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4.第264章 老大,饶命啊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当得知曹军出现在陈留城外时,张燕丝毫没有在乎,他有百万之众,又有坚城作为依靠,无论是兵力上还是地利上,他都占有极大的优势,真要开战,他不会吃亏;尤其是攻防战,保证让对方片甲不归!

    就是退上一步来讲,真的吃了败仗,那也没什么,大不了他就率众突围,远走他乡,就凭对方那三万多人马,不信能拦住自己的百万大军,就是踩也踩死你!

    所以张燕对曹军的到来并不是特别在意,而是专心处理起内部事情来,管亥虽然死了,可还有大批的余党在,趁此机会正好把这些人都‘咔嚓’了,换上自己的心腹部下,这样以后指挥起大军来才能更加得心应手!

    张燕忙着安插心腹,其余的头目们忙着抢夺美女,普通的黄巾士卒则忙着搜刮财物,谁也没心思往陈留城外多看一眼,打了胜仗就该好好享乐一把,于是整个陈留的黄巾军都陷入到狂欢中,对他们这些有今天,没明天的流寇来讲,眼下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,如今有酒有女人,此时不醉何时醉?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陈留城头,一名从宿醉中醒来的黄巾军小兵偶然向外看了一眼,结果他惊奇的发现,一夜之间,城外突然出现了一座城墙,而且晶莹剔透,在冬日的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,就像一座水晶墙一样!

    “昨天喝的太多,我这是还没醒吧?”小兵在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两巴掌,生疼,脸颊也飞快的肿了起来,不是做梦!

    “不好啦!天神下凡啦……城墙,……水晶城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曹军到达陈留城外后,按照郭嘉的计策,连夜运土取水,利用寒冷的天气,开始泼水筑城,三万将士,还有两万多俘虏全被动员起来,曹营众将也人手一只水桶,就连萧逸都不列外,全拼命了!

    一层沙土,一层水,又一层沙土,又一层水……,在寒冷的气温下,这些泥水混合物很快就凝固成一道墙体,而且坚不可摧,为了加快速度,士兵们把所能找到的东西都运来了,沙土、碎石、原木、干草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填充物,只要码放在那,再浇上几桶水,很快就会冻成一面冰墙,就这样天明时分,一道高二丈,厚一丈有余的冰墙出现在陈留城外,而且还在不断的加高加厚中,大有不把里面的人全部困死,誓不罢休的架势!

    当张燕带着一众大小头目爬上城头观看时,无不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一夜之间,冰城天降呀!许多头目都惊的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来,以为是黄巾力士下凡,从天上搬来的城墙,否则别的理由他说不通呀,神迹,绝对的神迹!

    “老大,不愧是老大,果然高明!”手抓城墙,张燕脸上阴晴不定,能想出这种鬼神莫测手段的,十有**就是萧逸,就算不是他,肯定也和他有莫大的关系,不过既然老大出招了,自己就得接着,“来人,给我召集所有头目,议事!”

    所有黄巾军头目都被从温柔乡里拽了出来,事关生死,谁也没心思享乐了,大家群策群力,议题只有一个,怎么办,是坚守?还是突围!

    议会整整开了一天一夜,也吵了一天一夜;大家非常明确的认识到,要想活命,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突围,但是具体怎么突围,谁来打先锋,谁来殿后,却争吵不休!

    突围和攻城完全不同,攻城的时候众多头目都是抢着打先锋,为的就是第一个突进去,好能抢到最多的东西,可突围呢,那是用自己的命给别人趟一条生路出来,看看外边的冰墙就知道,坚不可摧,又光滑无比,上面还有数万精兵死死把手,这得用多少条人命才能填的满啊?

    黄巾军里没有明确的等级制度,各家头目全凭自己手上实力大话,就是张燕也是因为麾下兵力最多,自己又本领高强,这才当上的大首领,一旦拼光,以后还拿什么本钱去打天下?

    到时候不用别人动手,估计在坐的这些兄弟就会把你吃的渣都不剩,吞并友军,可是黄巾军里经常上演的好戏!

    因此会议上是争吵不休,都想让别人去当炮灰,自己则坐享其成!

    “孙头领,您麾下兵精粮足,军械也最精良,这先锋的位置非你莫属呀!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王头领武艺高强,一把鬼头大刀所向披靡,还是您来打先锋最合适!”

    “哎!好汉不提当年勇!兄弟最近不是肾虚了吗,别说轮刀砍人,就是女人……,不是,就是战马都骑不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让大首领做先锋突围?”有人试探的问道,论兵力,张燕最多,论武艺,张燕手中一把三尖两刃刀也是勇冠三军的,由他打先锋突围,估计大家还有几分胜算!

    “你找死呢吧?估计大首领会先砍了你的脑袋祭旗!”

    “哎!那也是!”人性自私,大首领也在保存实力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黄巾军内部之间一连扯了三天的皮,结果也没选出来到底谁打先锋,而在这三天里,曹军士卒继续浇筑冰墙,如今已经高达三丈有余,厚二丈多,等黄巾军反应过来时,就是想冲也冲不出去了!

    这下,不光是众头领,连张燕都有些慌张了,百万大军被围困在陈留城里,每日消耗巨大,如果曹军真铁了心围困下去,他们不是战死,就是饿死,最后大家一致同意,突围,兵分多路,各跑各的,看谁命大吧!

    “杀!……冲出一条活路来!”惨烈的突围战开始了,黄巾军还是老规矩,以难民做先锋,拿着简陋的武器冲击曹军的防线,可惜,当他们顶着密集的箭雨,付出惨重的代价冲到冰墙面前时,却是一筹莫展,与凹凸不平的城墙不同,冰墙光滑无比,一点着力点都没有,梯子放上去,根本不用曹军推,自己就会滑倒,许多黄巾军就这样摔了个骨断筋折……

    眼见木梯无用,黄巾军开始改变战术,十几个人一组,抬着撞木开始疯狂的撞击冰墙,希望能撞出一条生路来!

    对此曹军早有准备,一面用弓箭射杀撞击的黄巾军,一面继续向冰墙上泼水,好不容易撞出一点缺口,几通冰水泼上去立刻复原如初,有些无良的曹军甚至都不射箭,而是直接往黄巾军头上泼水,冰水透湿洗衫,北风一吹,寒透骨髓,很多人就这样变成了一座座透明的冰雕……

    一天一夜的攻防战过后,除了留下数万具尸体,黄巾军一无所获,好不容易突破的几条口子,也被曹军用冰水堵住了,在死亡的威胁下,无论这些头目如何催促,难民们死活也不肯再突围了,虽然明知道困在这里也是死,可晚死总比早死强吧,就这样,又是三四天过去了,张燕赫然发现,自己手里快没粮食了!

    百万难民,每天吃掉的粮食都是一个天文数字,以前他们都是一路行军,一路劫掠,走到哪就吃到那,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待上超过十天,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,没有固定的后方基地供给粮草,这就是流寇最大的软肋!

    冲不出去,粮草将尽,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来人,笔墨伺候!”张燕长叹一声,自己到底是棋差一招,如今要想活命,也唯有给萧逸写一封书信了,希望他能念在当初在小道观的那段香火之情,放自己一马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燕的信使?”深夜,陈留城外,玄甲军大营里,萧逸正在接见一位黄巾军的使者,一脸猥琐像的黄鼠,当初在卧虎亭的时候,他还送给过萧逸两匹战马,没想到时隔数年,二人又见面了!

    “小人见过萧将军,这是我家大首领的书信,还望将军看在当初相识一场的份上,放我们一条生路吧!”

    黄鼠同样是感慨良多,当年那个善良可爱的小道士,如今已经变成了铁血嗜杀的将军,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,就是在黄巾军中那也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,命运,真是神奇无比!

    “放他一条生路?”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的陈留城,萧逸不禁陷入了沉思中,黄巾军的大首领张燕,就是他当初从河边抬回来的那个一身伤口的裸奔小子;当年把张燕救回来后,两人一起在小道观里生活,在一口锅里吃过饭,还一起练过武艺,说起来张燕也算是老道的半个弟子,这份香火情是割断不了的,没想到再次相遇竟然是在战场上,刀兵相见!

    “请将军开恩!我家大首领说了,这些年来攻城略地倒也攒下不少财物,他愿意都送给您,作为买路钱!”黄鼠双膝跪倒,苦苦哀求着,这也是所有黄巾头目的意见,如今为了活命,他们甘愿放弃一切财物!

    “买路钱?如今你们的生死都在我的手中,等杀光你们的人,那些钱财自然就是我的,你这是要用我的钱财来贿赂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这?小人不敢!”黄鼠被萧逸一番话给忽悠糊涂了,怎么自己的钱财就全变成他的了,可仔细想想似乎还挺有道理,杀光活人,再取钱财,这样的事情‘鬼面萧郎’绝对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家大首领还让小的给您带句话!”万般无奈,黄鼠只好把最后的底牌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哦,张燕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大,饶命啊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