,似乎又观察起星象来,但一双耳朵却微微颤动,仔细的探听着周围的情况!

    半响,羊腿变成了金黄色,并散发出浓郁的香气,周围却一点动静也没有,难道‘偷吃鬼’跑掉了?

    就在萧逸有些疑惑时,身后的黑暗处突然想起轻轻的‘哗哗’声;那是有东西擦碰枯叶的动静,虽然轻微,但逃不过萧逸的耳朵!

    微闭双眼,调慢呼吸,萧逸装出不加防范的样子,“近了,更近了,有东西正在慢慢靠近火堆……

    突然,一道黑影窜起,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奔火堆上的烤羊腿而去,几乎与此同时,萧逸的握手成拳挡了上去,二者的手顿时碰在了一起,黑影痛苦的呻吟一声,显然不敌萧逸的铁拳,还弄伤了自己!

    一击不成,黑影掉头向外逃窜,萧逸岂容他跑掉,手里也没什么趁手的家伙,干脆直接轮起那条烤羊腿,狠狠一击正砸在黑影的后背上,对方吃痛之下,一个跟头载在地上!

    “看你往那跑!”萧逸刚要上前抓活口,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偷了自己的羊腿,没想到一把锋利的砍柴刀迎面劈来,来势其快无比!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人!”对方既然懂得用刀,那就肯定是个人,能躲过那些亲兵侍卫的防守,遛到自己身边,还偷走一条羊腿,不简单呀!

    柴刀贴着鼻尖闪过,萧逸顺势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,“嗯!很细,还很瘦,摸上去根本就没什么肉,不过皮肤挺光滑,还很细腻,水水的感觉!”

    一手受伤,一手被抓,黑影依旧凶悍无比,竟然露出一嘴锋利的小白呀,张嘴咬了过来,结果狠狠一口,正咬在萧逸手中的烤羊腿上!

    “好凶的小家伙呀!”趁此机会,借着火光,萧逸终于看清了偷自己羊腿的家伙,原来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一张小脸乌七八糟,黑的根本就看不出模样来,不过那双眼睛却异常明亮,还透着一股子狼性,让萧逸竟然看出了几分亲切感,彪悍,灵动,誓死不屈,仿佛在哪里看到过这双眼睛似的?

    “在哪里呢?”萧逸偶然一抬头,正好在柴刀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的脸,还有那双同样狼性十足的眼睛,“嘶嘶!原来他很像我啊,难怪眼熟呢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为什么来我营地里偷东西?”萧逸反手用刀背敲在小家伙的腿弯处,又‘咔嚓’一声,把他的双臂给摘了下来,才算压制住这头小狼崽子!

    不过对方依旧死死咬住那条烤羊腿,黑白分明的眼睛狠狠瞪着萧逸,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!

    “不说话是吧,好,让我先看看你都偷了什么东西!”说着萧逸开始在对方怀里搜剿起来,一只羊腿,果然是你偷得,还有面饼,粟米饭,蜡肉,荤油你也偷,哇,还有两个小馒头,软软的……

    都快赶上个小型仓库了,带着这么多东西还能跑的如此之快,如果这小家伙轻身行动,萧逸还真不敢保证一定能抓住他呢!

    说来也怪,刚才还在拼命挣扎的小家伙,在萧逸把手伸进他怀里的刹那,身体一僵,突然不动了,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全是复杂的神色,一会看看萧逸,一会看看被掏出来的食物,似乎很委屈的样子!

    看到萧逸在和小家伙纠缠,远处的亲兵侍卫全跑了过来,一个个脸色铁青,在眼皮子底下竟然被人摸进玄甲军大营,还摸到了将军身边,这绝对是他们的耻辱呀!

    “小家伙,老老实实的,我就给你东西吃怎么样?”咔嚓一声,接好对方的手臂,萧逸将烤羊腿递了过去,还摸摸对方的脑袋,神情格外祥和,把周围的亲兵都看傻了,杀人如麻的‘鬼面萧郎’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!

    摸人头发?自家将军不是最喜欢煮人的头颅,做骷髅盏吗?难道他看上这小家伙了?

    可怜的小家伙,你偷谁不好,偷到杀神头上了,这下把自己陪进去了吧!

    亲兵们默默无语,似乎很同情这个小贼一样!

    一把抢过羊腿,小家伙不顾一切的啃食起来,看来真是饿坏了,或者他把这当成人生最后一顿饭在吃,毕竟得罪了一位将军,能有什么好下场,估计这条羊腿就是他的断头饭了吧!

    “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!”说着萧逸还把自己的酒葫芦递过去,让他冲一冲,别噎着,对这个小家伙他是格外的喜欢,倔强、聪明,宁死不屈,狼性十足,如果有这么一个弟弟那就简直太好了!

    萧逸如今身居高位,名满天下,几乎是要什么就有什么,金银财宝,香车美人,只要他愿意,信守就可以招来,可唯独有一样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,那就是亲情!

    自从老道死后,萧逸的内心就是孤独的,虽然也有几个生死之交的朋友,但友谊代替不了亲情,这些年来,他一直希望能有个弟弟,跟他一起生活,被他照顾,逢节过年时身边好不再孤单,没想到天从人愿,真的送了个弟弟给自己!

    萧逸暗自得意,这小家伙和自己太投缘了,该用什么办法软化他呢?

    小家伙那里却出了状况,原来萧逸递葫芦过来,他以为里面装的是清水,正好一番搏斗后口渴的厉害,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猛灌了半葫芦,结果一舔嘴唇,微香,辣的,然后双眼一翻,身子一软,彻底昏睡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”看着小家伙醉倒了,萧逸不禁大笑,这模样和他小时候第一次醉酒多像啊,当初他也是无知者无畏,在大人的挑唆下喝了一大杯白酒,结果在炕上翻了半天跟头。

    “来人,烧水,本将军要沐浴!”萧逸小心翼翼的抱起未来的弟弟,身体还挺轻,就是太脏了些,正好,给你也洗洗,干干净净的弟弟才可爱嘛!

    “诺!”听到将军吩咐,一群亲兵立刻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木桶,热水,帐篷,都准备好了,萧逸抱着小家伙迈步而入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啊!快来人啊!”正在外边侍卫的亲兵们突然听到帐篷里传来萧逸的惊叫声,而且惨烈无比,像是遇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样,吓得他们纷纷拔出兵刃,就要往帐篷里冲,能把‘鬼面萧郎’吓成这样,肯定是极其凶悍的存在,没准是怪兽?老虎?

    “停!谁也不准进来,敢进帐篷一步者,斩!”萧逸一声大吼,把已经冲到帐门口的一群侍卫吓得死死停住了脚步,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只要是萧逸的命令,他们就会无条件的服从!

    “都退下吧!这里没事了,全部远离帐篷五十步开外,无令不得靠近!”萧逸的语气很奇怪,似乎还在颤抖!

    “诺!”侍卫们果然很听话的退了下去,只是走的时候,隐约听到自家将军在帐篷里哀叹,“想要个弟弟的,怎么变成妹妹了?妹妹!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