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63.第263章 滴水成冰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五万头猪跑散了都需要抓上一阵子,更何况是五万个大活人呀;黄巾败兵漫山遍野的乱跑,玄甲军就跟在后边四处追赶,可人数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,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抓住十个人,虽然玄甲军将士们尽量的拉大散兵线,扩大包围圈,可还是有许多黄巾败兵钻进山林,跑掉了!

    最后统计,这一战大概抓了二万多俘虏,而跑掉的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数字,不管怎么说,以五千破五万,都是个足以自傲的大胜了!

    “萧郎,陈留危在旦夕,咱们是不是立刻赶去援救?”大战过后,一身汗水还没落下,马六就急忙跑过来请示!

    “不急,抓这几万人就把弟兄们累得半死,更何况是陈留城外的百万黄巾,让弟兄们暂且休息一下,等后边的大队人马上来再说!”萧逸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,把自己的酒葫芦递给马六,示意他喝一口,压压惊,不急!

    “这?救兵如救火啊?陈留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!如果我们再不……”捧着酒葫芦,马六眼睛里全是问号,萧逸统兵,一向以疾如风火著称,这次是怎么了?火上房了都不着急!

    “呵呵!咱们一路上拖拖拉拉的行军,你可曾见到曹公派人催促过?”

    “那到没有,难道说曹公他……?”想到这里,马六刚刚喝下去的酒水立刻变成冷汗全挥发了出来,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兖州如今有两大巨头,一是陈留张邈,另一个就是东郡的曹操,如果张邈完蛋了,那这兖州之主……

    一切军事行动背后都有着政治目的,这个道理萧逸早就明白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原地扎营,按兵不动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不愧是鬼面萧郎,五千破五万,堪称神勇!”曹操带着大队人马一到,立刻就看到了漫山遍野的俘虏,其余曹营众将也是纷纷抱拳恭贺,首战告捷,大家的士气都很高昂!

    这次出阵,曹操尽起东郡三万兵马,以萧逸为先锋,郭嘉为随军谋士,其余众将随行,至于荀彧、荀攸等人则留下来看守东郡了!

    让荀彧负责留守,并不是因为他们反对出征陈留,曹操的心胸还没那么狭窄,相反他是知人善用!

    虽然都是安邦定国的人才,但每个人的专长却各不相同,荀彧、荀攸两人是典型的内政人才,治理百姓,筹集粮草,征收赋税,这才是他们的强项,就像当年汉高祖刘邦评价丞相萧何一样,坐镇后方才是他们最适合的职务!

    至于郭嘉,才智犹如天马行空,善出奇谋,敢用狠招,总能在面临巨大困难时找到出路,堪比当年的张良,所以曹操才把他带在身边,出谋划策!

    萧逸吗,自然就是那个联百万之众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的韩信了,统兵阵前,攻城拔寨的最佳人选!

    有这样一群人才辅佐,加上又能知人善任,可以说现在的曹操正处于一个黄金时期!

    “贼兵人数太多,将士们拼尽全力,也只抓住这么多!”萧逸指着远处被看管起来的俘虏,这就是他迟迟按兵不动的原因!

    黄巾军有百万之众,老幼掺杂,军纪全无,战斗力更是弱的一塌糊涂,这样的对手要想打败他们并不难,难得是怎么才能把这百万黄巾流寇都抓住;一旦战败,黄巾军就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四散奔逃,消失的无影无踪,等官军一撤,他们又会重新聚拢起来,继续攻城略地,危害地方,所以说官军哪怕打败他们一百次,也无法根除掉这个祸根!

    反过来,黄巾军却可以一次次的消耗官军的力量,让他们在征剿中疲于奔命,最后肥的拖瘦,瘦的拖死;就像滴水穿石一样,早晚能把官军活活耗死,这就是流寇的厉害之处!

    “除非有一个大笼子,能把这些人都关进去,否则我们去了也是无用,白白消耗军力而已!”众将聚拢后,萧逸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,群策群力,希望大家能想出个好办法!

    “这世上哪有能装一百万人的大笼子呀?“

    “对呀!就算是有,那些黄巾军也不是猪,凭什么乖乖的让你关进去!”

    “异想天开,萧郎的脑子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面对萧逸的提议,曹营众将议论纷纷,一致认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除非天神下凡帮忙了!

    “笼子,有的,而且他们也会乖乖的自己钻进去!”说话的是郭嘉,奇思妙想,一向是这位鬼才最擅长的。

    “笼子在那?”众人齐声问道!

    “陈留城,不就是一个最好的大笼子吗!”

    “嘶!嘶!……”在众将都还一脸迷茫的时候,萧逸和曹操对视一眼,他们都明白了郭嘉的意思,计策是好计策,就是阴毒了些!

    黄巾军确实很难聚拢在一起,但有一个时候是例外的,那就是破城之后劫掠的时候,陈留城一旦被攻破,百万黄巾必然会像饿急的疯狗一样窜进城内,疯狂的抢劫财物,这不就相当于把他们全关进笼子里了吗?

    到时候只要在城外设个包围圈,就能轻而易举的把所有人都圈起来,一个也溜不掉,到时候是杀是留,用威还是用嗯,就全凭自己高兴了!

    不过如此一来,陈留城内的守军和数万百姓就会成为牺牲品,就像用来钓鱼的饵一样,代价惨重呀!

    “军师,在下还有一事不明,黄巾军有百万之众,我军才三万,就算把陈留包围起来,又如何阻止他们突围呢?如果没有防御堡垒,是根本不可能圈住他们的!”等众人都明白过来之后,曹仁上前一步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将军以前都是怎么围困城池的呢?”郭嘉抢了萧逸的酒葫芦,正在大口狂灌,脸上满是智珠在握的神态!

    “自然是在陈留城外挖上几道又深又宽的壕沟,彻底断绝内外联系,这样别说是人,就是只兔子也跑不出来!可现在是寒冬腊月,滴水成冰呀,土地硬的跟铁块一样,刀砍上去就一条白印,想要让将士们挖掘壕沟,恐怕千难万难呀!”

    “天寒地冻,既然挖不了壕沟,我们何不反其道而行之,在陈留外边再筑一圈城墙呢,同样可以把百万黄巾都围起来!”抢来的酒果然美味,郭嘉现在越来越喜欢洗劫萧逸了!

    “筑城?那可比挖掘壕沟更加费时费力呀,就算几万将士齐动手,没有半年时间恐怕也修筑不成!”这次不只是曹仁,其余众将也是一片疑问声,郭军师莫非喝酒喝的糊涂了,众所周知,筑成可不是简单的活计,得先选地址,再挖掘地基,然后搬运巨石做基座,最后还得运来大量的黄土,日夜夯筑才行,想在陈留那样的大城外边再筑造一道防线,就是一年也未必能完工呢!

    “哈哈,如果有办法可以一夜之间,筑成一道城墙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还请军师明示!”

    “嗯,办法吗……一坛子美酒!”郭嘉晃了晃酒葫芦,一脸肉痛的神情,酒兴正浓的时候酒却没了,看来得趁机再勒索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一坛子美酒?这是什么办法?”曹营众将一脸的问号,跟这种鬼才打交道,也真够难为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两坛子,快说吧!”萧逸第一个明白过来,酒鬼这是没酒喝了,说着他一挥手,身边的亲兵小斌立刻从马鞍上解下两个皮囊递过来,里面满满的都是好酒,别人出征多带粮草,萧逸出征,多带美酒!

    “好酒,真是好酒!”打开皮囊一闻,郭嘉顿时一脸陶醉的样子,有个长期的‘酒票’供自己勒索,人生一大幸事啊,“呵呵,其实办法很简单,就用刚才曹仁将军说的办法做就可以了,滴水成冰啊!”

    “滴水成冰?”

    这次郭嘉不再解释什么,而是从皮囊里轻轻倒出了一点酒水,天气严寒,酒水落地后立刻凝结成一小团冰块,看上去晶莹剔透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留城,在百万黄巾大军的持续攻击下,城防终于失守了,难民们像饿极了的疯狗一样向城内冲去,洗劫他们所能看到的一切东西,粮草、被褥,美女,吃的,用的……除了废墟,什么也不会留下!

    太守张邈还算刚烈,不愿受辱,将全家老小关在府内,一把大火,举家**了;据说在临死前有大骂曹操见死不救,是个盗世奸雄……

    城外,张燕正在看着乱民们蜂拥入城,这时候就是他这个大首领也不能阻止他们,这是一支不受控制的力量,虽然强大,却也危险啊!

    “报大首领,管亥将军拦截东郡官军失败,自己也战死了!”一名侦察游骑带回了最新的战报!

    “哦?管亥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大首领,听跑回来的弟兄说,是被一名戴着‘蚩尤鬼面’的人一镗挑杀的,头颅也被割走了!”

    “凤翅镏金镗?呵呵!萧逸就是萧逸,果然没叫我失望啊!”张扬目视东郡方向,脸上毫无畏惧,如果没破城之前,他还有些担心会腹背受敌,可是现在陈留已经拿下,自己手握坚城,又坐拥百万之众,已然是立于不败之地了!

    “老大,就让咱们弟兄好好较量一下,看看到底谁高谁低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