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5.第265章 生路?死路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老大,饶命呀!”

    这是当初在小道观里习武嬉戏时经常说的口头语,虽然几个人里萧逸的年龄最小,但仗着比别人多出近两千年的知识,他轻轻松松的就把张燕他们几个虐的体无完肤,每次被萧逸制服后,他们都会大喊这句,“老大,饶命呀!”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萧逸奠定了自己老大的位置!

    “当年的话语犹在耳边,如果杀了他,估计老道师傅的在天之灵也会不安吧?”萧逸虽然杀人如麻,却从不伤害朋友,尤其是那句‘老大’,让他那颗铁血无情的心不禁软了下来,身为‘老大’应该保护自己的小弟们,而不是去伤害他们,对大牛、马六如此,对张燕也如此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黄鼠也在偷偷观察萧逸的神情,只见这位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面色阴晴不定,目光迷离,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,这不禁让黄鼠暗暗吃惊,他临来之前,张燕曾经交代过,再多的金银财宝恐怕也难让萧逸心软,所以给了他最后一张保命符,就是那五个字,没想到竟然如此管用;莫非说这是前代‘天公将军’留下的五字真言,有迷惑人心的作用……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张燕,我可以放他一马!”手托着下巴,萧逸态度深沉!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厚德,小的们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“别急,我还有个条件,张燕可以走,不过得给我留下些东西!”

    “不知将军想要什么?只要是陈留城里有的,您尽管提!”听到萧逸提条件,黄鼠心头就是一颤,连无数金银财宝都不放在眼里的人,他会要什么?难道是绝色美人?又或者是--项上人头?

    “跟张燕说,我要他手上的百万难民!”

    “啊?……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送走黄鼠后,萧逸连夜驰见曹操,此时曹操本以睡下,得知萧逸求见,鞋都没来得及穿,连忙披衣而起,二人在大帐中秘议良久,无人知其内容,最后大家只看到萧逸面色复杂的走出大帐,时而仰天大笑,而是垂头丧气,状若疯狂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留城内,众黄巾军大小头目齐聚一堂,黄鼠回来了,还带回了谈判结果,能不能买条活路跑出去,就看这一次了!

    “哗!……”众人立刻把黄鼠围住,七嘴八舌的问起来,

    “那萧逸怎么说的,能不能放我们出去?“

    “快说,他要多少金银?还是美女?”

    “对,只要能给条生路,老子把十九个小妾全送给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静一静,让我慢慢说!”黄鼠费劲力气才从人群里挤出来,对这些首领真是无语了,要是突围的时候他们拿出这股凶猛劲头,那早就冲出去了,还用得着他去谈判,“那个萧逸说了,可以放我们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“好,黄首领不愧是舌辨之士,死人都能说活呀!”

    “欸!还是钱财管用,普天之下当官的那有不爱钱的,有钱能使鬼推磨,他萧逸岂能例外!”

    “大家听我说,放一条生路是没错,不过对方还有一个条件!”黄鼠竖起一根手指,继续说到,“明晚萧逸会在东门外偷偷豁开一条口子,但只限于一千人通过,多一个也不行!另外,城中的财宝,女人,都得给他留下,作为买路钱!”

    “好黑的心啊,财宝、女人他都要!他是鬼面萧郎,还是黑心萧郎啊?”

    “一千人?那老子的几万部众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傻呀,只要咱们能出去,还怕招不来人吗?到时候拿下几个小县城,立刻就能聚拢几万人马,随后滚雪球一样,用不了三个月,保准比现在的人还多!

    至于女人,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!”

    “那到也是!”

    虽然萧逸提出的条件很苛刻,却让一众黄巾军头目们都放下心来,因为这意味着萧逸是真心放他们走,要是什么也不要就放他们出去,那谁敢走呀?

    保准有伏兵!

    “好了,弟兄们如果还有疑虑,明晚本大首领走在最前面,为大家开路,有什么灾祸,我自挡之!”张燕从座位上站起来,摆出一副义薄云天的架势!

    “岂敢让大首领冒险,还是让小的们走在前面吧!”

    看的张燕主动要求走的前面,大家心里最后那点疑虑也消失不见了,所以更加不能让张燕走在前面,万一他把弟兄们甩掉自己跑了呢,跟萧逸有旧交的是他,可不是我们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大家赶快回去收拾一下,明夜子时,东门外集合,大家一起突围,记住,切莫惊动其他人,到时候本大首领亲自为弟兄们殿后!”

    “大首领高义!”好话又不要钱,能先跑出去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夜子时,陈留东门外,众黄巾军头领都已经准备好了,连黄鼠也在其中,大家对突围还是有些不放心,最后一致要求让黄鼠和他们同行,事情是你去谈的,如果真的有刀山火海在前面,那就你第一个死好了!

    让黄鼠第一批突围,本来张燕还有些犹豫,但黄鼠主动请缨,表示愿意跟弟兄们一起同生共死,就当是报答先代‘天公将军’的大恩了!

    说是一千人突围,可黄鼠粗略的估计了一下,三千人都出头,这些首领除了自己的心腹亲兵,还带着许多女人,全都换了男装,就这么混在人群里,离着三里地都能闻到那股子脂粉味,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,所有马背上的皮囊也是鼓鼓的,一看就是全装的‘红货’,都快死到临头了,还忘不了女人和钱财,这些人呀,真是让人无语!

    为了偷偷溜出去,所有战马的蹄子都用麻布包裹起来,每个人嘴里也叼着木棍,本来很严肃的事情,但因为有了那些女人立刻变得一塌糊涂,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有位圣人还说过:‘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’此言不虚啊!想让一群女人学会闭嘴,估计比母猪上树还要困难!

    很快,女人们就开始叽叽喳喳起来,一会说这身男人的衣服丑死了,把自己的好身材都遮住了,一会又互相比试起珠宝首饰来,个个争强好胜,恨不得把所有的珠宝都插在自己身上,女人,命可以不要,不漂亮绝对不行!

    而那些黄巾头目有心管教一下,可对着一张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又下不去手,打在你身,疼在我心呀!结果,大队人马就在这种叽叽喳喳的吵闹中出发了,别说是外面防守的曹军,就是地洞里的耗子都知道消息了!

    一行人就这样来到东面的冰墙附近,果然,一道两丈多宽的豁口出现在眼前,周围也没有任何军卒把手,这就是萧逸给他们留下的生路,眼见生还有望,众人立刻一窝蜂似的向外就跑,谁也不肯落后一步,至于负责殿后的张燕,谁还记得起来他来,老子跑出去才是第一位的,万一大首领跑不出来更好,那老子正好可以过过大首领的瘾!

    刚出来时,众人还是一副小心谨慎地样子,手不离刀,弓箭紧握,等一气跑出数十里都平安无事,众人立刻松了一口气,“总算是出来了,还是老子命大,看来那个萧逸确实信守承若了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等等大首领,他还没出来呢?一些还算有良心的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等你等吧,那萧逸说好的,最多放一千人出来,咱们这里至少三千多人,后边的人还跑的出来?做梦吧!”

    对于张燕大家已经把他看作是死人了,一些心思比较灵动的,甚至已经开始私下联络,准备对大首领的位置发起冲击了!

    出来之后,众人马不停蹄的继续向东逃窜,陈留之东是两座高岗,中夹一沟,长约数里,只要通过这里就是一马平川,大家也就算是真的逃出生天了!

    深山之中寂静无声,连夜枭都见不到一只,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惊吓走了,再加上夜色深沉,连点月光也没有,虽然众人打着火把,可一个个心中还是寒气直冒,就连那些喜欢叽叽喳喳的女人也说不话来了,眼前的山谷就像是一个张开巨口的怪兽,随时等着饱食血肉!

    “不会出什么事吧?怎么脚底直冒冷气呢?”

    三千多人正提心吊胆的向前行进时,突然一声鸣镝响起,山沟两侧亮起无数火把,火光照耀处,萧逸手持‘血浪斩蛟剑’,正一边摸着鼻子,一边冷笑不止,想逃出去,哪有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不好,我们中计了,……萧逸,你个无耻小人,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萧将军,放我等一条生路吧,这里的财物、女人都归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等愿降,我等愿降啊!”

    “杀!一个不留!”萧逸冷然一笑,山沟两侧顿时万箭齐发,滚木擂石一起砸下,一点死角也没留;这些黄巾军头目早就上了他的必杀名单,岂能放他们安然离去,再继续祸害地方,斩草必须除根!

    山沟里地势狭小,根本就无处可避,在箭雨的覆盖下,这里顿时化作了无间地狱,无论是大声诅咒的,还是跪地求饶的,无一幸免,死尸堆积,血流成河,惨不忍睹……,此时就是再多的财宝也救不了他们的命!

    只可惜那些如花似玉的******,碰到了萧逸这个辣手摧花的索命无常,也一起香消玉殒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怪我心狠,留着你们只会祸害更多的人,这个天下实在禁不住糟蹋了!”看着眼前地狱一般的场景,萧逸心中默默念起了清心咒,以霹雳手段,证菩萨心肠,这才是天下大善!

    陈留城西门,张燕带着自己铁杆心腹的三千人马集结在这里,萧逸是给他留了一条活路没错,但不是在东边,而是在西边,代价就是留下所有的难民,还有那些黄巾军头领的性命;无情之中,却也有情!

    “老大,多谢了!”张燕对着城东方向抱了抱拳,随即催马一路向西,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再起风云,不过下次,他一定躲萧逸远远的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