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7.第267章 如何聚拢人心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郭嘉又来找萧逸谋划事情了,或者说他又来喝酒了,反正旁人也分不清他们两个到底是在喝酒,还是在商议军国大事,两个嗜酒如命的家伙碰在一起就是这样的,看起来烂醉如泥的时候,也许他们正在商讨着关乎百万人的生死大事,可当他们面红耳赤的争吵不休,甚至要划地绝交时,别紧张,其实两人只是在讨论刚才谁多喝了一杯,谁少喝了一杯而已!

    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;清醒时处处迷茫无知,酣醉时反而洞彻天地万物,这就是‘酒鬼;的人生哲学!

    不过一般人千万别学,学也学不会!

    为了喝酒,郭嘉甚至数次提议,希望能把玄甲军里那座酒坊交给他管理,理由是萧逸军务繁忙,怕他累到了,身为朋友应该伸出援手,帮他一把,至于心里到底打得什么注意,鬼都知道!

    对此,萧逸直接拒绝了,开玩笑,酒坊那是他的命根子,他这一生有两样东西绝不送人,一是女人,一是酒坊,如今他还没有老婆,所以酒坊就是他的一切,男人要是没有酒喝了,那世界末日也就到了!

    不过这次郭嘉过来,并不是为了酒坊,而是为了钱粮,如今为了养活那百万难民,曹营上下全在节衣缩食,连主公曹操的口粮都减半了,可就这样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,听说难民营里已经出现饿死人的事情了,为此荀彧几乎愁白了头发,东郡能抽调的粮草就那么多,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花钱买粮了!

    大汉最近几年因为战乱频繁,大量的男丁被逼走上战场,田地疏于耕种,导致许多地方都在闹饥荒,但长江沿线几州却是太平盛世,战火一点也没波及到哪里,尤其是刘表坐镇的荆襄九郡,北方大量避难人群的涌入,为那里带来了充足的劳动力,加上当地水量充足,气候温和,庄稼连年丰收,粮草堆积如山,如果有足够的钱财,定能买来大批的粮食!

    可问题是,没钱;东郡一地的赋税极其有限,萧逸倒是从那些黄巾军头领身上搜到不少钱财,但也只能解一时之急,百万难民要吃饭,要穿衣,还要安置他们居住,等来年开春呢,还得给他们提供耕牛、种子,让他们恢复生产,也就是说,在明年秋天庄稼丰收之前,曹营要养活这百万难民整整一年呀!

    这么大的消耗,就是一座金山也能吃空,为此,曹营上下一筹莫展,这么多的难民,就是国家全力赈灾都会感到吃力,何况是他们这一股刚刚兴起的小势力!

    那感觉就像是一只小猫咪抓住了只大袋鼠,好事也是好事,可吃不下,消化不了,反而有可能被胀死!

    但是,反过来想一想,如果这只小猫咬牙挺住,硬是消化掉这个大袋鼠,那么很快这只猫咪就会筋粗肉满,变成一头斑斓猛虎!

    机遇和危险,就是这么巧妙共存着!

    曹操为此夙夜难眠!

    荀彧为此愁白了头发!

    萧逸和郭嘉为此多喝了好几坛烈酒!

    大家表现的方式不同,但目的都是一样的,甚至连曹营中一些平日里只知道砍砍杀杀的武夫,这时候也在想办法,只不过他们想出来的办法,嘿嘿!

    钱粮没弄到,朝廷的封赏却来了,短短半个月时间,曹操就收服了纵横青、兖两州的百万黄巾,为天下除一大害,一时间兖州震动,关东震动,天下震动,各路诸侯无论对曹操的看法如何,这时候也不得不伸出大拇指,表示钦佩,尤其是徐州刺史陶谦,更是兴奋的直翻跟头,这段时间他最担心的就是黄巾军窜入他的徐州,为此老头子已经好几个月没睡安稳过了,这下好了,祸害除了,终于可以高枕无忧矣,为了表示感谢陶谦还派人送来一些粮草,老好人的个性表现的淋漓尽致!

    最后,连坐镇长安,挟持朝廷的董卓都坐不住了,这位乱世枭雄沉思良久,最后说了一句,“曹阿满奸雄之姿,又得萧逸为其爪牙,如今羽翼已丰,难与争锋矣!”

    随后董卓以小皇帝的名义下旨褒奖,加封曹操为‘征东将军’,并赐骏马、雕鞍;一时间曹营上下无不欢呼雀跃,如今天下大乱,自称‘将军’的人多如牛毛,但都是一些杂号将军,含金量极低,可这个‘征东将军’不同,是朝廷正式认可的‘四征’将军之一,属于名号将军,最重要的是,曹操有了这个称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开设幕府了!

    幕府,就是将军麾下的一个办事机构,可以自己设置属员、官职,从某种意义上讲,就是一个******,有很强的独立性,如果有一天这个幕府足够强大时,甚至可以取代现在的朝廷,自己名正言顺的号令天下!

    对曹营势力集团而言,这可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!

    当下,曹操大摆庆功宴,给劳苦功高的将军、谋士们加官进爵,大家追随他不就是为一个高官厚禄吗,现在一人成仙,鸡犬升天,好处大家都有份!

    “诸公,孟德能有今日全赖大家鼎力相助,若无谋士们日夜操劳,武将们浴血厮杀,焉有今日的大好局面,孟德在此立誓,从今以后,大家富贵共享,永不相负!”酒席宴上,曹操一手执杯,一手提壶,亲自为每一名手下斟酒,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他的诚意,曹操就是要告诉大家,跟着我,有前途!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做,其实曹操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最近一段时间因为钱粮的问题,弄的人心浮动,不止是那百万降俘人心不稳,就是在曹营自己内部,同样的暗流涌动!

    当兵吃粮,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可为了救济难民,如今军营里的口粮大幅度削减,这就引起了许多将校的不满,他们不敢怨恨曹操,更不敢怨恨萧逸,因为这些将领都在以身作则,自己也是每日只吃一餐,所以他们把仇恨的目光盯向了那些俘虏,既然养不起,又放不得,杀光不就全解决了吗!

    有这种想法的曹营将领很多,在他们看来这些老弱妇孺除了糟蹋粮食一点用也没有,依他们的主意,从俘虏中挑出几万精壮充军,至于其他的,全部坑杀了事!

    不只是说说而已,这些人暗地里积极串联,还推举出一个最合适的执行人选---萧逸!

    萧逸速来有‘杀神’的外号,论起杀生,曹营中没人比他杀的更多,而且他在雁门关时就有杀降匈奴俘虏的前科,算是经验丰富,所以由他来做这个刽子手是最合适不过的了;于是这些人偷偷跑来找萧逸,希望他快刀斩乱麻,造成既成事实,到时候人都杀光了,难道曹操还能因为这些死人怪罪满营的将领吗!

    对此,萧逸的回应是一顿鞭子把这些人全抽走了,开什么玩笑,如果是匈奴人,别说是一百万,就是几百万,上千万,他也下的去手,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’这就是萧逸的人生信条,为了自己民族生存,他不惜杀光所有异族人;可当面对自己人的时候,萧逸手里的屠刀可就举不起来了,连年战乱,北方各州的人口数量已经大幅度下滑,汉民族可谓是元气大伤,再随随便便的杀降俘,等到天下一统的时候,汉家血脉还能剩下几个人?

    日后的‘五胡乱华’不就是因为中原内战,汉民族元气大伤,才让那些金发碧眼的胡人有机可乘吗,如果没有后来‘武卓天王’冉闵的杀胡令,汉人差一点就灭绝了,如今萧逸来到了这个时空,就绝不能再让悲剧重演,无论如何也得为汉民族多保留几分元气,至于那些异族,有敢窥视华夏者,杀无赦!

    “来,萧郎,陪老夫出去走走!”酒到半酣,曹操迈步走了过来,经过今天的庆功宴和一番交流,他总算是把满营众将的心给稳了下来,对于萧逸私下压制那些‘激进派’的事情,他知道的一清二楚,二个人的心思总能想到一起去,这才是令他最高兴的事情!

    “诺!我陪曹公出去散散心!”抛下还在狂欢饮酒的满营众将,二人就这么信步走出大帐,而且一个亲兵也没带,只有许褚扛着那面‘征东将军’的大旗跟在后面,很是拉风!

    “萧郎可知如今咱们最大的危机是什么?”曹操今天确实喝了不少,脚步都有些虚浮了,但一双细细的眼睛却还是那么明亮,说明他的心思现在很清静!

    “最大的危机?应该是人心不稳吧!”萧逸今天也喝了不少,尤其是那些被他用鞭子抽过的将领,轮番扑上来敬酒,喝酒,是男人之间消除矛盾的做好方式之一!

    “萧郎知我心啊!”曹操大笑着拍拍萧逸的肩膀,“营中众将之心老夫已经安稳住了,下一步就是安抚那百万降俘之心,萧郎可否陪老夫一行啊!”

    “不知曹公准备怎么安抚那些黄巾降俘之心?”

    如何把投降过来的俘虏收为已用一直都是个历史性的难题,有用高官厚禄吸引的,有用重金美女收买的,也有用钢刀长枪威逼的,但无论是用利,还是用力,效果都不是很好,一旦局势不利,这些降俘很容易就背叛。

    如今,要想安抚住那些黄巾降卒的心,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提供充足的粮食,以及过冬需要的物资,然后再慢慢消化,收为己用,可曹营里现在是要钱没钱,要粮缺粮,萧逸真不知道曹操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安抚人心;难道是请巫师施法吗?

    “人心一物,是世上最难琢磨,可谓千变万化,忠奸善恶,爱恨情仇,是非对错,都藏在人心之间,就是圣人恐怕也难以弄清人心中到底在想什么!”此时的曹操不在是乱世奸雄,反而像个哲学家,至少萧逸就有回到大学时代,听哲学课的感觉!

    “不过,人心虽然难以尽知,想要聚拢却也不难!”

    “哦,不知曹公有何妙策,可收百万黄巾降俘之心?”

    “无他,唯推心置腹而已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